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寻仇(1300加)
    夜风之中,方明潇洒玉立,款款而谈。

    孟神通垂手拱立,脸上凝重无比,显是在仔细倾听。

    “以你现在的内息火候,修罗阴煞功是远远无法突破第八重境界,而若还想精进,又不走火入魔,只有两个方法!”

    “两个?”孟神通眼睛一亮:“还请先生指教……”

    他现在已经开始相信方明真的是某个驻颜有术的邪派老怪物,否则为何不止功行如此深厚,更似对邪派武功如数家珍一样?

    “嘿嘿……”

    方明怪笑道:“若要将修罗阴煞功练到第八重,第一种法子便是修炼玄门正宗的内功心法,镇压外魔……而第二种法子乃是吞服极火极燥之毒,以外丹之法化解体内寒气……可惜这两种法子治标不治本,若想将修罗阴煞功练到第九重,则还是有些不足……”

    不止是孟神通,此时就连他手下的项鸿,葛中等弟子都听得入神,阳赤符目不转睛,连脸上的红肿都忘了。

    此时又听方明继续道:“若要真正将此门功法练成,则是必须融正邪内功于一身,真正达到正邪合一,扭转阴阳之境界,从此便再也不惧走火入魔之厄了……”

    “正邪合一,扭转阴阳?”

    』∞长』∞风』∞文』∞学,ww■w.cf≠wx.n≦et孟神通若有所思,不断喃喃,方明所说有理有据,字字珠玑,更与他静中参悟所得颇为相符,甚至还要更为高深,顿时心服口服,行礼道:“原来是我邪派的大宗师到了,快快请进,让我整治筵席,好好款待前辈一次……”

    但心里却在暗自发狠:“有此人在!江湖上哪里还有我混的份?不若先卧薪尝胆,等我问出了练功秘法之后再设法除掉此人,此后江湖中还有谁能抗衡?哈哈……”

    当即恭敬非常,执弟子之礼,恭恭敬敬地将方明请进大屋,又打发了一众弟子奔走张罗,虽是夜深,但席面也是不小,山珍海味应有尽有。

    吃饱喝足之后,孟神通亲自执壶,为方明的酒杯续满,脸上满是笑意:“邪帝您老人家可满意否?”

    方明举杯而尽,丝毫也不害怕孟神通动什么手脚,突然哈哈大笑:“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孟你想要什么就直说嘛!谁不知老祖最喜欢提携后进了……”

    孟神通脸色一僵,差点气得七窍生烟,但强自忍住:‘这老怪物活不长了!’

    虽然心里发狠,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柔和,红光满脸:“那是……那是……我等幸进之辈,还需老祖您多加指点才是……”

    “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

    方明点头:“那你就将那修罗阴煞功的口诀给老祖背一遍,老祖要好好揣摩两下……”

    孟神通心里一凜,有些警惕:“这人难道是故意来窃取我练功法诀的?这不可不防……”

    方明一瞥就知道他在动什么心思,不由又是哈哈一笑,眉宇间甚是不屑:“老祖我神功妙诀无数,还会看上你那两把刷子?”

    突然拿出一本墨汁未干的小册子往孟神通怀里一丟。

    孟神通接过一看,双手便不由簌簌发抖起来,原来这册子上写的正是最为高深的玄门正宗内功心法,足可保他一时,甚至将修罗阴煞功推进到第八重之境!

    老孟之前就为了这,不惜开罪天山派,囚禁了天山派的弟子李沁梅,可惜还是一无所获,日后还不惜用修罗阴煞功与灭法和尚交换正派心法,显然对此极为重视,此时双目放光:“便是用修罗阴煞功换得这份口诀也不亏了……”

    当即恭恭敬敬地对方明行礼:“孟某错了,不该以小人之心度老祖之腹,望老祖宽宏大量,不吝赐教……”

    “哈哈……好说好说……只是在谈论之前需得打发几只小老鼠……”

    方明淡然道。

    “小老鼠?”

    孟神通一愣,旋即就听得啸声四起,竟然已经将这里团团围住。

    他心思急转,从这啸声中听出必然乃是名门正派的仇家前来,心里一惊又是一凜,惊的是自己的行藏泄密,而凛的则是方明的武功之高,果然在他之上,居然比他还先得到动静。

    “桀桀……这群名门的小崽子想来斩妖除魔,却不知这里乃是咱们邪魔的大集会,注定悲剧啊……”

    方明仰天大笑。

    孟神通道:“有我师兄弟二人在此,不敢劳动老祖大驾!”

