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胡不归
    阿飞正在喝酒。

    屋子里堆满了酒坛,酒很多,很好,从洋河大曲、绍兴女儿红、汾酒、再到口味清淡的竹叶青,能让人喉咙喷火的烧刀子,乃至西域葡萄酒,他来者不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更不知道喝了多久。

    哗啦!

    他忽然间倒在地上,呕吐了一地。

    一只玉手伸了过来,拿着丝帕温柔地为他擦拭。

    那是一只很漂亮,完美无暇的手,手的主人温柔地将阿飞扶好,道:“你已经喝了这么多……该歇歇啦……”

    她的神情是那么温柔,她美丽的眼睛似乎会说话,而她的恳求只要是个男人都不忍拒绝。

    但阿飞的眸子里却更加痛苦,含糊不清道:“酒!我要酒……”

    他的手已经在颤抖!

    一个剑手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手有一丝一毫的颤抖的,稳定,是剑手的生命!

    但阿飞已经再也不是剑客了,从前的阿飞已经死了!他自己杀死了自己!

    林仙儿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娇羞的红晕道:“你今天可要少喝点,为明天的喜酒留点肚子……我们的喜酒!”

    她冰冷的血居然也有了点火热。

    她发现自己并不仅○长○风○文○学,ww□w.cfw□x.n≯et仅是为了报复谁或者对付谁才故意与阿飞成亲。

    她或许还是有点爱着阿飞的。

    “不错……他是那么听我话,而且已经比世界上九成九的男人都要好!我不应该放弃他,我要牢牢抓着他,一生一世!”

    林仙儿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也变得火热起来:“你今晚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

    她心里有了点期待,有了点患得患失,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烛火依旧。

    林仙儿走后,又一个人影飘了进来。

    “酒……给我酒!”

    阿飞的手突然被抓住,他醉眼朦胧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不是林仙儿,有着两条修长的辫子与漂亮的眼睛,是孙小红!

    孙小红看着面前的阿飞,感觉他已经死了,或者不是死,但心灵也套上了重重的枷锁!

    她不由叹息:“你早就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又何必……”

    可惜阿飞已经根本没有再听。

    孙小红叹了口气,将最后的消息讲了出来:“你可知本月十五江湖上将会发生一件大事!”

    “神锋楼主方明约战小李飞刀!”

    阿飞的手突然一抖,李寻欢这个朋友终究足以在他心里占据一个位置!

    孙小红的眼睛亮了,现在或许只有世界上最宝贵的友情才可以将阿飞从爱情的泥沼里拯救出来。

    “你可知金钱帮已经对外宣称,若李寻欢此次故意不至,又或者战败,金钱帮将会血洗武林?”

    孙小红道:“神锋楼主如此做,就是想逼得李寻欢全力出手!”

    “而没有人可以在小李飞刀之下还有所保留!”

    阿飞的脸色变了:“若神锋楼主全力出手,李寻欢……”

    他是最深切知道方明武功有多高、多恐怖的一人,也知道当他全力出手之后,李寻欢很有可能会死无全尸!!!

    “我知道……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阻止神锋楼主的话,那人一定是你……所以你一定要站起来……”

    孙小红已经远去,只留下阿飞呆滞的身影。

    他破天荒得没有喝酒。

    ……

    第二天,林仙儿来了。

    她打扮得这么美,简直比平时还要漂亮一倍!无论什么女人,在嫁人的那一天总是最美丽的!

    一进屋子,林仙儿就是一怔。

    屋子里已经没有酒坛,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桌上有一大锅粥,阿飞正在端着碗,慢慢喝着。

    阿飞吃东西一向很慢,因为他知道食物的来之不易,也更懂得珍惜食物,将它们利用到极致。

    但现在,他却是勉强自己在吃。

    林仙儿知道宿醉后的第二天早上是肯定会头疼的,甚至连什么都吃不下,但阿飞还是勉强自己吃了很多东西,因为他需要体力!

    林仙儿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大的恐慌袭击而来,但她还是走近些,轻轻道:“小飞!到了今天我才知道世界上只有你一个才是真心对我好!我们成亲之后,我也会一直真心对你好的……”

    这一次她没有用手段。

    这一次她说的是真话,因为她已决定要以真心对他。

    但阿飞却什么表情都没有,忽然站起身来。

    林仙儿眼睛里露出丝恐惧之意道:“你……你难道……难道不要我了?”

    阿飞盯着她良久,忽然道:“我只奇怪一件事。”

    林仙儿问:“你奇怪什么?”

    阿飞一字一顿道:“我只奇怪,我以前怎么会爱上你这种女人的!”

