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怪物
    <div id="content">

    “好烈的毒!”

    方明走进一看,见卧床之人脸色青白,眉宇间黑气隐现,又是一惊。

    药王帮以药闻名,一般的解毒灵药也不知藏了多少,童长老现在却还是此象,实在令人胆颤心惊。

    “童长老乃是中了一种非常奇异之毒,我已经将舵中珍藏的‘天王夺命丹’给她服下,却也不过只能压制毒性三天三夜!”

    阎立三在一边低低说道。

    “她伤在何处?”

    方明眉头一皱。

    阎立三随后上前,抬起童长老的右手,手肘处赫然有着三道黑红色的印记。

    印记炙热难挡,但周围的肌肤却是一片冰寒。

    “属下检查过,童长老除了这里之外便再无伤势,而此爪痕仿佛指印,但人的手指却绝不会有这么大,也不是熊罴、鬼狼之类的猛兽……”

    阎立三在一边低低道。

    “嗯……”方明一搭童月嫦的脉搏,眉头又微皱了一下。

    他现在继承一身王怜花的医术,又增加了不少实践经验,论医术之高,在乐春郡之中几乎无人可以匹敌。

    而此时却察觉到童月嫦体内的内息已经乱得极为严重,更伤及元气根本,若非他及时赶到,恐怕以后救活了也会实力大损。

    ‘好歹也是我用三尸脑神丹控制的一个先天,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折了……’

    方明挥挥手:“你等出去,我要为童长老运功疗伤……”

    金系的佛门武功,大多有着化毒之功,内功越深,功效越强。

    菩提真气已是能化诸般毒物,而易筋经妙用无方,威能还在菩提真气之上。

    即使是脱胎于佛门的九阳真经,一旦大成之后也是真气自动护体兼百毒不侵。

    “也算你走运……”

    方明唯一沉吟,按住童月嫦要**,易筋经真气缓缓探入她身体之内。

    ……

    阎立三亲自在门外守候了半夜,一直到天色大亮之际,才听到方明的声音:“进来!”

    他打了个激灵,立即步入房中,见到童月嫦手上的爪印已经消去,脸上的青黑之色也淡化不少,不由脸上大喜:“客卿长老医道高明……”

    “现在还为时过早……先看看她能否在三日之内醒来……”

    方明叹息了声,从怀里掏出一只小玉瓶,倒了三粒碧绿的丹药,给童月嫦喂下。

    “我们出去说吧……”

    这种诡异的表现,却又让阎立三心惊胆颤兼冷汗直流。

    “呼……”

    方明走到外间花园,对着日光吐出口长气。

    回想起昨夜的驱毒,还是令他有些惊讶,那毒素盘踞五脏六腑,竟是深扎入根之象!若方明还是以前菩提心法的修为,那万万难以解救,说不定还会将自己搭进去!

    “只是……这剧毒游走诸脉,似乎并不像什么天生毒物,反而颇为类似……”

    方明心里一动,直接对阎立三吩咐道:“带我去那个洞**!”

    ……

    霍山绵延数百里,横跨数郡,范围甚是宽广浩大,当初的还真观乃是在云中深处,而此次的洞**却是在外围。

    方明一路走来,但觉绿树成荫,幽深不知几许,不由对旁边的阎立三叹道:“你苦心孤诣,能找到这里来也是不易……”

    阎立三的脸皮一抽,颇有些肉疼之色,想必也是回想起了当初布局不易,却又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心情真是复杂无比。

    “舵主!”

    越过密林之后,对面赫然是一片空地,上面扎了不少帐篷,外围还撒着一圈蛇药。

    几名穿着大江盟服饰的大汉看见阎立三,立即过来行礼。

    “嗯!老钱呢?”阎立三摆摆手。

    “钱护法还在洞**那边,刚刚换了接替的兄弟下来……”

    另外一名大汉说道,又看向旁边的方明,没办法,此时的方明不仅看起来太过年青,而背后的刀剑也非常惹眼。

    “无礼!此是我大江盟客卿长老!”

    阎立三呵斥道。

    大江盟的长老,标准便是先天之境,那汉子顿时吓得脸都白了,软倒在地上:“小的无礼,长老你老人家恕罪……”

    “哦?我看起来很老么?”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不!不!……您老……您年青潇洒……”

    “哈哈……罢了罢了!”方明看那大汉一副抓耳挠腮的模样,倒也微微一笑,不再理会,与阎立三来到了那香雪狐藏身之处!

    “见过长老,舵主!”