    虽然如此,但强援在后,内心到底一振,底气充足不少,便当先与阳赤符来到了院外。

    此时的院中,已经站了六个人,孟神通一见之下瞳孔便是微微一缩,仰天打了个哈哈:“我道是谁?原来是丐帮翼帮主、青城派的萧先生伉俪、谢仙子……”

    他一个个看过去,心里微微吃惊,知道翼仲牟乃是江南丐帮帮主,一手伏魔神杖威力无穷,而萧青峰夫妇与夺命仙子谢云真也不是弱手,等看到最后两人的时候,心里更是暗暗叫苦。

    最后两人乃是一对青年男女,男的唇红齿白,手持铁拐,而女的瓜子脸,眉清目秀,只是神情萎靡,看向那男的的眼中却是欢喜无尽。

    “苦也,怎么给这女子逃出来了?”

    老孟暗暗叫苦,原来这女子便是他囚禁下来,准备逼问天山内功诀要的天山弟子李沁梅,而男的乃是金世遗。

    金世遗与谷之华在平湖分手之后,便往邙山一行,想要去拜祭吕四娘,途中又见到钟展与武定球那两个人形大礼包,知道李沁梅失踪消息之后便多方打探,终于找到了这里!

    本来孟家庄防御不该如此松懈,但方明与一伙邪派高手闹哄哄前来,让孟神通大耗心力,其它地方守御自然薄弱,居然就让金世遗轻轻巧巧地将人救了出来。

    而金世遗看到李沁梅吃亏,更是着意要来找孟神通的麻烦,正好与其它四人合了一路。

    金世遗在看到方明,脸上踌躇为难之色一闪,寻思道:“这疯疯癫癫的大魔头居然也与孟神通搅在一起,今天可有点麻烦……”

    但一看旁边李沁梅形销骨立的模样,也不知孟神通为了逼问消息到底给她吃了多少苦头,心里又是一团火焰:“今日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保得她安然离开!”

    金世遗这是感念李沁梅对他的一片痴情,虽然自问飘泊江湖,非为良配,因此总是避而不见,但若有人欺负了李沁梅,他便是死也要报复回来。

    如此至情至性,偏偏又乖戾轻狂的脾气,倒是与神雕侠侣中的杨过有得一拼!

    “毒手疯丐,你不是说要来找孟神通报仇么?怎么哑巴了?”

    旁边的夺命仙子谢云真与金世遗素有间隙,看这个怪物更不顺眼,立即冷嘲热讽道。

    “啊……毒手疯丐?”

    金世遗的名头何其可怕?早已是邪道中著名的魔君级人物,即使孟神通身边的几个弟子脸上也浮现出惧色。

    金世遗双眼斜瞥,怪笑道:“你若再说下去,我便先跟你做过一场,再找孟神通的麻烦,你道我敢是不敢?”

    他行事率意而为,此时一提铁拐,当真是说打便打,谢云真当即退开数步,凝神警惕。

    萧青峰眉头一皱,站出来打圆场道:“大家同仇敌忾,何必伤了和气?”

    金世遗摇头道:“虽然你们是来找孟神通麻烦,我也是找孟神通麻烦,但我们乃是两路,我等你们打完再动手……”

    说罢居然真的一拉李沁梅,自去一边。

    孟神通本来还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惹了毒手疯丐,此时看到此幕,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顿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奸夫淫、妇。

    “孟神通!我师兄的血仇,你认是不认?”

    一边的丐帮帮主翼仲牟再也忍耐不住,沉声喝道。

    他的兵器也是铁拐,乃是铁拐仙所传,丐帮帮主之镇派法杖,此时一顿之下,入地三分,连院子都似乎抖了抖。

    孟神通淡淡说道:“丧生在老夫手下的英雄好汉不计其数,但似乎并没有贵师兄在内……”

    “你还想抵赖?”

    翼仲牟喝道:“我师兄死时全身青紫,体冷如冰,分明是中了修罗阴煞功而死,放眼武林,会使此功的除了你还有谁?”

    孟神通想不到二十年前的这桩血案还被人揭发出来,心中有点吃惊,可是神色仍然非常镇定,听了翼仲牟的话后,哈哈笑道:“不错不错,是老夫记岔啦!的确有这桩事情,是我做的,翼帮主,你待如何?”

    翼仲牟将铁拐一顿,沉声说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是现场了结,还是是随我到丐帮受审?”

    受审尚可申辩,若是现场了结,那便是双方各凭武功,决一生死了。

    他又看向方明与藏灵上人等人,沉声道:“此乃私人恩怨,我们只寻孟神通一人!”

    这便是翼仲牟看出藏灵上人四个魔头显非庸手,穿着打扮却是与孟神通门下迥异,显然不是一路,因此给出警告。

    “哈哈……”

    方明仰天长笑,声震四野:“居然有人当着我这个邪派老祖的面,说要处置我们邪派的人,小孟你说好不好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