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零五章 活宝(900订加)
    “岳不群练不了辟邪剑谱,注定悲剧,那袈裟宁中则八成也会毁去,不知道老岳之后会不会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那也不关我事了……”

    方明在福建又四处转了转,没有发现其余嵩山派中人痕迹,又拍了拍额头:“距离恒山派那些大中小尼姑入闽还有数月,那什么九曲剑钟镇、神鞭邓八公、锦毛狮高克新之类自然也不会现在就来埋伏,倒是那白头仙翁与秃鹰沙什么的,是专门负责盯梢华山派还有搜寻辟邪剑谱,因此才能撞到我手上……”

    此时既然知道福建没有什么太保之类给他练手,方明也洒脱得很,直接启程回嵩山,“虽然想先剪除羽翼,但直接摧敌首脑也是不错,这就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呃,不对,我呸呸,这不成了骂自己了么……”

    此次方明下山乃是为了消弭武林当中的祸患浩劫,现在算下来已经解决了一个半,还有一个左冷禅的大本营乃是嵩山太室山,与少林所在的少室山乃是比邻而居,根本跑不了,方明于是也没有了之前的急迫,将马匹换成了驴子,一路慢悠悠而行,剑目似闭非闭,于旅途中体会着先天之境的那种天地交感之态,一时神游物外,不知身在何处。

    “先天之境,在于精炼元气,将肉窍推至完美之境……∴♀长∴♀风∴♀文∴♀学,ww□w.c︽fwx.╨t肉窍完满,方能开启神元修炼,进阶宗师……”

    方明摸了摸自己的眉心,可惜那一处眉心祖窍只是在进阶先天之时一时具现,等到将本性灵光容纳之后又消失无踪,任凭方明怎么以真气探测都是无果,知道这是自己境界未至,也只能怅然放弃。

    “不过……进阶先天之后。我的《坐忘心经》也同时突破,进入简事第四之境……倒是可喜可贺……”

    ‘简’者,‘精’也!

    简事第四,便是纯化自身武功真气,精炼先天之过程!

    到了此境界之后,方明发现不止是自身的精气被坐忘经最大程度地保留了下来。甚至还开始剔除驳杂情绪,保存精神!

    “保存精气与元神,为日后的宗师之境做铺垫……如此日积月累下来,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等到冲刺宗师之境的时候,必然会化为我最大的一股助力!”

    方明叹息一声,此时方知这《坐忘心经》果然不愧为天人级强者所传,简直字字珠玑。于平淡中蕴含不朽,超凡脱俗!

    不仅如此,在进入简事第四之境后,方明感觉自己灵台清明到了极点,种种七十二绝技之类的武功浮现出来,少林七十二绝技千锤百炼,实已到了改无可改之境,但在坐忘经推动之下。原本精炼到极点的武功招式居然又有了再度简化的余地。

    “简事、简事,还有着剔除杂余。保留精粹的意思……等我博采百家之长,又去芜存菁之后,搞不好便可创出一门惊天动地的武功来……”

    方明已经渐渐对先天之境有了了解。

    “到了先天之后,武者所需要的便是不断积蓄,或者隐居山林,每日呼吸吞吐。精炼先天元气……或者游历天下,转战八方,通过不断血战又或者阴阳交感汲取精气,所有种种,目的都只有一个。那便是积蓄足够的元精元气、肉窍完满,进入化神之境!”

    “因此,大乾世界的先天高手,一旦突破便要游历天下或者潜修,而这也是所有先天高手死得最快的时候……”

    大乾世界卧虎藏龙,险地遍布,初入先天的高手在天下武林当中也不过是初窥门径,到处冒险死亡率太高,真正能够游历成名者寥寥,而此条道路一旦成功,成就也是远超那些缩头乌龟。

    “大乾世界便是深海,我还是在演武令的各个世界当中先畅游一番再说……”

    与大乾的先天高手相比,方明有着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他完全熟知演武令当中的各个武侠世界,种种武功秘籍、绝世珍宝、又或者顶尖高手的情报历历在目,完全可以为自己选择最合适的道路,找到足够多,也恰到好处的对手,完全没有主世界那种先天一出去就碰到什么宗师、大宗师一流的悲剧。

    “康州武林乃是水浅难养蛟龙,但演武令中无数的世界却是仿佛星辰大海,浩瀚无穷……”

    “嗯?”

