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十七章 洋河城
    <div id="content">

    “这就是霍丘三凶与那个玉容凤都想弄到手的东西?”

    方明展开了一副古色古香的绢色锦缎,巴掌大小,薄如蝉翼,上面还有着一些扭曲的线条与花纹。

    “这东西好像是一副地图,原本应该在霍丘三凶手上,后来被玉容凤盗了出来……不!或者说,被假扮玉容凤的她盗了出来……”

    这幅疑似藏宝图的东西,自然是从玉容凤身上找出来的。

    并且,方明在仔细检查过后,发现原本的玉容凤居然戴着一副人皮面具!等到揭开之后,出现的却是一张陌生而艳若桃李的俏脸。

    可惜,无论对方长得多么诱惑,在方明的眼里都已经是红颜枯骨,不值一物,因为一个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算了!走吧!”

    方明将这个意外收获藏好,舍弃了三环刀,直接离开了这片树林。

    在他背后,原本的尸体已经不翼而飞,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

    暖春三月,游风醉人。

    洋河郡的一家酒楼之上,百年的红木招牌散发出暗沉的釉色光泽,内部人声鼎沸,伙计们吆喝不断,将一盘盘美酒佳肴,乃至珍品美食流水一样的送到客人桌头。

    方明占据了二楼靠窗的一个位子,一手握着酒杯,不时给自己斟满,面前放着满满的一桌鸡鸭鱼肉,特别是烧的通红流油的水晶肘子,乃是这里的一绝,香味四溢,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周围吵杂无比,而只是稍微竖起耳朵,方明就听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

    酒楼之中,本来就是江湖上消息极为灵通之地,而方明特意挑了这家酒楼,就是看重来这里的客人多是劲装猎服、腰佩刀剑的江湖中人打扮。

    方明微微抿了一口酒,小城小店自然没有什么名品,但一股甘醇的辛辣之感还是在口鼻之间蔓延,配合着周围江湖豪士的叫嚷,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酒客所说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方明仔细收集之下,却也是对洋河郡的武林多了几分了解。

    “长河帮这次麻烦大了!帮主之女玉容凤居然盗走了大江盟霍长老的宝物……啧啧……真是好胆……”

    这时候,长河帮、大江盟、霍长老等字眼飞入方明耳朵,令他神情一动,不由更加凝神倾听起来。

    “我看不可能,小仙女玉容凤在洋河郡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玉培新玉帮主的掌上明珠,要什么没有?怎么会做这种下三滥之举?”

    “但偏偏小仙女目前失踪,玉帮主遍寻而不得,对外宣称乃是霍长老下的黑手,双方已经约了三日后在望江楼互相讨个公道!嘿嘿……长河帮这次恐怕撞到硬点子了……”

    江湖闲人,自然看热闹不怕事大,甚至还有些窃喜的感觉:“这次小仙女闯祸不小,长河帮怕是要糟……”

    另外一名酒客大声叫着,显然是不信:“我看这是大江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不是看长河帮占据河道,日进斗金,又不肯加盟分润……唔……”

    他话还没有说完,旁边一名朋友就直接将一块排骨塞入他的嘴中,并且不住对着四周道歉:“诸位莫怪,我这朋友喝多了!”

    “他做得,别人就说不得么?”

    原先的大汉嘟囔了几句就坐下,倒也不敢继续再说下去,毕竟,大江盟在康州武林当中也是威名赫赫,即使只是洋河郡的一位长老,便有着令人谈虎色变的权势。

    “原来如此!”

    方明此时心里一片雪亮,论及这件事的原委,在场恐怕没有比他更加清楚的人了。

    “那个霍长老虽是真的丢了宝物,但大江盟也是居心不良,最倒霉的还是长河帮,不仅玉容凤下落不明,更是被被狠狠栽了一赃,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要说真正玉容凤的下落,那个假扮她的女人肯定非常清楚,但奈何方明刚刚准备审问对方,那个女人便立即自尽了。

    方明也只能无奈地搜遍她全身,终于找到了那副宝图,但对于其中情况还是一头雾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在那个女人背后肯定有着一个势力极为庞大的组织,并且对待成员极为严苛,否则决不至于令她违反求生本能,一意自尽。

    “在这其中,要捞好处的风险太大……并且到手的东西肯定也要吐出去,放弃!倒是不妨去看看热闹,顺便打探下藏宝图的来历……”

    对于手上的东西,方明现在还是一头雾水。

    “小二!结帐!”