    那钱护法立即过来行礼,腰间挂着红缨短枪,看起来颇为精明干练。

    在洞**之外,还有数十个大汉目不转睛,手里拿着捕网等物。

    “属下在此三天两夜,里面绝无一物出来……大人若要进去,还请待小人准备火烛等物……”

    那钱护法保证道。

    “不必了,我用不着那些!”

    方明走到洞**边上,骤然感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幽深黑暗的洞**仿佛某个怪兽张大了嘴巴,正欲择人而噬!

    “属下跟随长老一起!”阎立三咬了咬牙齿,看样子是准备不论成败都要押上一注,成则是戴罪立功,败了也就是死,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勇气可嘉,走吧!”

    方明一提阎立三,直接掠入了洞**之中。

    他随手掏了颗夜明珠出来,碧绿色的光芒顿时充斥整个洞**之内。

    滴答!滴答!

    周围的土壁上布满青苔,偶尔还有水珠滴落,上方则是一片钟**石。

    在夜明珠的光芒之下,一切看起来都是惨绿色,充满了某种不祥的气息。

    想到就是这个洞**不仅吞噬了数十条帮中好手的性命,就连先天高手都是重伤而归,阎立三的牙齿就开始咯咯打颤了起来。

    “嗯?”

    入内百余丈之后,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极大的裂口,整个地面都消失了。

    “原来还有一层下坠……大概有十余丈高……”

    方明向下一跳,整个人便仿佛羽毛一般轻飘飘地落了下去,这手身轻如羽的轻功一露出来,旁边的阎立三脸上顿时被佩服之色充满。

    “看起来你的人在这里就折了几个……”

    方明看着一边还剩下的绳索等崭新痕迹,不由道。

    “嗯……”阎立三向四周看了看,突然脸色一变:“他们……他们的尸首呢?”

    “不错,你总算想到了……”

    方明点点头。

    “咯咯……”阎立三的牙齿已经在发抖:“难道这里有什么吃人邪物?”

    他现在额头渗出冷汗,已经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告奋勇地跟着方明进来?

    “不看看怎么知道呢?”

    方明负手而立,颇有兴致地打量起周围来。

    这里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层层叠叠,仿佛迷宫,却绝无半点人工痕迹,令人不得不赞叹大自然之鬼斧神工。

    “我们走……”

    方明闭目倾听了会,仿佛胸有成竹般当先而行,背后阎立三脸色几变,还是咬牙跟了上来。

    道路曲折蜿蜒,地面凹凸不平,有的地方能容三辆马车并行,有的地方却只能侧身而过。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疏忽间,一道白影一闪。

    “是香雪狐……”阎立三鼻子嗅了嗅,突然面露喜色:“这畜生走过之地虚空留香,数时辰不散……”

    他忽然掠出,缀着白影而去。

    这个刚才还在畏畏缩缩的大汉,此时却仿佛变了一个人。

    “唉……自古重宝动人心……”

    方明摇摇头,紧随其后。

    那香雪狐奔跑如风,动静如电,果然不是虚名,奈何此时的阎立三也是一流高手,轻功殊为不弱,才能勉强不被甩掉。

    只有方明,他眸子闪动,不紧不慢地跟在阎立三后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啾啾!!!”

    穿过一条甬道之后,香雪狐突然停了下来,让几乎已经力竭的阎立三大喜,直接扑了上去。

    “等一等!”方明的声音在他耳朵边响起,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阎立三飞身上前,手一抄,香雪狐就落入手中。

    但还没有等到他脸上露出喜色,异变突生!

    呼呼……

    沉重的喘气声传来,带着某种野兽的嘶吼,两只明亮如电的眼睛骤然撕破了黑暗的天幕。

    “啊……”

    阎立三被提着后颈抓起,整个人仿佛婴儿般没有反抗之力。

    “啾啾……”

    香雪狐从阎立三手里脱身而出,轻盈地落到一边,用爪子捋了捋胡须。

    “唉……”

    方明叹息一声,手里的夜明珠脱手飞出,化作漫天光尘。

    室内穆然一亮!

    这里也是一个天然的溶洞,旁边一个水池里面还不断有着钟**滴水,边上是一片森白的骨骼,有的还带着血迹。

    “嗬嗬……”

    在溶洞中心,赫然有着一头黑色的怪物,一只手臂黑红浓重,有着锋利的指甲,正抓着阎立三。

    此时的阎立三脸上一片死灰,显然已经毙命。

    他绝对不是个弱者!却被此怪物一抓即死!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就说……为什么童长老的毒伤竟然仿佛人为,原来你真的是个人!!!”

    方明叹息道。

    不错,在他面前的长毛怪物,居然真的长着人的轮廓,只是胡须满脸,浑身肮脏不堪,也不知道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