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六章 内乱
    <div id="content">

    纵观金系佛门武功,七十二绝技纵使闻名遐迩,但仍然还有几门超乎其上的功法。

    金刚不坏神功自然是其一,当年空见神僧便以此功连接金毛狮王谢逊十二记七伤拳,毫发无伤,要不是谢逊最后使计,那绝对万万伤不得空见,金刚不坏之名,可见一斑。

    而这罗汉伏魔神功却是长在调和阴阳坎离,劲力运用,其精湛深微,丝毫不在金刚不坏神功之下。

    在侠客行当中,石中坚与善恶二使痛饮毒酒,要是光喝那阳毒之酒或者阴毒之酒恐怕也要当场毙命,但他两酒齐喝,罗汉伏魔神功调和之下,居然将两门剧毒都压制了下去,有益无害,由此可见此功在调和阴阳二气的作用上实在惊世骇俗,几乎可与乾坤大挪移相媲美!

    这两门神功已是如此超绝于世,但比起另外两门佛门功法来,却还是要逊色上那么一筹半筹。

    那自然便是佛门绝顶心法——易筋经与九阳神功!!!

    奈何那九阳神功虽然练成之后一口内息源源不断,无穷无尽,有真气护体之能,大成后百毒不侵,更可化天下九成九武功为己用,任何武学均是一学即会,却是于佛门武学中另出机抒,终究不如易筋经纯粹!

    如果说七十二绝技乃是少林武功的根茎,那罗汉伏魔神功与金刚不坏神功也只不过是少林绝艺的枝叶,只有易筋经,才是那最后盛开的花朵!也是少林绝学之神髓所在!

    方明一身根基纯粹至极,也必然要得了易筋经之后,才能在佛门武功上登峰造极,继而别出机抒,脱离藩篱。

    因此,论起对武功的期望,他对于易筋经的重视,甚至还要在九阳神功之上。

    “看来在雪山之行后,少不得要去少林一趟,只是那普法方丈也没听说有多么了不起,据说远远不如前代主持妙谛,但妙谛却远在侠客岛,没什么时间了啊……”

    一路心思重重地将木盒还了石中坚,方明便与白万剑,还有石清夫妇一行,以及雪山派众弟子出了总舵大门。

    贝海石与一众香主堂主自然是不愿意石中玉就这么溜走的,若是有可能,简直恨不得将他重重看守起来,等到腊八之期一到便径直送上侠客岛了事。

    奈何方明一见贝海石便笑嘻嘻地上前招呼,顺带拍了拍贝海石肩膀。

    他此时内功何等惊人?一拍之下,贝海石只觉半个身体酸麻,咳嗽不断,知道方明神功惊人,自己等人无力拦阻,只得叹一口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帮……帮主,一……一……路保重,恕……恕……属下……咳咳……不送了!”

    方明一拱手,与白万剑等人潇洒而去。

    长乐帮最近几年发展得好生兴旺,分舵简直遍布大江南北,方明此时乃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自然广发号令,从各分舵调了快马,更让沿路好生招待,一路太太平平地到了西北。

    这里更是雪山派地盘,白万剑等乃是地头蛇,专门抄近路急赶,到了凌霄城山下,问过几个弟子,知道张三李四还没有前来,不由大是松了口气。

    众人休息一夜,第二日开始爬山,这雪山高峰险峻,更兼凝水成冰,奇滑无比,纵使有轻功在身也难以攀越。

    这一番攀山越岭,众人的武功高低就自然而然地显现了出来。

    方明与石中坚并肩而行,在众人前列,甚至还有余力说笑,吐气悠长,而石清夫妇与白万剑乃是二线,反而将一众雪山弟子甩到了后面。

    白万剑见到那可恶的石中玉步履潇洒,意态闲适,也不由暗自叫了个‘好’字,同时面上泛起忧色:“这一家都各有绝艺,我所不及,万一那狗贼所说是假,阿秀已然被害,合凌霄城之力,便真的拿得下他一家么?”

    原本白万剑气寒西北,纵横无敌,只在自家老爷子之下,凌霄城据西北称尊,万万不会有着这个想法。

    奈何他去了一趟中原之后接连碰壁,更是惨败于方明之手,这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此时临近家门,既有着即将重见女儿之欣喜,又有着害怕此乃是谎言的恐惧,更兼担忧石中玉武功太高,难以克制,还牵挂着善恶二使之难……一颗心思千回百转,又怎是区区言语可以描述清楚的?

    一行人直到傍晚时分,才到了凌霄城,只见前面一道山峰冲天而起,数百间屋宇林立,周围更是围绕着一层三丈高的白墙,白墙之下有着护城冰沟,纵深不知几许,但宽也有三丈,真真是好大一副家业,外人万万难以攻破。

    众人来到大门处,见那吊桥高高曳起,不由有些疑惑:“现在还是大白天,怎么便如此?还有,为何没人值守?”

