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云海玉弓
    <div id="content">

    演武令需要气运来弥补前几次穿越附体的消耗!

    而方明更加期待在吸收了足够的气运之后,演武令这件奇物本身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大江盟与神刀教在他手上一日,他便可多得一分的气运,如此日积月累下来也非同小可,因此不能轻易舍弃。

    “总督府?岳云,你下去之后可试探那边,看看那位总督大人的打算……”

    方明忽然道。

    势力之间无非合纵连横,三国鼎立,两弱联合以抗强曹,倒也无可厚非。

    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想必以那位总督多年官场的见识,也不会冒然将大江盟推开。

    “属下遵命!”

    时过境迁,岳云也是愣了一会才忽然想到此点,不由眼中露出佩服之色,恭敬地退了下去。

    “如此腾挪转移,也不过是稍得余裕,为我争取了多一点的时间而已……要真正不惧外来之敌,还是要靠自身啊……”

    时间入夜。

    方明自闭关室当中出来,施展轻功,纵横来去,千峰万壑尽在脚下,山风呼啸间,已经到了某处峰顶绝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方明盘膝而坐,神思忽然一片清明,而下方任何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时过境迁,月光洒落,偏移到他身上,**出一圈氤氲的光影。

    轰!

    演武令在月圆之际骤然轰鸣,幻化出一行金色的铭文。

    “可穿越世界:云海玉弓缘!!!时间:六个月!!!”

    “呃……又是梁大侠的世界?”

    方明忽然想到了上个月的白发魔女,那一个世界刚好是前辈的断层年代,方明也没有多少兴趣,但云海玉弓缘就不同了。

    在这个世界当中,唐晓澜终于熬过了江湖三女侠、冰川天女传,从一开始武功差劲的小人物成长为了天山派掌门,天下第一高手,而乔北溟的遗传也终于现世,引出一大批邪派高手。

    老生代方兴未艾,新生代的冰川天女桂冰娥、唐经天也丝毫不差,更是出了金世遗、厉胜男等后期绝世的高手!

    论武功秘笈也有不少,不论是乔北溟当初留下的一身所学,还是百毒真经之类,对于现在的方明还是颇有点吸引力的。

    特别是……

    “云海玉弓缘当中居然也有一部修罗阴煞功?”

    方明不由想到了自己手上的那两册分开的修罗功与阴煞功,这两册合一便可获得大宗师级别的修罗阴煞功,传闻中足以修到宗师之上的大宗师一级!在大乾开宗立派!

    奈何此功除了创始者之外再也无人得以臻至第十三重的至高境界,也有着走火入魔的难题!

    “只是云海中的只有九重,而大乾的却有十三重,如此相似……难道……”

    方明眼睛一亮,意念毫不客气地选择了确定!

    轰!

    同样的一番内气吸纳之后,演武令光芒绽放,将方明的身体包裹。

    白光一闪,他的身影就在悬崖峭壁上彻底消失,与月色融为一体,疑似神仙中人,踏月而去。

    这一幕要是被凡夫俗子看到,说不得便会又流传出什么山精仙人之流的志怪传说,绵延不绝,流传后世。

    方明比起上次内功又有进益,此时便仿佛又看到了那红日浮沉之景。

    烈阳广大无涯,而他就仿佛沧海一粟,忽然间飞蛾扑火般向某颗红日而去。

    “那便是云海玉弓缘的世界么?”

    方明坐忘经不断运转,在界域之外又以上帝视角看到了一切剧情的发展,顿时牢牢记住,烂熟于心。

    轰!

    饶是如此,穿过界膜的恐怖震荡,仍然令他眼前一黑。

    等到再睁开眼时,只见眼前一片鸟语花香,旁边乃是一处波光粼粼的大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方明展开轻功,又走了十余里,才见到一个行人,问出这里乃是平湖,已经到了山东地界。

    “平湖?”

    方明心里一动,又沿着大路信步而走,没有多久就见到了一座砖石建筑的凉亭,红木栏杆,白色石柱,倒也颇为宽敞。

    凉亭之内只有一个卖茶的老人,但东边石柱之上有一处刀痕,西边石柱又有一个掌印,入石三分,这份掌力虽然不是惊世骇俗,但也算世间少有了。

    方明心知有异,却不动声色,甩出几钱银子,让老人泡了壶香片慢慢饮用。

    一壶香片喝到一半,外面忽然马蹄阵阵,迅捷非常,到铺子前顿住,露出一匹上好的大宛良驹,名贵非常。

    那骑士风尘仆仆地进来,张口就道:“老人家,相烦给我来些茶果点心!”