    林仙儿忽然觉得全身都凉了。

    阿飞没有再说别的,他用不着再说别的,这一句话就已足够,这一句话就已足够将林仙儿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阿飞走了出去,而林仙儿瘫软在了地上。

    她之前或许抛弃了很多的男人,但绝对不会想到她也有被男人抛弃的一天!

    而这种真心被抛弃的痛苦,是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

    现在的她纵使还有绝世的美貌,手上还有十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但她却又什么都没有了!她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孙小红等在外面,看到阿飞出来之后嫣然一笑:“你终于将你的枷锁摆脱了……”

    她笑的很开心,知己与友情的力量,终于令阿飞重新站了起来。

    阿飞想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只不过忽然想通了。”

    “忽然想通了”,这五个字说来简单,要做到可真不容易。

    我佛如来在菩提树下得道,就因为他忽然想通了。

    达摩祖师面壁十八年,才总算“忽然想通了”。

    而阿飞终于也“忽然想通了”。

    他到底想明白了什么?是“唯有极于情,才能极于剑”的真义?还是“情到浓时情转薄”?

    孙小红不知道,只是看着阿飞砍下一根竹子,削成了三柄剑。

    他的动作很迅速,很确实,绝没有浪费一分气力。

    他的手很稳。

    ……

    金钱帮的总舵所在一向是个秘密,但阿飞与孙小红却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因为早就有人告诉了他们。

    进入大门之后,十八个黄衣人忽然出现,他们正是此地守衙,自然也是金钱帮的精锐。

    十八件兵刃忽然砸了下来,没有说话,因为擅闯金钱帮总舵者,只有死!!!

    十八般武器中有钩,双剑,双鞭,双笔。

    笔最短,也最险,使得赫然正是昔日“生死剑”嫡传的打穴心法,这人在兵器谱中的排名,绝不会在“风雨双流星”向松之下。

    剑是松纹剑,剑法隐然有古意,出手萧疏,意在剑先。

    当代使剑的高手,绝不会有十人以上能胜得过他。

    最狠的还是刀。

    九环刀,环声一震一消魂,七刀劈下,刀风已笼罩阿飞。

    孙小红在担心,她知道阿飞与人交手的经验并不多,纵然和人交手,也大都是一对一,很少被人夹击围攻。

    他的剑对付一个人固然已够快,但若对付这么多人呢?

    但她还没有冲上去,就见到三个人倒下。

    他们的兵刃在触及阿飞衣衫的那一刹那,全身的力气就骤然消失,因为阿飞的竹剑已经刺入了他们的咽喉。

    阿飞并不比他们快很多,只一分!

    但这一分就足够了!

    竹剑没有光,现在沾上血,却有了光,血光!!!

    阿飞的剑法没有“削”,没有“截”,只有“刺”!往肋下刺,往胯下刺,往耳边刺,向前刺,向后刺,向左右刺。

    他就这么刺了十八次,十八名黄衣人就倒下了。

    阿飞向前面走,手里提着剑。

    剑犹在滴血。

    就是这柄剑,不但夺去人的生命,也削夺了人的尊严。

    剑竟是如此无情!

    他的人呢?

    前面是三重楼,传闻中的神锋楼主,金钱帮主就在第三楼,要见他就必须闯过前两层的守关。

    阿飞推开门。

    第一层只有一个人,穿着乞丐的衣服,披头散发得就好像个疯子!

    但他也用剑!用的也是一柄竹剑!

    孙小红突然道:“胡疯子胡不归?阿飞你小心,这人的剑法跟人一样疯疯癫癫的,有时候乱七八糟,有时候却又妙到巅毫,连我的爷爷也看不透他……”

    “不错,我就是那个乱七八糟,疯疯癫癫的胡不归!”

    胡不归突然哇哇大哭,又反手给了自己十七八个耳光:“我这人是非不分、黑白不明、还兼助纣为虐,简直不是个东西!”

    “但我输给了神锋楼主,却也没有办法……来吧,年青人,让我看看你的剑!”

    阿飞道:“我不会剑法,只会刺!”

    胡不归拍手大笑:“妙极!妙极!……我也来刺你一剑!”

    他手里的竹剑真的就这么刺了过来,歪歪斜斜,乱七八糟,简直一个小孩都刺得比他快,比他好看!

    但忽然间,这竹剑就变了!

    嗤嗤的剑气破空,直刺阿飞的要害!

    剑分两仪,乃是融入了武当派镇派剑法两仪神剑的精髓于其中!

    而剑势磅礴,又似乎带着昆仑飞龙大九式的浩大飞扬!

    剑影轻灵飘逸,空灵绝响,乃是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的手法!

    胡不归这一剑出手,竟似乎融入了玄门三大剑法的精华于其中,这实在是炉火纯青的一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