    白万剑心中有气,大声喝道:“今日是谁轮值?不见我们回来吗?”

    那城墙上半天才探出一个头来,道:“是白师伯与众位师伯、师叔!我这就去禀报!”

    但人头下去了半天,却是半点声响也无,令人老大费解。

    白万剑心里更气,同时也是一凜,对周围人道:“这情形颇不寻常,说不定那赏善罚恶二使已经到了,大家小心!”

    花万紫、王万仞心里大寒,呛啷一声,长剑出鞘。

    “何必如此麻烦?”

    方明轻笑一声,知道这是雪山派一众师兄弟阋墙之争,倒与外人无关,不过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自在已经发疯被关,自己与一众长门弟子进去准没好事。

    “孩儿,还是听你白师傅的吧!”

    石清、闵柔不欲石中玉再与雪山派起什么争持,赶紧劝道。

    方明懒得理会,来到护城冰沟边上纵身一跃,身子直似孤鸿雪燕,居然斜飞出四五丈距离,轻轻巧巧地几个转折便站到了城门之上。

    “好!”

    那冰沟凝结冰雪,细滑无比,而方明居然能够一跃而上,跨此天堑,此等轻功,在场的练武之人都叫了个好字。

    方明立地未稳,一柄长剑便刺了过来,正是刚才那个探头之人。

    “滚!”方明一挥袖口,荡开长剑,那人更是滚开老远,道:“你……你是谁?”

    声音中带着颤抖,显然也是被方明的神功给吓到了。

    “你管我是谁?还不放下吊桥?若慢了一步……你便如此剑!”

    方明脚尖一挑,长剑在手,内力灌注之下,一柄精钢长剑居然应手而断。

    那人瞠目结舌之下,突然发了疯似地跑下去,没有多久机关之声响起,那吊桥便在轧轧之中缓缓而下。

    白万剑等人刚进入吊桥,就见一人急行过来,穿着白袍,右袖空空荡荡,系在腰间。

    石清认得乃是自己好友风火神龙封万里,乃是之前那个石中玉的师父,也被牵连,导致右手被断,心情激荡羞愧之下,直接虎目含泪,拜倒在地:“封贤弟啊……今日哥哥带着那个逆子,来向你请罪了!”

    “大哥请起!”封万里拜倒还礼,同时注目方明与石中坚,脸上有着惊异之色,显然也是辨认不出。

    闵柔赶紧扯扯方明的衣袖,示意他跪下,奈何方明巍然不动,让其它雪山派弟子看得有气:“这逆徒仗着武功高强,连尊卑都不顾了!”

    众人一起入了大厅,白万剑顺手扯过一个弟子,问道:“老爷子近来可好?我娘她老人家回来没有?”

    那弟子嗫嗫答不出话来,还是封万里接口:“老爷子近来身体欠佳,一直卧床休养,否则以他与石老弟的交情,早就亲自过来迎接了……”

    白万剑顿时心急如焚,道:“小弟先去拜见家严,再请他老人家出来见客!”

    谁知还没走,方明人影一晃,已经挡在了他的前面,笑嘻嘻地道:“白师傅恐怕去不得!”

    “孽障!你干什么?”

    其它雪山派弟子见方明到了这里还死不悔改,不由齐声爆喝。

    “先等等……”

    方明看向封万里:“白老爷子是真的病了么?”

    封万里大奇:“这小子怎么跟变了个人似得?还有,连一句师祖都不叫了,果然悖逆至极!!!”

    要是平时,他肯定早就劈头盖脸地骂了回去,奈何他刚刚做下一件大错事,正是有愧于心的时候,气势便弱,只能硬着头皮道:“当然,我骗你们做什么?”

    “可我怎么听说……白老爷子近来倒行逆施,已经被你们联手除掉了呢?”

    方明的目光似乎穿透了封万里的眼睛,直刺内心。

    “不可能……师父他老人家明明好好地在兽牢里,我之前还去看过……”

    封万里连退几步,失声道。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

    白万剑、花万紫等纷纷拔剑:“好胆子!居然敢囚禁掌门人!!!”

    “事泄了!动手!”

    突然外面一声高喝,一大片雪山派弟子涌了进来,密密麻麻少说也有着数百,剑尖却指着白万剑等一众长门弟子。

    “你们居然敢以下犯上?成、齐、廖、梁这四支的师叔在哪里?还请出来一见!”

    白万剑一见这人数顿时心里一凉,知道雪山派大半已经反水,甚至还混了不少自己长门的弟子在内,事态之严重已经到了刻不容缓之时!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