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谷之华
    <div id="content">

    两道人影交错而过,方明悠然站立,而金世遗则是脸色惨然。

    直到这时,满堂围观之人才哗然一片!

    刚才方明与金世遗的交手,真可谓兔起鹘落,鸟去鹰飞,瞬息万变。

    而金世遗最后一招败中求胜的杀手更是令在场中人脸上俱是冷汗,自问丝毫没有对付把握。

    不!即使是在场武功最高的藏灵上人,也接不了金世遗的拐剑双出,连逼得金世遗使用毒龙针的资格都没有!

    但方明武功之高,竟似乎包容万有,融汇邪派百家所长于一身,居然将金世遗都压了下去。

    而最后,他们只见到人影一闪,方明就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金世遗的毒龙针,那份轻功速度简直惊世骇俗到了极点!

    “不错不错!……毒龙神针,果然不愧天下最毒暗器……”

    方明挥了挥袖子,只见上面破损了一角,还有点点细孔,周围一圈碧绿,惨毒骇人。

    原来他虽然以绝世轻功避过了毒龙针之击,但袖口终究被殃及池鱼。

    但金世遗的脸色却是惨然而变。

    他已经连压箱底的武功都出尽,居然只是能击破方明的一片衣角?

    如此差距,实在令他心底那颗好胜之心开始抑郁不平起来。

    “江南!”

    方明忽然将江南叫了出来。

    “方……方邪帝,您叫我?”江南终究还是有点害怕,畏畏缩缩地上前。

    “哈哈……老祖我一向童叟无欺,之前答应给你的天山雪莲,便在这里!”

    方明哈哈一笑,将一个银瓶抛给江南:“这里面有三颗碧灵丹,这碧灵丹以天山雪莲为主材,善解百毒,疗伤治病,增长功力,你家少奶奶只要还剩一口气都救得回来!”

    金世遗脸色一变,一摸胸口,道:“你什么时候……”

    他忽然顿住,已经不必再问,知道必然是方明在刚才交手的时候将他怀里的碧灵丹取走。

    而方明既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怀里取走丹药,那再多加一拳一掌,甚至取了他的性命,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我毒手疯丐今天栽了,必将回去苦练,来日再来讨教……”

    金世遗一声长啸,人已经化作一团灰影远远而去。

    “真是个受不了打击的孩子……”

    方明摇摇头,脚下轻点,整个人仿佛一片白云般跟了上去,速度却是轻灵无比,后面藏灵和尚勉强缀上。

    方明此次跟金世遗一番交手,倒是准确了自己在这个世界当中的武力定位。

    冯瑛、冯琳姐妹绝对不是此时的他之对手,至于唐晓澜么?得打过了才知道!

    “喂喂……金世遗,好歹留下蛇岛方位再走,顺便看看愿不愿意带我出海……”

    方明背负双手,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细细的声音不断传入金世遗耳朵当中,更加令他烦闷。

    他性格吃软不吃硬,此时方明越追在后面,他奔得越快,不知不觉间便上了一座山峰。

    前方突然传来金铁交击之声,令金世遗心里一愣:“难道他故意逼我过来的?”

    但此时好奇心起,并且后有追兵,金世遗也只能继续前行。

    此时奔行愈快,才看见前面是四人正在拼斗,一名绿衣黄衫的少女独斗两男一女三名藏袍人,剑法颇为变化精微,功力深厚。

    那少女的人与剑都似乎化成了一道碧光,拼斗之余还在轻喝:“昆仑散人,我劝你们三位还是回去吧。你忘记了三十年前和一位武林前辈的誓约了吗?桑木姥,你这一大把年纪,又何苦还要到中原生事?还有你,金日禅,以你自己的修行,亦尽可以开宗立派,又何必还觊觎别人棺材里的武功?”

    此时金世遗已经看出这三名藏边人武功都是邪派路数,且俱是一方高手。

    而少女独斗一人绰绰有余,两人齐上也可勉强应付,但三人一起便有所不敌。

    “吕四娘的玄女剑法?”

    金世遗忽然认出了那个少女施展的剑法,长啸一声,纵身扑下,怪声笑道:“三人对一人,有什么乐子?不如加我一个!”

    他看其中那个使怪棒的金日禅武功犹高,自成一派,出手如雷,怪棒明亮刺眼,便向他扑去。

    只听呼的一声,金世遗的铁拐朝金日禅的头顶没头没恼的劈下来,看似完全不成招数,其实却是一招极厉害的杀手,拐头连点金日禅的七处大**,拐身打他的脑盖,拐尾又撞他颈项的脊椎。

    金日禅大吃一惊,怪俸一挥,施展了一招“雷电棒法”中的护身招数,但见光华闪闪之中,“轰”的一声巨响,金日禅大叫一声,倒纵出一丈开外。

    金世遗这一下插手,那少女便有了余裕,一手剑法似银树开花,所持霜华剑也是一柄利器,点点过处,另外两个魔头大叫着退开。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来管我的闲事?”那女的桑木姥已经骂了出来。

    “你这个老虔婆!今日你骂了我,我就不能与你干休!”谁知道金世遗也是张狂之人,立即倒打一耙。

    倒是旁边的昆仑散人似乎看出了什么,疑惑问道:“你可是绰号毒手疯丐的金世遗?好!很好!终于教我们找到你了!”

