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黑爪
    “这妖女还缠上我了?”

    方明摸摸额头,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感觉。》,

    只是他现在更不会傻到直接认账的。

    “又多了一个麻烦!”

    方明背负双手,回到乐春郡城的分舵之中。

    来到专属于他的院子之后,方明的眉头就是一皱,因为在他的门前赫然跪着一道人影!

    跪着的人影很年轻,或许还不到十五岁,但眉宇间却满是坚毅,他的发梢与衣服上都有露水打湿的痕迹,显然已在这里跪了很久。

    而周围的大江盟成员居然也没有前来阻拦。

    方明摸摸下巴,已经大体猜出了这个少年的身份。

    “你是何人?为何跪在这里?”

    方明大步而入,将跪着的人吓了一跳,他显然也没有想到方明居然会是从外面走进来的。

    少年转过头,当看到方明背上的金刀银剑之后眼睛一亮,重重叩首了下去:“请方长老收我为徒!”

    当他抬头的时候,额头已经一片乌青,带着丝丝血迹。

    “阎立三是你什么人?”方明叹了口气,问道。

    “正是家父,我叫阎本初!”半大的少年阎本初答道,脸上满是倔强之色:“若方长老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电光火石间,方明就回想起了当初阎立三的话语:“……小人虽然已老朽不堪,武道难有进益,但幸喜吾子初儿却是天资聪颖,更兼能吃得苦……”

    此时他眼力何等高明?只是一看便知道跪在地上的阎本初内力已有火候,十二正经也已尽数贯通,开始奇经八脉的功课……难怪阎立三要心急火燎地捕捉香雪狐入药了……

    以这个阎本初的资质,若再得名师指点,也未尝不可一争潜龙榜排名,甚至前十有望!

    “你多大年岁?”方明问。

    “虚岁十五!”

    ‘这时机把握得也不错,明显背后有高人指点……’

    方明向外一探,眼角的余光就似乎捕捉到了某条妇人的襦裙一闪。

    “你想拜我为师?难道是为了报仇么?那大可不必,你的仇人乃是五毒神煞手辛九,早已恶贯满盈……”

    方明缓缓道。

    “不!”阎本初再次叩首道:“我想出名!名动康州!因为这是家父身前唯一的心愿……他为了我而殒命,我必然要做到此事!”

    “因此……你需要拜一个好师父?”

    方明摸摸下巴,突然想到自己也不过十八未至,还年轻得很呢!再收一个十五岁的徒弟简直成何体统?

    更何况,他一向讨厌被逼迫,被算计,哪怕是这种软来的手段!

    “好孩子,起来吧!”

    无论怎么说阎立三也算死得其所,方明自然也不好意思太过发作。

    “我年纪尚轻,恐怕做不得你师傅……不若我将你引荐到童长老门下,她也是先天高手,与你父有旧,一手玉梅剑法在康州大大有名……”

    听到童月嫦之名,少年的眸子当中便浮现出一丝不甘之色。

    方明见此,顿时明白童月嫦早已是他的第二选择,但这少年却似乎并不甚满意。

    “我还是想拜入方长老门下!”

    阎本初又跪下重重磕头,血染满地,而方明的眼睛则是看向了另外一处。

    在那里,原本躲在一边的素白襦裙主人也已按捺不住,走出对方明款款行礼:“初儿一心仰慕方长老武艺,还请方长老成全!未亡人必日夜焚香祝祷恩公的大恩大德!”

    她身上还戴着孝,此时款款而拜,更加显得楚楚可怜。

    方明一眼就认出了这乃是阎立三的遗孀,不由暗自摇头。

    “这个死胖子,死了还有一堆事丢给我!”

    方明皱起眉头:“方某暂无收徒之念,并且我见识短浅,冒然教授只是误人子弟,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他已经懒得再背个包袱,直接拂袖而去。

    ……

    阎本初愣在那里,良久之后,才咬咬牙站起:“娘,我们走吧!总有一天,我会远远超过他,让他后悔的……”

    “初儿!此惹祸之言,万万不可再说!”那妇人却是赶紧捂住阎本初的嘴,低低道:“人家可是康州十大高手之一……若能青眼看你,唉……一切都不必再提……”

    她携着阎本初走出小院,童月嫦已然等在那里。

    妇人眼中一红:“童姐姐……”

    “唉……机缘之事,强求不得……”童月嫦叹了口气,似乎已经了解了经过。

    “只怨初儿福薄……”妇人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娘亲!”阎本初看了看童月嫦,忽然道:“有童阿姨教我,也是一样的!你还怕什么?”

