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一章 长乐总舵
    方明持刀在手,身上自然便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那是他上一个世界当中纵横无敌所带来的绝对信心!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万劫天魔,一式七杀!

    有着演武令的本体内息灌注,他此时的内功已迈入江湖上的绝顶高手之行列,再加上一式天魔七杀刀,即使是赏善罚恶二使都有把握留在此地!!!

    “石帮主有话好说!何必动武?”

    善使张三的瞳孔紧缩,只感觉一股凌厉惊人的刀气铺天盖地而来,即使他内息游走全身,护住诸多要穴居然也是微微刺痛,心里更是大寒:“这是何种刀法……为何……为何我竟从来没有听过?”

    “二弟,还不给石帮主赔个不是!”

    “抱歉!”恶使李四所受到的压迫绝对比张三更重,但他一张脸冷冰冰的,即使道歉都是惜字如金。︾︾点︾小︾说,

    “这才对嘛!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多好,何必喊打喊杀的呢?”

    方明突然一笑,之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顿时缓解,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

    只是此时的张三与李四却难过郁闷得几乎想要吐血。

    “我们哥俩听闻,长乐帮的石帮主剑术过人,却没想到竟然乃是刀法大家,实在是失敬失敬……”

    张三片刻后恢复过来,笑吟吟地道。

    此言一出,即使是恶使李四也不由竖起了耳朵,虽然方明之前没有出刀,但他已经知道,一旦对方出刀,则必然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杀招!更何况,此种刀法居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实在是异常令人难以置信。

    要知道,侠客岛虽然孤悬海外,但却在中原各地有着不少探子,中原武林的一举一动俱逃不过两位岛主,善恶二使之眼,这也是那些名帮大派计谋百出却始终躲不过去赏善罚恶令的原因所在。

    但现在张三李四却对方明的刀法来历全无印象,这岂不是大为怪异之事?

    “雕虫小技尔!倒令两位方家见笑了!”

    方明丝毫没有透露刀法来历的打算,将木刀挂在腰间:“两位便与我同去镇江如何?”

    这善恶二使虽然武功练偏,非但没有学到侠客行武功的精髓,甚至还沦落到了要靠饮毒酒增进内力的地步,但方明现在也不是全盛状态,自然不想与这两人拼命。

    “如此甚好!”张三笑道,而李四只是冷冷说了个‘好’字。

    三人自然而然地施展开轻功前行。

    只是张三李四二人先前落入下风,此时便想在轻功上找回场子,起步一开始虽不甚快,但两边屋舍树木却是已经飞快倒退。

    “两位好功夫!”

    方明脚下不疾不徐,潇洒而行,却与善恶二使始终并肩,甚至还有余暇开**谈,吐气舒畅,一如平时,这份内力修为却是已经强到了极点。

    “此人之内功,虽比起之前那个史亿刀略逊,但一身武艺却是深不可测,我哥俩如果对上史亿刀,当可轻松取胜,对上此人却是胜负难料……”

    张三与李四对视一眼,脸上都是泛起了忧色。

    ……

    三人一路急赶,已是来到了镇江,长乐帮的总舵所在之地。

    此时的长乐帮总舵之内却是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好一番热闹。

    原来此时恰逢关东四大门派拜山,探访长乐帮前任帮主司徒横之下落,又逢着雪山派白万剑孤身前来,要搭救一干失陷在长乐帮的雪山派弟子。

    本来这三方齐聚已经令人头大,谁知偏偏这个时候,玄素庄的石清夫妇又请了江南名宿银戟杨光等人前来,要帮石破天脱了长乐帮的泥潭,免得做了赏善罚恶令的替死鬼——他们此时还以为石破天是石中玉!

    虽然石破天并不是石中玉,但却又正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另外一个儿子!

    此中种种,怎一个‘乱’字了得?

    大厅当中,石清见贝海石还在纠缠不清,便道:“贝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贵帮这般瞧得起我孩儿这无知少年,绝非为了他有甚么雄才伟略、神机妙算,只不过想借他这条小命,来挡过侠客岛铜牌邀宴这一劫,你说是也不是?”

    这句话开门见山,直说到了贝海石心中,他脸色几变,拖延了片刻,却还是不知该当如何对答。

    忽听得一人哈哈大笑,说道:“各位在等侠客岛铜牌邀宴,是不是?很好,好得很,铜牌便在这里!”

    群豪悚然而惊,此时才见到大厅之中忽然站着三个人,俱是衣着华贵,但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却是丝毫不知,轻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

    “善赏罚恶二使到了?”

