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一百零四章 交易(800订加)
    <div id="content">

    一过子时,油灯里面已经空了一半,土地庙当中人影一闪,已经穆然多了一个黑衣人。

    “哈哈……岳先生光风霁月,又何必穿了一身夜行衣前来……”

    方明大笑着打趣。

    “哼!你邀我前来,说什么辟邪剑谱,我自然要来看看……”

    岳不群冷哼一声,在烛火之下的脸孔隐隐峥嵘,与白日大是不同。

    “平之乃是我门下,我自然要为他寻得家传武功……”

    啪!啪!

    方明鼓掌:“君子剑不愧是君子剑,此时还能如此大义凛然……”

    “我敬你乃是少林高徒,才坦然赴约,你竟然如此欺辱?”岳不群冷冷道。

    “岳先生不知,我此次前来,除了洗刷冤屈之外,还是要来报恩的……”方明坦然道。

    “报恩?便是如此做法?”岳不群的嘴角带起一丝讽笑。

    “自然!我劝岳先生最好不要打那辟邪剑谱的主意,否则日后必然要后悔!”

    方明正色道:“我知道……那辟邪剑谱与当年蔡岳两位剑宗气宗的祖师大有渊源,你才如此处心积虑,让小师妹前往福州干当垆卖酒的下贱勾当,自己又收了林平之入门,所为的不就是那辟邪剑谱么?”

    “唉……冲儿,你真的误会为师了!”岳不群负手长叹,似乎痛心疾首不已。

    “罢了,你这副伪君子的面具想戴着便戴着,只是岳先生想不想听我说一段有关辟邪剑谱的故事呢?”

    方明笑道。

    “你想说便说……”岳不群凝立不动,只是微微颤抖的双手有些出卖了他的内心。

    “我可就说了……”方明清清嗓子:“那辟邪剑谱,据传乃是林远图所创,而林远图之前却是在莆田少林寺出家的僧人。名为渡元,乃是红叶禅师座下高徒……但实际上,所谓的辟邪剑谱不过是某部武功的一部分。渡元机缘巧合,得此玄功。日后便还俗回家,还创下了福威镖局这份基业……”

    “这我倒不知……并且,此事与我有何干系?”岳不群淡然道。

    “很快便有关系了!岳先生可知那渡元是从哪里窥得这部武功的一部分么?”

    方明不待岳不群回答便径自道:“他乃是从岳肃和蔡子峰那里看到的,而这部武功典籍,便名为葵花宝典!这两位华山前辈从莆田少林偷得此经之后,却发现有诸多不解之处,又恰逢此时渡元前来兴师问罪,便拿其中疑难请教。谁知那渡元随口解答,强自记忆,便有了这辟邪剑谱……”

    “如此,倒是要多谢少侠开解,只是这辟邪剑谱按照渊源来说,岂不是本来就是华山之物么?”

    岳不群又问:“然后呢?”

    “然后便有魔教十长老围攻华山,将那葵花宝典抢回黑木崖之事,华山剑气之分,自此而始……”

    方明道:“而那藏于莆田少林的原本典籍,却被红叶禅师火化。当然,这事与我们无关,但我要劝告岳先生一点。那葵花宝典,其实是修不得的……”

    “如何修不得?”岳不群问,已经完全被方明带入了节奏。

    “莆田少林的红叶禅师曾经致信嵩山少林,详细写了事情始末,你可知那葵花宝典的一开始是哪八个字?”

    方明嘴角带着一丝坏笑。

    “哪八个字?”岳不群眼睛闪动,显然有些急迫。

    “武林称雄!挥剑自宫!”方明一字一顿地道:“那葵花宝典的创始人,乃是一位太监,因此这门功法只有太监才能练……当然,武林中尽有为了高深武道而自宫练武的狠人。但岳先生有妻有女,似乎不太适合。于华山派清名也大有损伤……”

    “我不信!我不信!”

    岳不群豁然抬头,原本俊雅的脸上青筋暴起。狰狞无比。

    “真的辟邪剑谱就在我这,你想不想看……”

    方明一抖手,一蓬红色的袈裟便抖落出来,上面字迹宛然,历历在目。

    “给我!”

    岳不群突然上前,脸上紫气一闪,右手急抓。

    “还是给我们吧!”

    咔嚓!咔嚓!屋顶裂开两个大洞,漫天灰尘当中,两名使刀老者迅捷无比地扑了进来,三人动作各异,目的却极为一致,都要伸手去抓那记录了有辟邪剑法的袈裟。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这幅恶狗抢食的场面,方明却是淡淡叹息了一声,长剑疾刺,那两名老者当即喉咙中剑,倒在地上。

    “岳先生你只能看前一段!”

