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一千一十一章 沧月遗址
    话音落下,石牧目光再次向四周扫了一遍。

    光是为首的两名神境,数百名圣阶,这股战力几乎堪比一个八荒古族了。

    一众妖族旁边还有七八艘巨大青色战舰,呈现出流线型,尤其是顶端有一个尖锐的青色突刺,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战舰船身上也有无数磨盘大小的巨大符文,乍一看真的仿佛无数鱼鳞一般,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整个战舰仿佛深海中一种特殊的鱼类——剑鱼一般。

    “尊上,这是这些年我们精心打造出的剑鱼战舰,没有寻常战舰的炮击能力,但是速度极快,战斗依靠顶端的那道尖刺,取自于这千年间在此寿尽的千余只剑嘴兽坚不可摧的嘴部祭炼而成,堪比灵宝,无坚不摧,破坏力非常可怕。”崇吾颇为自豪的说道。

    “不错的战舰。”石牧赞许的说道。

    他能体会到这种战舰的厉害,顶端的尖刺,恐怕连神境初期也不敢直面锋芒。

    “崇吾,你先带着他们去天河星域的武岩星,那里有我组建的一个对抗天庭的弥天联盟,这是我的身份令牌。既然有这剑鱼战舰,你们独自前往天河星域,我也放心多了。”石牧开口说道,同时取出一块联盟的令牌交给崇吾。

    “尊上,您不和我们一起上路吗?”崇吾脸色微讶,说道。

    “我还有些事情要办,事情办完,我自会赶回武岩星。”石牧说道。

    “好,那我们先去天河星域等您。”崇吾接过令牌,恭敬说道。

    石牧又交代了两句路上的注意事项,便身形冲天而起,几乎瞬间消失。

    “崇吾大人,尊上不和我们一起走吗?”那青衣大汉走了过来,问道。

    “尊上说有事要做,让我们先去天河星域。”崇吾说道。

    青衣大汉闻言一怔,随即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所有人登上战舰,往天河星域进发!”崇吾大喝一声。

    所有隐莲星妖族尽数飞入剑鱼战舰之中,随即巨大战舰缓缓升空,朝着星空之外飞去。

    ……

    隐莲星外的星域之中,石牧虚空而立。

    他目送几艘剑鱼战舰消失在星空,身形化为一道灰色幻影,迅疾无比的朝着一个白色圆球指示的位置飞去。

    自从修炼成九转玄功,体内五行达到平衡后,其已可将自身融于虚空之中,飞遁速度更是达到一个全新的速度,也不用顾忌类似于混沌之力这样的星域天险。

    故而他也懒得乘坐一些近距离的传送阵,大多数时候凭借飞行赶路。

    半个月后,他终于赶到了白色圆球指示的位置,弥阳星域边缘之地。

    星域边缘区域之地,空间极不稳定,到处都是肉眼可见的空间波动引起的涟漪,时而撕裂出一道道空间裂缝,还有一股股五颜六色的空间乱流肆意涌动。

    石牧停下身形,站立在无数空间乱流之中,身上散发出一片灰光,形成一个巨大灰色圆球。

    无论是周围的空间裂缝,还是空间乱流,都丝毫无法影响到他。

    他略一沉吟,目光一转,朝着周围看去。

    周围星域虚空除了空间裂缝和乱流外,同样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

    石牧眉头一皱,眼中金芒闪烁,瞳孔中浮现出一层金色纹路,赫然是传承自白猿老祖的灵目神通。

    这灵目神通对神魂之力消耗非常大,不过一旦动用,立刻便能洞穿一切。

    他很快有所发现,身形一动,飞入了附近一道巨大空间乱流之中。

    在空间乱流中飞遁了一阵,石牧单手一挥,五道灰光从指尖射出,将前面的虚空轻易撕裂出一道巨大裂缝。

    他身体飞射进入空间裂缝中,眼前一花,下一刻,出现在了一个白色空间之中。

    所有空间乱流尽数消失,仿佛来到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白色空间中央,悬浮着一块白色大陆。

    远远望去,这片大陆看起来方圆只有数万里,上面植被茂盛,峰峦起伏,一派生机勃勃的情景。

    石牧虽然还没有到大陆之上,但是也能清楚感应到上面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

    “这里是……”石牧脸上有些惊讶。

    “呵呵,石牧,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了你许久。”就在此刻,一个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石牧前面虚空一闪,一个陌生青袍青年男子凭空浮现。

    石牧脸色微变,立刻全身戒备。

    眼前这青袍男子身上气息浩瀚无渊,赫然已经达到神境后期,丝毫不在烟罗之下。

    不过他仔细看了此人两眼,顿时一怔。

    眼前这人他绝对没有见过,不过对方眉眼之间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你是……栗升前辈!”石牧立刻回想了起来,眼前这个青年五官隐隐和当年的莲花童子有些相似。