    “你们找我?为什么?”

    金世遗一愣,他之前已经隐隐感觉到有几个邪派中极厉害的魔头在追踪他,不想却是眼前这三个。

    “自然是要你身上的毒龙秘笈!”

    方明此时也跟了上来,脚步悠闲,显然是故意放慢的速度。

    “他们以为你现在安然无恙是因为毒龙尊者已经解决了走火入魔的难题,并且留在秘笈里,可惜完全猜错了……殊不知毒龙尊者自身也是走火入魔而死,又怎么可能留下解决之法?”

    方明此句话一出,昆仑散人、金日禅、还有桑木姥俱是脸色一变:“此言当真?”

    他们也是当初为人所欺,又看金世遗至今仍然活蹦乱跳,毫无走火入魔之相,才抱此侥幸,而金世遗又以自己被人所救为耻,绝口不提自己曾经被唐晓澜救过之事,因此才造成误会。

    现在这个谎言一被方明揭破,三人看向金世遗的眼睛已经变了光芒,仿佛饿狼,欲择人而噬。

    “我师父虽然解决不了走火入魔的问题,但有人却已经解决了!”

    金世遗看向方明,忽然怪笑一声,邪邪道。

    “是谁?”桑木姥三人眼放精光。

    “便是这人!”金世遗朝着方明一指:“他自称乃是邪道中旷古烁今的宗师人物,早已解决了走火入魔的问题!”

    “不错!”

    方明点头承认道:“只要你们归于我万古邪帝座下,我自然会出手助你们解除苦难,不仅如此,我还会传授你们邪派中至高无上的法门,打败眼前这两人不在话下……”

    “这小子胡说八道得紧,待姥姥将你拿下细细审问……嘻嘻……你到时候若还能如此硬骨头,姥姥佩服你!”

    桑木姥忽然一笑,手上腰带向方明套来。

    她练的乃是**密宗当中的柔功,一段腰带使出来曲直如意,显然已到收发自如之境。

    “我劝你们还是一起上吧,否则绝无还手的机会!”

    方明长啸一声,倏然一跃而起,脚下一点,桑木姥手中的腰带就仿佛被点中七寸的毒蛇一样软了下去。

    唰!唰!唰!

    人影闪现,而就在这短短瞬间当中,方明的身影两折,云龙三现,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之字形,竟然同时对这三个邪派魔头攻出一招!

    他骈指成剑,飞龙在天,直刺昆仑散人,气势磅礴如同昆仑派的飞龙大九式,但精奥深微犹有过之,气劲成针,对于金钟罩之类的硬气功犹有克制之能。

    踢向桑木姥的却是如影随形腿,似弓似曲,又仿佛融入了如意缩骨与西域柔骨术的精髓于其中,竟然是以软功对柔术。

    而拍向金日禅的一掌却是大气磅礴,真力浩荡,乃是纯粹的内功修为,掌影笼罩之下,竟然将金日禅身周数丈都似乎锁了起来。

    啪!啪!啪!

    三声轻响过后,昆仑散人肩头中剑,桑木姥中了三腿,金日禅全身无伤,但脸色却白得如同死人,俱是萎顿在地,居然被方明一击而溃!

    金世遗与那少女连连倒退,其中骇异犹以金世遗为甚。

    他本来以为已经窥见了方明武功的底细,但现在看起来,对方武功之高,简直是深不可测!

    “你是吕四娘的关门弟子,叫做谷之华,对不对?”

    方明看向那少女,忽然问道。

    “正是!前辈是……”谷之华见方明似正似邪,又非正非邪,武功偏偏高得吓人,即使看他年纪轻也不敢以同辈相称。

    “唉……若吕四娘那个丫头还在,便应该会听过本座万古邪帝方浮水的名号……”

    方明仰天长叹,一副揪然不乐之色。

    “请前辈自重!否则即使晚辈力所不及,也誓死维护本门尊严!”

    谷之华霜华剑一挺,冷然道。

    “哈哈……罢了罢了,以往的虚名不要也罢,你们现在可以称呼本座为方明!”

    方明摇头晃脑道:“本座夜观星象,见你二人红鸾星动,必是一对有情佳侣,看在情字的份上,今日便饶你们去吧……”(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