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九章 侠客岛(加更求收藏)
    “此时在他们心里,我恐怕比白自在也好不到哪去了……”

    方明看向一众疑惑、不解、愤怒的目光,先将石清夫妇劝了下去:“我所作所为乃是为了坚弟着想,稍后自会解释,两位不必心急!”

    又转向雪山派众人,“我这个掌门人有令!”

    此时他们已经认了方明为掌门,满堂雪山派弟子只能躬身听命,否则就是大违江湖道义,从此无颜再行走江湖。

    白万剑、史小翠更是暗自后悔:“我怎么这么糊涂?万一这小子色心又起,想霸占阿绣,可怎生是好?”

    特别是阿绣,已经躲在石中坚背后,看着方明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只大灰狼。

    “史小翠,你之前已经自认是雪山派中人,那我的话你听是不听?”

    方明笑嘻嘻道。

    “小子,你若敢再逞色心,我便与你拼了这条老命!”史小翠喝道。

    “很好,那便是听了!”方明自顾自点头:“我命你速将七十三式金乌刀法写成秘笈献上!”

    “他怎么知道?”史小翠心头大奇,又狠狠瞥了石中坚一眼:“定是这大粽子告的秘!”

    便道:“你兄弟也会金乌刀法,你为何不找他去?”

    方明耸了耸肩膀,森然问道:“你想违抗掌门之命么?”

    史小翠肩膀抖了抖,似乎是想到雪山派的什么刑罚,便道:“好!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动阿绣一根指头!”

    方明大笑:“阿绣也是雪山派中人,她的终生大事我此时便可以做主,还是许配给我那胞弟!至于我那兄弟石中坚,本人自然是愿意的,而我长兄如父,便替他做了这个主!”

    石清夫妇相视苦笑,均有啼笑皆非之感:“此等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我们双方父母俱在,哪里有他做主的权力?唉……玉儿还是一般的胡闹……”

    “至于阿绣妹子,你放心,既然做了我的弟媳,我自然不会再动什么妄念的了……”

    方明看着阿绣道。

    此时阿绣与石中坚有情人终成眷属,正是两厢情愿的时候,都轻轻答应一声,显然已经乐不思蜀了。

    石清夫妇见此,苦笑更甚。

    “很好,这门婚事便定下来了!”

    方明点头,底下的齐自勉、廖自砺等人自以为猜到了方明的意思:“你要阿绣嫁给你弟弟,再让你弟弟做了替死鬼,让阿绣当寡妇,这报复得好狠呐……”

    哪知他们完全猜错了,方明如此,只是不忍心再欺负老实人而已。

    毕竟,欺负老实人一次就够了,再来第二次?那还真有点于心不忍……当然,这是与方明利益无关的前提下,否则就得另论了。

    “如此一来,我替你们解决了赏善罚恶之难,阿绣又嫁了我兄弟,名节无损,再从长乐帮出个二百两银子,给当初的两个侍女,石中玉之罪孽便一笔勾销了!”

    方明道。

    史小翠与白万剑对视一眼,俱是惊讶万分:“这小畜生怎么也变了一个人似得?”

    但此事对于他们的确没有坏处,遂躬身道:“听凭掌门人吩咐!”

    “哈哈……很好很好!待我先为坚弟完婚,随后我们兄弟俩同上侠客岛,也未尝不是一段佳话……”

    方明笑、大笑、狂笑、让一众雪山门人胆颤心惊,几乎以为再次遇到了一个‘白自在’!

    ……

    时间一晃已是十二月初五,方明独自一人来到了南海之滨的一个小渔村当中。

    两块铜牌之上,邀请各人的时间、地点都有不同,方明解决完诸事之后懒得再与其他人待在一起,更不想继续面对石清夫妇,办完石中坚婚事,并且从史小翠那里得了金乌刀法之后便独自下了凌霄城。

    他抓紧最后一点时间,跑了嵩山少林一趟,奈何得到的结果却大失所望。

    这个世界当中的少林已经式微至极,连藏经楼当中的典籍都失传大半,方明翻了半天,也只是找到了几门七十二绝技一类的武功而已,至于易筋经?连根毛都没见到!

