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清浊(月票200加)
    <div id="content">

    林仙儿是一个很聪明、很细心的女人,对于男人心理的把握更是无与伦比。

    即使在投入方明怀中的时候,她的眼睛也饱含深情地注视着方明的脸庞,仿佛那就是整个世界!

    只是她忽然在方明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表情,一种很想哭的表情!

    “郎君,仙儿哪里惹你生气了么?”

    林仙儿怯生生地道。

    “不是……我只是突然间很想哭,因为传说中穿越之后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终于没有骗人了……”

    方明似乎哭笑不得地道。

    “这是什么意思?”林仙儿感觉不对,而方明已经握住了她的手——还戴着青魔手的手!

    “虽然明知道你是在骗我,但我还是很享受之前那一刻!”

    方明的脸上带着遗憾的表情:“顺带说一句,这青魔手对我根本没用!”

    林仙儿咯咯一笑,身上仿佛没有一寸骨头:“郎君怎么知道仙儿在骗人?”

    “因为你连我的名字都没问,就这么有把握让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之下么?”

    方明放松手,林仙儿腾腾退开数步:“这倒是仙儿的不是了,不知道郎君高姓大名?”

    方明道:“我叫方明,方正的方!日月为明!”

    林仙儿道:“虽然这个名字一直默默无闻,但我相信它迟早有一天会在江湖上声名鹊起!”

    赞美,特别是漂亮女人的赞美,永远是对付男人的有利武器,她无时无刻都没有忘记这一点。

    林仙儿舔了舔红唇,道:“既然你喜欢之前的感觉,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你明知道仙儿可以带给你至高无上的极乐享受的……”

    说话之间,她身上的气质再次变化,从之前的纯情少女变成了勾魂荡、妇。

    吃吃笑声当中,两只青魔手跌落在地,露出一双完美的玉手,她身上的衣服也一寸寸裂开,羊脂白玉般的肌肤若隐若现。

    天!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具躯体,造物主仿佛将所有的美丽都堆积其上,每一寸都无比协调,增一分嫌肥,减一分嫌瘦,充满了完美的感觉!

    对!就是完美!她的手臂、她的足踝、还有她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无暇,又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引人犯罪!

    方明微微吸气。

    “我知道你肯定看不上青魔手,但用我交换金丝甲如何?”林仙儿缓缓向前,仿佛周围乃是一片春香软帐,而非遍地尸骸。

    “唉……”方明第二次叹息,突然一巴掌扇在林仙儿脸上。

    “郎君,原来你喜欢这样……”

    林仙儿嘤咛一声,目中变得一片火热,似乎充满了渴望:“打我吧!只要你开心,仙儿做什么都愿意!”

    “可惜,我本人是毫不介意试试你的手段的,奈何……”

    方明的手不老实地在林仙儿身上游走,却突然坚定地将她推开。

    “奈何什么?”林仙儿吃吃笑问道。

    “你可知我精修先天之气,虽然不禁夫妻之事,但对女子也有着要求……”

    “难道你觉得仙儿不美?又或者有着怪癖,非处子不欢?”林仙儿伸展下自己的娇躯,火辣魅力无限,超越普通青春少女不知凡几。

    “处子倒非必须,我所练之功法也非童子功,只是……”方明摇头。

    林仙儿的脸色渐渐阴沉下去,她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到了践踏。

    但方明的声音还在继续:“男女之事过于杂乱者,体内必有浊气……虽然人体有着自净之能,而你天赋异禀,纯阴之质,得天独厚,可与杂气交感而不污,但纵使天魅凝阴也有其极限,十人百人尚可,千人万人又如何?”

    他似乎甚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我虽然不要求食必琼浆,用必天女,也不必担心你的浊气坏了我一身清清之气的修行,但你身上杂气过多,近你如同近鲍鱼之肆,又怎么能让我还有胃口?”

    “不要再说了……你不是个男人!!!”

    林仙儿骤然尖叫起来,眸子里面更是充满了一种极致的怨毒!

    方明如此平铺直叙地称述事实,却比任何恶毒言语还要伤人,偏偏又说出了实情!简直就好像将她的自尊甩到了烂泥地里,再狠狠踩了几脚!让她脸上都是火辣辣的。

    她飞快地披起衣服,就想跑开,但方明却挡在了她的面前,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另外一宗交易了?”

    林仙儿恨恨道:“什么交易?不要告诉我你又想换金丝甲了?”

    “不,是有关你的性命的,你拿什么来换我饶你一命?”

