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李寻欢
    碧血双蛇得意长笑。

    能够折服诸葛雷,获得武林至宝,也的确值得开怀。

    白蛇更是亮出自己白虹似的软剑,大声道:“这包东西是诸葛雷心甘情愿给我们的,只要有人的剑能快过我,不止是包袱,便是我的脑袋送给他又如何?”

    “你的脑袋,值多少两银子?”

    门外突然有人大声道,中年人的眸子当中闪过一抹高兴之色,因为他心底认同的一位朋友已经走了进来。

    走进门来的是一个少年,似乎已经在外面等了很久,身上挂了一层冰霜,但整个人仿佛铁打的一样,背脊依旧挺直,眉毛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线,挺直的鼻子使他的脸看来更瘦削,表情更是仿佛花岗岩一样,倔强、坚定、冷漠,但却极为英俊,乃至充满了一种足够吸引人的魅力。

    “阿飞么?”

    方明的双眼一丝不苟地在阿飞身上扫过,在他的脸上更是停留许久,似乎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那冥冥的气机令他知晓,如若演武令的附体之能还在,而他又选择附身在面前的少年身上的话,那一定会发生令他毛骨悚然、乃至追悔莫及的事情。

    这并不是危险,而是会发生类似‘我穿越成我儿子’的无解伦、理难题!

    “有趣!有趣!”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笑容。

    另外一边,白蛇却是冷冷盯着这名少年,特别是他腰间的剑!

    那或许也不是剑,只是一块薄薄的铁片,既没有剑锋,也没有剑颚,只有两块软木钉在一起,便算是剑柄了。

    这真的辱没了剑这个名称,似乎只是小孩的玩具。

    “哈哈……拿这玩具便想杀我么?”

    白蛇狂笑道。

    阿飞认真道:“你的头值多少?”

    白蛇道:“我的脑袋千金难买,你绝对想象不到它到底值多少银子?”

    阿飞道:“我只要五十两!”

    “五十两?”白蛇冷冷一笑,手上的软剑如白虹般往桌上一卷,蜡烛闪了一下,仍自没有熄灭,但已经断成了七截。

    “你若比剑胜过我,我便给你五十两又如何?”

    阿飞摇摇头道:“我的剑不是用来比试的!”

    白蛇道:“我实在看不出你手上这破铜烂铁还有何用?”

    阿飞冷冷道:“它是拿来杀人的!”

    白蛇手上软剑又挺得笔直,问道:“谁?”饭铺里面的人都知道他下一刻便会出手,将这少年头颅斩下,不由都有些害怕,又为少年惋惜。

    阿飞道:“你!”

    这个‘你’字一出口,他的剑便已经出手!

    他不会任何剑法,甚至也不懂劈或者削之类的手法,所懂的只有‘刺’!

    但就是这一刺!便已经超过了世界上九成九的剑客!

    剑光一闪,那玩具一样的剑锋已经没入白蛇的咽喉,但却没人看清楚那一剑到底是怎么刺出的。

    白蛇咽喉处没有丝毫鲜血滴下,这实在是因为阿飞的出手已经快到了极点,连血都来不及流!

    阿飞拔剑,来到黑蛇面前,认真道:“他输了,给我五十两!”

    他的眼睛是那么认真,仿佛一个大孩子,但此时已经没有谁敢将他当孩子看了。

    “你……你杀了他,就为了五十两?”

    黑蛇冷汗不断滑落,脸色惨白,手里的软剑紧了又紧,却不敢刺出去。

    “给我五十两!”阿飞再次重复道。

    “哈哈……我给你!都给你!拿去吧!”

    黑蛇突然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扯破,整个人好像疯了一样,将大把大把的银子扔出,突然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这里五十两,你看够不够买酒?”

    阿飞拾起两锭银子,放在掌柜面前,那掌柜拼命点头。

    然而,就在少年转身的时候,一抹剑光却突然刺向他的背后,那是原本一直趴在地上的诸葛雷!

    眼看少年就要无幸,那诸葛雷却突然身子一翻,倒在地上,喉咙上多了一柄小刀!同样也没有人看清楚这一刀是怎么来的。

    他惨叫着将刀一拔,看向中年人的位置,嘶声道:“是你!我早该认出你来的……”

    说罢眼睛一闭,就此气绝!

    阿飞怔了怔,显然没有想到这人为什么要来杀他。

    但他脚步不停,来到中年人面前,野兽般的眸子里竟然也多了一丝温暖的笑意:“我请你喝酒!”

