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阴
    <div id="content">

    “是你杀了我的人?”

    方明的眉头一皱,无暇的心灵与敏锐的眼力告诉他,对面的少女虽然看似闲庭信步,言笑晏晏,但浑身气机却毫无破绽,更是非常危险!

    “嘻嘻!小妹左丘伊人有礼!还要多谢这位哥哥将辛九从洞里弄出来,否则人家可真不想下去,黑漆漆的,好吓人呢……”

    左丘伊人拍了拍胸脯,方明这时候才注意到,她的手上还缠绕着两道黑纱,在黑纱底部系着数枚银铃。

    “辛九?”方明看着地上的怪人。

    在被叫破真名之后,他的脸上也没有多少变化,反而看向少女的目光中满是惊恐之意。

    “难道这名娇滴滴的少女,就是打得他精神失常,甚至不得不躲避在洞**中的人?”

    一个念头突然电光火石般从方明心里闪过。

    “五毒神煞手辛九……你倒让奴家一顿好找……你借了奴家的东西,现在也该还回来了吧?”

    左丘伊人含笑道,仿佛一名纯真的少女。

    绝对没有人会想到就在刚才,她刚刚下辣手杀了上百条人命!

    地上的辛九动也不动,嘴里嗬嗬有声,令左丘伊人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之情。

    “好哥哥……你也不用装了,若你将那东西还给我,我就……”

    突然间,左丘伊人的声音变得极为酥糯柔媚,眼眸轻眨,更带着款款的哀求之意,即使是铁人的心在她的软语温言之下都得败退下来。

    但她最终还是失望了。

    “这是怎么回事?”

    方明忽然感觉一种极致的寒意侵袭而来。

    叮铃铃!铃声**,摄魂夺魄,而两道黑纱仿佛蛟龙般席卷,声势动人到了极点。

    这名少女,居然一举一动中都带着勾魂魔音!

    方明刀剑齐出,长剑破空而击!

    噗!

    银蛟剑仿佛刺入了某种泥沼之中,软绵绵不可受力,却又将剑身牢牢吸住。

    仅仅只是内力的初次试探,方明的心里就是一凜,知道对方的内功修为恐怕还要略胜自己一筹!

    ‘难道这就是报应么?我刚刚抛弃了一个林铃铃,马上就冒出来一个银铃魔女来对付我?’

    方明右手的天王金刀故意砍入黑纱当中,骤然一挑!

    呲啦!

    天王金刀乃是神兵利器一级的珍宝,锋锐之下,漫天的黑纱断裂飞舞,几颗铃铛更是被剖成两半。

    “这是……”

    左丘伊人退开,一双妙目注视着方明手上的金刀,微露一丝忌惮,突然又转为娇笑:“呵呵……原来哥哥竟然是同道中人,又何苦为难小妹?”

    “是你在为难我好不好?再说谁是你的同道了?”

    方明翻了一个白眼。

    “你既然拿着这柄……刀!如何不是奴家的同道?”左丘伊人上下打量着方明,似乎是起了极大的兴趣。

    “刀!?”

    方明一看手上的天王金刀,忽然长笑:“你应该是刚来的康州?”

    左丘伊人一怔,道:“不错!我追寻五毒神煞手的踪迹,已经跑了九个大州,天可怜见……终于让我在这里撞见了……”

    “那实话告诉你,这柄金刀,乃是本人自神刀教手上强抢回来的!”方明沉声道。

    唰!唰!

    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刀剑齐出,金乌升而月兔降,化阴阳为一体,刀光剑影闪烁,威力倍增!

    “咦?”

    少女轻咦一声,身影如同鬼魅般飘出数丈。

    “这刀法剑法……还有一身秃驴的真气,你果然不是神刀教的人……”

    “但你却是邪派中人!”

    方明长啸当中,金乌刀法与雪山剑法妙招纷呈,转换之间更是全无破绽,将少女逼得连连后退。

    “好一门合击之法!这刀法剑法原本不过上乘,但配合施展出来居然有如此大威力……”

    虽然被逼得连连倒退,但少女脸上的风姿却丝毫没有动容,巧笑嫣然,眼波更是抚媚动人,仿佛情侣间打趣。

    “只是……好哥哥你之前坏了我的铃铛,用什么来还?”

    左丘伊人忽然一笑,眉宇间青气一闪!

    她的右手肌肤晶莹透明,几乎可以看见青色的脉络,忽而一掌拍出,彻骨阴寒!

    “天阴掌!”

    掌虽未至,方明就已经感觉到一股恐怖的阴寒之气破空而来。

    即使还有着刀剑守护,但这股阴寒之气却仿佛跗骨之蛆般缠绕而上,令方明的身形忽然一顿!

