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五十章 杀身成仁
    栗升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一本古朴书卷。

    这书卷洁白柔和,不过却闪烁着赤,金,黄,绿,蓝,黑,白七种光芒。

    这本书卷名为《九转天经》,乃是当初其师尊所赐予之物,本身也是一件异宝,其师尊称其中暗含天机,蕴含了某种不属于此界的玄妙之力,当应不时之需。

    “栗升,你要做什么?”

    烟罗立刻发现了栗升的位置,一双妙目一转,盯着其手中多出的七彩书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厉声喝道。

    栗升丝毫不理会烟罗,一挥手,将那书卷抛飞了出去。

    烟罗见此,面带一丝急色,怎奈其正主持领域禁锢帝夋,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停止。

    随着书卷飞起,栗升口中诵念咒语,身上燃烧的青色火焰原本已经暗淡,此刻呼啦一声,立刻旺盛了十倍。

    不仅如此,他身上还呼呼两声,腾起一股金色火焰和一股黑色火焰,散发出强烈的法则波动。

    “起!”

    其大喝一声,身上所有火焰尽数离体飞出,融为一体,化为一道模糊的火焰光影,没入那本书卷中。

    轰!

    那书卷一下腾起大片七色火焰,熊熊燃烧,七种法则之力从七色火焰中散发而出,而且彼此融合。

    强大无比的气息波动从书卷中传出,虽然只是余波,不过周围的虚空寸寸碎裂。

    栗升豁然一指点出,书卷飞射而出,化为一道剑影,斩向石牧的身体。

    这一切看起复杂,其实在眨眼的时间内便完成了。

    “住手!”

    帝夋大吼一声,身体猛然涨大了数倍,身躯上浮现出一层金色灵纹,皮肤也变成金色,整个人瞬间变成一个数丈高的金色巨人。

    一股庞大无比威压陡然爆发开来,几乎是栗升,烟罗他们的数倍之多。

    帝夋大手猛地一挥,那金色大印立刻化为一个金色烈日,朝着周围冲击而去。

    轰隆!

    两个领域仿佛镜面,完全碎裂开来,烟罗娇躯大震,整个人被波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被远远震飞了出去。

    帝夋身体化为一道光影,朝着栗升飞扑而去。

    身处半空,他大手一挥,一道巨大金色掌影飞射而出,没入虚空,下一刻从阵眼附近的虚空中飞出,抓向那道七彩剑影。

    烟罗身子倒飞出百余丈远,才堪堪稳住身体,而后周身光芒一闪,贝齿轻咬,朝着栗升飞去。

    纵然帝夋出手如电,却还是晚了一步。

    那七彩书卷所化的剑影一闪,斩破石牧身周的球型光幕,没入了石牧的体内。

    石牧身上诡异的没有出现任何血迹和伤口,那一道剑影水一般融入其体内。

    他身体一颤,紧闭的双眸颤动,随即睁开,射出两道如有实质的黄芒。

    轰的一声!

    一股七色火焰浮现而出,笼罩了十几丈范围,瞬间一卷的将石牧的身体全部包裹在里面,将其化为一个巨大火人。

    闷雷般的声音顿时从万灵玄门大阵各处响起,大阵散发出的光芒剧烈颤抖,似乎受到了眼中影响,甚至半空中的玄界之门虚影也波动了起来。

    “该死!”

    虚空一闪,帝夋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阵眼附近,脸上满是暴怒。

    栗升此刻脸色苍白如纸,脸上皱纹纵横,变得愈发苍老。

    他脚下一点,身形倒射而出,朝着远处飞逃而去。

    帝夋怒吼一声,一掌劈出。

    一个巨大掌影浮现在栗升头顶,然后轰击下来,可怖的威压隆隆压力席卷而至。

    掌影所过之处,方圆数百丈范围内的空气瞬间凝固,变成钢铁一般,动弹不得。

    栗升脸色大变,身上勉强浮现出一层青,金,黑三色火焰,一拳轰出,和巨大掌影互相碰撞。

    一声巨响,栗升身体稻草般被击飞,全身骨骼噼啪作响,不知断了多少根。

    帝夋一掌击飞栗升,也没有再追赶,神情肃然的掐动法诀,一道道光芒从其手中飞出,凝聚成各种玄妙法则符文,没入石牧所化的火人中。

    石牧身上的七彩火焰立刻波动起来,不过却没有减弱熄灭。

    栗升直飞出了数百丈,身形一个踉跄后重重砸落在地上,身上满是鲜血,一道道伤口,仿佛一个破口袋一般。

    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涌出。

    栗升虽然受伤极重,不过眼中神采还在,没有陨落的危险。

    他运转功法,体表浮现出一层青光,那些恐怖的伤口缓缓恢复。

    不过就在此刻,栗升眼前七彩光芒一闪,一截冰冷的七彩光刃指在了其咽喉处,正是七宝妙树。

    烟罗的身影也凭空出现,玉手持着七宝妙树,美眸中寒光跳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栗升看着烟罗,嘴角挂着淡淡笑容,对于喉前的七宝妙树丝毫也不担心。

