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见死不救
    “天道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如此倒行逆施,不顾万千苍生死活,妄图扭转乾坤,就不怕后果吗?”栗升目光如炬,直视帝夋,喝问道。

    “师兄,没想到时隔千年,你还是如此冥顽不灵,简直可笑之极!什么天道轮回,本座就是这万千苍生的天!只要能开启玄界之门,就算牺牲再多生灵,又如何?”帝夋狂笑道。

    “看来你已经忘了当年师尊的教诲了。”栗升摇了摇头,说道。

    “哼,什么都不必说了!时隔千年,我终究还是要成功了,如今大阵既启,一切都无法停止,你,又能奈我何?”帝夋哈哈大笑,志得意满。

    “休想!”栗升大喝一声,一挥衣袖,全身再次青光大盛。

    嗖嗖嗖!

    无数绿色飞剑从他体内飞出,足有近千柄之多,在其身周盘旋飞舞,上下翻飞,隐隐组成一个巨大的剑阵。

    每一柄飞剑上都铭刻了玄妙的青色灵纹,晶莹剔透,灵性十足,赫然都是灵宝级别的飞剑。

    栗升口中飞快念念有词,一指点出。

    青色剑阵“嗡嗡”大响,朝着周围汇聚而去,无数的青色剑气交织,凝聚成一朵亩许大小的青色莲花,朝着帝夋飞速卷去。

    虚空之中,青光流转,恍如一颗巨大青色流星划天而过。

    帝夋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不过口中却是大笑:“栗升师兄,你的大青莲剑阵威力比起当年,确实大增了不少。不过凭借这个剑阵就想要阻止我,却未免太小看你师弟我了!”

    狂笑声中,他两手挥舞,双目金光大盛。

    “嗡”的一声,一座金色大印法宝从其身上升起,外形很是古朴,不过却散发出惊人的灵压,比起石牧的翻天棍也丝毫不逊色。

    金色大印滴溜溜旋转下,表面绽放出万道金光,化为了一座小山峰大小的挡在身前。

    青色莲花轰然而至,但一陷入万道金光之中,发出一阵嗤嗤声响,速度骤停。

    任凭栗升如何催动,青色莲花也丝毫无法前进一分。

    栗升脸色涨红,张口吐出一道青光,散发出惊人的灵力波动,融入青色莲花之中,两手车轮般打出一道道法诀。

    青色莲花顿时光芒大盛,莲瓣猛地一瓣瓣张开。

    嗤嗤嗤!

    无数道凌厉之极的剑气从青色莲花中爆发,劈斩在金色大印之上。

    帝夋脸上露出讥讽笑容,一指点出。

    金色大印散发出的金光陡然倒卷而回,凝聚成一层金色光幕,灵光闪烁,坚固无比,任凭多少剑气劈斩在上面,最多溅起无数火星,丝毫无法损伤大印本体。

    非但如此,一圈圈金色光波从大印上扩散而出,反而压倒了了青色莲花的光芒。

    反观栗升,此刻容颜再度衰老几分。

    其眼见此景,脸色愈发难看,眼神中流露出焦急之色。

    半空中,武夜站在那团红光之上,眼见此景,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其口中念念有词,单手一抬,对着那团红光打出一道法诀。

    红光之中涌出的冥水更加壮大,轰隆隆涌出天庭各处。

    万灵玄门大阵隆隆运转,绽放出的光芒逐渐遮蔽了一切。

    此时,石牧所化巨猿身处大阵中央,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中,苦于无法脱身而出,更无法说话。

    他全力运转体内所有真气,奋力挣扎,不过周围的束缚之力越来越大,给他一种蚍蜉撼树的感觉。

    他露出苦笑之色,暂且停止了试图用蛮力挣脱的方式,正要思考其他脱困的可能。

    就在此刻,他目光忽的一凝,朝着远处一个方向望去,目光一亮。

    只见一点七彩光芒出现在极远之处,迅速飞射而来。

    “那是……烟罗!”

    那七彩遁光迅疾无比,眨眼睛便到了近处,露出了烟罗的身形,直扑武夜而去。

    她美眸精光闪烁,满是肃杀之意,玉手一挥,两道七宝妙树的虚影飞射而出,随即化为两道千丈大小的七彩剑影,交错斩向武夜而去,仿佛一柄巨大剪刀,划破天际。

    “嗤嗤”的锐响从七彩剑影上发出,锋利无比,所过之处,虚空被划出两道整齐无比的漆黑缝隙。

    由于烟罗速度太快,武夜此刻才堪堪察觉,顿时大惊。

    他当下顾不得继续操控冥河,身体倒射而出,同时猛然一挥手。

    一个黑色石台法宝飞出,正是坠仙台,涨大了数十倍,化为小山一般大小,挡在了身前。

    两道七彩剑芒斩在坠仙台上,发出轰隆巨响!