    他虽然看起来身有要事,但举止却颇为和善,即使对于卖茶老者也挺有礼貌,似乎极为了解这种地位卑微之人的苦痛。

    老人上了一壶清茶,他喝得赞不绝口,无意中目光一瞥,看到了石柱上的刀痕掌影,顿时几次欲言又止,一副抓耳挠腮的猴急之象。

    “嘿!江南,想问就问吧!”

    方明忽然笑道。

    那人正是从前做着仆役,后来终于出头的江南,闻言一愣,道:“你认识我?”

    “哈哈……”方明大笑:“当然,我不止知道你叫江南,还知道你外号叫做多嘴的江南!现在你家少夫人受了伤,你要跑去天山为她求取天山雪莲疗毒,是不是?”

    江南长出口气,拍手大笑道:“原来是朋友,那便没有什么顾忌了!之前看你背刀背剑,一副江湖中人的样子,可憋死我了……”

    他这纯属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前就是被几个陌生人套了套近乎便昏天黑地地将仇人带回家,才害得少奶奶受伤,现在乃是为了去天山求取良药,出发前少爷曾经千叮呤,万嘱咐,不得多管闲事,奈何此乃天性,根本改不了。

    但他之前小厮出身,又吃过教训,笑了下脸上又转为狐疑:“你在哪里见过我?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你?”

    “因为我是听杨女侠与她女儿邹绛霞说的,你是她们的好朋友,是不是?”方明笑问。

    江南大笑:“不错!不错!我与她们都是好朋友!”

    心里却想:“邹绛霞倒是真的好朋友,只是她妈妈可真令人吃不消,以后谁若当了她女婿那可就惨喽……”

    方明道:“你既然是她们的朋友,怎么还不知道这里是东平县平湖乡?过朋友家门口也不去看看?这可太不应该了!”

    江南一阵抓耳挠腮:“唉……可是我现在必须马上赶到天山,否则少奶奶的病可就……”

    “不就是天山雪莲么?”方明一笑:“我手上就有!”

    “真的么?”江南高兴得跳了起来,脸上突然转为狐疑:“我家里刚刚发生的事,一路都没有跟别人说过,你怎么立即就知道了?”

    方明哈哈一笑:“这自然是因为本人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一手天机神算,算尽天地人三才变化,世间一切都逃不过我之眼!”

    江南吐吐舌头,笑道:“说大话也不知羞,即使我家公子学富五车,也不敢夸自己无所不知呢……”

    方明高深莫测地一笑:“我算人无有不准,现在看你红鸾星动,若去你朋友家里便可获得一段美满姻缘……”

    “美满姻缘?”江南想起了邹绛霞,只觉一阵口干舌燥,面红过耳,突然又道:“除非你拿出天山雪莲来,否则我怎么相信?”

    “天山雪莲何等珍贵?你用什么来换?”

    方明瞥了江南一眼。

    江南气急道:“你方才不还说我们是朋友么?”

    方明打个哈哈:“你殊不知道所谓亲兄弟,明算账的道理?本人一向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放心,我只要你有的东西,还保证对你无害!”

    “好!只要我有的,便是命给了你又何妨?”

    江南想到可以说是被他害成重伤的少奶奶幽萍,一股热血上头,慨然道。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

    方明摇摇头道:“我只要你从黄石道人那里学来的颠倒**道之法!”

    “这个简单!”江南如释重负地一笑,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心机,又是天真烂漫之人,现在见识尚浅,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宝贵,直接便说了出来。

    方明微微品味,就知道江南没有掺假,不由又是一叹:“崆峒黄石道人也是武林中一代怪杰,武功也颇有可以入眼之处,你得他青眼,却不懂珍惜,白白浪费机缘……可惜可惜……”

    原来江南以前被崆峒派奇士黄石道人强迫为徒,在他门下学过七天,只学得一样颠倒**道的功夫,之后便逃了出来。

    而方明看中的,便是他这份颠倒**道之法,此法似乎与西毒欧阳锋逆练九阴真经所得的逆转**道功夫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现在他的易筋经也颇有启发。

    “我现在已经说啦,赶紧把天山雪莲给我!”

    江南背完武功要诀之后,径自伸出右手。

    “嗯!我现在就动身带你去拿,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去救人!”

    方明叫过卖茶的老人,丢出一锭银子,问道:“这石柱上的刀痕掌印是谁留下的?短点说……”

    “是是……”那老人眉开眼笑道:“是我们这边的女侠杨柳青大小姐砍得,而旁边的掌印是个大和尚留下的,大小姐的脸当场就变了,之后还说了几句,我也听不太懂,好像是要寻仇什么的……”(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