    此时大厅众人俱是一般心思,待见到张三李四与江湖传闻当中的形貌无一不符之后,有的人便是已经开始秫秫发抖起来。

    只是当他们将眼光转到第三人身上的时候,不由又惊叫了一声,充满了骇异之情。

    因为那里居然又站着一个‘石破天’!两人相似到了极点,五官面目俱是一模一样。

    石清夫妇、丁珰俱是瞠口结舌,只有唯一知晓内情的贝海石暗暗叫苦:“赏善罚恶二使果然厉害,居然连正主儿都找到了,今日之事,大是不易应付……”

    他壮年与人动手落下病根,身上常带三分病,现在气急攻心,更兼害怕,于是咳嗽不断,直似快要断气一样。

    “你好!”

    方明笑嘻嘻地走到石破天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这位便是石破天石帮主了,当然,你也可以叫他狗杂、种、大粽子、史亿刀、石中坚等等……不一而足,堪称头顶马甲无数,江湖到处都流传着哥的传说。

    方明仔细看去,对面的这个青年与他的确颇为肖似,两者面对面站立几乎有着一种照镜子的错觉,只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有些区别,石破天眉宇稍粗,皮肤较黑,气质更与石中玉的风流倜傥大是不同,但若非两人同时现身,倒也的确难以分辨。

    “我……我很好……你来了可就太好了,他们总是把我认成你!”

    石破天本来见到张三李四两位结义大哥心里甚是欢喜,但等到看到方明之后心里又是一跳,害怕这位正牌的‘石帮主’要料理了自己这个‘冒牌货’。

    “哈哈……我们长得的确很像,倒也怪不得他们!”

    方明大笑,而石破天见他如此和蔼可亲,内心的千斤重担总算卸下,上前与张三李四见礼。

    殊不知方明的心里也在暗暗诧异:“此人内力之深,的确是匪夷所思,难道我回主世界之后也找个人试试?只是这个几率实在不大啊……”

    读过原著的他自然清楚,这个‘石破天’曾经被谢烟客暗害,要他先顺练阴脉,再逆练阳脉,如此修炼内功,却是要他阴阳不能调和,走火入魔而死,从而了结了最后一枚玄铁令之所求,也没有违背自身‘不能以一指加其身’的誓言。

    奈何这狗杂种实在****运逆天,居然先饮玄冰碧火酒,再被展飞一掌正中膻中穴,机缘巧合之下调和阴阳坎离,龙虎交汇,练成了武林中从无仅有的一门古怪武功,内力之深厚更是无与伦比。

    这其中所需要的时机、把握,一丝一毫都不能出差错,否则就是走火入魔,万劫不复的下场!

    石破天得此机缘,只能说气运无双,更兼主角光环开得老大,否则换了任意一个其他人来,百分百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这时那张三笑嘻嘻地道:“诸位都在,很好!很好!”

    他目光先在高三娘子脸上扫过,随后又看过范一飞、吕正平、风良等人,每过一个便点下头,显然此次关东四大门派也在被邀之列,现在掌门人都在这里,却是免去一番奔波劳累之苦。

    “谁要去侠客岛了?老娘便在此处,你能奈我何?”

    高三娘子脾气火爆,此时见群豪都在,率先动手,两柄飞刀已是脱手而出!

    她一个人自然不是善恶二使的对手,此时心里还希望能够合了在场诸雄之力,除了这两个祸患。

    张三摇摇头,衣袖轻挥,两块黄澄澄的东西从袖中飞了出去,分别射向两柄飞刀,当的一声,两块黄色之物由竖变横,托着飞刀向高三娘子撞去,落入高三娘子手上。

    高三娘子只觉双臂震得发痛,上半身尽皆酸麻,低头看时,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托着飞刀的黄色之物,正是那两块追魂夺命的赏善罚恶铜牌。

    霎时之间,她脸上更无半分血色,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微微发抖,干笑道:“哈哈,要我……我……我……我去喝侠客岛……喝……腊八……粥……”声音苦涩不堪,旁人听着都不禁代她难受。

    张三也不去管高三娘子如何,转头看向贝海石,笑吟吟地问道:“现在我将你们前后两位帮主都找了过来,你们自己商议看看,到底是谁来接这个铜牌?”

    早在方明现身的时候,石清夫妇连带丁珰便张口结舌,对于高三娘子这边更是毫不在意。

    此时围了一圈上去,问道:“你们谁是玉儿?”“天哥?谁是天哥?”

    更兼白万剑也在森然问道:“谁是石中玉?”

    众人七嘴八舌,简直混乱不堪。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