    “现在换了一副样貌,也难怪你认不出了。”青袍男子耸了耸肩,笑道。

    石牧仔细感应眼前青年男子的气息,确实和当年的莲花童子一样,这才确信。

    “栗升前辈,许久未见了。”他脸上露出绽放的笑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里面去说吧。”栗升淡淡一笑,转身朝着白色大陆飞去。

    石牧心中一动,跟了上去。

    两人飞遁速度极快,很快来到大陆中央区域。

    石牧脸色微变,大陆中央赫然有一颗巨大古树,比周围的山峰都要高许多,仿佛一株擎天巨树。

    巨树通体呈现出银色,树叶也是如此,绽放出阵阵银色光辉。

    半空之中隐隐一道道银色光华从天而降,被巨树吸收了进去。

    巨树附近有一座连绵的宫殿,不过大半已经损毁,只有少数几处还算完好。

    栗升在一座大殿前面落下,石牧也随之落地。

    “好一株神树!”石牧看着眼前的银色巨树,赞叹道。

    “这树你应该听说过,名叫沧月。”栗升淡淡道。

    “沧月古树?那这里难道是……”石牧听闻此话,脸上露出惊色。

    “没错,这里就是真正的沧月遗址。可惜当年和帝夋一场大战,大半个沧月都已经碎裂,只剩下眼前这块区域,而且都已经残破不堪了。”栗升叹道。

    石牧闻言嘴巴微张,半晌才回过神。

    对于沧月之地,他闻名已久,这里可是千年前,和烟罗的昆仑,帝夋的天庭并列的地方。

    不过这里比起昆仑,小了很多,只是一块残破大陆而已。

    石牧眼神一闪,朝着远处的一片高大秀丽的山脉望去。

    那里山峰之上赫然耸立能看到无数建筑,鳞次栉比,灵光闪烁,一些人影在山峰各处飞驰。

    “那些人,莫非是当年的青兰弟子?”石牧问道。

    他神识一扫,眼中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那里的修士数量极多,起码也有十几万,而且其中不乏神境存在,足有七八人之多。

    “没错,当年我将大半青兰圣地的骨干弟子迁出,都转移到了这里,经过这些年休养生息,倒也培养出了一些人才。”栗升笑道。

    “栗升前辈神通广大,佩服。”石牧钦佩道。

    当年的青兰圣地也远远没有这个实力,那些圣阶修为之人不说,若是那些神境是这些年间培养出来的,栗升当真有通天的手段。

    “不说这些,进去坐吧。”栗升呵呵一笑,当先走进了大殿。

    石牧随之进去。

    大殿之中颇为单调,只有一些简单的摆设,两人随意坐下。

    “这些年,让你一个人独自在外面奔波,真是辛苦了。”栗升有些歉意的说道。

    “呵呵,看来栗升前辈对我这些年在外面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倒也省的我来一一述说了。”石牧淡淡笑道。

    崇吾告诉他,栗升两个月前造访隐莲星,石牧便猜到栗升这些年恐怕一直在暗中关注着他,甚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其视野之内。

    “还请你不要介意,你是九转玄功继承人,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如此。”栗升神色凝重的说道。

    “无妨,难怪我这些年虽然颇多波折,却总是能化险为夷,甚至屡得重宝,还要多亏了栗升前辈你暗中相助。”石牧说道,心中并不介意。

    别的不说,他能得到十二面玄火幡,其中颇多诡异之处,此刻想来,应该也是栗升在背后暗中出手吧。

    栗升淡淡一笑,道:“我虽然出手帮过你几次,不过也很是有限。想不到如此短的时间,你的九转玄功大成,而且修炼到神境中期巅峰,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说完此话,栗升脸上露出由衷的欣喜。

    石牧闻言一笑,他能修炼如此之快,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刻苦努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天庭的压力所致。

    “好了,我们也不要说这些话了。关于天庭的动向,栗升前辈你应该都清楚吧?”他脸色一肃,问道。

    “知道,看来天庭的玄门计划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栗升点头,神情也变得郑重。

    石牧并没有感到惊讶。

    栗升乃是三圣星域的主宰之一,肯定知道玄门计划。

    “我已经组建了弥天联盟,联络了很多势力,也聚集了不少兵力,决定不久后便向天庭发动反攻。对于此事,不知栗升前辈如何看?时机是否恰当?”石牧问道。

    栗升独自和天庭对抗近千年,对于天庭的事情比他知道的清楚的多,石牧之所以急着找栗升,不仅仅是因为栗升掌握的兵力,更主要,还是想找一个真正对天庭知根知底之人协商战事。

    “你的判断很对,天庭开启玄界之门已经迫在眉睫,若是不在此刻阻止,恐怕所有星域,当真要经历一场弥天灾难了。”栗升说到这里,轻叹了一口气。

    石牧闻言,神色凝重几分,点了点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