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坤天乾地
    石牧目光一闪,咧嘴冷然一笑,对于帝夋的动作意图了然于胸,单脚一抬,猛地一踏。

    “轰”的一声,空气发出一声巨大爆鸣!

    石牧身形一闪消失,随即出现在帝夋身后,仿佛影子一般紧贴而上,不让其拉开一点距离。

    六件重兵一挥,幻化出道道残影,再次轰击而下。

    “该死!”帝夋心中愤然,不过也没有法子,只得迎战。

    轰轰轰!

    连续的巨大轰鸣炸响!

    这片庞大山脉今日遭到灭顶之灾,两道巨大身影前后追逐,所过之处,虚空激荡,一切都化为齑粉,原本秀丽的山峦眨眼间变成一片废墟。

    又一次惊天碰撞巨响后,两道身影突然分开。

    帝夋身前十二根长棍猛地一震,一股庞然巨力透过长棍传至其身上,整个人倒飞而出,口中喷出一团鲜血。

    其整个人犹如一道流星一般,一下撞在千余丈外,一座高耸如云的巨峰上。

    巨峰赫然直接断裂,半个山体轰然倒塌,化为无数碎石。

    石牧身形一顿,脚下一点,再次如电飞出,一晃出现在帝夋上空。

    他口中发出一声爆喝,身躯上肌肉猛然一鼓,然后恍如蟒蛇般扭曲起来,身上的每一道灵纹都猛然一亮。

    手中六件重兵同时绽放出冲天黄芒,耀眼夺目,然后猛然挥下。

    可怖的巨力从六件重兵上散发而出,比之前再次骤然强大了几乎倍许,眼看被击中,便可将帝夋的身体打成肉酱。

    帝夋此刻已稳住身形,不过面对石牧的攻击,眼中竟没有丝毫惊惶。

    其单手一指眉心,竖目白光陡然大盛,一道粗大白色电光飞射而出,打向石牧中间的脑袋。

    同时他手中掐诀,张口再次喷出一口精血,立刻化为滚滚血光,淹没了他的身体。

    石牧眼神一闪,没有躲闪,任凭白光击中了他的脑袋,手中重兵隆隆轰击而下。

    砰砰!

    两声爆裂声同时炸响!

    石牧的脑袋爆裂开来,化为一片粘稠玄黄雾气。

    帝夋的身体也爆裂开,化为一片血雾,滚滚一涌,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黄色雾气微一翻滚,石牧的脑袋恢复原样,远处血雾一涌,凝聚成帝夋的身体,不过脸色苍白的很。

    石牧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料到帝夋也达到了不死之身的境界。

    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黄影飞射而出,再次朝着帝夋飞扑而去。

    他心中清楚,不死之身并非真的不死,每一次施展此境界,需要消耗极为庞大的气血和真气。

    他能感觉的到,帝夋并未和他一样,开辟血海,气血定然不足,施展不了几次不死之身。

    帝夋脸上突然浮现一丝诡笑,手中掐诀,全身各色法则光芒陡然大盛。

    石牧看到帝夋的笑容,心中猛地咯噔一下,不过不等他做什么。

    嗡!

    一股巨大光柱陡然从天而降,笼罩住了石牧的身体。

    光柱上浮现出各种颜色的符文虚影,玄妙无比,给人一种坚不可摧之感。

    石牧身体立刻被一股巨力压住,飞遁的身形立刻停了下来。

    他有些艰难的抬头望去,脸色一变。

    帝夋的四梁八柱,也就是那十二根长棍灵宝,不知何时已尽数回笼,并出现在他头顶。

    此刻十二根长棍彼此连接,八根长棍竖立,四根长棍当做横梁,组成一个牢笼,绽放出冲天光芒,凝聚成这道巨大光柱。

    这光柱具有极大的困禁之力,还有一股庞大的法则之力,源源不断从牢笼上传递而来。

    牢笼缓缓落下,每降落一点,光柱的困禁之力便大一些。

    石牧一惊之后,神情立刻恢复了平静,低喝一声,全身玄黄光芒大放,奋力挣扎。

    “呵呵,让你尝尝这坤天乾地笼的厉害!只要被此宝困住,就算你是真正的上界仙人也无法逃脱!”帝夋飞快掐诀,口中哈哈大笑,语气很是不屑。

    不过他笑声未落,笼罩住石牧的光柱剧烈颤抖。

    光柱之中,石牧身躯飞快变大,转眼间化为一头万丈巨猿,奋力挣扎。

    同时他大口一张,吐出一道如有实质的玄黄光芒,化为成一团巨大黄云,飞射而出,托住了牢笼,使得其无法继续落下。

    帝夋表情一僵,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怎么可能!”他大叫一声,口中念念有词。

    他身上的十二道法则霞光立刻大半飞射而出,凝聚成一团光球,散发出强烈无比的法则之力,一闪融入半空中的牢笼之中。

    同时帝夋全身光芒闪烁,飞快掐诀。

    半空的坤天乾地笼猛地一震,光芒陡亮了一倍,开始旋转起来,汹涌的法则之力从牢笼中透出,压迫着那团黄云缓缓落下。

    石牧脸色微白,眼神厉色一闪,口中飞快念念有词。

    他体内传出一阵哗哗声音,仿佛波涛之声一般。

    轰!

