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多情(100加)
    山城之内。

    此城已经被命名为万仞城,匾额乃是方明亲自所提,大气磅礴,数里外仍见峥嵘。

    又是一月过去,到了半夜时分。

    精舍之内,方明盘膝而坐,眉宇间隐隐有着期待。

    “这次希望运气好点……”

    方明心里有点郁闷,演武令上月又开启一次,可惜是更废的《书剑恩仇录》,他于少林武功已经不假外求,自然更看不上这个低级世界,将时间再次累积。

    “不过……这也说明演武令穿越还有着随机性,似乎还可能穿越到低级乃至从前的世界当中……”

    嗡嗡……

    正在此时,方明神情一动,识海之内的演武令绽放光明!一行金色的铭文浮现而出:

    “可穿越世界:多情剑客无情剑!”

    “好!总算等到了!”

    方明暗自握了握拳,他对于任何可能涉及‘神元’之用的招式已经是渴望已久,并且也早就想一睹那小李飞刀,例不虚发的绝世风姿!

    心念一动中,演武令之上传来了一股史无前例的吸力,若非他已经晋升先天之境,体内真气恐怕会被汲取殆尽,死得惨不忍睹!

    “这便是要自己承担消∏◆长∏◆风∏◆文∏◆学,w←ww.cf▲wx.n¢et耗了么?”

    方明内功不停,易筋经真气运转不休,源源不断的内息灌注入演武令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方明即将力竭,损伤丹田最本源的时候,演武令终于发出一声满足似的轰鸣,散发出的白光将方明包裹了进去。

    ……

    冷风如刀,万里飞雪。

    飘雪之中,一道人影静静屹立,那雪花飘落到他的肩头、发梢,却丝毫不化,形成了一个雪人,只有老江湖才明白,此是内功修炼到极致才有的异象。

    “时空转换,便是如此么?”

    方明的脸上有着怔然,刚才即使以他的灵觉,也只是感受到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恍惚,随后就来到了这里。

    “我的真气只是引子,真正出力的恐怕还是演武令,否则即使将我吸成人干也万万无法破空而去!”

    由于那一刹那实在太快,方明只是在眼角瞥见了一抹红光,仿佛又见到了那火海红日之景。

    “小李飞刀的世界,等级还在武林外史之上么?也对,江湖代有才人出,武林二十一轮回,数十年过去,此时的江湖中人才辈出,又要超过武林外史一筹了……”

    方明微微闭上眼睛,意识与演武令交流。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从演武令之上便传出了一段信息,乃是有关前几次附体的代价!

    这个代价便是绝世之血!!!

    只有用绝世高手血祭!才能弥补前几次演武令的消耗!六次穿越,便是六位绝世高手的性命!!!

    至于这个绝世高手的定义,只能方明自己去探索,也就是说,万一杀错了人,不符合要求的话,演武令也是一概不认的。

    “这难道是逼我再次血洗武林的节奏么?”

    方明眉头一皱,对于杀人他根本没有什么顾虑,唯一担忧的,便是他现在的依仗,伴随他穿越重生的演武令,难道竟是一件……邪物???

    “不!不对!肯定有着什么我错漏的地方,或许在那些绝世高手的身上,有着什么演武令需要的东西……”

    方明沉吟了一下:“幸好邪派的绝顶高手也有不少,大可杀上一两个,看看演武令到底是想要什么……”

    嘭!

    他身上的雪花弹飞,向着雪色当中某处唯一的灯火之地赶去。

    小镇上的客栈早已被躲避风雪的人挤满,客栈之内人声鼎沸,外面更是插着一面金色镖旗,上面似乎绣着一只狮子,又或者是一只老虎。

    “原来是这里!”

    方明心里一动,找了个角落里的位子,这里本来已经坐了三个彪形大汉。

    “将位置让我,这便是你们的!”

    方明的手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片金光闪闪的叶子!自从当上大江盟主之后,他再也不愁没有钱财,此次真身穿越更是早就备下了数百枚金叶在身,总算充了回大款。

    那三名大汉起身就走,比火烧屁股还要快,而那小二更是仿佛被抽了一鞭子一样麻利地将方明桌前收拾好。

    “嗯!给我撕一只风鸡,再炒两道小菜,加一壶好酒,要快!”

    方明随手又扔出一片金叶子,随后就听到了粗重的呼吸与吞咽口水声,以及狼一样的贪婪母港,但他毫不在意。

    酒菜上得很快,酒很香很纯,丝毫没有掺水,方明自斟自饮,喝得很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呼……

    一阵风雪涌入,却是一名虬髯大汉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进来。

    方明的眼睛一亮,因为他已经等到了要等的人!

    这名中年人穿着貂裘,脸上满是风霜与凄苦之色,仿佛有些落拓,却隐隐可以看到年青时的英俊风流,而最惹人注意的,还是他的一双手!一双仿佛有魔力的手!