    方明右掌伸出,与岳不群内力一拼,老岳顿时倒退数步,脸上紫色褪去,变得殷红如血,惊叹道:“少林易筋经竟有如此威能?”

    “紫霞神功也不赖,不愧玄门真宗,有道全真……”

    方明似乎颇为叹息的样子,将袈裟撕下开头一块,抛给岳不群。

    岳不群接过一看,整个人顿时呆若木鸡,良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岳不群干涩的声音响起:“冲儿你武功过人,连嵩山的两大高手‘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都敌不过你一招半式,这辟邪剑法对你也无用,还是给我吧!”

    此言一出,神像之后的宁中则便是如遭雷殛。

    “哈哈……”方明大笑:“即使是这种害人法门也要,岳先生你可真是……但你拿什么来换?”

    “换?你想要什么?”岳不群又瞥了眼手上的部分袈裟,那上面的口诀心法,实在是开启武功之中的另外一片天地,令他这个剑法大师一看之下便无法舍弃。

    “就拿紫霞功的秘笈如何?”方明摸摸下巴:“你华山气宗,也就这门功夫还算过得去了……”

    “你既有易筋经神功,又何必觊觎我华山镇派功法?并且之前紫霞功失落,还是承蒙你出手才得以寻回……”岳不群勃然色变道。

    “之前乃是江湖道义相助,现在便是交易了……我自然不是不告而取的梁上君子,但如若这紫霞功乃是岳先生你双手奉上的便不同了!”

    方明笑道,他对于紫霞功还是有点兴趣的,而现在金系佛门武功大成之后,接下来便需要博采众长,道家玄功自然不能不涉及。

    “怎么?岳先生不答应?”

    方明将袈裟放在油灯之上,微微点燃一角。

    “不!我答应你!”岳不群从怀里掏出紫霞功的册子,森然道:“你所言可是属实?”

    “自然,这只是一次交易,之后我们便钱货两清,互不相欠!”

    “好!”

    岳不群一咬牙,紫霞功得而复失,而方明也没有食言,直接将袈裟扔了过去。

    “辟邪剑谱……辟邪剑谱……”

    付出如此大代价之后,老岳看着开头八字,嘴里不断喃喃,脸上的表情似悲似喜,似哭似笑,精彩到了极点。

    “今日就此别过……”

    宝物到手,老岳迫不及待地想走,也不知道是不是赶着去挥那一刀,方明身影一闪,却又挡在了他的前面:“岳先生且留步!”

    “你还想做什么?”

    岳不群心里的警惕已经提到了极限,注视着这个前弟子。

    “钱货两清之后,便得算账了……不论怎么说,你对之前那个令狐冲还算有点养育之恩的,因此我觉得吧……你若武功全失,对大家都好……也算我的一点报答……”

    方明微笑道。

    话音一落,他已经欺步到岳不群身前,一指点出。

    “贼子尔敢!!!”

    岳不群爆喝一声,早在之前他就在暗自防备方明,此时紫霞功催发到了极限,脸上紫气湛然,剑出如虹,大气磅礴,嗤嗤之声大作。

    奈何这一剑还未刺出,方明的一指却已经来到了胸前,其速如风,侵略如火!

    岳不群举剑横档,一柄精钢长剑断为两截,方明一指却余势不减地点中他膻中**!

    此是气海汇聚之地,岳不群大叫一声,顿觉丹田气海破损,自己苦修数十年的紫霞真气便如水闸放水一样不断宣泄而出,不由萎顿在地,‘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这一口内家真气,实在是所有练武之人的精气凝聚所在,岳不群武功被废,脸上顿时一片灰败,连头发都瞬间白了大半。

    “你……你这小畜生,居然废了我的武功……”岳不群嘶声道,旋即就被方明踢了一个筋斗:“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现在你一身武功根基尽毁,即使至宝秘笈在手也修炼不得,对宁女侠、对华山派,对武林都是好事……江湖上也少了一个兴风作浪的野心家……功德无量!”

    方明转入神像之后,将已经泪流满面的宁中则拉了出来,随手解开她的**道。

    “宁女侠便请带岳掌门走吧,只是日后务必要小心这个枕边人了……”

    “外子鬼迷心窍,让少侠见笑了……”

    宁中则此时表现得倒是非常坚强,或许是哀莫大于心死,擦干眼泪,拉着岳不群离开,话语里也没有了以往的亲近。

    但方明根本丝毫不介意,此次既揭破了岳不群的伪君子面具,又废了他的武功,令他空有至宝秘笈却无法修习,实在心里大快。

    “如此一来,华山派少了一个野心家,对少林也有好处,算是两全其美,妙极!妙极!”(未完待续。)(www.. )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