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败走
    “自然是可笑非常!我孟神通纵横江湖多年,今日瞧在翼仲牟你是一帮之主的份上,以礼相待,不问你擅自闯入之罪,你却居然妄自尊大,要处分老夫?这岂不是天下最可笑之事吗?哈哈……”

    孟神通狂笑道。

    而萧青峰夫妇与谢云真脸上却是骇然一变,这方明看起来不过区区少年,居然以邪派老祖自居,而这一众魔头居然也是认同无比的样子,又怎么能不让他们惊骇?

    “阁下可是自称万古邪帝的方浮水方先生?”

    倒是翼仲牟身为丐帮帮主,眼线遍布天下,突然想起了山东道上最新传来的消息,失声道。

    “桀桀……居然还有人能认得老祖,不错,老祖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万古邪帝方浮水是也!你能知道老祖的名字,也算有点见识眼力了……”

    虽然此时距离平湖之事不过区区十数日,而翼仲牟也不知晓详情,只是知道在山东道出了个号称万古邪帝的年青人,武功之高,简直是耸人听闻,更斗败了毒手疯丐金世遗,这才是他关注的重点。

    “不过,你们这些正派中人,居然敢在老祖面前对邪派喊打喊杀,胆子大得很,大得很呐……”

    方明冷笑道。

    这里就必须①↘长①↘风①↘文①↘学,w●ww.c√fwx.√t说一下云海玉弓缘中的正反势力了。

    正道势力基本就天山、少林、武当、峨眉、青城、外加邙山六个大派,当中的代表人物乃是唐晓澜与江湖三女侠吕四娘、冯琳、冯瑛,这其中冯瑛是天山掌门唐晓澜之妻,而吕四娘乃是邙山前掌门,武功甚至与唐晓澜不相上下,此时已经仙逝。

    而此时除了邙山之外,其余五大派的掌门人与冯琳、冯瑛姐妹都起码是‘飞花摘叶,皆可伤人’这一级数的高手,是为正道领袖。

    反派势力则是分为在野与在朝两派,在野的就是藏灵上人、桑木姥、孟神通这类江湖散人,孤魂野鬼,一盘散沙之中,隐隐以孟神通居首。

    而在朝派则是被乾隆搜罗的武林败类与各门派高手,比如武林二恶之一的西门牧野,还有御林军统领司空化、********寇方皋之流,这几人奉了乾隆之令,曾经数次谋划将武林正邪势力一网打尽,不过每次总是功败垂成。

    现在的方明,自命万古邪帝,自然是反派在野党的领袖,怎么能坐视自己的头号马仔被围攻打死?

    正当在场众人聚精会神,以为方明会施展无上邪极功法,一举挫败翼仲牟等人的时候,却只听得方明邪邪一笑:“小孟!上!待老祖我为你压阵!”

    孟神通一翻白眼,飘然上场:“翼仲牟,老夫手下从无活口,若不想跟你那师兄一个下场的话,现在赶紧离开还来得及!”

    本来他还应该留着气力对付金世遗这个大敌,但此时眼看有着方明这个万古邪倒阵,自然凛然无惧。

    翼仲牟怒极,大喝道:“我今日便要为周师兄报仇!”铁拐一伸,一招“神龙出海”,向孟神通拦腰疾扫。

    他这一拐来得快极,可是孟神通的身法比他更快,翼仲牟一拐打去,突然不见了孟神通的人影,心头一震,急忙回拐防身,但觉微风飒然,孟神通那庞大的身躯早已从他的头顶掠过。

    “你不是我的对手!”

    孟神通一推掌,饶是只用了七成真力,翼仲牟也连连倒退数步,纵使早有准备,真气布满全身,也只觉得一股极为阴寒的掌力骤然袭来,遍体生凉,呼吸紧张,心跳加剧。

    “若你今天真想报仇,便不妨叫你那几个朋友一起上!”

    孟神通一招迫退翼仲牟便负手而立,一派高手宗师风范。

    而翼仲牟身为大帮之主,如何能忍受这种侮辱?眼睛当即一红,杖法一变,拚着毁损真力,施展出最厉害的伏魔杖法来。

    这伏魔杖法乃是当年独臂神尼所创,经过了因和尚精研,加以增益,演成一百零八路杖法,每一枚打下,都有千钧之力,至猛至刚,无与伦比,但却最损耗内家真力,若然演完一百零八路杖法,必得大病一场,所以若非碰到生死关头,决不能轻易使用。

    “桀桀……这乞丐打狗棒舞得不错,小孟暂且放他一马,让他将三段舞完再说……”

    方明细细的声音忽然传来。

    孟神通笑道:“既然老祖有此雅兴,孟某自然不能扫了兴致……”双手微微放缓。

    翼仲牟得了余暇,精神一振,一口气将伏魔杖法的第一段施展了出来。

    这伏魔杖法分为三段,每股三十六招,一段比一段厉害,第一段约三十六招奈何不了孟神通分毫,翼仲牟一声长啸,第二段约三十六招紧接而来,每一招用的都是内家真力,表面看来没有刚才的威猛,其实每一杖都有开碑裂石之能,伏虎降龙之力。

    眼见得第二段最后一招泰山压顶使完,孟神通还是闲庭信步,神色潇洒,场外的萧青峰夫妇与谢云真对视一眼,眸子里都泛起忧色,知道一旦等翼仲牟将伏魔杖法的最后一段使完,他接下来必然大病一场,在此时无异于自陷死路。

    “我来助你!”

