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送菜
    石牧见此,二话不说的袖袍一卷,一道霞光将陆馗钟等人包裹其中,身形一闪,便骤然来到殿门处。

    “嘭”的一声重响。

    殿门处的金光亮起,已然完全封闭,石牧等人的身子重重撞击在一层金光之上,被震了回来。

    石牧刚一站稳身形,二话不说的提起右拳,猛然朝着殿门处砸了过去。

    一道巨大的金色拳影轰然击出,砸在了殿门前的金色光幕上。

    “轰”的一声巨响。

    整片金色光幕剧烈一震,一股强烈的气浪倒卷而回,径直将殿内的桌椅尽数掀翻。

    “石盟主,这结界大阵乃是尊上亲自布下,就是我们也无法出去,您就别白费力气了。”殷破呵呵一笑,说道。

    “哈哈,既然帝夋要送菜,我也就却之不恭了。”石牧开怀大笑道。

    他方才一试,心中也有了大概估算,这大阵并非完全无从破解,只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眼下殷破等人虎视眈眈,定然会百般阻挠。

    “好,我正好也迫切想要和石盟主一战。”殷破已然笑着,眼神却逐渐冷了下来。

    石牧朝分处左右的陆馗钟和赵朱明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会意,与另外两名随行的联盟长老,分立于石牧身后。

    殷破见状,反手将负在身后的长剑取了下来。

    石牧这才注意到,殷破手中的长剑并无剑鞘,而是用一条白色缎带从剑尖处裹缠了起来,一直缠到剑镡处打了一个结。

    在那绳结之上,亮着一片金色禁纹,正是封印施加之处。

    “石盟主,在下这剑在过去十年内,只出鞘了三次,每次都必见血回鞘,小心了。”殷破口中提醒了一声,右手握剑,左手并指朝着金色禁纹上重重一抹。

    “铮”的一声响。

    如同利剑出鞘般的声音响起,缠绕在剑身上白色缎带顿时一松,沿着殷破的左臂缠绕了上去,将整把长剑露了出来。

    那是一把器型十分古怪的长剑,剑身通体血红,两侧剑锋之处,竟是两排锋利锯齿,上面闪着血色寒光。

    “呼”的一声响起。

    整个大殿之中突然卷起一股邪风,一种极其血腥、极其邪恶的气息顿时席卷而出。

    陆馗钟等人只觉眼前一红,仿佛顿时陷入了尸山血海之中,心中一阵烦闷,作势就要呕出。

    石牧见状,眉头也是一皱,手中翻天棍微微抬起,重重朝地面一磕。

    “咚……”

    一道如同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自翻天棍底亮起一圈金色光波,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径直将那股邪风荡涤开来。

    陆馗钟等人闻声一惊,方才醒悟过来。

    赵朱明一抹额头,发现才片刻功夫,头上竟然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水。

    “嘿嘿,石盟主,果然好手段。”殷破开口说道,声音竟然变得十分喑哑。

    其面上神情狰狞,不时伸出舌头舔动一下嘴唇,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丝毫没有先前那般剑仙风度。

    石牧见状,眉头一簇,心中却是忽然一动,身上光芒一闪,身外化身飞身而出,落在他的身旁。

    其单手一挥,血色残剑浮现而出,闪现着异芒,斜指向地。

    “看来我的身外化身,对你更感兴趣一些。”石牧看着殷破说道。

    “杀。”殷破不再多言,哑着嗓子喝道。

    在其身后,沉鱼、白水等人身形立即一动,冲了过来。

    陆馗钟口中低喝一声,手中一道浑厚黄光亮起,一柄丈许长的大斧浮现而出。

    其身后那名联盟神境长老,也是双手光芒一亮,握着两把黄色大钺,随着陆馗钟一起,迎向白水僧人。

    赵朱明周身“呼”的一下腾起一道烈焰,手中握着一柄金色火焰长剑,与那名为左阴的持剑男子打在了一起。

    与其并立的联盟长老,手掌一擎,掌心之中亮起一团火光,一道赤红火轮环转不息,如同一轮微型烈日,散发出灼热光芒。

    只见其手掌超前一挥,那道火轮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绕过赵朱明,朝着左阴打去。

    石牧的身外化身,手中血色断剑一抬,剑锋之上血光一闪,身形顿时从原地消失不见。

    “铮”的一声锐响。

    数十丈开外的殷破,剑锋朝肩上一扫,与石牧身外化身的断剑,磕在了一起。

    石牧眼角微微一动,却见一抹绿光从旁侧骤然袭至,手中长棍一挑,打将上去。

    忽见那绿光突然一转,如灵蛇一般卷过,将石牧的翻天棍捆缚住,与他僵持在了一起。

    石牧目光顺着绿光扫去,就见那一头连着的,正是沉鱼的衣袖。

    沉鱼双目一凝,长袖一抖,一股与她柔弱形象极其不符的巨大力道,排山倒海般的涌了过来。

    石牧手中翻天棍顿时向上一扬,几乎脱手而出。

    他顺势将手一抬,把翻天棍朝怀里一扯,一股大力拖拽之下,反将沉鱼从原地拉起,朝着他这边飞了过来。

    石牧目光一凝,另手?一握拳,上面泛起一层金光,朝着沉鱼打去。

    沉鱼面色本就苍白,倒也看不出惊惶之色,一只秀气白皙的拳头从袖中探出,朝着石牧拳端对轰而来。

    只见其双目之中,忽然绿光一闪,整条手臂都变作莹绿色,拳头看起来也变得如同翡翠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

