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二十章 酒店(昨日订阅补更)
    “嘿嘿……可惜还有两个冒失鬼,注定要喂了我们的宝贝!”

    一名穿红衣的童子笑道,衣袋当中蠕蠕而动,似乎有着什么毒虫之类。±,

    突然间,他脸色一变,抓出一只通体鲜红的蜈蚣,惊道:“阿花……阿花你怎么了?”

    李寻欢等人望去,就见他手上的蜈蚣本来色彩斑斓,必然蕴含奇毒,此时却显得极为萎靡,突然僵直不动,已然死去。

    其余三名童子也纷纷尖叫,仿佛见到了极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他们身上,原本艰难采集,精心培养的毒物,此时居然已经尽数死绝!

    “好厉害的毒……此君下毒的本事,恐怕连五毒童子也要瞠乎其后……”

    李寻欢看向方明离开的方向,眸子当中有着深沉。

    ……

    方明一入树林便仿佛变了另外一个人,脚尖在树梢上连点,整个人便迅捷如雷地在密林中穿行。

    “我等了这么久,终于见到阿飞的快剑与李寻欢的飞刀,总算物有所值……”

    他的眸子当中有着深沉。

    方明之所以前来此世界,除了遍战八方,并且谋划绝世之血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获得小李飞刀的技法,探寻其中的奥秘,从而解析出神元之法。

    只是此事急不来,并且要获得小李飞刀,也分强来与软求两种方式。

    方明的衣袂飘飞,在一片坡地上突然停下,负手而立,仿佛在等什么人。

    沙沙……

    树林中传来一声轻响,一名猛兽般的少年走了出来,正是阿飞!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偷偷跟踪了过来,也只有在荒野当中长大的他才有这种野兽般的直觉与追踪功夫!

    “很好!阿飞,你终于来了!”

    方明转身,欣慰一笑,似乎早已知道阿飞会追过来。

    “你到底是谁?”

    阿飞喘着粗气,一字一顿道:“我认识的人都记得很清楚,当中绝对没有你!”

    “我也很惊讶……甚至,我一开始以为,你会是用刀的……”

    方明看着阿飞持剑的手,突然问道:“那副画呢?”

    阿飞的气息骤然狂躁,嘶声道:“我早已将它毁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我自然知道!”方明平静道,脸上也没有多少惋惜之色。

    阿飞的剑已经随时都能出鞘,但却一直没有动手,因为他骇然发现,此时的方明近乎无懈可击!

    他的剑虽然快绝,狠绝,但出手必中,否则他就绝不会出手!

    但此时,方明只是负手而立,却仿佛那高山大河,气机圆融,全无破绽,阿飞只能像捕食前的猛兽一样默默蛰伏,等待机会。

    “我还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远远比你想象的多得多……”

    方明看着已经双目血红的少年,嘴角突然带起一丝坏笑:“比如……你母亲姓白,而你可能姓沈,也有可能……姓王!!!”

    当方明说出白字的时候,阿飞的脸上就仿佛被砍了一刀似的,而等到他那个‘王’字刚出口,阿飞便已经好像受伤的野兽一样扑了上来。

    他双目赤红,眉宇间更是带着强烈的痛苦,似乎已经舍弃了一切!

    “住口!”

    阿飞嘶吼着,一剑刺出!

    快!这一刺已快到极致!你永远也无法想象那一剑的速度,几乎是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可将剑锋送入你的咽喉!

    当所有剑招已经化繁为简,变成那最为简单原始的一刺的时候,便是竹枝也带着极大的威力!

    此刻的阿飞,便是那剥夺生命的死神,一举一动中都蕴含足以夺走生命的巨大恐怖!

    叮!!!

    剑尖突然顿住,在剑锋旁边各有两根白玉般的手指,却仿佛铁钳一样,于间不容发之际将剑锋夹住。

    “不错!你出剑的速度也唯有我之前一名用针的对手才可比拟,以年纪而论,更是难得非常……可惜……”

    方明双指一用力,那柄铁片便砰的一声断折。

    阿飞狂叫一声,脚下如风,手一抄,一根枯枝落入手中,同样化为一刺!

    他似乎只会这一招剑法,但脚步之快,对于时机的把握之准,还有手上的劲力与速度,均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方明身体仿佛行云流水般在阿飞出剑的空隙当中穿梭,骤然一拂衣袖,阿飞手上的枯枝顿时化为齑粉,倒飞吐血,在泥地里翻滚。

    “骚年呐……现在的你,无论要做什么都差得远,只有当你领悟我送你的那句剑语的时候,才有着足以杀死我的实力!我很期待你来找我!”

