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五十八章 金世遗(1100票加)
    <div id="content">

    方明徐徐展开画卷,只见图中画着一个大海中的孤岛,岛上有座火山,火山口喷浓烟.一个穿着明朝衣冠的人,抱着大弓,站在火山脚下,张弓搭箭,欲射未射,心知此物便是寻得乔北溟遗宝的关键,不由妥善收好,笑道:“你们这群徒子徒孙,有好东西都不知道孝敬祖宗,还得老祖亲自来取,实在是大大不孝,该打几下屁股!”

    估摸着此时药力已经化开,方明上前拍开藏灵上人的**道。

    藏灵上人苦着脸站起,一副失魂落魄之色。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日只是前来助拳,却横遭此危厄!

    “哈哈……好了好了,也不要太过伤心,你投入老祖门下,那是许多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呢!”

    方明哈哈大笑:“老祖我学究天人,早就解决了自古以来武学上所勘不破的几大难题,邪派内功必将留下祸害,无法克服,又算什么?只要你跟着老祖,我一欢喜之下,说不得便会为你去了这‘走火入魔’的隐患!”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需知原来正邪的分别,固然走由於行为的判断,但在内功的修习上,两派所定的路子也极不相同。

    正派的内功,讲究的是纯正和平,内功越深,对自己的益处越大。邪派的内功讲究的是凶残猛厉,所谓“残”乃是一动便能令人伤残;所谓“厉”乃是伤人於无声无息之间,有如鬼魅附身,无法解脱。

    所以邪派的内功常比正派的内功易於速成,但内功越练得高深,对自己便越有害,所谓“走火入魔”,便是其中之一。

    几乎每个邪派中人,武功越高,走火入魔的可能性便越大,简直成为了项上高悬的利剑,令他们食不甘味,睡不安寝。

    而方明居然能解决此中难题?

    杨柳青夫妇与众武林名家对视一眼,都有些将信将疑,但均觉得这个万古邪帝疯疯癫癫,武功却是高得吓人,说不定真的有解决之法,邪派声势大涨,武林便就此多事。

    藏灵上人精神稍震,心想如若方明真能给他解了这个跗骨之蛆,便是拜入他门下又有何妨?不由躬垂双手,站在方明身后,一副慑服之相。

    “胡吹大气!”

    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带着桀桀怪笑,令人颇不舒服。

    方明的袖子忽然一拂,这一拂中既带着少林破衲功的雄浑内力,姿势偏偏又优雅无比,仿佛行云流水,带着三分武当流云飞袖的意味,融雄健与轻灵于一体,曼妙无方,难以言喻。

    袖袍过处,一股凌厉的狂风呼啸,空气中传来几声低低脆响,几枚牛毛细针便掉落地上。

    众人看得清楚,刚才自然是有人趁着说话的时候偷袭,而此暗器如此阴毒,抵挡起来实在困难无比。

    “哪里来的小人?”

    藏灵上人爆喝一声,忠心护主,他此时兵刃已失,就从旁边兵器架上抢了个大铁锤,对着屋顶一砸。

    “嘿嘿……嘿嘿……”

    那人怪笑连连,与藏灵上人过了一招,藏灵上人似乎不敌,那人飞身就要离开。

    “给我留下吧!”

    方明一声长啸,突然一跃而起,骈指如剑,剑气横空而下,将那道黑影可以逃窜之处牢牢封死。

    哗啦!哗啦!

    屋顶的瓦片不断掉落,而那人也被逼到了地面上。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年青人,长相极是俊美,却偏偏穿得仿佛叫花子一样,手里还拿着一柄铁拐。

    “是金世遗,金大侠!”

    江南欢呼一声,迎了上去,金世遗却示意他退开,看向飘然而下的方明。

    “阁下便是号称毒手疯丐的金世遗么?”

    方明问道。

    这金世遗童年蒙受大难,受尽世人鄙视,后虽被毒龙尊者所救,却形成了轻狂不羁,乖戾姑张的性子,初次行走江湖时便喜欢扮成一个麻风乞丐,专找武林名宿的麻烦,因此人人害怕,得了个毒手疯丐的绰号,被视为邪派中的一个大魔头人物。

    但方明却知道他本性不坏,后来更是改邪归正,内功正邪合一,又超脱正邪,终于成为了一位旷古烁今的武道大宗师!

    “只可惜如若遇到了大乾世界真正的大宗师,恐怕还是撑不了几招,不过这是世界的限制,武道发展如此,怪不得别人。”

    方明横竖打量起金世遗,发现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居然还不坏。

    当然,若站在万古邪帝方浮水的立场上来看,那这金世遗简直是欺师灭祖,人神共愤啊!

