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八十章 善恶二使
    “虽然我很想当一把主角,奈何这消耗……”

    方明摇摇头,瞬间做出了选择。√∟小說,

    演武令化为流星,瞬间没入石中玉的眉心当中。

    虽然他很想体验一把主角待遇,奈何实在是力有不殆。

    纯以内力而论的话,石破天已是侠客行世界当中的第一人,内功之高,简直匪夷所思。

    自己那点内力经过世界穿梭之后已经损耗已经不少,又要消耗大半完成夺舍,那还能剩下多少?冒然行动,说不得还有被石破天反客为主的风险!

    对于主角这种生物,现在的方明还是有些忌惮的。

    相反选择石中玉却没有那么多麻烦,并且他武功粗浅,却正好自己喧宾夺主,将本身内功尽数转化为菩提心法。

    几乎没有什么损耗,方明就轻而易举地夺取了石中玉的身体。

    ……

    扬州。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方明浑身一震,醒了过来。

    此时他已经有过数次经验,所作所为都是驾轻就熟,坐忘经运转不停,将宿主的记忆吸收,驳杂的情绪之力尽数化去。

    而在丹田当中,菩提心法的内息澎湃汹涌,几乎是瞬间就将那点原本的功夫化去,其顺利甚至令方明都有些惊讶。

    “这个石中玉果然是个草包!”

    方明摇摇头,整理了下石中玉的记忆之后,发现这小子的武功简直粗浅到了极点,也就七十二路雪山剑法还算有点看头,可惜这种等级的武功,光是在王怜花的记忆里就不下十数种,对于现在的方明而言也是几乎无用。

    “咦?倒也不是特别无用……我在大乾世界便刚好得了一柄银剑,再配上金刀的话,倒可以组成一套不错的武功……”

    整理完毕后,方明起身四望,发现自己所处的乃是一处与飘香苑极为类似的行院,莺莺燕燕、丝竹管弦之声不绝。

    “公子万福,当此重阳佳节,不妨且饮一杯秋菊酒!”

    此时,一名端着酒杯酒盏,言笑嫣然的姐儿走上前来,体态风流婉转,看向方明的眼里竟似乎有着丝丝情意。

    “我……靠!这小子武功不行,泡妞的功夫倒是一等一!眼光也不差!”

    方明打量着面前的美人,即使是以他的标准,面前的佳人也算是不错的美女了,几乎只比朱七七与白飞飞稍微逊色一筹。

    再联想到石中玉之前打过主意的阿绣,还有已经上手的丁珰,也无一不是绝色,就知道这小子虽然贪花好色,轻薄无行,但眼界还是蛮高,一般的庸脂俗粉还看不上眼。

    “很好!总算没让我恶心……”

    方明内心甚慰,接过了姐儿手里的秋菊酒一饮而尽,整个人忽然一呆:“等等……今日已经九月初九,重阳佳节了么?”

    那名女子掩嘴吃吃而笑:“不错!今日已是重阳!想是大少贪欢忘晓,竟不知外界已是时过境迁……”

    “你等等,让我好好捋一捋先……”

    方明挥挥手,让那女子退下。

    那女子乃是此地红牌,也没有接过几次客,之前又被石中玉的花言巧语,外加俊俏外表打动,一颗芳心已是牵挂在了这个年少多金的公子哥身上,现在被方明推开,简直万念俱灰,心丧若死。

    当然,这种女儿家的心思,方明是半点都不知道的,即使知道了也不想多理会,前任的风流债太多,根本管不过来啊。

    此时他的心思,已经全部被重阳节吸引了。

    “嗯,今日是九月初九,那距离十二月初八还有三个月,还来得及上侠客岛喝腊八粥,大善!大善!”

    既然来了侠客行世界,侠客岛就不能不去,那一碗腊八粥江湖中人畏之如虎,方明却是恨不得能够多吃个两碗三碗的。

    “有腊八粥喝,有侠客行武功学,不去侠客岛的才是傻子!”

    看过原著的方明自然知道,那赏善罚恶二使虽然动辄屠帮灭派,实际却是行侠仗义,只要本身没有劣迹,上侠客岛便有益无害。

    “只不过……重阳节至,也就意味着侠客行剧情已经进行了大半……唉……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方明穿越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要是真的穿到剧情一开始那才要哭呢!

    要是穿成了一开始的狗杂、种?嘿嘿……那就陪谢烟客在摩天崖上熬个几年再说吧!

    有着那么个大高手在一边看着,那方明简直什么都别想做了。

    “只是……现在的身份,也有些麻烦……”

    方明稍微翻阅了下石中玉的记忆,就知道这小子已经从雪山派叛逃而出,更是做了长乐帮的帮主——当然,只是一个替死鬼而已。

    以前那个石中玉倒也聪明,逍遥数年之后便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一直躲在这扬州的妓院里面厮混快活,只是苦了石破天被人一路误认,替他挡了不少灾。

    “重阳节后,岂不是关东四大派拜山之际?”