    坠仙台大震,表面黑光几乎被尽数震散,咔咔一声,浮现出两道痕迹,龟裂开来,呼啦啦打着转被击飞了出去。

    武夜身体筛糠般大震,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脸色变得苍白,显然被震伤了元气。

    虚空一闪,烟罗身影陡然出现在武夜头顶,手中七宝妙树光华大盛,每一根枝丫都绽放出刺目的光芒,无数符文在上面跳跃,猛然挥下。

    一道七彩光柱从天而降,散发出惊人的灵力和法则之力波动,打向武夜。

    光柱还未落下,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便轰然而至。

    武夜脸上露出惊惧无比的神情,不过他的实力和烟罗相差太远,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别的反应,只能乖乖等死。

    “嗖”的一声,一个灰色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正是那个神境后期的死灵骷髅。

    死灵骷髅眼中魂火急速闪烁,大口一张,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似乎在诵念什么咒文。

    大片黑气从里面飞出,黑气中一阵咔咔作响,凭空浮现出一面数十丈大小的巨大黑色骨盾。

    骨盾上刻录了一个巨大鬼脸图案,活灵活现之极,仿佛随时都会活过来,一股阴森无比的气息在骨盾上盘旋,直透人的心底。

    七彩光柱轰然打下,轻易便撕裂了那些黑气。

    骨盾上的鬼脸图案陡然活了过来一般,下方的冥河之水也陡然飞出一道粗大血光,融入到骨盾之中。

    鬼脸图案猛地一张口,一道粗大血光飞射而出,比起七彩光柱要粗大两倍以上,无尽的阴寒之气透出,空气中凝聚出一块块冰晶。

    两道光柱相撞,发出一声巨响,周围的虚空如同水面剧烈波动。

    血色光柱虽然粗大的多,不过威力还是不能和七宝妙树相比,很快便被压垮。

    咔嚓!

    七彩光柱击溃了血光,狠狠轰击在骨盾之上,骨盾上顿时浮现出无数裂纹,随即轰然碎裂。

    不过骨盾已经给武夜和骷髅死灵争取到了些许时间,二者倒飞而出,躲过了七彩光柱的轰击,朝着远处飞射而出。

    “哼!”

    烟罗冷哼一声,全身光芒大盛,一个七彩领域陡然扩张开来,笼罩了方圆数百丈范围,将武夜和骷髅死灵笼罩在里面。

    二人身体一沉,仿佛被万丈巨峰压身,行动顿时一滞。

    烟罗低喝一声,手臂一挥。

    七宝妙树光芒大盛,脱手飞射而出,没入了虚空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骷髅死灵身前虚空一闪,七宝妙树从里面飞射而出,毒龙出洞般,刺入了其胸口。

    不过骷髅死灵毕竟也是神境后期的修为,即便有烟罗领域的压制,在七宝妙树刚刚刺入身体的刹那,骷髅死灵双手猛然和握身前,将七宝妙树死死握住。

    同时,它全身黑光大盛,凝聚成一个黑色领域,里面无数黑色骷髅虚影晃动,传出厉鬼嚎哭之声,抵挡住了周围七彩领域的侵袭。

    双方一时竟然呈现出僵持之势。

    烟罗眼眸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冷笑一声,口中诵念古拙咒文。

    无数七彩符文从周围领域中飞出,凝聚成一个人头大小的七彩光球,发出丝丝尖锐啸声,七彩光芒窜动,耀眼无比。

    强烈无比的法则波动从七彩光球中传出。

    烟罗玉指一点,七彩光球顿时飞射而出,融入了七宝妙树中。

    七宝妙树陡然光芒大盛,几乎变得半透明,耀眼无比的光芒喷射而出,几乎淹没了一切。

    死灵骷髅和武夜眼见此景,都是大惊。

    在这夺目光芒之中,七宝妙树力量终于压倒了死灵骷髅,缓缓朝着其体内插入。

    死灵骷髅魂火急速颤动,竭尽全力阻挡,可惜没有用处。

    “咔咔”一阵闷响!

    骷髅死灵身体上立刻浮现出无数裂纹,并且不可遏制的朝着周围蔓延而去,有的地方已经有一节节碎骨掉落,身上的黑光迅速暗淡下来。

    一旁的武夜眼见此景,顿时大急,不过以他的实力,根本插不上手。

    “帝夋大人,还请援手!”他豁然转头,看向远处正在和栗升激战的帝夋,出声求救。

    帝夋转头看了武夜那里一眼,在烟罗身上略一停留,立刻便移开。

    对于武夜的呼喊,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武夜脸色一变,一颗心陡然沉入了无尽寒潭。

    就在此刻,烟罗两手挥舞,“轰”的一声,七彩领域内浮现出无数七彩火焰,熊熊燃烧。

    大片七彩火焰缠绕在了骷髅死灵身上,其身周的黑色领域飞快变得暗淡。

    武夜此刻也被无数七彩火焰笼罩,情急之下,急忙挥手召回了坠仙台。

    随着坠仙台表面灵纹连闪,大片漆黑如墨的光芒从里面涌出,在其身周形成一个黑色护体光圈,暂时抵住了七彩火焰的侵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