    “师妹,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他没有回答烟罗,缓缓开口,反问道。

    烟罗眼中波光一闪,持着七宝妙树的手掌瞬间一紧,骨节变得苍白。

    “若是让帝夋开启了玄界之门,所有星域恐怕都要崩溃,那将是一场劫难,若是能用一个性命换取天下太平,有何不可。若是需要我的性命,你也可以尽管拿去。”栗升身上青光缭绕,站了起来,身体还有些摇晃。

    烟罗听闻此话,脸上神情变幻,随即怒哼了一声。

    “若是我们今天能够活命,之后再和你清算此事!”她收起了七宝妙树,转身过去,似乎不想再看栗升。

    栗升苦涩一笑,看着阵眼中被七色火焰包裹的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愧色。

    看到帝夋的举动,他眼中光芒微闪。

    虽然对自己的七焰玄火大法极有信心,毕竟那是师尊留下的秘术,防备九转玄功的修炼之人心性邪恶的最终手段,不过帝夋此刻的实力,实在让他有些心惊。

    栗升心中有些焦急,即便他想要阻止,此刻几乎油尽灯枯,也无力出手。

    而烟罗此女对石牧感情颇为微妙,恐怕也不会听从。

    栗升眼神闪烁,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飞快炼化,试图恢复一二实力。

    烟罗看向帝夋,绝美的眸子隐隐有异色流转,正如栗升所料,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七色火焰猛烈燃烧,已经过了好一会,火焰中的石牧仍然没有死去,气息仍在。

    她美眸一亮,露出惊喜之色。

    栗升脸色陡沉,帝夋竟然有这般神通,能够化解七焰玄火大法。

    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帝夋飞扑而去。

    一个七彩领域陡然浮现而出,瞬间将其笼罩在里面。

    栗升此刻不过恢复了两三成实力,一被领域笼罩,身形立刻停滞下来。

    “休想再对他出手。”烟罗身形凭空出现在栗升身前,沉声喝道,眼神决绝。

    领域之中光华闪烁,无数七彩巨树虚影浮现,朝着栗升压迫而去。

    “烟罗师妹,你疯了!若让帝夋开启了玄界之门,玄界位面的万千生灵怎么办。”栗升怒喝,抵挡着周围领域的压制。

    烟罗听闻此话,娇躯微颤,玉手停顿了一下,不过下一刻继续施法。

    七色领域隆隆运转,将栗升死死困在里面。

    ……

    阵眼附近,帝夋注意到了远处的情况,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他两手挥舞,打出一道道法则神光,无数流光符文流转,凝聚成一个百丈大小的大阵,笼罩住石牧。

    数层霞光从大阵中腾起,包裹住了石牧,一股股法则之力从霞光中透出,朝着石牧渗透而去,抽丝剥茧的化解着七色焰。

    他眉头微皱,心中有些疑惑。

    虽然他在施法化解这七色焰,不过此焰威力极大,按理说这么长的时间,石牧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了才对,为何其仍然还活着?

    他心中虽然疑惑,不过也没有深究。

    石牧作为阵眼,此刻还不能死,必须将万灵玄门大阵彻底开启才行,到那时候,他才不会管其死活。

    一念及此,帝夋张口喷出一股精血,大阵威力立刻陡增。

    就在此刻,帝夋脸色忽的一变。

    七色火焰中,此刻陡然涌出一股莫名的气息,七色火焰忽的剧烈翻滚。

    “怎么回事?”帝夋脸色一惊。

    七色火焰威力极大,神识也无法深入其中探查,里面此刻显然发生了什么变故。

    “难道是石牧……”帝夋眼中厉芒一闪,不过他立刻摇了摇头。

    作为万灵玄门大阵的阵眼,石牧此刻应该早已被大阵掠夺了大半的元气,离死不远了才对。

    轰!

    一股庞大吞噬之力突然出现,七色火焰中似乎突然出现一个星域黑洞,所有七色火焰飞快缩小,被吞噬了下去。

    不仅如此,以石牧为中心,周围的所有天地灵气疯狂汇聚而来,万灵玄门大阵中的灵力也被牵引了过来。

    不多时,以石牧为中心,一个巨大灵力漩涡浮现而出,直冲天际,玄界之门虚影也被灵力漩涡笼罩在了里面。

    天地灵气一阵沸腾,灵力漩涡周围出现一股玄黄颜色的灵力飓风,呼啸的狂刮而起。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