    方明思付已毕,将杯中残酒一口饮尽,又风卷残云一样将桌上的酒菜吃完,才摸了摸肚子满意地结帐。

    后天高手处于炼精化气阶段,所需精气自然要从外界摄取,又没有先天高手的炼气手段,自然只能从日常饮食当中下功夫,因此个个都食量甚豪,小二早就见怪不怪了。

    “客官请!”

    小二带着方明来到柜台,方明随手甩出一块细碎银子。

    掌柜的看了看成色,又将一柄锡金小秤取出,细细称了,口中道:“客官看好,您这是幽州产的雪花纹银,品质上佳,重二两三钱!”

    饭费总计要价一两二钱,已经是极为豪奢的水准了,掌柜的拿出一柄银剪刀,将银子剪下了一小半,对称一过,乃是一两之重,随后又在原本的银子上绞下了一个小角,称起来有着二钱,便将剩下的银子交还给方明。

    方明一入手便感觉银子剩下的银子的确有着一两多重,便点点头,在小二的恭送中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方明看看日头,一张脸登时垮了下来:“师姐只给了五十两的盘缠,要在这里过活恐怕不太够,难道要我客串江洋大盗还是去做看家护院?”

    自古天高地高,不及吃饭第一高,对于方明而言更是如此。

    并且,大乾世界可不比碧血剑世界,没有他横行的份,因此摆在方明面前的乃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现在方明异常悔恨,为什么不可以将武侠世界当中的实体金银带到大乾世界中来。

    别的不说,光光碧血剑当中的建文宝藏,便足够他富家一方,从此衣食无忧,甚至建立起强大的势力了。

    虽然先天高手不太可能用金钱给砸倒,但普通的后天绝顶也要吃饭穿衣,有着一大帮子人需要养活,这就给了金钱发挥力量的余地。

    “望江楼,望江楼,不如先去看看!”

    方明找人打听了望江楼的位置,立即开始赶路,准备去一旁看戏。

    他现在乃是外派人员,行动上异常自由,两位师兄师姐给的任务也只是在洋河郡建立据点,并且伺机与神刀教的人接头。

    这都是要撞运气的事情,方明根本不急,只等着看完好戏之后再找个地方落脚,顺便等着神刀教的人找上门来。

    望江楼位于洋河郡首府所在洋河城之中,这里乃是三条大江汇聚之地,最为繁华,传闻从望江楼上远眺,便可见得三江交汇,八方纵横的美景,乃是洋河郡一等一的形胜之地。

    “要说交通便利,消息灵通的话,再也没有比洋河城更好的地方了……”

    方明一面赶路一面思索:“干脆将联络点定在洋河城得了,虽然有着少都督府与青云宗分舵的压制,但灯下黑自古皆然,并且即使发现了也好逃跑一点……”

    这可不是方明胆小,而是他这次的事情关系重大。

    不论是原本的玄真道弟子,还是之后即将套在头上的神刀教少主什么的,可都是见光死的身份!

    不仅大乾官府与青云宗,恐怕就连大江盟都不会放过他,当然必须预先考虑好退路才是。

    一路风驰电掣,到了洋河城之后,才发现望江楼早已被长河帮包场,除了武林名宿、大帮势力之主外,任何闲杂人等也休想靠近十丈之内。

    “好吧!我现在就是一个小卒子……”

    方明自嘲地一笑,随后和其它武林闲人一样,远远地蹲在一边看戏。

    洋河城乃是洋河郡首府,几乎一眼望去便可见得十七八个阳刚俊朗的大汉或者英姿飒爽的侠女之类,此时又赶上了长河帮与大江盟霍长老的冲突,望江楼附近真是人山人海,到处都可见得眉目中精光大放的武林中人。

    不仅如此,整个洋河郡的武林众人更是被源源不断地吸引而来,一时之间,整个洋河城的客栈生意火爆到了极点,连连涨价,让方明的荷包又是狠狠出了一回血。

    江湖中人最是喜动不喜静,还没有等到长河帮与大江盟冲突,洋河城之内已经接连发生数起搏杀,让衙门与一众捕快疲于奔命,却又无可奈何。

    等到了约定之日,望江楼附近早已被众多江湖中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方明夹在中间那是丝毫不显眼。

    “长河帮帮主玉培新来了!”

    突然间人群分开,一队穿着蓝色绸衣的帮众簇拥着一位蓝衫中年缓缓走入望江楼当中。

    “那便是圆通手玉培新么?”

    方明打量着对方,一副若有所思之色。

    <div align="cente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