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都没诚意
    “宿命?我只相信人定胜天。”石牧平静的说道。

    “看来石牧盟主和本座是同一类人。只可惜天命难违,本座寿元,也已所剩无几。”帝夋先是哈哈一笑,随即声音低沉了下来。

    石牧有些诧异的看了帝夋一眼,没有说话。

    对方在他面前说出此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博取他的认同?

    “石盟主,我还有一问,你修炼至今,所图为何?”帝夋又问道。

    “我所追求的是力量,成为最强者!”石牧微一沉吟,答道。

    “最强者吗?可惜即便成为最强之人,仍然要受到天地规则制约,寿元到了尽头,一切都是一场空。要成为永远的最强,需要不断提升,永不停止才行!”帝夋说道。

    “阁下已拥有这一界的最强力量,这还不够吗?”石牧皱眉道。

    “这只是这一界的瓶颈,只要能突破,前面还是一片广阔无比的天地。”帝夋眼中神采飞扬,眼神犹如火焰跳动。

    石牧心中凛然。

    看着此刻的帝夋,他终于有些明白,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石盟主,你也是追求梦想之人,可愿和本座联手,追求更高的境界?”帝夋看向石牧,诚恳说道。

    “哦,要如何做?”石牧听闻此话,心中冷笑一声,不过脸上不动声色的问道。

    “当然是打开玄界之门,进入上界!相信这些事情,石盟主应该已经通过其他途径知晓了。”帝夋目光闪动,如此说道。

    “是知晓一些,不过石某有些疑惑,阁下为何要我相助,以你们天庭的实力,修为不在我之下的,应该也有吧。”石牧不动声色的说道。

    “呵呵,石盟主有所不知,想要开启玄界之门并非易事,须得借助一门万灵玄门大阵才可,不过要运行此阵,得有一个修炼九转玄功达到大成之人作为阵眼,而当今天下,唯一修成九转玄功之人,就只有阁下了。”帝夋哈哈一笑,说道。

    石某脸上神色未变,心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此事他虽有些猜测和疑惑,但并不知竟要如此,栗升烟罗二人也没有和他说过,想来二人也并不知情。

    “石盟主,关于此次和谈,我只有这一个条件,就是阁下助我打开玄界之门。”帝夋神情肃然的说道。

    “那你又能给出什么条件,让我答应此事?”石牧不置可否的反问道。

    “只要石盟主答应此事,其一,我天庭之人从今日开始,绝不踏入天河星域半步,还你天河星域的和平。其二,我愿意和石牧盟主结为兄弟,带你一起前往上界。其三,石盟主应该也知道,西门雪如今是我天庭仙将,此女以前和石盟主有些渊源,我可以将此女赐予阁下。”帝夋如此说道。

    石牧心中一震,随即眼睛微眯,内心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愤怒。

    “听起来似乎都是好处,那弊端呢?”他深深呼吸,将内心的愤怒压下,开口问道。

    “弊端?过程可能会比较痛苦,不过不会危及性命,石牧盟主可尽管放心。”帝夋说道。

    “不是,我是问玄界之门开启后,对各大星域会有什么影响?”石牧声音一沉,问道。

    帝夋一怔,随即笑道:“影响自然有一些,不过只要我们能够飞升,管那么多干什么?石盟主如今已经是神境后期的存在,莫非还关心那些蝼蚁的死活。”

    听闻此话,陆馗钟等四人顿时面露愤怒之色。

    石牧脸上神情也冷了起来,缓缓道:“既然阁下说了你们的要求,那石某也说一下我们这一方的要求吧,我们这一方罢战的要求也只有一个,就是你们放弃玄门计划!”

    帝夋眼睛眯了起来,随即哈哈大笑,道:“看来石盟主对于力量的渴求,并非出自内心,真是遗憾。”

    “帝夋,你过去这千余年间大肆掠夺各大星域的灵石,残害无数生灵,早已罪无可赦,我等是不想两军交战,造成生灵涂炭,这才答应此次和谈。不过可惜,既然谈不拢,我等就此告辞,日后还是手上见真章吧!”石牧冰冷的说道,豁然站起,朝着外面走去。

    陆馗钟等四人也站了起来,随着石牧朝着外面走去。

    “莫非石盟主,当真以为我天庭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所在吗?”帝夋脸色一沉,大声呵斥道。

    石牧脚步略一停顿,回过身说道:“怎么?利诱不成,便要强取了?”

