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四章 斗剑
    <div id="content">

    “凌霄城自然是要去的,不过长乐帮还有小事需要处理,我们两日后出发如何?”

    方明看了看混乱一团的石清夫妇与石中坚,摇了摇头道。

    “你小子还想混赖什么?”

    奈何白万剑心中早已先入为主,不论方明说什么都只感觉石中玉这小子想偷奸耍滑,决然不应。

    “孩子……莫要答应他!”

    此时闵柔也从骤得一子的欣喜中回过神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她对两个儿子都是一般爱护,现在虽然欣喜石中坚安然无恙,却也不愿石中玉上凌霄城受死。

    “玉儿,武林中人,侠义为先!你怎么能让白大侠久等?善恶二使转眼及至,我们一家便是立即上路又有何妨?”

    石清却冷着脸摇了摇头。

    闵柔与他夫妻多年,一对视便明白了意思。

    石中玉闯下滔天大祸,要是平时,无论找谁说情转圜,也难逃威德先生白自在发落,但此时不同!

    赏善罚恶令宛如黑云压境,而石中玉看起来竟然一身武功也是不弱!若是能合了玄素庄,长乐帮之力,帮助雪山派度过此难关,闹不好便可以将功折罪。

    闵柔于是道:“孩子,你最听为娘的话,便答应了他们吧!”

    “好!我们明日便可启程!”

    方明点点头,命令手下解了其余雪山派弟子的束缚与**道。

    雪山派此前数度与长乐帮冲突,可谓大败亏输,除了白万剑侥幸逃脱之外,长门一众徒弟,花万紫、王万仞、汪万翼等全部栽了。

    此时再脱束缚,有些性急的已经顾不得还在长乐帮总舵虎**之地,口中污言秽语不断,石清夫妇也只能暗自气急而已。

    其中王万仞口无遮拦,已经数落到了方明头上,一个‘小畜生’就是骂了出来。

    啪!

    方明身影迅捷无比地上前,反手一掌,打落了王万仞诸多牙齿。

    “白师傅!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

    方明冷笑道:“现在是我愿意与你们共上凌霄城,却非你俘虏我而去,管好你的师弟师妹,嘴巴放干净一点,否则下次可没有这么便宜了!”

    “好你个石中玉!!!”白万剑直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王万仞好歹是你师叔,仗着武功高强,连上下尊卑都不分了么?”

    方明看了看白万剑,又看见那些长门众俱都是一脸不服的模样,不由摇头失笑:“罢了!看来不打服你们,路上还有麻烦!”

    “虽然只知道以力是图与莽汉没有什么区别,奈何江湖中还是习惯以武功论高下,我们便下场玩两手如何?”

    这便是邀战了。

    白万剑自付刚才见方明数次出手,虽然均是惊鸿几现,却已深不可测,尤其是刀法,更是骇人到了极点,于是便道:“你要压服我们,就不准用雪山派以外的武功!”

    这里面他也暗藏了一个心眼,要石中玉施展雪山武功,便坐实了他雪山派弟子的名分,以后再请出掌门令符之类,便有了说法。

    “自然!我若用了一招不是雪山剑法的功夫,便是我输了!”

    方明接过帮众递来的长剑,翩然下场。

    “好!”

    白万剑纵横西北,除了父亲等寥寥几个人之外几无敌手,气寒西北之名威震天下,自然有着一股傲气,闻言挺剑而上,剑尖倏地侧翻,斜刺方明左肩,正是雪山派剑法中的一招“老枝横斜”。

    史亿刀,不,石中坚站在一边,心里却道:“这是老枝横斜,师父教过的,要破便要用一招‘长者折枝’,直接砍他用剑的手腕!”

    他学刀的师父乃是史小翠,于雪山剑法了解无比,并且还特意创出一道金乌刀法相克,对于雪山剑法更是着重对石中坚讲述过。

    唰!

    方明却没有学过金乌刀法,而且有言在先,也回了一招雪山剑法,他此时内功精湛,脑海当中也有七十二路雪山剑法的精要——那石中玉在凌霄城学艺数年,一套剑法自然不在话下。

    说实话,整个雪山派,除了这雪山剑法之外,其余内功杂艺均是平平,不提也罢。

    而方明之所以要与白万剑比试,除了要挫其锐气之外,便是要将一套雪山剑法再熟习一遍。

    本来,这雪山剑法即使再怎么变化精微,也不过是一路上乘剑法而已,用不了这么费心,但方明却另有打算。

    纵观整个侠客行世界,能令他起觊觎之心的武功,也不过那么寥寥几套而已。

    雪山剑法自然不算什么,但如果加上金乌刀法的话那便不同了。

    这两者分开使不过是上乘的刀法剑诀,但若同时施展,互相弥补破绽,却可以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威力,几乎便是一门‘不破’的功夫!