    丧气之下的方明化身黑衣人,连少林方丈普法都绑了出来逼问,才知道合寺上下僧众都没有见过这门经典,便是前代主持妙谛也不知易筋经下落。

    大失所望之后,方明也彻底绝了心思,一路上只顾钻研雪山剑法与金乌刀法,并且尝试自己创出一套类似双手互博的功夫来。

    这种双手互博之术,说白了关键便是一心二用四字!只要过了心境一关,其后便是一片通途。

    在这方面方明有着坐忘心经之助,进度一日千里,在腊八之前终于勉强将两套刀法剑法耍的有模有样。

    金乌刀法只是破戒刀法一个等级的武功,但变化精微又有一番曲折,更是特别克制雪山剑法,方明也是刀道高手,从中得了不少启发。

    而金乌刀法与雪山剑法齐使之下,果然互相弥补破绽,威力暴增!成了一门不破之绝艺,令方明心里大喜。

    凭此刀法剑法,再加上主世界的宝刀利剑,他很有信心拿下潜龙榜第一之名,再混一个‘刀剑双绝’之类的名头出来。

    在渔村当中等了片刻,一名黄衫汉子便持着木浆而来,对着方明深深一躬:“可是长乐帮石帮主?在下乃是侠客岛迎宾使者,特请石帮主上岛喝粥!”

    “嗯!走吧!”

    方明一挥衣袖,举步便走,倒让这个迎宾好生奇怪,暗道自己接过无数帮主派主,那些人全部都是脸色苍白,直似大难临头,却从未有一人如石帮主这般从容不迫,甚至似乎还有些迫不及待之感。

    两人一起来到海滨,便见得一艘小木船。

    那船长不过六尺,宽不过三尺,方明与迎宾上去之后更是吃水极深,只留数寸在上面,简直再多坐半个人都不行。

    好在此时乃是隆冬,海面风平浪静,那迎宾扯起风帆,小船便缓缓而行。

    三日之后,一座石山孤岛已然在望。

    “侠客岛到了!”

    方明跟着迎宾进了石山,穿过一条巨大的瀑布之后,便真正进入了侠客岛的腹心。

    其它琐事也不用赘言,等了一个时辰之后,方明终于被请到了筵席之上。

    只见一个巨大的山洞之内,明晃晃的牛油蜡烛接连不断,数百黄衣短衫客来回穿梭,将各大派掌门引到各自的位置,看起来井然有序,一点也不拥挤。

    “大哥!”

    方明只是几眼,便看到了在雪山派掌门位置的石中坚,微一点头示意。

    这傻小子只要来了侠客岛,这份机缘便是跑不了的,也不用他再怎么操心。

    “侠客岛龙、木两位岛主肃迎佳客!”

    这时,丝竹管弦之声大胜,炮竹锣鼓当中,一位迎宾大声招呼道。

    中原武林群雄耸然而动,侠客岛威名远播,但直到今日,他们才知道这里居然有两位岛主。

    两排弟子先从中门当中走出,一排穿黄、一排穿青,张三李四也均在其中,甚至看起来排名还不甚靠前,令群雄更加惊惧。

    如此一番做作之后,两名老人缓缓走了出来,一人须眉全白,脸色红润,有如孩童。另外一人的长须稀稀落落,兀自黑多白少,但一张脸却满是皱纹。这两人均已年过古稀,便说是耄耋之龄都有人信。

    那身穿黄袍的龙岛主哈哈一笑,说道:“在下和木兄弟二人僻处荒岛,今日得见众位高贤,大感荣宠。只是荒岛之上,诸物简陋,款持未周,各位见谅。”

    群雄皆道不敢,分宾主落座之后,那穿青袍的木岛主才举杯道:“请!”

    侠客岛所奉之酒颇为青碧,虽然酒香扑鼻,但群豪沾唇者寥寥,方明倒是凛然无惧,酒到杯干,旁边的侍从立即给满上。

    一连三敬之后,那龙岛主手一举,群仆从内堂鱼贯而出,各以漆盘托出一碗碗热粥,分别放在众宾客面前。

    这就是方明处心积虑要喝,而群豪避之不及的那腊八粥了。

    此时的热粥兀自蒸气上冒,一个个气泡从粥底钻将上来,一碗粥尽作深绿之色,所和之物却菜不像菜,草不像草,有些似是切成细粒的树根,有些似是压成扁片的木薯,药气极浓,瞧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世间毒物,大都呈青绿之色,这一碗粥深绿如此,只映得人面俱碧,药气刺鼻,其毒可知,群豪此时皆脸色发青,与这腊八粥倒是相得益彰。

    那龙岛主道:“各位远道光临,敝岛无以为敬。这碗腊八粥外边倒还不易喝到,其中最主要的一味‘断肠蚀骨腐心草’,要开花之后效力方著。请,请,不用客气。”

    说着和木岛主左手各端粥碗,右手举箸相邀。

    这‘断肠蚀骨腐心草’的名字委实惊世骇俗,群雄心中惴惴,都是不敢动筷。

    唯一的例外便是方明与石中坚两兄弟,此时却已经咕噜咕噜地将一碗腊八粥喝尽,引得群雄侧目。

    ‘好!这一味断肠蚀骨腐心草药性着实不赖,又加入其它佐使之药,强筋壮骨,补气益体,于习武之人大有裨益!’

    方明一碗粥下肚,感受着渐渐化开的药力,不由心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