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逼退
    巫行空气得大骂,但到了一半就不得不咽下去。

    方明与左丘伊人的夹击,令他不得不保留体内的每一分真力,否则就有可能死在这里!

    而左丘伊人隐遁良久,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黑索横空只是诱饵,左丘伊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巫行空背后,眉宇间青气一闪,如玉的手掌轻轻拍出,却带着极致的阴寒之力。

    “天阴掌!”

    巫行空猛一吸气,背部突然鼓胀起来,仿佛驼峰,与左丘伊人的玉掌印在一起。

    饶是如此,方明也感觉前方突然寒气大盛,巫行空更是一口鲜血喷出,显然已被重伤。

    鲜血落地成冰,带着丝丝碧绿之色,看得方明头皮发麻。

    “啊……燃血秘法!七邪血爪!”

    巫行空忽然狂叫一声,从浑身毛孔都冒出血珠,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而他的手迅捷无比地抓出三四十道鲜红的爪影,看起来恐怖非常。

    “啊……”

    左丘伊人惊呼一声,身影一折,仿佛鬼魅般飘出老远。

    “你们这对狗男女害我损及先天本源,给我等着……”

    巫行空忽然化成一道血≧长≧风≧文≧学,w≯ww.c∷fwx.n▽et影,电射而出,空气中留下怨毒的声音。

    若再给他跑掉,下一次必然不会这么容易就伏击成功,还要面对他的各种报复!

    “不能让他跑了!”左丘伊人抱着右臂在一旁急道。

    方明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出手!

    银蛟剑坠地,而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柄三寸七分长的小刀!

    轰隆!

    电闪雷鸣间,忽见刀光一亮!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刀的风情!

    血影中的巫行空突然狂叫一声,摔倒在地,咽喉处插着一柄小刀!

    雨过天晴,骄阳洒落。

    左丘伊人看着烂泥里巫行空的尸首,突然叹了口气:“这便是你当初的飞刀么?果然厉害……”

    她互相又看向方明:“你伤得重不重?要不要奴家给你瞧瞧?”

    忽然上前数步,脸上表情似乎极是关切的模样,但方明却是身上寒毛根根倒竖而起。

    “我自然伤得极重,恐怕只剩下扔一柄飞刀的力气了……”

    方明笑了笑,手上又多了一柄亮银色的小刀,造型样式与刚才击杀巫行空的一模一样。

    左丘伊人气得顿脚:“奴家是真的在意哥哥的伤势……”

    “我见你之前似乎也受创不小,不若与我同回万仞城,延请名医诊治如何……”

    方明忽然道。

    “看来哥哥是非要拒绝奴家的一片好意了……”左丘伊人的眼中骤然浮现一圈绿芒,身上的气息竟诡异增强起来。

    这个邪教之女,果然早存过河拆桥之心!

    叮!!!

    便在此时,一道锋锐到极点的气息逼慑而来,所过之处,寒霜遍地。

    “一剑光寒?好一位先天剑手……奴家改日再来与哥哥叙旧……”

    娇嗔之中,左丘伊人早已鸿飞冥冥,不知去向。

    “真是一个妖女……”方明对着剑光之处颌首示意,一片白色的衣角顿时隐没下去。

    等到这个时候,方明安排下的两道人影才飞速赶来,看得方明连连摇头:“这次要真的将希望交到他们手上,那我就真的死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方明整个人忽然一怔。

    一直安静待在他识海当中的演武令,忽然传给他一段信息,大意便是‘绝世之血’的任务又完成了一次!

    “原来主世界当中的演武令居然也认!”

    方明颇为吃惊:“那巫行空武功是不低,但身上气运十分浓厚么?又或者是我上个世界金钱帮气运之积累?还是这次当众处决江流风,大江盟威名远播,气运巩固,一起爆发了出来?”

    他对于演武令的运行原理颇有兴趣,奈何此时的演武令却是丝毫反馈也没有。

    “方长老!”

    两道狂飙的人影来到方明面前,铁开山看着地上倒毙的巫行空,却是倒吸一口凉气:“果是此獠……还要恭喜方长老为我武林除此一害……”

    “那个妖女呢?”

    岳云明显更加关注左丘伊人的动向。

    “或许是看到两位过来,已经先行退开了……”

    方明淡笑着解释,暗自对着岳云摇了摇手。

    ……

    入夜。

    烛火明彻。

    方明独自站在书桌之前,默然无语。

    微风抚过,书桌边上便穆然多了一个修长纤细的人影。

    “南宫师姐,许久不见……”

    来人一身素白,背负雪白长剑,正是方明在玄真道的师姐南宫倾城!

