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七十七章 司徒色望
    <div id="content">

    “好!没想到刚至辉业便可看到快刀与青松剑客交锋,此行不虚!”

    牌楼之下,一名青衣剑客看见张青松巍然出剑,已是冷汗涔涔,随后看见‘岳鹏’于半空中优美折身,一连避过三招杀手,更是目不转睛。

    “我还是比较看好张青松,快刀虽然出道也是不短,却没有什么挑战成名高手的记录,但青松剑客却是经验丰富……”

    旁边一位穿着红衣,腰挎双刀,人似桃花的女刀客却是冷然道。

    在众多翘首以待的武林中人当中,更有数名穿着黑色镶金边劲装,身上有着金风细雨楼标志的风信子,正在好不停留地将两位青年高手的对决记录下来,作为日后评比依据。

    此时牌楼上面人影飘飞,出手如风,一个风信子显然记录不下来,必须要合众人之力。

    “为什么还不拔刀?”

    青光闪动当中,张青松已经攻出四十五剑,但方明却是身影飘飞,偶尔以刀鞘进击,右手却还是牢牢抓住刀柄不动。

    “该出刀时,我自然会出刀!”

    方明身影灵动翻折,躲闪之间,已经将张青松的武功底子看了个通透。

    “张青松与我差不多,都是打通六道经脉,后天化气大成的高手,奈何他被我先声夺人,此时已经心浮气躁,失去了青松剑法之本意……虽然招式凌厉杀伐,却少了那股古松盘岩,转圜如意,傲然临风的气度……”

    方明之实战经验丰富到了极点,更是连败武林外史当中的三大绝顶高手,眼力经验还要远远在张青松之上,已经将对方牢牢克住。

    等到张青松一套青松剑法使完,他的武功方明也看得差不多了。

    方明右手一动,长刀骤然出鞘!

    呛!

    一抹雪白的刀光,迅捷如同闪电般划过,斩在了青松古剑防御最为薄弱的那一点之上!

    咔嚓!

    几点火花当中,张青松手上的古剑已经脱手而飞!

    一刀!仅仅只是一刀!潜龙榜前十的青松剑客便在岳鹏手下败北!

    这种惊悚的骤然变化,反而将牌楼之下围观的众豪杰惊呆了。

    “我败了……没想到岳兄已经半步进入刀意之境,日后潜龙榜前五可期!”

    张青松脸色灰败,怔了片刻才惨然说道。

    “我好像将这个世家子打击得有些过度了……”

    方明心里暗暗摇头,他之前见这个张青松,觉得对方风度人品俱是不错,却没想到他也是那种温室当中的花朵,受不得打击。

    “张兄此言差矣!”

    方明摇头道:“实际上你我武功相差毫厘,只是你被我气势所慑,心浮气躁之下,冒然进攻,失去了先手之机,须知这青松剑法乃是绵里藏针,于守御中发挥攻势的上乘之剑,我吸引张兄冒进,再诱使张兄露出破绽,却是有些胜之不武了……”

    张青松默然良久,才对方明抱拳行礼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是我败了……不过我回去之后自然更加勤学苦练,将青松剑法的最后一式修成,到时候,我们大江盟会再见!”

    “一定一定!”

    方明拱手作别,心里却在暗自翻着白眼:“妹的可算将这家伙糊弄过去了……”

    要是张青松想不开,从此一蹶不振或者干脆抹了脖子,他还要担心张顶天找他麻烦,古松山庄在康州势力可不小,这种麻烦能免则免。

    “好!”

    直到这个时候,下面的武林中人才回过神来,轰然叫好。

    他们可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只看到方明一刀击败了潜龙榜第十的青松剑客!

    “好刀法……迅如闪电,凌厉逼人……果然不愧是刀霸之徒!”

    破戒刀法本就是凌厉狠辣一路,神刀教又附赠了刀霸之刀谱图录,方明依样画葫芦之下,要模仿起来简直不要太简单。

    更何况见过岳鹏之前出手的人少之又少,方明从头到尾又只出了一招,要是这样还能被人看出破绽那才是真正见鬼。

    “更兼心胸宽阔,虚怀若谷!长得也不错……”

    一开始的红衣女刀客两眼放光,似乎已经转移了仰慕之目标。

    几个金风细雨楼的风信子更是立即将写好的情报汇总,想必等到下月潜龙榜新出的时候,岳鹏就将代替原本的青松剑客,进入前十之位了。

    “岳鹏少侠,还请快快入内,让小老儿好生款待!”