    中年人那双手苍白而修长,虽然并不完美,但却十分沉稳,仿佛世界上一切事都无法令它颤抖分毫,可以想象得出,在这只手不握着酒杯的时候,也必然是一双拿刀的好手!

    有着如此一双手的主人,身上的故事想必也很精彩,很丰富,但现在他却充满了沧桑与凄苦,甚至是落魄!

    “咳咳……”那个中年人咳嗽不断,但手里的酒杯还是一直没停,突然间,似乎注意到了方明,遥遥举杯相敬。

    “请!”

    方明同样举杯,一饮而尽。

    “少爷!”此时旁边的虬髯大汉已经回到了中年人身边道:“南边的上房已经腾了出来,少爷随时可以休息……那个少年是谁?”

    “不知道,但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他似乎认识我!”

    中年人笑了笑,脸上又有点怅然:“一别关内十数年,江湖上想必也已人才辈出……”

    就在这时候,一阵喧嚣突然传来。

    “哈哈……老二,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初遇到那‘太行四虎’的时候?”

    饭铺中央,一名紫红脸的胖子大肆吹嘘,说得极是兴高采烈,已有三分酒意上头。

    他的确很值得骄傲,江湖上谁不知道金狮镖局的‘急风剑’诸葛雷武功只在总镖头之下,特别是一手迅如疾风的剑术,已超出普通武人不知凡几。

    “当然,大哥的快剑谁人不知,谁人不服?”

    与他同坐的几人大肆吹捧,诸葛雷大笑,状极欢快。

    “以诸葛雷的性子,能活到现在,也算一桩奇事!”

    中年人微微叹道。

    突的,饭铺的帘子掀开,两道人影仿佛雪花般飘了进来。

    这两人摘下斗笠,露出蜡黄而干瘦的脸,他们的耳朵都很小,鼻子却很大,几乎占据了一张脸的三分之一,将眼睛都挤到耳朵旁边去了,但他们的目光却很恶毒而锐利,就象是响尾蛇的眼睛。

    在仿佛鲜血染红的披风之下是黑色的紧身衣,仿佛蛇般簌簌抖动,湿软细滑,令人不寒而栗。

    “你便是诸葛雷?”

    这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一人脸色极白,一人却黑如锅底,来到诸葛雷面前,冷声问道。

    他们的声音同样尖锐,急促,就仿佛两条蛇一样!

    或许,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人蛇!碧血双蛇!黄河一带最心狠手辣的劫匪!

    “不敢……两位是?”

    诸葛雷勉强笑道。

    “将你从关外带来的那件东西留下,我们便饶你不死!”

    白蛇阴恻恻道。

    “两位只怕弄错了,我们乃是保镖到关外,并没有带回什么……”

    诸葛雷旁边一人站起,脸上陪着笑容。

    只是,他话才说到一半就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那名黑蛇已经手一抖,从腰上抽出一柄毒蛇般的软剑,在他脖子上一卷。

    他的头瞬间跳了起来,甚至笑容都还没有敛去!

    好毒的人!好快的剑!

    “两……两位莫不是碧……碧血双蛇么?”诸葛雷突然想起两人,牙齿打颤道。

    哗啦啦!

    碧血双蛇好大的名头,金狮镖局的趟子手双腿已经开始打颤,有的甚至缩到了桌子下面。

    白蛇笑道:“还算有点眼力,东西你交是不交?”

    诸葛雷脸色连变,从怀里掏出一个黄布包袱扔在桌上,道:“东西就在这里,但两位要拿走,便不妨露几手本事,也好让我有个交待……”

    话音一落,他便撤身飞剑,将一盘虾球挑起,剑光一闪,半空当中的虾球分分变成两半落下,这一手快剑,果然足以在江湖上也闯出名声。

    “只要两位也能做到这一手,东西我便双手奉上!”

    诸葛雷大声道,而中年人却是暗自好笑,因为如此一来碧血双蛇就只能要斩也只能斩虾球,而不能去砍诸葛雷的脑袋。

    “这也算武功么?”

    黑蛇咯咯一笑,突然抿唇一吸,地面上的虾球纷纷弹起,他右手一抖,毒蛇一样的软剑瞬间笔直,疏地刺出,将虾球全部串联在剑上。

    这种眼力手劲,又超过诸葛雷不知道多少了。

    诸葛雷额头冷汗涔涔而落,惨然道:“既然如此,这东西便交与两位!”

    “嘿嘿……若要我们饶了你,先绕着桌子爬一圈再说……”

    白蛇咯咯笑道。

    诸葛雷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突然握紧剑柄,正当别人以为他要拔剑拼命的时候,他却真的趴在地上,绕着桌子爬了一圈。

    中年人见此,却是叹了口气:“难怪他能活到现在,原来脾气早已改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