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香狐(订阅补更)
    <div id="content">

    黎彩凤倒退数步,浑身突然感觉一阵无力。

    一股暖流从指尖传来,瞬间游走四肢百骸,令她花容失色,几乎以为方明被激怒后直接暗下毒手。

    但随后她就感觉浑身暖融融的无一处不舒坦,之前强行激发精血元气的后患居然已经减轻大半,这才知道方明不仅一招败她,更是暗中传递指力,助她疗伤,不由脸上一红,道:“好深厚的佛门禅功,我输得心服口服……”

    “普通切磋较技而已……何必戾气过重……”

    方明宝相庄严,一副有德高僧之象,而这种外表,却更加令黎彩凤坚定了心中的某个猜测。

    “可惜……我连你的兵器都无法逼出,今日是见不到你的刀剑双杀之术了……”

    黎彩凤摇头叹息,突然又道:“三年!三年之后……我必然已晋升先天之境,到时候少不得前来讨教……”

    “若姑娘有兴趣,在下随时奉陪……”

    方明笑道。

    他此时也越来越发现了一身佛门真气的好处,施展开来光明正大到了极点,无论谁都不会瞎眼将他认成妖邪一流,更是可以获得很多无形中的支持与好感。

    “金系佛门虽然不出什么绝顶高手……呃,除了一个扫地僧之外,但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

    方明心里默默想着。

    若将武学之系统性,还有入门的便捷性等因素综合起来考虑的话,整个金庸世界当中也没有比少林更优越的门派了。

    不错!少林是很难产生绝顶高手,但却可以批量生产普通高手!这便足够了!

    要知道,方明一开始穿越的时候,可是普通人的资质,或许还要差点!

    这种天资,难道就能立即奢望习得绝世武功,成为绝顶强者么?

    而少林寺却最为大众化,也最擅长培养普通人,当时的方明还有什么选择?

    “并不是每个人一穿越就有绝顶之天资的……因此,可能性最大与最优化选择就是必须!还有武功的衔接方面,综合看起来,少林的优势太大了……”

    当然,学了佛门武功,并不代表方明的立场就倾向和尚。

    他一向以自身为主,其余外物不过都是位于“用”的位置上。

    少林武功不错,他便去学!佛经当中的前人智慧与经验丰富浩瀚,他便去汲取!

    虽然他也很佩服达摩、释迦摩尼之类梵门圣人在武道,在精神修炼方面的成就,或许平时提及的时候也会仰慕非常,但如若他们突然显圣在方明面前,要方明五体投地,倒头就拜,从此凛然听命,不敢有违,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送走黎彩凤之后,方明发现自己的麻烦上门了。

    之前金风细雨楼当中的武林中人顿时涌了过来。

    “刀剑双绝方明?!我今日便要向你挑战!”一名眼睛看天的年青人喝道,这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

    “方大侠安好……今年贵庚,老朽正巧有一女,温婉贤淑,便送与公子为妾如何?……咱们江湖中人,行事一言而决,不必讲那么多规矩……”

    一条大汉双眼放绿光,跟拉皮条的也差不了多少。

    最为滑稽的还是一名老者,突然挤开众人,双膝跪地,大声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看着他那白发苍苍的样子,方明心里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喂喂……大爷你都七八十岁的人了,还要不要脸呐?”

    他却不想想自己如今在康州武林中的地位。

    整个康州已有十年未出过宗师级的高手,先天便是那站在绝顶的一小撮人!

    而方明当初独闯中秋之会,刀劈东方玉,掌毙阴连城,其武功之高,已经被公认为康州十大先天高手之一!

    如此一条又粗又壮的金大腿,怎能不好好抱住?

    说实话,要是现在方明放出想娶妻或收徒的消息,恐怕即使是总督与青云舵主都会心动一两下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我终于知道黎彩凤、小兽王他们每次出门为什么非要带上一大票打手仆役了,原来都是被逼的……”

    方明脚下一闪,整个人已经仿佛一阵清风般从人群包围中飘了出去。

    “好!如此轻功,直如白驹过隙!”

    “今日得见刀剑双绝与彩凤仙子比斗,实已不虚此行!”

    一众江湖‘好手’喟然长叹,犹自议论不绝。

    ……

    入夜。

    大江盟药王分舵之中。

    原药王帮帮主,现在的分舵主阎立三眉头紧皱,在书房当中不断兜着圈子,眉宇间满是阴云,似乎有着什么难以决断之事。

    按道理来说,乐春郡之中谁不认识阎大帮主?谁不知道他一双药砂掌的功夫登峰造极?实已入康州武林一流好手之行列,更背靠大江盟这个大靠山,哪里还有什么值得烦恼的地方?

