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五十章 巫行空(900加)
    “小子……你武功不错,居然还能破了我三成功力的‘七邪绝爪’!”

    那黑影站定,惊讶道。

    方明这才看清楚了在追逐黎彩凤的人。

    这黑影人约莫四十岁不到年纪,只是面白无须,显得更为年青一点,眉宇间覆盖着一层黑气,显然不是什么正派人物,嘴角还有滴滴鲜血顺着流下,看起来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这不是他的血!”

    方明突然看到了这黑衣人的左手,此时仍自抓着红彤彤的一物,又咬了一口,吃得津津有味,不顾满嘴鲜血淋漓。

    “这是……人心?”

    方明眉头一皱。

    “不错……这人心要热辣的才好吃……冷了味儿便不佳……”黑衣人狞笑道:“你要不要试试?”

    这黑衣人竟然生吃人心!简直与传说中的吃人魔王有的一拼!

    “小兽王呢?”

    方明看看旁边簌簌发抖的黎彩凤,这名少女显然受到了极大惊吓,身边的随从更是丢得一个不剩,看起来狼狈无比。

    “在……在那里!”

    黎彩凤一指黑衣人左手,头偏过去,显然连对视都不敢。

    “……”

    ↑长↑风↑文↑学,w≦ww.cfw√x.≠t方明沉默了,小兽王怎么说也与他化身的岳鹏有些交情,现在就看他被人挖心而死,甚至死后尸体都被亵渎,怎么看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你与小兽王为何会被他追杀?”

    方明问道,虽然看起来已经势成水火,但来龙去脉还是要问清楚的。

    “我与小兽王受命前来乐春郡,调查邪派中人出没情由……谁知就碰到了他……他生吃人心的一幕……他简直不是人,随后就尾随我们,每个时辰都要杀死我们一人,掏……掏出心来……现在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黎彩凤结结巴巴道,已经几乎崩溃。

    若她不能从此次阴影中走出,不用说什么先天了,就连以后还能不能行走江湖都成问题。

    “阁下!她刚才所言是否有误?”

    方明拔出金刀,冷冷问道。

    “不错……谁让她们看到老子练功一幕,也只能算他们倒霉……等等!小子!你手上拿的难道便是那天王金刀么?”

    黑衣人本来得意洋洋,但看到方明手上的金刀之后,脸色就是一变。

    “我刚才听到她喊你方少侠!又听说最近康州出了个少年先天高手,用的是一刀一剑,难道就是你?”

    黑衣人森然问道,看那眸子里的目光,却是恨不得将方明活吃了一般。

    “不错!阁下难道与那神刀教有什么关系么?”

    方明刀剑在手,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肃然问道。

    “哈哈……天大的功劳自动送上门来!合该我巫行空发迹!小子!快快将金刀送上……”

    爆喝当中,黑衣人巫行空身影掠空,仿佛秃鹫般掠来,五指伸出,黑气隐隐!

    唰!

    在靠近方明的时候,他手上指甲爆弹,劲风凌厉,实在有着穿金裂石的威力!

    “再接我一招‘七邪绝爪’!”

    爪风凌厉,似乎要将人的魂魄都抓摄出来,而锋锐的爪风甚至笼罩了方明周身两丈之地!

    呛!呛!

    方明刀剑出鞘,合击而出,威势更增,将爪风绞杀,与黑衣人大战在了一起。

    刀光剑影,爪影横空,更不时带着那黑衣人的怪笑。

    黎彩凤疾退出十数丈之后才长出口气,脸上冷汗更是涔涔而落。

    她虽然与方明交过手,但今日见到了方明的刀剑双杀之术后才发现自己乃是井底之蛙,若是方明认真动手,她恐怕不到一合便得身首异处。

    而那黑衣人之前显然也只是在戏耍她,喜欢看她恐惧崩溃的模样,此时真功夫施展出来,简直满场都是鬼影,怪笑连连,震动人心,令黎彩凤感觉胸前烦闷欲呕!

    “这是什么邪法?”

    黎彩凤花容失色,连运几次玄功才将不适压制下去,看向战圈的眸子中更满是忧色。

    那怪笑到她这里仍有如此威力,场中的方明又会如何?

    她甚至已经不愿意去想,而之前黑衣人给她种下的心理阴影,更是令她几乎掌控不住地想要不顾一切逃跑!

    忽然,那战圈当中一声爆响,金光银芒骤然一盛。

    一道细微至不可见的刀影更是微微一闪!

    呼啦!

    那黑衣人远远掠开,怨毒到极点的声音传了过来:“今日老子神功未成,身子不适,才饶了尔等狗命,待我吃足人心,神功大成之日……你们……”

    他轻功好高,几乎是一闪就没入了密林。

    叮铃铃!