    方明当即斜着眼,忽然爆喝道:“小子,你师傅是谁?”

    金世遗笑道:“我师傅乃是毒龙尊者,你这个自称的邪派祖宗居然不知道吗?”

    “不错!”方明点头,“那我再问你,你师父是邪派还是正派人物?”

    金世遗一愣,旋即道:“我师父武功自成一家,非是正派中人……但后来已经改邪归正……”

    “好!亏你还承认,我今日就要好好打醒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小子!”

    方明喝道,双掌平推,掌风呼啸,荡开了金世遗的一拐,原来金世遗听到他辱及自身,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动手。

    “你师父乃是死于走火入魔,是不是?”

    方明身影仿佛仙鹤般飘开,嘴里的声音却清晰非常:“他身为邪派宗师,宁可死于走火入魔都不向正派中人求救,你却眼巴巴跑去天山派求得唐晓澜出手,更服了他们五颗碧灵丹,靠着向正道摇尾乞怜免了走火入魔之厄,才逍遥至今,如此欺师灭祖,我万古邪帝今日便要打你的屁股!”

    金世遗一生不愿欠人情,此时一连被方明提到两大恨事,顿时双目通红,疯了一样了冲过来,手里的铁拐来去纵横,每一道劲风都有着足以开碑裂石的真力。

    他一手握拐,另外一只手更是机灵精巧,拨草寻蛇,施展开点**功夫,七种变化一种胜过一种,与中原点**法大异,乃是毒龙点**法。

    其实方明也知道金世遗前往天山派求救乃是出于师命,并且他自己还多番不愿,最后更是别人趁他昏迷而强行解救的。

    但知道了又如何?要是把话说开了,什么都清楚了,那还怎么打下去?

    方明一连让了十招,方才笑道:“你这神拐十八打与毒龙点**法使得不错,果然不愧毒龙亲传,但我老前辈既已经让了你十招,剩下的便不能让了!”

    金世遗冷冷道:“谁要你让?”

    忽然间一拉铁拐,再拔出了一柄铁剑,左手使拐,右手使剑,攻势更急,强攻猛打,打得山摇地动,星月无光。

    之前方明空手接他铁拐,此时金世遗拐剑齐出,俱是不凡,便有些吃力,长笑道:“你也吃我一刀!”

    忽然背上金刀出鞘,霞光万丈中,已经在铁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金世遗跳开两步,脸上极是痛惜。

    这铁拐不仅拐中藏剑,千锤百炼,更是他师父所传之物,本来已经算得上一柄名器,奈何方明的天王金刀削金断玉如等闲尔,顿时便不敌。

    “嗯!老祖也不能仗着兵器之利!便再让你一手!”

    方明将金刀归鞘,顺手拔出了银蛟剑:“我这剑比刀钝点,正好指点你一招!”

    在说话之时,方明已经刺出一剑,他剑法虽然略逊刀法一筹,但精修独孤九剑,长剑上的造诣也是超过了江湖上九成九的剑法名家,此时一剑刺出,众人只觉剑气慑人,龙吟虎啸,气势骇人到了极点。

    金世遗拐剑齐上,与方明的左手剑斗在一起,银蛟剑锋锐不及天王金刀,他的拐剑便大可支持得住。

    但十几招一过,金世遗已经在暗自叫苦。

    从交手到现在,他居然丝毫没有摸清楚敌人的底细,只觉得这人不仅招式精妙,内力更是浩如烟海,对拼之下,他自身内力却快消耗殆尽。

    并且,对方武功之驳杂,简直耸人听闻,更是似乎精通无数种邪派功法,若认真出手,自己或许撑不过十招,万古邪帝,所名或许非虚。

    “怎么样?小子,乖乖认输,让老祖打几下屁股……”

    方明大笑当中出剑越快,银光闪闪,几乎将金世遗整个人都淹没。

    忽然间,金世遗张嘴对着方明一吐,几枚牛毛细针一闪而现,乃是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毒龙针!

    这毒龙针乃是毒龙尊者的独家暗器,淬以蛇毒,金世遗对蛇毒已有抗性,每次对敌却仍需口服解药,才能将针含在嘴中,临敌吐出,无往不利,不知道多少武林名家就是败在他这一手之上,简直是天下第一暗器!

    需知武林高手在动手之时,谁都不会注意从嘴里吐出的暗器,特别是在对方还在说话的时候,简直防不胜防,而毒龙针上的毒又奇绝无比,中者难挡,几乎所向披靡。

    此时金世遗已末路难支,顿时吐出毒针,败中求胜。

    他这一手果然防不胜防,更是迅捷无比,直如电光一闪。

    “哈哈……不错不错,你很有做梅花盗的前途!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可以来找老祖我!”(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