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五章 罗汉伏魔神功(求推荐)
    “住手!”

    眼看其他人都是救援不及,突然一声巨响惊起,宛如洪钟大吕,振聋发聩,白万剑脸色苍白,倒退数步,手里的长剑也落在了地上。『『点『小『说,

    却是方明不欲逼死这人,以狮吼功相救。

    “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白万剑万念俱灰,心里只道:“枉我号称‘气寒西北’,自以为剑术精绝,没想到到头来却连一个后辈小子都收拾不下,可笑……可笑至极!”

    “白师傅现在还万万不能死,不要忘了……善恶二使还在奔赴凌霄城,难道你竟然愿意让威德先生以高龄之躯,再面对二使么?”

    方明淡淡道。

    白万剑一愣,才道:“不错!”

    既然这口心气缓过来,就算再让他去寻死他也不会的了。

    “并且我们明日便可出发,顺带还有一个惊喜!”

    方明突然道:“白师傅可知,阿绣并没有死!”

    此言一出,顿时宛如数百惊雷在白万剑耳边同时炸响,他倒退数步,喃喃道:“没死!不可能,那凌霄后崖山高万仞,便是一块精铁也得摔成粉碎!石中玉,你虽然武功胜过了我,却也不能如此消遣于我!!!”

    “此种大事,我又怎么会虚言相欺?”

    方明笑问:“你们找到阿绣的尸首了么?”

    花万紫愣了愣,道:“这倒没有,不过……”

    “不过,若是阿绣没有死,为何数年都没有消息?”方明笑了笑,“花女侠是想问这个么?阿绣之所以没死,自然是被人救了,而救她那人不愿再回凌霄城,因此也瞒下了这个消息!”

    “难道……”白万剑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到一人。

    “不错!救下阿绣的,便是你们师母!史婆婆!我长乐帮的探子之前还见过这两人……”

    方明言之凿凿地胡乱说谎,反正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长乐帮众敢来揭破他的谎话。

    “而且……我这个兄弟之前也见过那二人!”

    方明朝着石中坚一指。

    “师父与阿绣,是白师傅的母亲与女儿?”

    石中坚脸上迷惘无比,似乎比白万剑还要惊讶。

    “真的么?那真是老天保佑!”闵柔双手合十,与石清都有着如释重负之感。

    他们此数年来,日夜忧心的便是此事,现在乍然得闻阿绣未死,那简直就比死囚听到大赦天下还要高兴。

    “根据长乐帮线报,她们二人也往凌霄城去了,我们便同上凌霄城,是真是假,一去便知!”

    方明信心十足地道。

    ……

    是夜。

    石中坚正辗转反侧,对于他而言,今天一天就多了一对父母,还外加一个大哥出来,实在是让他脑子有些混乱。

    突然房门响了两下:“坚弟可在?”

    “嗯!我在!”石中坚听出方明的声音,赶紧过去开门。

    方明笑意盈盈地进来:“坚弟住的可习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石中坚摸了摸脑袋:“没有了!他们都很好!好的很……只是……我想去熊耳山枯草岭,找……找她还有阿黄!”

    他原本以为枯草岭上的那个女人是他母亲,但现在方明却说那是他养母,真正的母亲是闵柔,让他如坠五里雾中,恨不得立即飞身过去一问究竟。

    “这个先不忙……我们还要上凌霄城一趟,帮你把媳妇娶了来!”

    方明摸了摸鼻子,突然坏笑道。

    “谁……谁要娶媳妇?”石破天双手乱摇,蓦然想起了阿绣,胸膛又涌起一股热流,反而对方明道:“叮叮当当对你很好的……她之前是将我认成了你,你随便怎么打我骂我都没有关系,但不准生她的气!”

    ‘唉……骗这个老实人实在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方明脸色一冷:“若要我不生气那也简单,你就将怀里那盒木偶借我玩几天就成了!”

    “这个简单!”

    石中坚大喜,直接将装着那大悲老人所赠一十八只木偶的盒子从怀里取出来。

    他心思纯净,更是毫无机心,轻轻巧巧地就将这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神功交给了方明。

    方明打开一看,见里面乃是十八个油着桐油,绘满黑线的木偶,脸上神情各异,或捧腹大笑、或愁眉苦脸、或作金刚怒目、栩栩如生。

    只是稍微看了看那行气的线路,方明便有一种精奥深微之感,更与自己所学同出一路,不由大喜,道:“这盒木偶借我玩一夜,明天就可以还你!”

