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二十一章 不甘
    “帝夋让赵戬修炼九转玄功,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你可知道,他为何耗费如此大的心力,耗费这般多珍惜资源培养赵戬,供其修炼玄功吗?”冯离问道。

    “赵戬身为帝夋尊上的亲传弟子,能获此殊荣,本就无可厚非。”西门雪说道。

    “亲传弟子?呵呵,也可以算是吧。”冯离冷笑一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金小钗不解的问道。

    西门雪同样露出疑惑之色。

    “你们或许不清楚,但若是问这里除你我外的任何一名仙将,便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千年前的那场大战,天庭十二仙将十去其四,其中排名第六的纵目仙将在与白公交锋时不敌陨落,其一身精血被帝夋所收,而后又与白公的精血所融,这才成就了赵戬……帝夋之所以如此做,其实便是因为玄界之门,需要一个九转玄功的大成之人来做阵眼而已……也就是说,就算赵戬成功练成九转玄功,最后也只会是一个悲惨结局。”冯离淡淡说道。

    西门雪和金小钗听闻此话,都是一惊。

    关于冯离所说的这段往事,她们闻所未闻。

    赵戬身为帝夋亲传弟子,在天庭地位极高,还在一般的仙将之上,天庭之人都将其当做帝夋的接班人看待,帝夋也是这么向外公开的。

    “哼!就算你说的是真的,这种事情肯定隐秘之极,你是从哪里得知的?”金小钗冷冷问道。

    冯离脸上露出犹豫之色,没有回答金小钗的话。

    “答不出来吗?那只能说明你在信口雌黄!”金小钗冷笑连连。

    西门雪眼中也浮现出质疑的神情。

    “我马上就要离开天庭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进入天庭,乃是受一位与帝夋颇有渊源的前辈指点,乃有意为之。这些事情都是那个人告诉我的,信不信就由你们吧。”冯离低头想了一会儿,抬首缓缓的说道。

    西门雪心中大震,眉头紧皱,神情阴晴不定。

    “你将此事告诉我们,难道不怕我们告诉天庭的人吗?”金小钗说道。

    冯离哈哈一笑,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想要说,你尽管去说好了,天庭想要抓我,也要看他们能否做的到。”

    “你!”金小钗一时语塞。

    “西门仙子,你们还是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帝夋老谋深算,生性多疑,他的话绝不可信!留在这里,你迟早有一天也会成为他的弃子,我有办法带你们离开这里。”冯离说道。

    金小钗听闻此话,脸上似露出几分意动之色,不过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西门雪。

    西门雪转身看向远处山峰,冷漠的说道:“冯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自己走吧,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冯离闻言,张口还想要说什么。

    西门雪忽的纵身而去,冲破冯离设下的结界,朝着寒俪宫飞去。

    金小钗飞身跟了上去,雪峰之上顿时只剩下冯离一人。

    冯离脸上露出极度失望之色,叹了口气,望着西门雪身影远去,他口中喃喃说了一句什么。

    随即他掐动法诀,身体缓缓融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

    西门雪回到寒俪宫,径直来到那座小亭之中,静静望着远处山峰,神情落寞。

    金小钗来到亭外,不过看到西门雪这般神情,叹了口气,没有进去打扰。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不觉间,已过了一天一夜。

    金小钗一直守在亭外,不由得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就在此刻,雕塑一般的西门雪身体忽的动了,其似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转身走出了小亭。

    “雪儿,你总算是回神了。”金小钗又惊又喜的迎了上去。

    “抱歉,让你守了我这么久。”西门雪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你我之间,还客气什么。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金小钗说道。

    西门雪一时没有说话。

    “听了那个冯离的话,你不会继续打算留在天庭吧?”金小钗说道。

    “枉我一心追求天道,奉帝夋为主,却被其当作一枚随手可弃的棋子,事已至此,我自然不会甘心继续为他卖命。”西门雪冷冷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也离开天庭?”金小钗问道。

    “不错。”西门雪说道。

    “可是天庭此刻因为石牧的那个联盟的缘故,早已严禁四座天门的出入,我们如何离开?早知道我们和那个冯离一起走好了,看他应该有法子离开天庭的。”金小钗说道。

    “放心吧,我当初加入天庭,也预留了后手,我若决意要走,这里还困不住我。”西门雪淡淡说道。

    “那就好。”金小钗听闻此话,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随我来吧。”西门雪说着,当先朝着寒俪宫而去。