    “今日还要多谢师姐相助,否则我恐怕还吓不走那妖女……”

    方明笑道。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南宫倾城的脸色却是略微有些动容:“只是外域魔道,终究还是少招惹的为妙……特别是七绝堂之事,师弟是否另有打算?”

    方明脸上泛起一丝苦笑:“师姐以为我不想息事宁人么?奈何即使我公开神刀教的身份,那巫行空也必定不会放过我……说不定还会以此要挟,既然已经结仇,不若直接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

    南宫倾城玉容一黯,似乎是想到了之前青云宗的酷烈,双手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下。

    而这种细微的变化根本瞒不过方明。

    先天之争,气机上的任何一个破绽都可能导致败亡,南宫倾城若还保留着此种阴影,恐怕不仅进步无望,甚至还会成为日后武道上致命的破绽!

    “请师姐放心,流云道人似乎并没有当场处死师尊,而是将她押回了青云宗山门,我们还有机会……”

    话虽如此说,青云宗乃是五宗之一,底蕴深厚而不可测,光是一个流云道人就可以令方明束手无策,此时说出来也不过是安慰性质居多。

    “师弟放心!”

    南宫倾城的眸子中突然闪过两道剑芒一样的锋锐:“流云的天人之威虽然已经在我心中种下了畏惧的种子,但也未尝不是我进步的机会,我将以自身剑道将这片阴影击碎,令它成为我宗师之路上的无上资粮……”

    “若心剑之法仍不能成,我便会闭百日死关,若还不能突破,便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南宫倾城凛然道,整个人就仿佛一柄无暇的长剑。

    她就是一名真正的剑手,宁折不弯,刚强决绝!

    方明没有劝,因为他知道怎么劝说都是无用,而南宫倾城则是忽然笑了下:“若师姐最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小慕容就要靠你照顾了……”

    “慕容师妹的事情师姐尽管放心……”

    方明大拍胸脯保证:“她最近怎么样?”

    “哭了几次,吵着要找娘亲之类,后来给我劝了下去,现在每天都很用功呢……”

    南宫倾城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方明点点头,这份温馨的记忆,可能是这位宗门破灭,又背负血海深仇的女剑手唯一的慰藉了。

    “若师姐不嫌弃,我现在也算有了份基业,可以将小慕容带到身边的……”

    方明忽然道。

    他如此做,一部分乃是真的怜悯小慕容小小年纪就家破人亡,又身负重担,而另外一方面就是在投资了。

    江湖大帮大派向来便是人多势众,而即使是独行侠,身边也必然有着几个门人弟子帮衬。

    对于徒弟的资质,自然是要求越高越好。

    之前的王小虎,还有后来的阎本初等人,方明却是不怎么看得上眼,但小慕容绝对不同!

    她乃是天生道体!钟灵疏秀,甩了所谓的‘天才’不知道凡几,甚至现在已入先天之境,乃是一块上好的良才美玉。

    若能顺利成长起来,宗师有望!天人可期!

    这等于提前预订了未来的一位大高手,如此稳赚不赔的事情,方明又怎么可能错过?

    “并且……也只有孩提时代才最好灌输理念与信仰,否定等她长大之后翻脸不认人,岂不是太迟了……”

    虽然如此,但方明对于自己的建议还是没有多少把握。

    毕竟,对于现在的玄真道来说,小慕容也是复兴最后的希望。

    南宫倾城在还有余地的情况之下,会将小慕容交到他的手上么?

    方明有些迟疑。

    “可以……我本来就不善于照顾孩子,而小慕容一向与你要好,我本月之内就可以将她送来……”

    谁知道南宫倾城却答应得非常痛快,顿时令方明的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

    “这话听起来有点托孤的味道……”

    他摇了摇头,知道这种剑修之道一往无前,即使南宫倾城现在想改都恐怕来不及了。

    而以她此时的剑心,要去挑战天人余威,简直仿佛蝼蚁撼树,希望渺茫无比。

    “师姐……”

    方明沉吟良久,突然说道:“不知道师姐可否愿意等上一段时间……等到师弟晋升宗师之后,说不得便可以为你洗涤念头记忆,抹去这段阴影……”

    宗师之威,非同小可,更是觉醒了精神异能,神通广大。

    在晋升宗师之后,方明就比较有把握以精神力探入南宫倾城识海,甚至为她修补破绽。

    “不能的……”

    南宫倾城却是苦笑了下:“人之心灵千变万化,喜怒哀乐惧,瞬息万变,何等复杂深奥?稍一不注意就是你我共亡的下场,更何况……”

    她并没有说下去,但方明却明白了她的意思。(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