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龙王传说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阿如恒和司马金驰
    这样他们才能相辅相成。毫无疑问,那龙神变的过程中,他们的实力会变得无比强大。现在回忆起那天最后的碰撞,分明是古月娜以龙神变操控了位面之力,才抵挡住的深渊圣君的侵袭。

    虽然这并不是她自己的力量,可是,能够以龙神变来控制斗罗大陆位面的位面之力,恐怕再无人能够做到吧。

    此时的唐舞麟已经冷静了下来,记忆也变得清晰了许多。回忆起那天的整个过程,当古月娜刚刚出现的时候,她分明在叹息。她叹息是因为什么呢?

    无疑,她的记忆已经恢复了,甚至很早以前就恢复了,当初吃下奇茸通天菊之后,是不是她就已经清醒过来了。可是,她却一直叫自己爸爸,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在烈火盆地等待着自己,一直都没有把恢复清醒的事情说出来。

    这是为什么呢?是为了逃避什么,或者是为了和自己在一起。

    她是爱我的!

    唐舞麟脑海中宛如闪电一般掠过这个念头。如果她不是爱我的,为什么不肯把清醒说出来然后立刻离开呢?她虽然一定对自己隐瞒了许多东西,但是,这和她爱自己毫不冲突。

    心中突然想通了这一点,唐舞麟只觉得内心之中豁然贯通,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了,甚至连他整个人仿佛都变得轻松起来了似的。

    只要她是爱我的,其他的一切还重要吗?并不!

    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的心也终于真正的稳定了下来。这次大战,自己提升了这么多,还有之前参赛中获得的经验,都需要融会贯通。尤其是自己这次自创两式枪法,初步找到了自己要走的道路,这些都需要沉淀、都需要更多的领悟。

    王者之路和孤注一掷。

    自己有着金龙王的力量、金龙王的血脉气息,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敌人,都应该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毁灭。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徒劳的。自己最强大的就是力量,就是正面作战。王者之路和孤注一掷,无疑就是如此而来。

    相对来说,王者之路更适合战斗中使用,而孤注一掷,则是拼命的一击。不惜一切代价的灌注自己全部能量。无论什么时候,孤注一掷都只能用一次,而它的威力也会伴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而提升。

    脑海中回忆着之前的经历,唐舞麟渐渐进入到了深度冥想之中。

    曹德志缓缓睁开双眸,眼神中跳动着奇异的光彩,“灵域境么?果然突破了。或许,这是整个位面的选择,在他身上,已经多了位面的意志。未来,谁想要伤害他,恐怕都没那么容易。位面的意志自然会庇护他。幻云,你只是没看清这一点才会担心的。”

    自言自语的说到这里,曹德志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什么是位面的意志呢?或许,就会像是幸运术一般?”

    一抹淡淡的微笑随之从曹德志脸上浮现出来,“真的很期待呢。在唐门和史莱克最危难的关头,恐怕又要出一位一代大能了吧。先祖,是您在冥冥中保佑着我们吗?”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墙壁。在那面洁白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画卷。

    画卷上有一个人,他脚下是无垠的大海,蓝色长发披散在身后,飘然若仙。一身白衣,右手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金色三叉戟!

    他的目光温和而悠远,哪怕只是一幅画,他那双眼眸却依旧给人一种宛如深渊的感觉。

    看着这幅画卷,曹德志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先祖,神界真的不存在了吗?那现在的您,又在何方呢?”

    ……

    “你就是司马金驰?狂风刀魔司马金驰?”阿如恒拍了拍自己的大光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身边这位。

    那天一场大战之后,整个血神军团都处于紧张状态。然后,他们两个就被抓起来了……

    是的,作为外人,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在血神军团的军营,不被怀疑就怪了。尤其是出现了邪魂师偷袭的情况之后。

    幸好,他们在星斗战网全联邦挑战赛上给血神军团的将士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核实了身份之后,现在算是半软禁的形式留在军团之中。

    “是我。你是大力神?”司马金驰看着阿如恒也是一脸很感兴趣的模样。

    虽然两人并没有交过手,但他们都曾经有过共同的对手。这次来的目的也是差相仿佛。两人在星斗战网全联邦挑战赛上都获得了不菲的成绩。此时看着对方,眼眸中难免有火花迸射。

    “你好!”阿如恒像司马金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司马金驰不疑有他,抬手和他相握,两只大手握在一起的下一瞬,司马金驰的脸色就变了。

    他自问自己的力量已经算得上是强绝一时了,可是,当他握住阿如恒的手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力量的极致。他的力量几乎在瞬间就被瓦解,他的手掌在阿如恒手中,就像是面条一般被揉搓。

    司马金驰的脸色一下就变成了铁青。

    “卑鄙!”

    阿如恒松开了他的手,撇了撇嘴,“也不怎么样嘛。”

    司马金驰大怒,“老子擅长的是刀法,不像你这种野蛮人只有把子力气。”

    阿如恒眼睛一瞪,“你说谁是野蛮人?”

    “说你!”司马金驰猛地站了起来,但是,他脸上很快就流露出了郁闷之色。

    原因很简单,在他和阿如恒身上,都有着一套像是铠甲般的东西,这玩意儿的用途很简单,封锁魂力。

    这魂力锁无法封锁力量,可司马金驰这一身修为,都是以武魂为基础的。他现在连斩龙刀都释放不出来。

    阿如恒就不一样了,事实上,他想要解开这魂力锁毫不费力,以他那恐怖的身体强度。当世根本没什么东西能困得住他。

    愤怒中的司马金驰,看到同样站起来,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个头,同时脸上表情不怀好意的司马金驰,嘴角顿时抽搐起来。

    在南方军团的时候,从来都只有他欺负人,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人欺负的程度了?这简直不能用郁闷来形容啊!

    双眸喷火,“阿如恒,你给我等着,要是让老子恢复了魂力,一定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阿如恒捏了捏拳头,“一个即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还威胁别人。这真是好有趣。”

    正在他嘿嘿坏笑着接近司马金驰的时候,禁闭室的门突然开了!

    两名荷枪实弹的血神军团士兵冷冷的站在那里,“你们出来。”

    司马金驰和阿如恒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怒哼一声,别过头去,大步向外走。

    阿如恒肩膀一沉,就把司马金驰撞开到一旁,率先走了出去。

    司马金驰大怒,可却又毫无办法。一脸怒气的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在两名士兵的“护送”下,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办公室之中。

    是他!

    看到办公室内的那个人时,两人的表情都是一变。

    ---------------------

    求月票、推荐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