    与这寒气一比!就连霍青的阴煞功都彷佛变成了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

    而就在他身形稍微一顿的瞬间,左丘伊人的玉手已经突破刀光剑影,按到了他的胸前!

    这一掌之精妙,劲力之阴寒,简直要超越了方明之前所见过的任何掌法!

    “天人级!”

    “这绝对是天人级典籍上才会记载的掌法武功!”

    电光火石间,方明的左手穆然放弃银蛟剑,大摔碑手横击而下。

    啪!

    两道人影一触即分,方明倒退数步,易筋经全力运转之下,一口森白的寒气吐了出来,脸上恢复了红润。

    而他的右手已经抓紧了天王金刀!

    刚才虽然他略逊一筹,却也是不能动用万劫刀法的缘故,但现在危急之下,如若对方再步步进逼,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但空气里面传来了少女的一声惊疑,左丘伊人却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来到了不能动弹的辛九面前。

    她手上包着一层黑纱,已经出手如风地将辛九身上都搜了一遍,脸上的表情变为疑惑。

    “没有?怎么会没有?”

    左丘伊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尖利起来,骤然抬首望着方明:“是不是你……”

    在说话间,一股凌厉至极的阴寒之气仿佛来自九幽般笼罩在她身上,令她一双手尽成青白,仿佛森然鬼手。

    “借助地底阴煞之力?或者汲取九幽寒气的武功?”

    方明心念急转,脸上却露出苦笑:“我连姑娘再找什么都不知道……更何况……”

    他指了指地上的辛九:“以他的神智,你觉得他还会藏什么东西在身上么?”

    左丘伊人现在自然也早就发现了辛九的不对。

    而以他的这种精神状态,恐怕不丢点什么东西才不正常!

    只是,左丘伊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辛九居然会将藏宝图放在了会动的香雪狐身上!

    “该死!该死!”

    左丘伊人跺了跺脚,脸色突然转为柔和:“辛家哥哥……你一直对伊人很好,现在你这样也好不了啦,与其痛苦一世,不如……”

    掌风落下,地上的辛九浑身一颤,就此毙命!

    这名少女,竟然喜欢含情脉脉地杀人!其中对比反差,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你这人叫什么名字?”

    左丘伊人抬起头,脸上又出现了刚刚杀掉辛九的微笑。

    “我叫做方明!方正的方,日月为明!”

    方明也笑了笑,右手天王金刀拖地,左手上却突然多了一柄刀!一柄三寸七分长的小刀!

    小李飞刀!!!

    一股危险的感觉,直接锁定了左丘伊人,甚至令她仿佛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你的武功真杂……这柄小刀……”

    左丘伊人款款上前数步。

    “若你再向前,我的飞刀恐怕会忍不住出手,结果可能是我们都不愿意面对的……”

    方明冷然道。

    “不错……”左丘伊人果然停步,又瞥了地上气息全无的辛九一眼,娇笑道:“小妹今日暂且告辞,方家哥哥,不要忘记你还欠我一条纱巾哦……”

    “好厉害的女人……”

    方明目送左丘伊人离开,才缓缓出了口长气。

    “看她的举止武功,应该也是出自邪教大派,就是不知到底来自何处……”

    不到万不得已,他也实在不愿意再用出万劫刀法,将老大个把柄送出去,特别是送给这种邪教中人。

    若不是他这次刚好用小李飞刀将左丘伊人骇走,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仍有得麻烦。

    “不过……这也代表着藏宝图里面的秘密越来越惊人了……”

    方明叹了口气,又环视满场的尸体,摇了摇头。

    “晦气晦气……”

    这些人为了一只香雪狐而来,最后却搞得全军覆没,连药王分舵的舵主都折在了这里,又怎么是一个晦气就能形容的?

    “死的太多了,连收尸都麻烦,还是先回去叫人吧……”

    方明摇摇头,转身掠出数丈,飞快地消失在了密林里。

    ……

    三日后。

    乐春郡城,药王帮总舵之内。

    “多谢方长老救命之恩,大恩大德……”

    童月嫦童长老已经恢复了清醒,对着方明那是一个千恩万谢,奈何方明的脸上却有些僵硬。

    无论如何,扮成两个人都不是多么愉快的体验,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我们分属同僚,不必客气!”

    方明沉声道:“而乐春郡之事我也查明清楚,由于事关重大,将会亲自密报盟主……”

    “这是自然!”童月嫦肃然道,却根本不会想到这就是方明在左手转右手。

    送走童月嫦之后,方明从怀里掏出三块一模一样的绢帛,互相叠在一起,对光一照。

    上面杂乱的线条瞬间井然有序,变成了一副精细的地图。

    “长留之北,大泽以东!这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