    方明一挥手,一缕刀气破空,斩去了林仙儿的一丝秀发,甚至带起了几滴血珠。

    林仙儿的身子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在她最致命的武器也失去效果之后,她便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弱女子。

    “你想要什么?!”林仙儿问,她非常清楚方明要杀她不会有丝毫犹豫,而唯一的生机便是打动方明!

    方明道:“我要的东西是一副画!”

    林仙儿惊讶道:“一幅画?!”

    方明道:“不错!一副画在木桌上的修罗之图,我不仅需要它的下落,还需要它每个主人的情报……这一点你应该很容易做到!”

    “的确!”林仙儿骄傲一笑:“若论天下情报,即使是百晓生也不一定比我知道得多……”

    “这我自然清楚,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总是很难保守秘密的……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这也是我找上你的原因!”

    方明负手道,同时想起林仙儿的战绩,那真是辉煌无比!亮瞎人眼!

    上官金虹、荆无命、阿飞、嵩阳铁剑、吕凤先、龙小云……几乎凡是个名人就被一网打尽,斩落下马,普天之下的正常男人除了一个半之外尽数拜倒在石榴裙之下。

    此等丰功伟绩,早已超越万人斩不知凡几!假以时日,必然又是一个云梦仙子的节奏!

    “怎么样?答应就可以走了!”方明负手而立,这种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识时务,如何选择根本不用怀疑。

    “还有,你回去之后也尽管找你的裙下之臣来杀我,只是同时莫要忘了给我找那副修罗图之下落……否则当我再度见到你的时候便只好辣手摧花了……”

    方明看着林仙儿的背影,突然道。

    林仙儿的身体一颤,旋即更快地消失在林荫间。

    “金丝甲啊金丝甲……看来其他人都不想要你,想要你的人又死了,我就勉为其难,将你带在身边吧……”

    方明将金丝甲拾起,忽然看向窗外:“李探花既然来此,何不过来喝一杯酒?”

    一道人影飘进来,正是李寻欢。

    他看着方明手上的酒壶,突然苦笑了下:“我虽然是个酒鬼,但下了寒鸡散的酒还是不敢喝的……”

    “那只是因为你还没到要酒不要命的地步……不过你若继续这么下去,恐怕很快就会像我一样了……”

    方明骨碌碌将酒壶里面的残酒喝完:“你在外面多久了?”

    李寻欢道:“不早也不晚,在青衣人到的时候就来了,方兄的话实在发人深省,只是如此对待一名女孩,未免太过……”

    方明笑道:“李探花莫非是在怜香惜玉?”

    李寻欢嘴角的苦笑越发扩大:“像她那样的女人,背后必定也有极为凄惨的故事,也是很可怜的……”

    “哈哈!好!李寻欢不愧是李寻欢!”

    方明重新开了一坛无毒之酒,“凭此我便要好好敬你一碗!”

    你不能不承认,在李寻欢的身上的确有着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慈爱、包容、全然只为别人着想,而这种魅力所形成的气度,甚至足以感化一切,甚至是他的敌人!

    “只要有好酒,在下一定却之不恭的……”

    李寻欢坐了下来,一闻酒香,脸上就似乎极为开怀。

    只是,在他的眉宇之间,却始终有着一抹难以消去的阴云。

    三杯下肚之后,李寻欢终于开口道:“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方明伸手:“请讲!”

    李寻欢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你真正出手,但只是之前的惊鸿一瞥,便知道你不论用什么兵器,都足以名列兵器谱,或许排名还要非常靠前,以你的武功,天下美好的东西几乎予取予求,又何必再去追寻那副画呢?”

    方明大笑:“寻欢兄似乎已经知道我在找什么?”

    李寻欢眸子当中闪过某种追忆之色:“数十年前,此物的声名简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代表着一段武林的黑暗历史,甚至……就连家父的好友,当年的名侠沈浪也由于它而痛苦一生,最终不得不远走海外避世……它只能带来灾难、不幸与死亡,金丝甲与它相比,所带来的灾祸简直不值一哂……你大好年华,前途无量,何必去追寻这等害人之物……”

    方明摇头不屑道:“七杀修罗图又算得了什么,即使有人扔给我我都不屑捡,我只是对得到它的人感兴趣,顺带找藉口饶那女人一命……”

    李寻欢讶然道:“饶了她?”

    方明点头道:“不错,因为我要将她送给一个人!一个你也认识的人!”

    李寻欢的瞳孔骤然紧缩,因为他已经想到了这人是谁:“阿飞!你想毁了他么?”(未完待续。)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