    张青松战败之后似乎也无颜再停留,直接仗剑离开,而一个满脸红光,有着一缕山羊胡的老头却是立即迎了上来,挡在方明面前。

    “老夫李如壁!多谢少侠前来援手,大恩大德,感激不尽啊……”

    这个名叫李如壁的老者乃是上好的实力派演员,此时舍了一张老脸不要,涕泪横流,让方明想拍拍屁股走人的计划彻底破产。

    “好吧……我将青松剑客逼走,这事做得是有些不地道,留下来帮人家抵御西贱也是应该……只是这老头的目光是不是太热切了一点,好像一只老兔子!”

    被方明腹诽为老兔子的李如壁此时还在笑眯眯地寒暄:“不知少侠年龄几何?可有婚配?老夫之女柔儿,可是辉业第一美女……”

    “不对,这不是老兔子,不过怎么这么推销女儿,好像生怕她嫁不出去似的?”

    方明的脸上有着僵硬的笑容,与李如壁虚以委蛇了几句,突然一个丫鬟摸样的少女闯了进来:“老爷!老爷!不好啦,小姐不见啦!”

    “什么?这个逆……不,可恶的西贱**贼!!!”

    李老头直接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满堂的武林豪客更是哗然一片。

    ——就在他们这样注视之下,居然还是被西贱成功入侵,劫走了李柔?

    这简直是绝对的打脸!死都不能忍!

    方明脸上带着笑意,先抓住了里老头的胳膊:“长者勿急,不若先带我们去李姑娘的闺房看看如何?”

    “是!是!老朽糊涂了……”

    李老头带着方明,还有据说是几个六扇门的铜印捕快,一路来到了一间绣花闺房之内。

    房中东西凌乱一地,窗户大开,显然那司徒色望就是从这里将人劫走的。

    “茶还未凉,我们追!”

    一众豪杰嗷嗷叫着出马,一片人仰马翻之景。

    “岳少侠?”

    李老头眼泪汪汪地盯着方明。

    “也罢!那司徒色望或许是在岳某与青松剑客决斗之际,趁乱将李柔小姐劫走,此事我也要管上一管……”

    方明轻功运转之下,整个人仿佛大鹏鸟一样跃起,瞬间就将九成九的武林中人甩了开去。

    “要说追踪之术,王怜花也学了不少,不过我只是半侠,意思下就得了……”

    方明脚步不停,却跟在了那几个铜印捕头身后。

    “刚才就觉得这几个人不对劲,现在看起来肯定早就安排了人手监视,发现了踪迹,居然没有丝毫迟疑,一副直往目标的架势……”

    他此时武功既高,又是有意隐藏自己之下,几个铜印捕头根本发现不了踪迹,两拨人一前一后,已经来到城外,一个芦苇**的水泊当中。

    “好地方!好地方!真是惊起一地野鸳鸯啊……”

    方明慢慢悠悠地前行,即使是以他的眼光,都不得不承认这里乃是极好的一块苟合私会,乃至杀人埋尸之地。

    此时前面已经开始动手,方明拨开草丛之后,就见得一片刀光剑影。

    乌篷船之上,之前的三名铜印捕头,已经跟一名蓑衣客交手在一起。

    那名蓑衣客看起来不超过三十岁,脸上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看着就有三分痞意。

    虽然长相有些猥琐,但他手上的功夫却着实不弱,更有一柄银光湛然的长剑,那些捕头们的兵器跟长剑相交没有几次便即断折,居然也是一柄名家利器!

    在乌篷船尾,还站着一名如画般的女子,脸上满是复杂与担忧之色,一双妙目居然盯在司徒色望身上。

    这种情况,再结合之前的诡异情况,是个人都能看明白了。

    “我日,好大一波狗血来袭啊……李姑娘,你口味真重,跟那个喜欢丑男的独孤凤有得一拼……”

    方明在心里暗暗为司徒色望点了个赞字,能将这种等级的美女追到手,实在是我辈楷模偶像。

    “司徒色望,乖乖束手就擒!我们的人马很快就要到了!”

    一名铜印捕快挥舞着手里断了一截的锁链,还在不时叫喊。

    “我与柔儿是真心相爱的……只是平时行为不检点了一点,你们就乱将**贼之名安在我头上……我与你们拼了!”

    司徒色望长啸之下,银剑仿佛蛟龙舞动,另外两名捕头身上又多了几处剑伤,狼狈不堪。

    等到两个捕头都倒下之后,仅剩的一位却做出了一个其他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猛地跪了下来,以五体投地的姿势拜倒在地,涕泗横流道:“大爷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此事还是听从上司之命,您就行行好,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这种无赖行径,连司徒色望都都是呆了一下:“我本来以为我就够贱的了,没想到你们居然比我更贱,罢了……”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