    “你若答应,自然不必用强,大家皆大欢喜。可你非要逆我而行,那么也就只好用点手段了。殷破,你等四人就替我留下石盟主,好好款待一番吧。”帝夋身形站起,如此说道。

    “是。”殷破闻言,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意,答道。

    其他三人也立即从座椅上站起,并肩来到殷破身后。

    陆馗钟等人见状,面色微变,却也没有退缩,纷纷上前一步,来到石牧身侧。

    “一会儿动起手来,你们立即撤出去,与安华他们带领大军进攻南籭宫驻军,尽量拖住更多的天庭大军,减轻其他几路大军的压力。”石牧传音给陆馗钟等人。

    “盟主,这怎么行?我们就是为护卫你而来,岂能留你一人在此?”陆馗钟焦急回道。

    “无妨,帝夋需要我做万灵玄门大阵的阵眼,投鼠忌器,自然不会对我下杀手。我一个人,也比较容易脱身。”石牧传音说道。

    “这……好吧。”陆馗钟等人迟疑片刻,传音应道。

    就在这时,大殿之中突然亮起一片金色光芒,虚空之中浮现出一道巨大光掌。

    光掌之中金光一闪,从中裂开一道眼睛状的裂隙,里面浮现出一个个厮杀混战的画面。

    石牧目光扫过,便从中看到了栗升真人和烟罗他们的身影。

    与此同时,光掌之上传来第三仙将高明的声音:“启禀尊上,东、西、北三处天门传送入口驻军,同时遭到大批敌军攻击,其中东、西天门入口已经失守,敌军正往两处天门进发。”

    石牧听罢,面上微露喜色。

    方才帝夋说完他的条件之后,石牧就知道劝阻他开启玄界之门没有可能了,随即传讯烟罗等人,命令他们发起进攻。

    只是没想到,栗升真人和烟罗两支大军进展如此神速,竟然这么快就打向了东西天门。

    他将目光稍移,朝帝夋脸上望去,却见后者脸上并无多少惊慌之色,反倒是冷静地望着自己。

    “石盟主,看来你根本就没诚意与本座和谈。”帝夋开口说道。

    “难道阁下,就真的有诚意吗?”石牧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看来你的眼界,也终究只能停步于此了。”帝俊微微一笑,颇有几分遗憾地说道。

    石牧闻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殷破,这里就交给你们几人了。”帝夋吩咐了一声,目光扫了一眼石牧,周身金光一闪,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石牧见状,眉头不由蹙起,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情况有些不对劲,我们先从这里退出去,与大军汇合再说。”石牧吩咐了一声。

    “是!”陆馗钟等人应下,立即大步一跨,便朝殿门外走去。

    “诸位施主,莫急走啊。”白袍僧人呵呵一笑,大手一挥,那串金色佛珠便已经金芒闪耀着,飞向陆馗钟等人。

    只见那金色佛珠在半空之中突然散开,化作十八颗圆滚滚的金色珠子,朝着陆馗钟等人打去,其上镌刻着的一个个佛家真言,接连亮起光芒。

    陆馗钟等人只觉得一道金光当头罩下,整个人的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其与殿门相隔短短数十丈的距离,却迟迟无法跨出身去。

    石牧见状,双目一凝,单手一抬,一道金光自手中亮起,翻天棍赫然出现在手中。

    其单手一抬,向前一个跳跃,猛地一轮棍身,朝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十八颗金色佛珠打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大片金光猛然炸裂,整个南籭宫都为之一震。

    只见十八颗佛珠当中一颗“嘭”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一片金粉消散在空气中。

    “唔……”

    白水僧人口中发出一声闷哼,剩余十七颗佛珠立即倒飞而回,被一道金色光线穿起,重新系在了他的手腕上。

    半空中的金光刚一消散,陆馗钟等人就立即恢复了自由,也不再做停留,跑出了殿外。

    “石盟主果然好手段,看来先前与李元二人交战,隐藏了不少实力啊。”殷破看着这一幕,抚掌轻笑道。

    “走。”石牧不去应声,低声喝道。

    陆馗钟等人紧随其后,快步朝着殿门处走了过去。

    “咳咳,石盟主急什么?”一道有些虚弱的女声响起,却是那面有病容的第四仙将沉鱼站了出来。

    其手掌一挥,水绿色的衣袖立即飞卷而上,“啪”的一声,打在了大殿房梁之上。

    只见梁上一道金光亮起,露出一片密集的古朴符文。

    这些古朴符文刚一出现,就立即释放出一片迷蒙金光,映照在整个大殿之中。

    紧随其后,大殿殿门之上,立柱之上,地板之上,纷纷浮现出片片金色符文,从中发散出的金色光幕,很快就将整个大殿内部封闭了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