    但这事偏偏就发生了,看阎立三现在的样子,恐怕还是极为严重之事,甚至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

    “阎立三!”

    一个声音传来。

    阎立三浑身一个激灵,随后就在书房的阴影中看到了一个黑衣人的轮廓。

    对方是什么时候到来的?怎么到来的?他居然全部都不知道!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整个药王分舵早已布置下重重暗哨,更有五十弓弩手,外加一百名暗器好手重重守卫,简直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除非是……

    “先天?”

    阎立三几乎是呻、吟着吐出这两个字,仿佛等待判决的死刑犯。

    “不错!”

    黑衣人将一块黑蛟令牌抛给阎立三:“认得么?”

    “认得!认得!我大江盟之黑蛟令,见过客卿长老大人!!!”

    阎立三一下转忧为喜,将黑蛟令恭恭敬敬地奉还。

    来人自然是方明,他在乐春郡城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之事,便直接单刀直入。

    “嗯!童长老在哪里?她为何受伤,你再详加述说一遍……”

    “是!是!”

    阎立三一边点头哈腰地在前方带路,一边讲述整件事情的始末。

    “事情的开始,要从一只异种的‘香雪狐’说起……”

    “异种香雪狐?”方明淡然道:“听闻此狐不仅行动如风,更兼身怀异宝,若取其骨调药,秘制成香,闻之大益内气修习,于打通任督二脉更是功效非凡……”

    “不错,长老见识过人!”

    阎立三陪笑道。

    方明有着过目不忘之能,又坐拥大江盟与神刀教两个大宝藏,又怎么会不博览群书,增加见闻?

    听见阎立三吹捧也只是淡然一笑:“闲话少提,你是杏林妙手,见到此狐之后便见猎心喜了?”

    阎立三道:“不错……小人虽然已老朽不堪,武道难有进益,但幸喜吾子初儿却是天资聪颖,更兼能吃得苦……我便想捉了此狐,为吾儿武道铺平点道路……”

    方明叹道:“父子天性,乃是人之常情,却也怪不得你!”

    阎立三苦笑道:“但坏就坏在了这香雪狐之上……我发帮众千百,遍寻霍山,才终于发现了那畜生藏身的秘洞,可一连派了几波弟子下去,都是了无音讯,那个普通山洞中竟似乎蕴藏着什么大危险……唉,我也是利欲熏心,便又派了李老弟下去,他与我乃是八拜之交,一双大力鹰爪手已入化境,武功与我也不过伯仲之间,谁知道……”

    阎立三眼前摇摇头,连声音都带着颤抖:“谁知道连李老弟也一去不返,唉……是我害了他啊……当时骑虎难下,于情于理,我都必须为老兄弟讨回公道,恰巧我当年与童长老也有一点交情,便修书一封,请她前来相助……”

    阎立三的眼眶一红,更带着害怕的情绪:“童长老乃是先天高手,我本来以为再无麻烦,可谁知道……她一入洞窟之后不到一时三刻便出来,身上还带着重伤,一见我就昏迷过去……唉!若她老人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是将我千刀万剐也难以抵偿啊……”

    方明突然问:“那个秘洞呢?”

    阎立三道:“在霍山之中,我派了一百帮众,三大护法日夜看守,绝没有人出来……也没有第二条出路……”

    “我看你的确是利欲熏心了……”

    方明摇摇头:“如若是我,在李护法失利之后便应该用烟熏水灌之法!只要确定山洞并无其余出口,那畜生又能逃到哪里去?”

    “哦!若那香雪狐若死了,药效必会大减,你该不会还在顾虑这个吧?”

    “属下该死!”

    阎立三跪伏在地:“小人本来是有此想法,但等到童长老也负伤之后却是再也不敢了!小人愿受刑堂处置,还请长老在盟主面前美言,饶了小人一家……”

    “不错……等到童长老也负伤之后,你若再如此做,便有打草惊蛇之嫌……”

    方明一拂袖,阎立三便不由自主地站起。

    “你虽其罪不赦,但也其情可悯,功过得失,还是让刑堂执法自己判断吧……”

    “到了,童长老便在这里面……”

    阎立三拉开大门,方明走进去之后眉头就是一皱,屋子里面摆满了药罐与火炉,几个下人正在伺候汤药,但躺着的人却丝毫不见起色。(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