    石中坚摸摸头:“木偶身上的路线我都记熟了,大哥便是多玩几天也不打紧……”

    他自幼便有一副侠肝义胆,最近更是得了石清夫妇教导,对于人情事故懂了不少,更兼明白兄弟友爱的道理,石中玉既然是他大哥,这盒木偶又不是什么重要物事,便是直接送了也不打紧,嘴里还在不断叮嘱:“我看今天叮叮当当走的时候很伤心,大哥你还是去劝劝他……还有,我一不小心,将她爷爷的玄冰碧火酒喝了,唉……虽然当时情非得已,但实在是对她不起……白师傅他人也很好的,大哥你也不要为难他们……”

    “这些自然全部交给我,你放心便是!”

    方明大拍胸脯,仿佛逃一样地跑了出来。

    “唉……欺负老实人……真有点负罪感!”

    方明摇摇头,回到帮主卧室,那里一个俏丽的丫鬟已经等候许久,迎了上来:“少爷!”

    那丫鬟面目俏丽,模样可喜,只是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带着几丝警惕,似乎害怕方明随时会扑上去一样。

    “侍剑,你下去吧!”

    方明挥挥手,让一头雾水的侍剑退下。

    侍剑躬身离开,心里还在不断奇怪:“怎么这个少爷也转了性子,居然跟之前那个帮主有些像了……”

    想到这里,她脸上一红,飞快地退了下去。

    “切!不识好人心,要不是我,在这个时间线上,你早就被叮叮当当一掌打死了!”

    方明摇摇头,也懒得去管一个丫头,他穿越到侠客行可不是为了女人而来的。

    径自到床榻上盘膝坐好,方明将木盒打开,取出了那一十八个罗汉木偶。

    “罗汉伏魔神功么?总算有一门金系的绝顶佛门武学了!”

    方明自言自语道。

    一想到上个世界,方明就简直有种泪奔的冲动。

    当初他化身魔刀门主,倾巢而出,将武林外史当中的少林寺杀了个鸡犬不留,夺得七十二绝技秘要,还有一卷据说传自达摩老祖的达摩神经,看似收获不小,奈何回头一看,那些武功虽然表面与金系相似,但内功行气均是迥异,与自身所学根本不符!

    他当初选择拜入少林,所图的自然只是少林寺传承千年,贯穿金庸世界,一脉相承,习武方便。

    在先天之前,他根本不打算修习别派内功,徒然扰乱自身内息。

    因此,虽然他什么天魔七杀式、雪山剑法的武功招式学了不少,但根本内功还是少林的菩提心法。

    古系的佛门武学与金系似是而非,内里更是迥异,自然只能作为先天之后的借鉴与补充,现在却是全无作用。

    “不过,侠客行同样也是金系,这罗汉伏魔神功于我所学一脉相承,大有裨益!”

    方明的脸上散发出喜色。

    按照原著的说法,这罗汉伏魔神功乃是少林一位前辈神僧所创,集佛家内功之大成,深奥精微之极。但入门却困难无比,仿佛天堑,单是第一步摄心归元,须得摒绝一切俗虑杂念,世间就绝少有人能够做到。

    也直到石中坚出现,兼具聪明、纯朴两大美质,又有一身怪异内功为基础,才终于在这套神功上有所成就。

    “佛门武功总是有个‘知见障’,修习上乘武功往往需要高深佛法为基础,甚至不能执着于武学之念,摒弃‘贪、嗔、痴’三毒,达到无我无人无众生相之境……易筋经如此,这门罗汉伏魔神功同样如此!”

    方明自付自己内功火候已到,天资虽然说不上聪明绝顶,但修炼这门罗汉伏魔神功没有丝毫问题,只有一点摒弃世俗之念最为麻烦。

    但他自有办法,坐忘经流转之间,瞬间收摄一切心神,直至无思无我、无法无念之境。

    此时再看那木偶,丹田之中浑厚之极的内息便跟随线路缓缓运行起来,几处滞涩均豁然而解。

    一盏茶之后,第一个木偶已经功行圆满,方明于是又换了一个,如此连续不断,头顶氤氲白气自生。

    如此一夜过去,等到鸡鸣过晓,晨光熹微之际,方明缓缓吐出一口长气,将木偶收好,此时只觉浑身内力运转,无不如意,体内龙虎交汇,阴阳调和,一套罗汉伏魔神功居然已经被他练到了小成之境。

    他原本练的便是少林派内功,内息浑厚至极,此时再练这罗汉伏魔神功不过是水到渠成,自然进步神速,此时一身内功,已经直追主世界本体。

    “好!这门罗汉伏魔神功,恐怕已经在七十二绝技之上,足以与金刚不坏神功相媲美,只略差易筋经半筹!”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