    他身上突然浮现出大片血光,随即一变,化为大片血色火焰,熊熊燃烧。

    正是燃烧精血,激发潜能的秘术!

    石牧双目中浮现出一层血色,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从他身上爆发开来。

    光柱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马上便要碎裂,牢笼似乎受到了影响,立刻停止下落。

    石牧口中发出一声大吼,六只手臂挥舞起来。

    一道道夹杂着血光的剑芒棍影冲天而起,散发出骇人的力量波动,比先前厉害了许多,穿透黄云,轰击在牢笼之上。

    牢笼剧烈颤抖,隆隆震响。

    帝夋脸色再惊,单手抬起飞快掐动法决,正要再做什么。

    就在此刻,他身后黑影一闪,石牧的身外化身再次出现。

    他双手一挥,上面“噼啪”一声,燃起了两团漆黑火焰,散发出阴冷无比的气息,虚空也为之冻结,朝着帝夋身后拍去。

    帝夋似乎早已料到这点,并不转身,身后蓝光一闪,凝聚成一道蓝色光幕。

    身外化身双掌轰击在上面,黑蓝两种光芒交织闪烁,激烈冲突。

    蓝色光幕虽然单薄,不过坚固无比,上面蓝光闪烁,但丝毫没有破碎的迹象。

    “滚开!”

    帝夋冷哼一声,身上陡然浮现出一层刺目金光。

    两道巨大金色剑气从蓝色光幕从飞射而出,迅疾无比斩在身外化身之上。

    黑色人影赫然被斩成三截,朝着远处被击飞了出去。

    帝夋轻蔑冷哼,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石牧,十二只手臂齐动,正要做什么。

    就在此刻,他身侧虚空一闪,一个全身被绿光包裹的人影凭空出现。

    人影滴溜溜飞快旋转,千万道青色飞剑从其身上飞射而出,如雨般射向帝夋,迅疾无比。

    “师兄,还想来送死吗?”帝夋眼中精光一闪,冷声喝道。

    栗升面容肃然,丝毫没有回答帝夋的意思。

    帝夋手臂一挥,轰隆闷响声中,身上赤光闪烁,身周浮现出一个球型赤色护罩,上面有一道道火焰状的赤色符文,护住全身。

    噼噼啪啪!

    一连串金铁交击的巨响,无数青色剑气刺在火焰护罩上,射出无数耀眼火星,赤色护罩不断震颤,不过也只是如此而已,没有被击碎的迹象。

    赤色护罩光芒闪烁的同时,上面的火焰符文也喷出一道道赤色火舌,打向栗升。

    不过栗升身形灵动,不断变幻位置,那些火舌一时没能击中他。

    帝夋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碍手碍脚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再耽搁下去,石牧真的要挣脱而出了。

    他忽的一咬牙,顾不得真气消耗,口中念念有词,眉心竖目白光大盛,射出一道白色光线,迅疾无比的打向栗升。

    栗升脸色大变,身形猛地往旁边躲闪,同时眼睛猛地一瞪,两道半透明的波纹状剑影从里面电射而出,眨眼间跨越数百丈距离,到了帝夋身旁,并且一下穿透了那赤色护罩,恍如无物。

    “砰”的一声闷响从远处传来!

    栗升虽然竭力躲闪,不过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右胸被白色光线穿透。

    他的上半个身体爆裂,骨架内脏碎裂,血肉更是横飞,整个上半身的右侧部位整个消失,口中鲜血狂喷,身体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栗升被白色光束击中的瞬间,他发出的两道模糊剑影也一闪没入帝夋体内。

    帝夋闷哼一声,双手抱住头颅,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栗升的神魂攻击厉害无比,虽然无法重创于他,也让他神魂大震,剧痛无比,神智出现一瞬间的空白。

    困住石牧的光柱光芒一阵紊乱,上面的无数符文一下消退了很多,暗淡了不少。

    石牧大喜,狂吼一声,全身血色光芒再次变亮,手中六件重兵猛击而出,打向光柱。

    轰隆一声巨响!

    光柱剧烈扭曲颤抖,不过其坚韧的可怕,虽然看起来马上便要碎裂,不过仍然坚持了下来。

    “可恶!”石牧怒吼,手臂狂舞,疯狂攻击着光柱。

    光柱不断扭曲,上面的囚笼也震颤不已,不过仍然没有碎裂。

    就在此刻,石牧身侧人影一闪,一个银白身影凭空出现,正是烟罗。

    她口中念念有词,全身陡然爆发出大片银色光芒,里面无数符文跳动,瞬间凝聚成一个巨大银色法阵,笼罩了周围十几里范围。

    巨大光柱也被银色大阵笼罩,大阵的银色光芒仿佛有生命一般,拼命蠕动,朝着光柱内挤压渗透而去。

    不过那光柱中蕴含一股股法则之力,银色大阵的光芒渗透的非常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