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十八章 绝色
    即使是身处黑暗之中,目不见物,但光是听着脚步与闻着香气,熊猫儿便已经可以肯定来得是一位绝世美女。¤小說,

    “两位公子有礼!贱妾不得已相请,还请两位恕罪!”

    黑暗中的佳人开口,声如黄莺,妖而不媚,惑而不荡,熊猫儿早已不是童男,但一听这声音,居然也径自面红耳赤,热血沸腾,此时这声音就算让他去死,他也说不定也会愿意的。

    这个时候只听沈浪道:“既然佳人相请,那为何不点灯?”

    “原来沈浪就在我附近,这便太好了!”熊猫儿心里大安下来,甚至还有一点说不出的期待,希望这位女人能够点亮盏灯,让他看看那绝世的容颜。

    “贱妾姿容不堪,还是不要惊吓公子的好!”

    那女人的声音一变,甚至仿佛带着什么悲苦之情,令熊猫儿也忍不住想要为她掬一把热泪。

    “那便也罢!你以天云令请我们来,到底为了何事?”沈浪问。

    那女人道:“我请两位公子来,自然是有一事想求两位!请两位帮我对付一个人!”

    沈浪问:“何人?”

    那女人一字一顿道:“王怜花!”字里行间,竟是似乎充满某种不可言喻的情感,还有怨恨!

    “哦?那如果在下拒绝呢?”沈浪问道。

    “那这位熊公子的性命便只怕……”女人缓缓道,虽然声音还是那么柔媚,但熊猫儿丝毫不怀疑对方下一刻便能将自己大卸八块。

    “好!我答应!”沈浪道:“只是我有一个条件,我想看看你的脸……”

    “贱妾蒲柳之资,有何好看的?”那女人媚笑道:“若你想要女人,我随时便可以为你找来十数位江南绝色,还有一边的门扉当中,有着武林各派的不传之秘,甚至当初王怜花的习武顺序还在,公子可尽情浏览,等到有把握之时再出发……”

    沈浪叹了口气:“我现在却只想见见你!”

    突然间,一点明火浮现出来,驱散了黑暗,伴随着女人的尖叫。

    是沈浪!他居然根本没有被迷药迷倒,此时更是点亮了火折。

    熊猫儿放眼望去,就见到了一位宫装美妇,她就仿佛天上的仙女,本来便应该吸引世间一切男人的光芒,身上每一处地方都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

    熊猫儿不可遏制地越过她美丽的身子,看到了她的眼睛,脑海便是轰然一震!

    那是怎样美丽的一双眼睛啊!秋水为波,倾国倾城……任何的字眼描述对于这绝世的容姿都是一种侮辱。

    而在美丽的眼睛周围却有一层白纱,将倾城风姿全部遮挡住,令熊猫儿大生遗憾之感。

    那美妇怔了怔,突然问道:“你……真的想看?”

    沈浪道:“我此时若说个不字,岂不是大傻瓜?”

    美妇突然银铃般娇笑了起来,道:“好!我还可以给你看更多……”

    她的手突然抬起,将身上的衣裳一件件脱了下来,纵然是在脱、衣,她的风姿也是那么俊美。

    普天之下,脱、衣时还能保持风姿俊美的女人又有几个,又有谁还懂得,脱、衣时的风姿,才最令男人动心。

    于是,她身子已完全呈现在沈浪与熊猫儿面前。

    那滑润的香肩,那细腻精致的皮肤,那盈盈一握的腰,那晶莹,修长,曲线柔和的腿,那精致的足踝……

    魔鬼般的香躯之上,是一张仙子般的脸孔。

    圣洁,美丽,不可方物,熊猫儿只觉得口干舌燥,倾国倾城,沉鱼落雁之类的形容词不断在心底闪过,却根本无法与面前的美、色相匹配。

    只是此时,在这绝艳的仙子身上,却有着七道刀疤!

    这七道刀疤,就仿佛魔鬼的爪印,地狱的烈火,在仙子如玉的躯体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也只有来自地狱的恶鬼,才能狠下心摧毁这一件原本完美的艺术品!

    熊猫儿突然很理解面前的佳人,为什么喜欢待在黑暗当中了,同时也对于那个辣手之人升起了深深的怨毒。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对付王怜花了么?”