    突然间,方明的眸子睁开,他虽然神游物外,但先天高手的感应岂是虚假?外界一旦有着刺激,则根本瞒不过他的耳目,更不用说危险之类的了。

    驴子缓缓前行,方明随后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六个人影。

    这六人都是老头模样,脸上凹凹凸凸,满是皱纹,偏生一副浪荡不羁之色,直似六个老顽童。

    此时六人正面面相觑地围成一圈,盯着中间一只黑色的甲鱼,当真是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这不是桃谷六仙么?”

    方明骑驴而过,故意大声道。

    这六人正是害的令狐冲身受重伤的桃谷六仙,只是这时候似乎都没有见到方明,仿佛被点穴一样一动不动。

    “嗯,这可奇了,我今日见紫气东来,便知此行即将遇到一位侠骨柔肠、武功深湛、乃至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的大英雄、大豪杰,刚才似乎见到六人,颇与所闻相符,现在到哪里去了?”

    方明下了驴子,四顾道。

    “是我!是我!”

    话音一落,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就跑到了方明面前:“天下第一的大英雄、大豪杰,除了我老大桃根仙还有谁来?至于我那五个兄弟,最多排第二到第六……”

    桃根仙拍着胸膛道。

    “不对!是我桃干仙!”“是我桃枝仙!”“若论潇洒倜傥,又有谁能过桃叶仙?”另外三个老头也抢了过来。

    “是么?我怎么听说桃谷六仙虽然人人都是一时俊彦,却以几位最幼者青出于蓝呢?”方明淡笑道。

    “哈哈……果然还是令狐冲有眼光!我桃花仙……”

    第五人颌首,脸上微笑不断。

    “哈哈……最后还是我赢啦!”此时,那最小的桃实仙大笑道。

    “啊……不算不算……之前的乌龟已经动了,因此这局不算!”桃干仙双手乱摇。

    “嗯,所谓甲鱼缩头,甚于雷鸣,刚才这甲鱼头动了一下,那真是势若惊雷,凡人肉眼难及……”桃叶仙摇头晃脑道。

    “这不是甲鱼,而是乌龟!乌龟最慢!”另外一名老头吵了起来。

    “山海经有云……”

    眼看这六人又要吵成一团,方明不由摇头道:“六位可否告知发生了何事?”

    “嗯,这个自然,我们桃谷六仙之前与一个小孩打赌,呃,那个……”桃根仙赧然道。

    “大获全胜,还赢了这一只乌龟过来!”桃叶仙接口。

    “明明乃是一只甲鱼!我们六人因此再赌一把,谁在乌龟动之前有动作便是输了……”桃花仙道。

    “谁若输了,那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桃实仙得意洋洋:“你们五个还不快快认输?”

    “哦,原来如此!”

    方明点头笑道:“在下有一问,还请六位指教!”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桃根仙上知天文、下知……嗯,那个地理,你若有疑难请教我们就对了!”桃根仙大拍胸膛。

    “大哥他只知天文,你若要问其他事,便要问我桃干仙!”另外一个老头立即拆台。

    “呃,在下只是想请教一下……六位是否嫡亲兄弟?”

    方明忍住笑,淡淡问道。

    “自然是!”桃谷六仙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么,如若一个是乌龟儿子王八蛋,那其余人又是什么呢?”

    方明哈哈大笑,而桃谷六仙面面相觑,不免互相埋怨各兄弟出了这个难题,让自己也变成了乌龟王八的后代。

    “你是乌龟!”“你是王八!”

    在一片争吵当中,方明漫步到桃谷六仙身后,突然一挥长剑,以剑尖做指,点了桃谷六仙的穴道。

    这六个活宝本来各个武功甚强,但又如何能是方明的对手?他此次又突然出手,迅疾如风,易筋经内力透过剑尖,已是将桃谷六仙的穴道彻底封死,想再动也是困难。

    “六位既然都是输家,那便让在下执行惩罚好了!”

    方明笑吟吟地道,而桃谷六仙连嘴唇都是难动,只能以眼色求饶,奈何方明根本不为所动。

    此时玩心大起之下,方明直接将这六个活宝倒吊而起,又用各自腰带袜子塞了嘴,最后还在额头上贴了一张画了乌龟的白条,这才上驴而去。

    桃谷六仙此时穴道被制,口里还塞了恶臭之物,真是苦不堪言,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头重脚轻之下,一个个脸色涨红,倒映得脸上的乌龟更是活灵活现。

    看着六怪在背后眼泪汪汪的模样,方明却是心情大好,仰天而笑:“这就叫一报还一报,也算你们之前所作所为的惩戒……”

    对这六个活宝无论是杀是囚都是胜之不武,方明戏弄一番也便作罢,算是报了先前的一箭之仇。

    “嗯,还有不戒那个酒肉和尚,只不过看在仪琳的面子上,就暂且饶了他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