    当然,即使再怎么不破的招式,遇到先天高手乃至宗师,人家一巴掌拍来照样要跪,但在同级高手中就可横行!

    如果自身晋入后天绝顶之境,再同时施展金乌刀法与雪山剑法,那方明即使单挑潜龙榜第一的杜林轩都毫不畏惧!

    “这金乌刀与雪山剑,便如玉女素心剑法与华山昆仑的正反两仪刀法剑法一样,变化无穷,更可互相弥补缺憾,毫无破绽,杨过小龙女持之便可与金轮法王争锋,我怎么样也不至于比他们差!”

    至于同时施展两套武功所需要的双手互博之术,虽然穿越到射雕的机会非常迷茫,但方明也有把握自创一套心法配合!

    周伯通的双手互博之术,首要的便是心思纯净,此入门最难,因此愚钝的郭靖会,黄蓉不会,而小龙女会,杨过却不会。

    方明的心思虽然不如前两者,但凭借《坐忘心经》之功,却可瞬间晋至无思无想、无法无念之境,心境要求既到,后面自然也没有什么困难。

    此时的白万剑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方明熟悉雪山剑法的小白鼠,见方明还了一剑,法度严谨,不由赞了一声‘好’字。

    石清夫妇、还有其它雪山派弟子见方明与白万剑两人长剑交手,纵横如风,有时招式古朴,有时剑点密集,剑法一转,便见雪花飞舞之姿,朔风呼号之势,出招迅捷,宛若梅树在风中摇曳不定,都是暗暗心折。

    雪山派祖师本就是爱梅之人,也融了不少梅树之态于雪山剑法当中,而梅枝以枯残丑拙为贵,梅花梅萼则以繁密浓聚为尚,因此一套七十二路雪山剑法下来,便是兼有古朴与飘逸,变化万端。

    花万紫,汪万里等人瞪大双眼,看这对同门较艺,都是张大了嘴巴。

    白万剑剑术精绝他们自然知晓,但这石中玉一套雪山剑法施展开来,灵动飘逸,变化万千,“老枝横斜”、“云横西岭”、“明驼西来”、“风沙莽莽”、“暗香疏影”等一招一式,俱是雪山剑法,却在他手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剑光纵横,居然不在白万剑之下,实在是令他们匪夷所思。

    这雪山剑法众人自是练熟的了,却从来没有想过有着如此无数变化,更兼奇变如风,居然令一众雪山派弟子看得如痴如醉。

    白万剑脸色涨红,心想自己要是在雪山剑法上也败给这小子,今后便没法做人了。

    他有着几分狠劲,此番前来中原几经挫折,更是磨练了心智,居然没有急功冒进,反而一连采取七招守势,剑光当中,便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守御圈子。

    “好!”

    方明赞了一声,他得了这个极好的陪练,已是将雪山剑法的各种变化烂熟于心,此时没有了游戏之心,手上剑法又是一变!

    他之前为了练剑,手上便只用了四成内力,此时再无顾忌,将内息运至双手,出剑如风,更带着嗤嗤声响,其剑气之强,令白万剑顿时色变,暗付便是他父亲白自在亲自前来,恐怕也不过如此,甚至还要逊色个一筹半筹。

    方明一旦动了真格,那白万剑的防御圈子便被打破。

    白万剑连变数招,奈何最终还是两剑相撞,只听咔嚓一声,他手里的长剑顿时断为两截。

    方明与白万剑所用俱是长乐帮普通青锋剑,此时双剑相交却一损一无恙,便是方明内力之功了。

    “好!再来!”

    白万剑顺手从师弟手里接过另外一柄长剑,重新与方明拼斗。

    不过数招之后,两人同施一招“风沙莽莽”,长剑撞击,火星四溅当中,白万剑手中之剑又短了一截。

    他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再次接过一柄长剑,加入了战圈。

    场中叮当之声不绝,直如雨打芭蕉,丝丝入耳。

    白万剑如痴如狂,突然间手里一空,花万紫呐呐道:“师哥……已经没有剑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手里光秃秃的剑柄以及一地的断刃。

    “白师傅,可否两边罢斗?”

    方明持剑卓立,一柄长剑从未换过,甚至连青锋上都没有多少缺口,却能连断十数柄精兵,此种内功,简直神乎其神!

    “罢了!罢了!”

    白万剑万念俱灰之下,手里的断刃直接向脖子刺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连着石清夫妇与雪山弟子都是大叫:“且慢!”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