    美妇缓缓披起轻纱,道。

    “因为他便是魔刀门主……也是他伤的你……”

    沈浪苦笑道:“但我现在对你的身份更加好奇,若我猜测没错的话,我应该称呼你一声‘王夫人’,而王怜花,应该就是你的……”

    “住口!”王夫人此时的脸孔狰狞,几乎宛若恶鬼。

    “本来在下心里还有些疑惑,但见到夫人之后,已经一切尽解……”

    沈浪道。

    “你知道了什么?”王夫人不知为何,又收摄住了怒火,款款坐下,身子曼妙优雅,又有一番风情。

    沈浪叹口气:“整件事还是要从当年的衡山之会说起……当年快活王设计天下豪杰,将他们全部骗至衡山自相残杀,自己却装好人秘密搜集各派练功诀要,最后以云梦仙子之独门暗器天云五花绵诈死脱身……这其中有着绝大一个难关,那就是为什么当年的云梦仙子愿意帮助那柴玉关?”

    “为什么?”王夫人笑吟吟问道。

    “因为那云梦仙子与快活王柴玉关本是夫妻,当年之事便是他们一手设计!而王夫人你,既然持有天云令,自然便是那云梦仙子!”

    王夫人道:“你想看看天云五花绵么?我现在就可拿给你!”

    言下之意,居然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而快活王狼子野心,绝情绝义,居然在最后关头重创云梦仙子,想独吞武功秘笈,云梦仙子重伤逃遁,后来便有了王夫人……”

    虽然只是猜测,但沈浪说起来却仿佛亲眼所见。

    “咯咯……那我应该让你去对付快活王,为何又要让你去找王怜花的麻烦?”王夫人娇笑道。

    沈浪叹了口气,道:“只因为他是你儿子,现在却不听你的话了……”

    王夫人神色复杂无比,只有一分是母亲看到儿子变成陌生人的悲伤,却有九分猎人被自己所圈养之狼犬反咬一口的怨毒!

    片刻之后,她脸上的笑容敛去,道:“孩子长大了,不听母亲的话,却也是常有之事!”

    沈浪摇头:“不仅如此,他还将你原本的手下部署全部拉拢了过去,组成了魔刀门之基础……”

    “我本来就觉得魔刀门崛起速度之快,实在惊世骇俗,却不知它原本就存在于整个江湖,乃是你十数年苦心孤诣,收拢天下高手,为与快活王相抗衡做的准备,奈何……”

    沈浪顿了顿,又道:“王怜花本来便是少主身份,又有着数不尽的钱财,只要广撒金银下去,恐怕能够不动心的人很少,将你势力全盘吸收,改组为魔刀门自是顺理成章!”

    王夫人苦笑了下:“世人皆贪财好色,怜花那小子又得了朱家与仁义庄之积蓄,财力之富,实是惊世骇俗,倒也怨不得他们……”

    沈浪继续说道:“王怜花习武成痴,根本不在意你与快活王的仇怨,只想将这招刀法练成!而你却不能坐视快活王逍遥,放弃复仇……此时的你还有武功!见此情况,你只能亲自去找王怜花……谁知道,他此时武功居然已经不在你之下,更学了一式魔刀……”

    “那简直不是人间的刀法,我通晓天下武功,却也找不到比那刀更狠,更绝,更快的法门……”

    王夫人的眼神迷离,似乎又回忆起了那天的场景:“要不是那小子最后收手,我恐怕早已死了……我现在已经怀疑,怜花是否去了一趟阴曹地府,才得了这招刀法……”

    “唯有如此,才更加恐怖,魔刀刀出无回,他却能最后收手,代表着他不仅通过大量人命将这招魔刀推演大成,更是到了收发由心之境……”

    沈浪叹息道:“本来快活王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但现在……恐怕即使是他也难敌魔刀锋芒……”

    王夫人道:“我一不小心,放了这魔头出来,现在只能来求你了……”

    沈浪默然。

    王怜花虽然无意江湖争霸,但他出道以来给江湖带来的腥风血雨却是丝毫不少。

    虽然此人目前似乎练武成痴,但谁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危害武林?

    魔鬼的心思,有谁又能猜测出?更不用说魔刀门还有魔刀的存在,已经是江湖上最大的不安定因素了。

    良久之后,沈浪终于道:“我答应你!”

    “很好……我这里有武林各派不传秘要,以及怜花小时候的练功心得与卷宗……”

    王夫人吃吃而笑:“从他的习惯,性格,再到他喜欢吃什么菜、穿什么样的衣服,乃至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应有尽有!只是缺少了最重要的一件!”

    沈浪问道:“想必便是那招无敌魔刀——天魔七杀式的来历了?”

    王夫人点头道:“那一刀简直好像就是从天外飞来的,我穷尽心力,居然都找不到它的来历……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

    “世间任何武功,都必须经历由初创再到不断完善的过程,有的甚至要历时数百年,要想瞒过武林群豪是不可能的,而天魔七杀式却突然而出,横绝于世,这是最大的疑点!”

    沈浪苦笑:“我现在也怀疑王怜花是从地狱带来的这招刀法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