    便在此时,方明站起身走了过来。

    “知道诸葛雷为什么要杀你么?因为他输给了碧血双蛇,碧血双蛇又败在你手,若不杀掉你,他以后恐怕就没办法继续在江湖上混了……”

    方明看向阿飞,突然又道:“你的剑很快!”

    阿飞脸上神色一紧,右手握住了剑柄,冷然道:“你可以试试!”

    虽然他还是那个少年,手上的剑也是那么粗陋可笑,但已经没人敢拿它当玩具,因为那是一柄足以杀人的剑!

    “我已不必试!以你的直觉,应该可以感受到,我对你并没有恶意!”

    方明笑的非常坦然:“只是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这位朋友若有话想说,我们不妨在马车上边喝边谈!”旁边的中年人突然道。

    “不错,死了这么多人的客栈,总是会有些麻烦的!”

    方明点头。

    马车继续前行,在虬髯大汉的驱使下跑得又快又稳。

    车厢里面摆了几坛阿飞买来的酒,三人一人一碗,喝得很快。

    “你的剑很快,仿佛外面的白雪,干净,无暇,没有一点尘埃……由此可见,你必然是在荒野当中长大,与外界绝少交往,因此才有一颗赤子般的心,也是这颗赤子之心,给了你野兽般的直觉与毫无尘埃的快剑……”

    方明喝了十几碗下肚后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特别是眼睛后面的那一丝神光,此时更加湛然敏锐。

    “你似乎对我很熟悉?”阿飞拿酒的手颤了颤。

    “当然,并且,我还知道你的名字是阿飞……”方明突然叹了口气:“可惜,你的赤子之心并不完美……”

    旁边的中年人也渐渐听入了神,他已经知道阿飞的赤子之心缺少了什么。

    自然而成的心灵还是容易受到污秽,特别是这墨染江湖,百丈红尘当中,但如若不经过红尘炼心的过程,无暇的心灵又怎么能完美?

    也只有历经沧桑,饱受世情之后,依然能够保持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千锤百炼的武者之心!

    这个道理中年人现在才渐渐明白,却骇异于居然出自方明一个同样的少年之口!

    “好酒!”

    方明再次举碗饮尽,道:“阿飞你一向不喜欢欠人恩惠,我也是如此,我今天喝了你的酒,本来应该还你一套绝世的剑法,可惜你现在已经不需要任何剑法,因此我送你一位剑客的名言——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

    “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中年人默默咀嚼着这句,越发觉得回味无穷。

    “这的确是武学当中的至理,不过……”

    中年人正想继续,马车却突然停下了。

    “少爷,前面有个死人!”虬髯大汉的声音传了进来。

    死的是黑蛇,他身上已经堆了厚厚一层雪,看起来仿佛一个雪人。

    “唉……他必然是因为那个包袱而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中年人叹息了一句。

    “既然已经杀了,还如此明目张胆地放在路中央,显然是算定要堵我们!并且,他们人已经来了!”

    方明看向一边的林木,淡淡道。

    与此同时,阿飞也同样看向那里,中年人又是吃了一惊,他的目力之强,耳力之敏,几乎已经冠绝当代,但今天却见到了两个足以跟他并驾齐驱的人!

    “哈哈……探花郎一别十数年,如今可好?”

    大笑声中,一个颧骨高耸,面如淡金,目光如睥睨鹰的独臂老人与一个身材干枯瘦小的跛子已经从树林当中走出。

    中年人笑道:“想不到’金狮镖局’的查总镖头和‘神行无影’虞二先生竟然联袂前来,在下的面子不小!”

    “不止我们,还有几位也想见见你呢!”

    查猛说着,树林里面已经走出了另外四人,虽然年纪已经不青,但却打扮得象是小孩子,身上穿的衣服五颜六色,花花绿绿,脚上穿的也是绣着老虎的童鞋,腰上还系着围裙,手腕上,脚踝上,竟还戴满了发亮的银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地直响。

    中年人的脸色变了变,道:“这四人莫非是苗疆极乐峒五毒童子门下……”

    虞二先生先生道:“正是……我来给四位引见,这位便是天下闻名的探花郎李寻欢,号称小李神刀,冠绝天下,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这中年人果然便是李寻欢,只是在听到别人提到他的时候,他的目中蕴含却满含悲痛,似乎再也不愿提及过去的往事。

    “这里便交给探花郎应付,我先走一步了!”

    方明此时却突然抱拳行礼,转身大步离开。

    “嘿嘿……这人一听到我们威名便吓跑了,倒也识趣得很……”

    一个黄衣童子笑道,而跟在李寻欢旁边的虬髯大汉脸上已经浮现出怒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