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厉胜男
    <div id="content">

    从孟神通的身上窥视出修罗阴煞神功的奥秘,再将此精义融入自身,便是方明如今的计划!

    而小白鼠还远远不止一只!

    方明看向外面的四魔,嘴角似笑非笑。

    这四个邪派高手平时虽然说不上作恶多端,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万一练死了也不过为民除害,心安理得。

    方明哈哈一笑,吩咐马车停下,大摇大摆地道:“你们四人最近办事得力,老祖甚是欢喜,现今特意传你们修罗阴煞神功的前三重!万望你们努力练功,不要让老祖失望啊……”

    藏灵上人等纷纷大喜拜谢。

    虽然他们不知道修罗阴煞神功与修罗阴煞功的区别,但即使只是之前见识过的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也已经是绝顶的邪派功法,现在方明直接传授,又怎么能令他们不心花怒放呢?

    “天山剑法……”

    看着这四人欢欣鼓舞的样子,方明却是开始揣摩起了自天山派弟子身上得到的天山剑法来。

    这天山剑法乃是霍天都父子两代苦心孤诣,博采百家所长而成,精奥深微,实在是剑法中别开生面的一页!

    而又经过天山派晦明等数代掌门的补充修订,实在已经臻至了‘不破’一级,对于方明的剑道积累也是一次巨大的补充。

    他现在乃是刀重于剑的局面,刀法由于有着《万劫刀谱》与方腊笔记的指点倒是一日千里,但剑法就需要自身摸索。

    幸好他此时触类旁通之下,倒也进步不小,已经渐渐摸到了剑意的门槛。

    “主人,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藏灵上人恭敬请示道。

    “邙山!唉……吕四娘一代天骄,但自她去后,整个邙山派便要打落一级了,门下弟子中除了一个谷之华之外俱是上不得台面之辈,可悲可叹……”

    方明叹息一声,而马车缓缓而行。

    “嘿嘿……”

    路边忽然传出一声怪笑,带着嘲弄之意。

    “什么人?”桑木姥立功心切,施展出‘陆地飞腾’的上乘轻功,几个提纵起落便远远追了出去。

    藏灵上人三个屹立不动,在他们看来桑木姥已经是邪派中的一流好手,最近又得了方明指点,武功大进,只要敌人不是正派掌门宗师一级,那大可应付得了。

    “哇哇……”

    但没有多久桑木姥便即回归,气得哇哇直叫,似乎吃了什么亏:“那人跑得倒快,踪影难寻,不要让我抓到,否则必然将他剥皮拆骨!”

    藏灵上人见桑木姥似乎只是吃了个小亏,本身却安然无恙,已经知道敌人武功低微,只能取此宵小之行,不由笑道:“不必理会他,我们还是赶路要紧!”

    谁知走出十余里之后,那怪笑再次传来,树林里人影一闪。

    “主人?”昆仑散人轻轻问道。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我这里只要有人赶车即可,其余之事不必再来问老祖!”

    从马车当中传出方明的声音。

    “小子,给姥姥留下!”

    听到方明的话之后,桑木姥哪里还能忍耐得住?立即仿佛大鸟般扑了出去,昆仑散人怕她吃亏,也跟在后面。

    藏灵上人满拟这两人出手已足可建功,谁知道等了半天之后昆仑散人与桑木姥还是骂骂咧咧地空手而回。

    “那丫头,我非要扒了她的皮不可……”桑木姥一副灰头土脸之相。

    “丫头?”藏灵上人看看昆仑散人,这个魔头身上也有些狼狈。

    “我们一时不差,又被她跑了一次,但也看清了敌人只有一人,而且似乎是个女子……”

    昆仑散人说了一句便住口,在一个女子手上吃亏乃是奇耻大辱之事,藏灵上人也不好细问,但心里却更加好奇。

    四人料定那人必然还会再来,当即凝神戒备,谁知此后二十里路都是平安无事,怪笑再也没有传来。

    “哈哈……想必是那人怕了我们……”

    藏灵上人还未说完,突然看见路边一块竖着一块木牌,上书‘桑木母狗、昆仑老狗、藏灵老狗……’

    污言秽语,满目不堪,当真是佛陀也要发火。

    忽然那怪笑又传来,黑影一闪。

    “此次若再让你跑掉,我姓名倒过来写!”桑木姥与昆仑散人双双抢出,而藏灵上人好奇心起,兼之火气暗生,也跟了过去。

    藏灵上人见那黑影奔走之际身影纤细轻灵,的确是个女子,更似乎与孟家庄救走金世遗一伙的似乎是同一人,心里不由又加了三分警惕。

    “两条老狗看招!”

    那女子忽然转身,唰唰刺出两剑!俱是又快又毒,稳准狠辣,桑木姥追得过急,更是险些中剑,气得破口大骂。

    “这女子武功也不错,似乎也是邪派一路!”