    萧青峰一抖拂尘,那坚韧之极的乌金玄丝便铺天盖地般向孟神通而去,带着飒飒风声,当真便似卷起漫天的雨丝风月。

    “想要倚多为胜吗?”

    阳赤符拦在孟神通之前,双掌回环而出,已经运起了修罗阴煞奇功,阴掌之中满含内力,破空而上。

    “不好!”

    萧青峰直觉一股冷意扑面而来,通体冰冷,竟似在寒冬腊月浸入冻泉一般,冰寒刺骨,不由脸色惨白,身体秫秫发抖。

    他身体僵直,手上的拂尘便是一顿,被阳赤符抓住一弹,那拂尘便似拉紧了琴弦一般,突然绷断,乱草一般的飘舞空中,萧青峰猛地一个筋斗倒翻出去,滚倒在地,牙关兀自不断咯咯作响。

    萧青峰的妻子吴绛仙见状大惊,抢着护在他身前,而谢云真一挺长剑,又与阳赤符战在了一起。

    她外号夺命仙子,用剑真是又快又准,武功犹自在萧青峰之上,逼得阳赤符不得不撤掌防守,但时间一久也是感觉阴寒之气袭体,颇为难熬。

    “哈哈……”

    另外一边,孟神通却是纵声长笑,原来翼仲牟已经将第三段伏魔杖法使完,真力损耗过剧,整个人萎顿在地,此时就算比三岁小孩也颇有不如。

    “老夫今日便送你去见你师兄!”

    孟神通狞笑一声,单掌对着翼仲牟脑袋拍下,掌风凶恶,一掌便可打得翼仲牟脑浆迸裂,魂归地府。

    忽然间人影一闪,一根铁拐已经拦在了孟神通面前。

    却是金世遗出手救了翼仲牟一命,对孟神通道:“孟神通,我多年前便要与你比武,奈何拖延到现在,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

    孟神通此时的脸黑如锅底,更不答话,竖手成刀,对着铁拐一砍。

    金世遗运起神力,铁拐微微一热,孟神通脚下一踉跄,倒退几步,暗道不好:“老夫之前与那叫花子硬拼,消耗太多力气,要收拾这个生力军还有些麻烦……”

    “桀桀……金世遗,你还敢撞到老祖手上,嫌命太长了么?”

    方明忽然间一跃而出,纵横来去,吴绛仙连他样子都没看清楚就被踢倒在地。

    谢云真仗着七十二手连环夺命的狠辣剑法冲过来掩护,却被方明一伸手夺了手中长剑,折为两截。

    他这一出手,翼仲牟那边剩下的两人就被打倒,均是一招败敌,顿时震惊全场。

    呛!

    而方明忽然反手一拔,天王金刀荡漾出万丈霞光,劈出一道丈许长的匹练,直冲金世遗而去。

    金世遗知道厉害,疾步暴退,一个鹞子翻身,数个筋斗过后终于跳出刀气笼罩范围,但身上也挂了几处彩,一片鲜血淋漓。

    旁边的李沁梅看到此幕,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就想上前扶住金世遗,可惜她被孟神通饿了数天,现在能站着都是非常勉强了。

    “主人威武!”

    藏灵上人几个见惯了方明神通广大,一齐欢呼,倒也颇有声势,而其他人则是仿佛被吓傻了,就连孟神通也放弃了追击的大好机会,愣愣看着方明。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万古邪帝竟然如此厉害!

    “快走!”

    忽然间,一名脸上蒙着面纱的少女从墙上跳下,双手一扬,波的一声,一层浓密的黑雾散开。

    “小心有毒!”

    孟神通与阳赤符疾退数步,脱离了浓雾范围,而方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回了席上,举起酒杯:“哈哈……跑了几个小崽子又算什么?来来……我们再喝一轮!”

    “这老祖邪得很!居然故意放了这些人一马……”

    孟神通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知道那些正派中人必然已经借着浓雾遁走,而在场唯一能留下他们的方明却是动也不动,眉头不由一皱。

    “一些小崽子,算得了什么?若再敢来,本老祖便全替你打发了……”

    方明哈哈一笑:“还是赶紧找个僻静所在,让本老祖指点指点你无上的玄功秘法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