    方明突然想到这点,又是悚然一惊:“关东四大派到了,那赏善罚恶二使必然也已重出江湖,石中玉这小子的好日子到头了!”

    咔嚓!咔嚓!

    几乎只是他念头骤起的瞬间,屋顶便喀喇大响,烟土尘飞当中,两个一胖一瘦的人影仿佛柳絮般飘落下来。

    那胖的人笑嘻嘻道:“呵呵……石帮主,您老在这逍遥快活,倒让我们哥俩好找啊!”

    瘦的人冷冷道了句:“该杀!”

    他语意冰寒,脸色阴沉,就好像一块冰,两只眼睛不停在方明脸上打量,良久后又道:“很像!”

    “两位想必就是赏善罚恶二位尊使了!小子石中玉有礼!”

    方明心里给演武令竖了一个中指,起身抱拳,步履从容不迫,倒令善恶二使心里啧啧称奇;‘我二人自出江湖以来,不论是大帮大派之主,还是闻名遐迩的豪士侠客,见了我等也必然胆小如鼠,此人武功怎样还不知,但这份气度却无愧长乐帮主之位……’

    那个善使身材魁梧,圆脸大耳,穿一袭古铜色绸袍,笑嘻嘻地和蔼可亲,说话也多,此时又道:“我们本来听说那长乐帮自从前任司徒帮主卸位之后,新上任的石帮主贪花好色,残忍好杀,但现在看起来,传言似乎有些不尽不实么?只是石帮主为何一躲在此数个月?可是想赖了我哥俩的差事么?”

    他虽然始终笑吟吟得,但话语却句句如刀。

    “两位说笑了!”方明打了个哈哈,道:“少年贪花好色,乃是人之常情,再说本帮也不禁淫戒,弟兄们行事有时也肆意洒脱了些……但要说在下要赖了两位,那却是万万不能的!那赏善罚恶令呢?此时便给了我吧!”

    那胖子与瘦子对视一眼,似乎颇为诧异,自三十年前赏善罚恶令出世以来,便有如阎王帖一般,江湖上那个好汉不是闻之色变?现在居然有人迫不及待地要送死?

    善使笑吟吟地道:“好!光凭石帮主此时的气度,那一碗腊八粥倒也喝得,可惜此时却有一桩疑难……”

    “这我也知道,可是我那些下属,贝海石他们见我久不归帮,便替我寻了个傀儡,暂摄帮主之位么?这也简单,我便与两位同去镇江,如何?”

    方明负手而立,淡淡说着。

    “如此大好!”那胖子瞥了眼瘦子。

    他二人心意相同,此时恶使已明其意,冷冷道:“不论如何,先拿了再说!”

    倏忽之间,他右手一折,居然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方明的身后,向他后颈抓去。

    “尊使此举,似乎不是待客之道!”

    方明微笑不变,屈指微弹,一道凌厉的指风突出,直取恶使手臂上的‘曲池穴’。

    此时那恶使若还要去抓方明后颈,则势必将自己的要穴送上门去,他自然不能做这个赔本生意,一抓之势顿止,身体却自然而然迅捷无比地变招,手臂微沉,化抓为掌,此时他功聚于手,一双肉掌即使不如神兵利器,也相差不远。

    方明宝相庄严,双手结印,一式大摔碑重手已经拍击而出,声如雷霆,脚下更是仿佛被巨象碾过。

    “我已明言接下侠客令,两位使者又何必动武?”

    于此争斗之际,方明却仍有余暇开口说话,中气十足,更是令善恶二使诧异至极。

    啪啪!

    方明的手掌与恶使肉掌相碰,居然发出金铁之音,那恶使随后退开,脸上的表情怪异至极,看着方明,连道:“奇怪!奇怪!”

    刚才虽然只是交手两次,但方明一手凌虚指力,外加大摔碑手的功夫却是深厚无比,居然有着与恶使隐隐分庭抗礼之势。

    恶使一是奇怪方明武功居然如此高强,第二便是奇怪为何他与传闻颇为不符。

    “呵呵……我这二弟性子急躁,倒让石帮主见笑了……”

    善使笑吟吟地上前一步,与恶使并肩而立,此时已是打定主意,要两人齐上,夹击方明。

    他二人自出江湖来从无敌手,此时虽然见方明武功惊人,虽然内力似乎不如之前那个呆笨三弟,但武艺高强,招式娴熟,却大大过之,已是不敢丝毫大意。

    “两位这又是何必?”

    方明叹息一声,竖掌而下,一张上好的紫檀木桌顿时四分五裂,而他的手上却多了一柄木刀!

    一刀在手,鬼神不留!

    一股恐怖的气场顿时张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