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六十五章 赌约(求收藏!)
    <div id="content">

    “就以眼下最为火热的丐帮帮主之位为赌!我选一人,范老板选两人,谁选的人当上帮主便是赢家!”

    方明说道,这赌法果然极为简单。气魄却是骇人到了极点,居然以这天下第一大帮的名位为博戏。

    范汾阳微一沉吟,道:“丐帮熊帮主早去,近年来帮务都是三位长老打理,要选帮主也必然是其中一人!单弓性情偏激,有时行事难免任性,武功却是最高、那欧阳轮虽好饮食,却是侠义正直之人、左公龙更是大仁大义,江湖上名气最好,不知道公子属意何人?”

    方明道:“我选左公龙!”

    范汾阳道:“三只选一,在下的赢面却是大了不少!不知赌注?”

    “十万两黄金如何?”方明掀了掀眉毛,就仿佛在说十个铜板这么简单。

    “这个……好!”范汾阳一咬牙,与方明击掌订约。

    盟誓过后,方明却是突然大笑:“范老板这次可以说是有输无赢了!”

    朱七七气道:“他肯定耍诈,姐夫别理他!”

    范汾阳却道:“在下却想听听王公子高见!”

    方明摇摇头:“高见谈不上,但我知道,死人是做不了帮主的,这局即使在下赢不了,范老板却是注定要蚀本的了……”

    “死人?单弓与欧阳轮已死了?”沈浪、熊猫儿等人俱是脸色大变。

    “什么时候的事?”范汾阳脸色煞白,喃喃道。

    “就在刚才!”

    方明再也不看范汾阳一眼,直接走出酒楼。

    “怜花兄留步!你还未告知魔刀门秘技来历!”沈浪忽道。

    方明的身影已经消失,只有余音寥寥:“出鞘无回,刀必见血,一式七杀,是为天魔七杀式!!!”

    “天魔七杀式……”

    沈浪神色怔怔,似乎在咀嚼着这个名字。

    “这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跟鬼一样……”

    熊猫儿看着沈浪,突然道:“你在想什么?”

    “错了……错了……”沈浪苦笑道:“我见魔刀门诡秘,原本以为乃是魔教分支,现在看来,却是全盘错了……”

    魔教这个名称一出,饶是熊猫儿这等豪侠之辈,也不由打了个激灵。

    虽然这个魔教低调得很,但只有到了范汾阳、熊猫儿这个层次的武林高手,才知道它的恐怖!

    “我一开始见魔刀门以魔刀为名,也以为是继承了魔教十大神功,魔刀刀法的一支,但现在看起来却是全错了……”范汾阳摇摇头。

    “若没有魔教助力,却发展出此等声势,却更加可怖可畏!”

    沈浪好看的眉毛紧紧蹙起:“天魔七杀式?为何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朱七七却跳了出来:“我看那王怜花一定是杀害徐若愚、单弓、欧阳轮等人的凶手,我们直接拿下他不就知道了……”

    沈浪道:“我可以肯定,王怜花并不是那晚出现的黑衣人,只因为那黑衣人虽然刀法可怖,武功卓绝,比起王怜花来却还是大有不如……”

    熊猫儿也点头:“那黑衣人武功虽高,但也算有迹可循,王怜花几次出手却是宛如天外飞仙,羚羊挂角,连我这个老朋友都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瞎了眼……”

    “魔刀门、王怜花……江湖从此多事!”

    沈浪叹道。

    熊猫儿拍了拍他的肩膀:“沈浪啊!你要振作,我之前就觉得你担负了什么大秘密,好像扛了一座山一样,但现在却似乎变成了两座……”

    遇到这种朋友,沈浪除了苦笑之外还有什么话好说?

    三人一行出了客栈,沈浪等了片刻,突然又是一声叹息。

    熊猫儿道:“我怎么发现自从见过那个王怜花之后,你叹气的次数比之前加起来还要多?”

    沈浪苦笑道:“我现在心里有着一件大为疑难之事,想拜托金兄,奈何……”

    “若有什么事,找我也一样的!猫儿若皱一下眉头,便不是顶天立地的好汉!”

    熊猫儿大拍胸脯道。

    “这件事太过艰难……我本来就想请猫儿兄弟相助,只是还必须加上金兄……”沈浪苦笑着解释:“我仔细回想王怜花的出手,发现他虽然融合百家所长,招式更是快若闪电,但根底却精纯无比,似乎与少林派大有牵连……”

    “少林寺?”熊猫儿剑眉一皱:“自从弘法大师圆寂以来,少林新任住持方丈刃心大师便名声不显,以至于居然让五台天龙寺的天法大师盖了过去……王怜花以前居然与少林派有着牵扯?”