    又忽然银铃一响,带着某个少女的娇笑。

    巫行空一声惨叫,跑得更快了:“天阴派的妖女,给老子等着……”

    两道黑影飞快隐没,令黎彩凤几乎以为自己是幻觉。

    “今日多谢方少侠出手相助!”

    但她心里毕竟是惊喜居多,上前道谢。

    方明的脸色却出乎预料地凝重:“此人说得不错,他的确是练功之际被你们打扰了,出手之间气机不圆融,方才有着破绽……否则,刚才之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结……”

    “难道以方少侠的武功……”黎彩凤眸子里闪过一丝讶然。

    “世间高手何其多也……但我却似乎猜出了他的来历……”

    方明摇了摇头,却没有多少深谈的兴趣,黎彩凤也只能悻悻住嘴。

    ‘只是……最后左丘伊人也出手暗算了巫行空一下,难道他们间竟也有着仇怨?还是故意助我?又或者乃是一次苦肉计的圈套?’

    方明微微阖上双目,想得更多更远……

    马车前行得很快,数日后就到了洋河郡城。

    黎彩凤不愧是总督府之人,找到官府出示了下身份证明之后就很快被团团高手护卫簇拥着请入了少都督府中。

    而方明却是懒得与一干闲人交谈应酬,直接回到了城外的万仞山,大江盟总舵之中。

    盟主书房之内。

    岳云匆匆赶了过来,一见方明无恙便是大松口气:“万幸盟主金体无恙!”

    方明此时已经变成了岳鹏的模样,背靠座椅,双目微微闭拢:“这次乐春之行意外颇多!我有两件事要问你!”

    “属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岳云凛然道。

    作为神刀教与大江盟的双重长老,他对于方明应该是最死忠的一个。

    “很好……首先,我们与七绝堂有何关系?”

    “主人已经见过他们?”这七绝堂一出口,岳云的脸色就是骤然变化了。

    “看来……你似乎隐瞒了我很多……”方明淡淡道。

    “属下不敢!”虽然只是轻轻一问,但岳云却直接被吓地跪伏在地:“此事教中也只有几个老人知晓,乃是陈年往事,我原本以为我们再无与七绝堂接触的一日……因此……”

    “看起来……我们的确是七绝堂一脉么?”方明叹息道。

    “是也不是!”岳云苦笑道:“神刀教先祖虽然的确乃是七绝堂当中的刀绝一支,但早在数百年前便脱离而出,到了天王那一代两边更是再无任何联系……莫非他们找上了主人?”

    “嗯!最近乐春郡来了不少邪派高手……”

    方明手指在桌面上顿了顿,又问道:“还有……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巫行空的邪派先天高手?他好吃人心,一手七邪爪功凌厉毒辣,在整个康州恐怕也少有敌手……”

    “巫行空?!此人似乎一直活跃在康州与赵州交界处,居然也去了乐春?”

    岳云的眉头紧紧皱起。

    “我却知道这巫行空说不定便与七绝堂有着关系,你日后若遇到此人,务必小心警惕!”

    “属下明白!”

    看着岳云满腹心事地出去,方明的嘴角却是带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外域七魔道……七绝堂?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

    三日之后,典籍阁之内。

    方明看着旁边一地的淡黄图册,皱了皱眉头。

    “康州所能收集到的大乾地图都在这里,却丝毫没有长留、大泽之类的地名……是我没有找到,还是根本没有……又或者是某些上古地名,早已废弃不用?”

    有关如是寺的藏宝图乃是秘密中的秘密,不到万不得已,方明根本不想去请教别人。

    而他翻了数日资料,最靠谱的也不过查到这长留乃是上古仙山之名,传闻位于极西之地。

    “难道真的在外域?那可就麻烦了……”

    方明摇摇头。

    大乾九十九州宽广无涯,终凡人的一生也未必能够走全,而外域更是浩瀚无尽,还有各种自然天险,有的恶劣环境就是武林高手都要饮恨,因为那已经是生命的禁区!

    “希望渺茫,看起来只能以后碰运气了……”

    方明摇摇头,合上了手里的古籍。

    “还有左丘伊人与那个巫行空,也是麻烦,得一个个解决过来啊……”

    方明径自换了打扮,背负刀剑出了山城,一路直往洋河郡城而来。

    他故意在酒楼当中露了露面,后面就跟了一条尾巴。

    “方少侠!我乃少都督府之校尉,我们大人有请!”

    在方明走入一条小巷子之后,一直跟在后面的一个矮小人影骤然出现在方明前面,神态恭敬非常。

    “若是少都督有请,我自然会去!”

    方明笑了笑,忽然看着那人:“但为什么少都督的校尉是个女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