    一片绿光轰然碎裂开来,无数绿色粉末状的东西随之四散洒落。

    石牧定睛一看,却发现是沉鱼的整个臂膀,连同衣袖全都碎裂了开来。

    但其口鼻中吸入这种绿色粉末,顿觉头脑一阵昏沉,视线也变得恍惚起来。

    石牧只觉得眼前一道绿影飘过,却突然一花,由一分作四,变成四道绿影,朝着他袭了过来。

    那绿影一阵飘忽,从四个方向朝着他袭了过来。

    石牧猛地一摇头,双目之中金光吐露,灵目神通骤然发动。

    金光映照之下,石牧之前的眩晕之感顿时减轻,眼前景象重新变得清晰起来,然而那四道绿影却是没有消失。

    下一刻,石牧手中翻天棍骤然擎起,抡转向上,举过头顶,扫出一片圆弧。

    “砰砰砰”

    一串闷声响起,四道绿影尽数碎裂,化作一片绿色烟尘,洒落而下。

    这一次,石牧灵台清明,并未再有异常之感,目光朝前方看去,却见沉鱼正婷婷立于那处,面上微露笑意看着石牧,其手臂处却是完好无损,未见丝毫异常。

    “呃……”

    就在这时,一声惨呼响起。

    石牧侧目余光扫去,却见是那名与陆馗钟一期的联盟长老身前护盾,被三颗佛珠连续击中同一处,碎裂了看来,而穿出护盾的一枚佛珠,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眉心处,径直穿颅而过,连他的神魂都一起被打散了。

    陆馗钟怒喝一声,跳跃而起,手中巨斧光芒大作,朝着白水僧人当头劈下。

    白水僧人却是双手一合十,飞出去的佛珠尽数回收,其手掌在一张开,佛珠又呈珠串之状拉开,上面金光闪烁着,架住了陆馗钟的巨斧。

    而另一边,那长着一张阴阳脸的左阴,手中黑白剑却是舞得飞快,从中飞舞出道道黑白光芒,将赵朱明的剑锋全都挡住,同时也不断将另一名联盟神境长老的火轮挑开。

    “咳咳……石盟主,这个时候您还有心思东张西望吗?”沉鱼不知何时捻出一方绿色手帕,轻捂着嘴角咳嗽几声,说道。

    说罢,其手腕一翻,随手一抛,那方绿色手帕便飞射而出,在半空中急旋着冲向石牧。

    石牧长棍一挑,正要打上去,却忽见那手帕之上亮起道道符文,顿时变得如同一面大旗一般,朝着他卷了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将棍势出尽,那巨大的手帕就已经卷上了翻天棍。

    其上道道符文顿时大亮,如同活过来一般,蔓延而上,将石牧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这时候,石牧身上亮起点点绿芒,却正是之前散落在身上的那些绿色粉末。

    那些粉末在符文爬过之后,迅速结晶,几乎只是一息之间,就将石牧整个包裹了起来,变作了一个绿油油的翡翠雕塑。

    沉鱼立即身形一闪,来到石牧身旁,一掌探出,扼住了石牧的咽喉。

    就在此时,石牧的身外化身一剑隔开殷破,作势就要朝石牧这边冲来。

    殷破嘿嘿一笑,左手向前一探,缠绕在手上的白色缎带,立即如同灵蛇吐信一般,顺着石牧化身的腰畔,缠了上去,将其一下扯了回来。

    沉鱼身形比石牧娇小得多,虽是扼着石牧的喉咙,自己却是半悬在空中,眼中一抹绿色渐渐明亮,面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浓重杀气。

    “盟主!”陆馗钟与赵朱明见此情形,顿时大惊。

    “沉鱼,莫下杀手,尊上要他……”

    殷破话还没说完,就被“砰”的一声巨响打断。

    只见那层绿色翡翠尽数炸裂,石牧周身缭绕着金色火焰,已然从中冲了出来。

    但见其手掌从烟尘中,骤然探出,一把扣住了沉鱼的咽喉。

    后者大惊,口中叫道:“怎么可……”

    话音未落,石牧没有丝毫留情的指端猛然一握,一团火光从其掌心爆裂,顿时将沉鱼的半个身子和头颅,一起炸成了粉碎。

    “杀啊……”

    就在这时,南籭宫外也响起了震天响的激烈地杀喊声,和刀兵相接的碰撞声,轰鸣声更是此起彼伏的传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