    方明挥一挥衣袖,仿佛不带走一片云彩般远去,只留下手足无力的少年在地上低低咆哮的声音……

    ……

    “梦非梦,我非我,红尘迷梦,孰为真我……”

    圣人之道,情随世迁,不以事移,以方明现在坐忘经的修为,早已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境,这种小事早已丝毫动摇不了他的心神。

    “不过……即使退一万步说,现在的阿飞也是王怜花的外甥,那到底算不算我的外甥?”

    方明皱起眉头,似乎微微有些苦恼。

    而男人苦恼的时候,便自然会去找酒。

    他很幸运,在山脚下就有一家小酒店,红砖绿瓦,墙影栏杆已经斑驳,显然已有不少的年头。

    “嗯,店家!给我温一壶好酒,要快!”

    方明一进店门便大声吆喝道。

    “客官请稍等……”这里的店家是个糟老头子,见到客人上门顿时连眉眼都笑开了。

    “嗯,你这里还有客人么?”方明坐下后突然问。

    酒店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名矮子对着面前丰盛的酒菜抓耳挠腮,一副忐忑不安,毫无胃口之象。

    “小店乃是方圆三十里内唯一的酒店,平时几乎没有人来,今天也是该发利市,除了客官之外还有一拨人,只是大部分都出去了,便留下那位爷……”

    店家对着那矮子一指,摇头叹息道:“唉……可惜了我那一桌好酒好菜!”

    “哈哈……他吃不下,我却不会亏待自己的……”

    方明随手又打赏了一片金叶子,那店主顿时眉开眼笑地转入厨房。

    “怎么?还在考虑要不要趁早走么?”

    方明来到那忐忑不安的矮子前面,道:“你肯定在之前的酒家中见过我,而我恰好也注意到了你,那黑蛇并没有将包袱带走,真正偷走包袱的是你,而你却嫁祸给了李寻欢一行,嘿嘿……好一招祸水东引啊……”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名矮汉身材干枯瘦小,耳边还长着一撮黑毛,之前正是与诸葛雷同行的镖师,此时脸上却带着茫然。

    “不用再装了,查猛眨眼便回,我如果将刚才的话跟他说的话,你猜会怎么样?”

    方明笑道。

    “知道了这秘密,就得死!”

    那汉子脸上狰狞之色一闪,抖出了一条银色的链子枪,一甩之下,链子枪顿时笔直向方明刺来。

    方明伸手在链子枪上一点,银色链子枪顿时仿佛像被点中七寸的毒蛇一样软了下去,握着链子枪的矮汉如遭雷殛,撒手便跑。

    “你若能在我手下溜走,我佩服你!”

    方明悠然落座,一双竹筷便仿佛闪电一般飞出,在矮汉的环跳穴上一点,那人顿时滚到地上,只有眼珠还在乱动。

    “客……客官……您的酒!”

    这时候店家老头也刚好出来,一双手已经不停颤抖,上面的酒壶更是仿佛随时会摔落一般。

    “好酒!”

    方明接过一闻,脸上便似乎露出欢喜之色,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荒野小店之中,有这种佳品,也算难得了……店家要不要也陪我喝一杯?”

    方明问。

    “嘿嘿……我平时虽然也喜欢喝上两口,但这壶酒却是喝不得的……”

    那店家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挺直了背,连身影都似乎不再那么佝偻。

    “哦?是么?”

    方明淡淡道,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不错,这酒中已经被我下了剧毒,你若还能动用真力,我就将头割给你又如何?”老头得意洋洋地道。

    “是么?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方明突然出手,势若闪电般给了他两个耳光。

    啪啪!

    那老头脸上高高肿起,脸上被不可置信之色充满,大叫道:“不可能……臭婆娘,还有花蜂,你们敢坑老子?”

    他此时发怒之下,脸皮红中带紫,隐隐有光,猛地奔出。

    “是‘紫面二郎’孙逵孙大爷!”地上的矮汉猛地想起一人来,出口叫道。

    “我不说走,谁人敢走?”

    方明又甩出两只竹筷,一支正中孙逵肋下,让他整个人静立不动,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另外一支却直接射出窗外,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外面的,将那断腿的一起带进来,否则下次射的就是你的眼睛了!”

    方明冷冷道。

    “这位大爷……”

    只是几个眨眼之后,一名腰肢仿佛水缸一样的妇人便提着一个仿佛肉球般的断腿男人进来,发髻上还插着一支筷子,她年纪已经不小,却还希冀用化妆来掩饰自身衰老,却不知这样看来更加可怜,甚至令人作呕。

    此时全身秫秫发抖,牙关打颤中,脸上的香风便簌簌而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