    半日之后,寒俪宫传出了天庭第十一仙将西门雪闭关修炼的消息,宫内各处张开了禁制,将整个寒俪宫团团笼罩。

    寒俪宫深处的一个地下密室,金小钗和西门雪此刻站在密室之中。

    地面之上赫然有一个巨大无比的传送法阵,无数阵纹交错,看起来极为复杂。

    “传送法阵?这个法阵通往何处?”金小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法阵。

    “天河星域,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天河星域作战,那段时间可不是白待的,早已暗中部好了这个传送,就是以备不时之需。”西门雪说道。

    “天河星域!那距离可是极远,跨越星域传送需要极为庞大的空间能量!”金小钗惊讶道。

    “放心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西门雪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一块人头大小的晶石,赫然正是星石。

    金小钗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走吧。”西门雪走进法阵之中,口中念念有词,两手打出一道道法诀。

    嗡嗡!

    巨大的灵力波动从阵法中传出,刺目的白光冲天而起,幸好此处乃是地底极深的密室,寒俪宫也张开了所有禁制,这才勉强遮掩住这股灵力波动。

    不过这个空间法阵运转产生的影响实在惊人,寒俪宫的禁制轻轻震颤,抖动不已。

    “糟糕!传送异象如此之大,肯定会被人发现的!”金小钗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脱口而出道。

    西门雪仿若未闻,口中念念有词,两手车轮般打出一道道法诀。

    传送法阵散发出越来越亮的光芒,虚空也剧烈颤抖起来,密室的墙壁一阵咔咔作响,浮现出无数裂缝,似乎便要倒塌。

    西门雪豁然低喝一声,一指点出,一道白光从她指尖飞出,落在那块星石之上。

    咔嚓!

    星石上浮现出无数裂纹,随即一下彻底碎裂开来,化为一股庞大的空间之力,灌注到传送法阵之中。

    嗡!

    传送法阵陡然绽放出十倍光芒,法阵中的西门雪和金小钗二人身影一阵晃动,蓦然消失不见。

    金小钗眼前无数流光异彩的光芒闪烁,一股股巨大力量拉扯着她的身上,她竭力忍住。

    不知过了多久,她身体一轻,被一股巨大力量拉扯了起来,眼前陡然一片明亮。

    “呼……”她大口喘息,全身剧痛难当,是被传送之力拉伤了身体,朝着周围望去。

    此刻二人出现在一处地下峡谷,呼啸的风声从外面传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那里,不过此处天地灵气稀薄的很,仙域中应该不会有这种地方,显然此处已经不是仙域。

    “没事吧?”西门雪的样子看起来比金小钗好很多,只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金小钗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无论如何,她们从天庭逃了出来,回想此前在天庭中的种种,恍如隔世一般。

    金小钗运转功法,好一会才从恢复了一些。

    “走吧!”西门雪当先朝着外面飞去。

    此刻,她的神情却没有多少喜色,反而有些沉重。

    金小钗心中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多问。

    两人很快飞出了峡谷,西门雪没有丝毫迟疑,朝着远处一个方向飞去。

    “雪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金小钗问道。

    西门雪脸色沉重,没有回答。

    “你现在性格越来越可是比我还古怪。”金小钗讨了个没趣,低声嘟囔道。

    二人此刻在一颗颇为荒凉的星球上,到处都是一片黄沙,偶尔有一些地方有些草原,也只有一些妖兽,没有智慧生灵存在。

    两人飞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一座诡异的黑色山峰附近。

    整个山峰散发出一股奇特的气息,竟然异常排斥神识,一碰到这黑色山峰,神识便会自动绕开。

    “这是黑墨石!好大一处黑墨石矿脉!”金小钗惊叹道。

    黑墨石是一种奇特的石头,能够屏蔽别人的神识探查,价值颇高,一般都是用来建造密室之用。

    西门雪在黑色山峰前停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复杂之色。

    不过这些异样神色只是一闪,很快便隐去,神情恢复了平静,朝着山峰底部飞去。

    金小钗虽然奇怪西门雪为何来此,不过她知道就算她问,西门雪也不会告诉她,于是乖乖闭嘴,静静等着结果揭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