    “不是少林武功,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似是而非,我也非常疑惑,因此想去一探,只是少林千年古刹,防备森严,乃是雷池禁地,若非你与金兄联手,我是说什么也不放心的……”

    “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就可以了!”

    朱七七叫道:“有着天下第一的沈浪在,我们还怕什么?”

    一想到可以揭破王怜花那个魔鬼的真面目,她的心里便激动非常。

    熊猫儿却道:“沈兄不能去,因为还有丐帮之事!”

    沈浪苦笑:“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帮主之位可以说关系到整个武林的安危,王怜花既然点出左公龙是他的人,我怎么敢抛下这里的事去嵩山?”

    朱七七愤愤道:“这人心思诡秘,计谋一个接一个,果然是伪君子,只有你才是真英雄!”

    沈浪嘴角的苦笑越发扩大:“虽然明知道王怜花抛出丐帮吸引我的注意,我却不得不踏入这个陷阱……唉……此人不但心计过人,更是已经堪破名利,我一直以为快活王才是整个中原武林的腹心之患,但现在看来,此人如果为恶,危害甚至还要在快活王之上……”

    朱七七道:“我现在只希望金大哥快点回来,可以帮到你,一举解决王怜花那个祸患……”

    ……

    此时正在被朱七七念叨的金无望,肯定是回不来的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死狗,与韩伶一起倒在了一名白纱少女的脚边。

    “飞飞妹子,好久不见!”

    方明看着面前的白飞飞,脸上绽放出慈爱的笑意,仿佛真的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

    “这两人已经被我拿下,我要用他们跟你换一个人!”

    白飞飞怯生生地道,好像真的是一个弱女子,但只要看到倒在她脚边的酒使与财使,就知道这个女孩不仅武功委实深不可测,心计更是阴毒无比。

    “让我猜一猜,你莫不是想要换那个江左司徒家的阴阳人么?”

    方明摸了摸下巴,脸上泛起一丝促狭的笑容,突然道:“你要依靠色使接近快活王,伺机报复?太过麻烦了,还有被看破的可能,如果真的要复仇的话,其实只要做一件事就可以了……”

    “什么事?”白飞飞就仿佛一条幽灵,只有提到复仇才能燃烧起她眸子当中的火焰。

    “很简单的事……那就是——嫁给我!”

    方明语出惊人。

    “嫁给你……你知道我们……不错!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法子!”白飞飞突然娇笑道。

    “对吧?只要我们成亲,再给快活王送份请柬,想必起码也能将他气个半死吐血!”方明认真道。

    白飞飞仔细打量起方明,仿佛第一次见到他,道:“别人都说我是索命恶鬼,但你才是真正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嗤嗤!

    白飞飞媚笑嫣然间,两只衣袖激射出大量细密的磷火,向方明而来。

    “你不是我的对手!”

    叹息之间,一抹冷月般的光华从方明手上绽放,片片白纱仿佛蝴蝶一样翩翩乱舞。

    繁华落尽之后,地面上空自躺着两个武林高手,佳人却已难觅踪迹。

    “咯咯……贱妾先回幽灵鬼窟,等着公子携聘礼而来,万望不要令贱妾久等……”

    白飞飞的声音柔软酥糯,似乎一位含情脉脉的怀春少女,但任何人只要知晓内情,都必将不寒而栗。

    方明抓起一片白纱,鼻尖似乎还能嗅到那一抹芬芳。

    他突然一笑,抓起酒使与金无望,“为了你们两个,我可是连色相都牺牲了,你们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虽然在之前品评天下英雄的时候将酒色财气四使说得一无是处,但方明却知道,这四人已是当今武林之绝顶高手,任何一人都在那所谓的武林七名家之上!

    此等人才,不论是拿来当靶子练刀,还是培养成万劫刀奴,都是极好的!

    “古龙世界的少林寺,与金庸的少林寺,不知有什么区别,有没有易筋经传承?”

    方明负手看向嵩山方向,眸子当中有着期待。

    菩提心法虽好,但要精修至先天之境,却是遥遥无期。

    他现在佛门心法已经渐渐臻至绝顶,却还需要最后一门武功,才能将金系佛门之路走到大成!

    那自然是易筋经!金大侠世界中佛门之绝顶功法!

    虽然武林外史不是金大侠的系列,但也有少林寺,想必功法多多少少也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传闻这里少林寺的镇寺之宝——达摩神经,乃是传自达摩老祖,不知真假如何?七十二绝技又是否能与金系相媲美!”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