    “这倒是!”妇人终于勉强展颜一笑:“初儿日后便要麻烦童姐姐了……”

    “请放心!”

    童月嫦道:“我必然将一身所学倾囊相授,将初儿培养成材!”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有些叹息:“可惜我所学有其极限,远不如方长老那般高深莫测,却是委屈了初儿……”

    “哼!刀剑双绝也不见得怎么了不起!”

    阎本初哼道。

    “你不懂……”童月嫦一笑,脸色忽然转为严肃:“那方明一身武功,绝对不在我们盟主之下,而他的刀法剑术也是极为了得,更有一套合击之法,传闻精妙无比,全无破绽……那五毒神煞手出手何等毒辣,最后不也是栽在了他手上?”

    提到辛九,童月嫦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下,似乎仍然心有余悸。

    “而为师最看重的,还是此人的内功,光明正大,隐带慈悲,显然出自名门正宗,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你切记不能得罪此人,免得给将来惹祸!”

    童月嫦尚还是首次如此声色俱厉地告诫,顿时令这对母子脸色大变。

    “不用说以后……便是如今,方长老的武功名望,甚至在大江盟的地位,也已远远超过我了……”

    童月嫦忽然一声苦笑道。

    “嗯!师傅放心!方长老为我报了父仇!乃是我的大恩人,虽然没有师徒之缘,但我以后见到了也必然恭敬问安,不敢有违……”

    “这就好!这就好!”童月嫦似乎也很开怀:“方长老武功高深莫测,你又算与他有些渊源,若能得他指点一二,一生都受用不尽……”

    阎本初低下头,才能将眼底那丝嫉妒之色掩盖下去。

    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那个看上去顶多比他大两三岁的少年,居然有着如斯恐怖的成就,甚至令自己的师父都推崇无比。

    ……

    “天人之威,果然毁天灭地!”

    此时的方明已经坐上了返回洋河郡的马车。

    在乐春郡之事完结之后,他也跟着其它朝圣的武者深入霍山,见到了还真观的遗骸。

    比起其它武者,之前曾经在那里平静生活过数月的方明更加了解天人级强者的恐怖。

    而在天人之威下,原本的崔真等人恐怕一个都活不下来!

    默默凭吊之后,他也只能将那一抹悲伤埋藏心底,踏上了回归的路途。

    马车之内,方明做完一天功课,双目更加润泽,脸上却带着一点疑惑:“咦?那天阴派的左丘伊人居然也忍得住,这几天都没有来找我?”

    他日常作息之中,耳目时刻没有放松,却没有发现丝毫被跟踪的痕迹,这就不能不令他有些疑惑了。

    呦!!!

    忽然间,一声清亮孤傲,极富穿透力的凤鸣声传来,令方明的脸上微微一动。

    这种声音,他曾经听过,赫然是黎彩凤全力运功时的外象!

    “听此清啸,中气不足,更带着惊惶之意,难道是遇到了什么敌人?”

    方明没有动,因为黎彩凤的气机已经全速朝这边赶来。

    “是看到马车了么?这心机……能上潜龙榜的都不是笨人啊……只是……”

    方明摇摇头,若坐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个普通人的话,被卷入这种事情当中,下场恐怕会很不妙。

    “是方少侠!”

    此时,一名明艳少女跌跌撞撞跑到了路边,看到是方明之后,脸上穆然露出狂喜之色:“救命!后面有敌人!已经杀了小兽王!”

    她向着方明狂奔而来,身无彩凤双飞翼的轻功在见到希望之后穆然运转到了极致,速度更快几分。

    “桀桀……谁都救不了你……”

    然而,在她的背后,一条黑色的人影已经仿佛跗骨之蛆般追了上来,穆然一爪抓出!

    嗤嗤!

    虚空中七道黑色的气流汇聚,爪风凌厉,向黎彩凤后心抓去!

    这一爪之威,即使黎彩凤全盛时期前来应对,也只会被开膛破肚,甚至挖出心来!

    “桀桀……又来一个送菜的,不错不错!”

    看到那黑影放着绿芒的眼睛,还有话语里的恶毒之意,方明不由叹了口气。

    “这就是无妄之灾么?你不去找麻烦,麻烦却自来找你……”

    咻!

    叹息之中,他手上银蛟剑已经出鞘,劈出一道丈许长的白色匹练,撞入了那爪风最弱的一点之中。

    这是方明领悟独孤九剑之精髓,再将破掌与破气二剑融合的一式!

    嗤嗤!

    剑气与爪风同时消散,劲风四射。

    “咦?”

    那黑影飞退数步,惊讶道:“小家伙剑法不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