    桑木姥与昆仑散人此时已经与那女子交上了手,那女子武功虽然不错,但又怎是这两个邪派魔头的对手?数十招一过便中了一掌,身子一晃。

    “哈哈……纳命来!”

    桑木姥大喜之下,冒然进击,突然天上波光粼粼,掉下一张金丝大网来,将她与昆仑散人都罩在里面。

    那巨网也不知何物所制,居然坚韧无比,任凭桑木姥与昆仑散人如何也挣脱不出,更是似乎下了什么药物,那两个魔头挣扎两下之后居然就萎靡下去。

    黑衣女子吐出口血,喃喃道:“大仇今日终于得报!”

    抽出短剑,似乎就想将两人刺死,突然身子晃了一晃,倒在地上。

    “藏灵上人,快来救命!”

    昆仑散人见到藏灵上人的红色袈裟,顿时大喜道。

    “你们两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惹来的仇家,还要我来相救……”

    藏灵上人大步上前,哈哈一笑。

    “不对,我根本不认识这女的……”桑木姥忽然大叫。

    此时就见躺在地上那女子的手动了动,几颗黑色铁胆疾射。

    “不好!”藏灵上人暴退,但已是不及!

    砰!砰!砰!那三颗铁胆落地即炸,竟似蕴含火药,浓烟滚滚当中,无数牛毛细针向西面八方飞射。

    藏灵上人百忙中用袈裟一卷,又是几个鹞子翻身,但背心七处大**与曲池、环跳等**道俱是一麻,整个人当即软倒在地。

    “我这毒雾金针火焰弹滋味如何……”

    那黑衣女子爬起,声音微微沙哑,呼吸粗重,显然刚才力抗两魔,所受伤势不是作假。

    而她之前几次故意滋扰,乃是故意要激得这几人心浮气躁,同时大意轻敌,才连中这最后的陷阱,心计智谋皆可圈可点。

    她又深深调息两下,方才上前,仔细在藏灵上人怀内摸索,对于桑木姥与昆仑散人是看也不看。

    昆仑散人气急大叫道:“好啊,她原来是你的仇家!我等可是殃及池鱼了……”

    “没有?怎么会没有?”

    那黑衣女子搜遍藏灵上人,喃喃道,又将短剑贴到藏灵上人脖颈位置,喝道:“那副图画呢?在哪里?”

    藏灵上人一愣,旋即大笑:“我早已将它呈给主人了,你若想要,便找他去吧!”

    那女子气得连连顿脚:“居然真的落入那方邪帝之手……该死……要从他手上拿回来便麻烦多了……”

    “不错!我的确不是手下这几条废柴可比的!”

    方明的声音忽然传来,令黑衣女子一颤,转过头来,就看见方明此时正负手站在她身后一根树枝上,身形随风起伏,竟似凭虚御风一般。

    “万古邪帝方浮水?”

    黑衣女子尖叫一声,剑锋一抹,藏灵上人脖子上便渗出血来,威胁道:

    “且住!你还要不要你手下性命?”

    “你说呢?”

    方明的身体轻飘飘仿佛落叶般飘落而下,反问道。

    “果然是邪派之祖,冷血无情!”

    黑衣女子冷笑了下,回剑入鞘,显然知道之前的威胁丝毫作用都没有。

    “你既然得了那副图画,那想不想再得到乔北溟的遗藏?若无我的指点,你即使找到了宝藏所在的海岛,也无法……”

    黑衣女子话语一顿,看到方明似乎也在凝神细听,眸子中突然浮现出一抹狡黠之色,左手一杨,三枚黑色圆球飞出,在半空中呈现品字形****。

    而她此招一出,便再也不看结果,身影一转,急速暴退。

    “你这毒雾金针火焰弹虽厉害,但少了《百毒真经》的指点,距离原版威力还差五分火候,又怎么奈何得了我?”

    方明长笑声中,右手探出,五指如钩,身体仿佛鬼魅般上前,顺手一抄,居然在半空中就将三枚圆球接住,又是一握一搓,那毒雾金针火焰弹便消失无踪,只有丝丝粉末自方明指缝间散落。

    “好……”

    这一手超越‘抟铁成泥’的神功一露,地上的三魔都仿佛看呆了。

    而方明却已经仿佛横空挪移一般挡在了那黑衣女子的面前,伸手一摘,便将她脸上的薄纱轻轻掀起。

    “嗯……小娃子长得不赖……女娃子可是叫厉胜男?”

    方明怪笑道。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羊脂白玉般的俏脸,清丽无双,眉宇间更有三分邪气外加三分勃勃英气,双目之中却是微孕几丝倔强之色。

    “你知道我?”厉胜男一怔,旋即又道:“万邪老祖,你武功比我高,落在你手上我自然是无话可说,但若要我吐露秘密那却也是休想,你有什么手段尽管试试!”(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