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八十八章 水之本源
    石牧思量间,动作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身体蓝色水光大放,同时滴溜溜旋转,手脚尽数变得模糊。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拳影腿影浮现而出,朝着周围轰击而去。

    那些飞扑而来的巨蟒立刻被击碎,半空砸下的巨大陨石也被轰得粉碎,丝毫无法近身十丈以内。

    不过空间的攻击不仅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甚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落下的陨石越来越大,地面钻出的巨蟒实力也越发频繁。

    虽然空间的攻击越发厉害,但石牧仍然能抵挡的住,只是变得有些吃力。

    如今到了关键时刻,他自然不会放弃。

    时间转眼间过了一刻钟,石牧手中的灵兽珠内灵力终于被尽数吸收,变成透明颜色,并“咔嚓”一声碎裂开来。

    石牧体内真气立刻蛰伏,身形一晃,冲天而起,脚下连踏,凭借肉身之力直冲半空而去。

    地面的黄色巨蟒茫然朝着四周看去,很快消散开来,半空的黄云也缓缓消失,一切很快恢复了正常。

    石牧松了口气,从半空落下,感受这体内的水之力,心中便是一喜。

    虽然距离大成还算,不过这片刻功夫,足抵得上整整一月的修炼之功。

    只可惜这里无法施展尝试一下威力。

    “嘿嘿,石小子,你的运气不错,我以秘术感应到蕴含水之本源的灵脉所在了。”就在这时,水灵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显得有几分激动。

    “太好了,在哪里?”石牧欣喜问道。

    “北方。”水灵子言简意赅道。

    “好”

    石牧说罢,向前大跨一步,身子猛然一晃,便冲入了高空中,兔起鹘落之间,飞化为一道黑影,朝着北方移动而去。

    ……

    数个时辰后。

    石牧人还高跃在半空之中尚未落下,就听到地面上出来一阵“哗哗”的水流之声。

    “好浓郁的水之灵气。”石牧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水之灵脉,应该就在下方了。”水灵子说道。

    石牧闻言,当即二话不说的如同流星一般下坠而去,轰然砸在了地面之上。

    其落身之处,乃是一片河谷地带,往北方去是一片红褐色的大山,其中两座大山相夹的地方,流出一道宽逾百丈的巨大河流。

    此河流顺着山脉走势一路流淌过来,在这里形成了一片河谷冲击带。

    石牧目光扫过,只见灵河初出山谷时,又如万匹脱缰怒马,一路嘶吼着狂奔而来,浩荡江水汹涌澎湃,拍击着两岸疆石,涌起千堆万堆的雪白浪花。

    再往外走,地势稍缓,灵河的涌动也逐渐减缓,但浩浩荡荡的气势却依旧慑人,直至流经石牧身前这片水域时,河流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河面之上有数道深蓝色的旋涡,漩涡中心赫然充斥着无数蓝光,缓缓晃动着,恍若幽蓝火焰,从中散发出丝丝幽寒之气。

    另有一些漩涡之中的泛着青幽之色,里面也有丝丝缕缕火焰抖动,颜色幽绿,状若鬼火。

    “这是蓝淼真水和玄冥真水,有了这处灵河做底子,你的玄功八转何愁不能大成?”水灵子如此说道。

    石牧眼中喜色更盛,大步一跨,飞身向河中跃去。

    “哗啦”一声响。

    河流水面破开一道浪花,石牧的身子便落入了水中。

    其双手在身前变换几番,掐动着法诀,运转起九转玄功第八转。

    只见一道水蓝光芒亮起,石牧胸口处蓝色小鼎纹路亮起,突出体表,悠悠闪动起来。

    一阵灵力波动生出,河流中大大小小的旋涡纷纷流转起来,一道道浓郁的先天真水从漩涡中飞射而出,朝着而石牧胸前的蓝色小鼎中汇集而来。

    “哗啦啦”

    原本水势平稳的河流,受到石牧真气的影响,顿时变得湍急起来,流经石牧身旁时,不由自主地受到石牧身上气息牵引,绕着他形成了一道圆形旋涡。

    就在这时,“咻”的一声锐响响起,一道黄褐色的飞箭破空朝石牧袭来。

    石牧早知自己动用真气必然招致五行魔窟的攻击,心下已经做好防备,身子略微一偏就躲了过去。

    “咻咻咻……”

    然而紧接着,一连串密集的破空之声接连响起,成百上千只密集的飞箭,下雨一般朝着石牧倾泻而来。

    在灵河两岸,不知何时突然冒出了数百只身形壮硕的豪猪。

    说其是豪猪并不准确,因为他们身上并无血肉,全都是由沙土构成。

    石牧眉头一挑,手上法诀却是未变,依旧维持着玄功运转。

    “喝”

    石牧口中低喝一声,周身真气顿时外放,一股白色气浪裹挟着河中之水,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啪啪啪”

    一阵拍击之声接连响起,那些飞箭一个个的,全被这股水浪拍击了下去。

    虽说土能克水,但石牧这一击势大力沉,挡下这些土箭还是绰绰有余的。

    灵河两岸的沙土豪猪,张口发出无声嘶吼,背后一根根土刺突然暴起,疾射而出,在半空中化作一片箭雨,再度落下。

    石牧眉头一皱,手中法诀一撤,一道绿色光芒在其掌心凝聚而出。

    “石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你用木属性之力将这些沙土豪猪击败也无甚用,只会招来无穷无尽的攻击。如今你身在灵河之中,水之灵力十分充足,便用这水之力去抗衡,既能一边吸收灵力,又不会引来其他攻击,岂不正好?”水灵子的声音突然响起,提醒道。

    石牧闻言,随即也明白过来,于是手中木属性灵力撤去,重新起印来。

    只见灵河之中一阵波动,两道晶莹水龙在石牧的控制下,骤然冲出水面,盘旋着飞舞而出。

    一阵水花激荡,两道水龙盘绞而出,将箭雨纷纷绞碎,又朝两岸边的沙土豪猪冲去。

    “轰”的一阵响动。

    两岸卷起滚滚烟尘,数以百计的豪猪被水龙卷了进去,而后纷纷溃散开来,重新化为沙尘,弥散而开。

    石牧手上法诀重新掐起,胸前蓝色小鼎再度浮现,道道精纯无比的水之灵力汹涌而来,灌注进了蓝色小鼎之中。

    灵河之上映出大片耀眼蓝光,将石牧整个包围了起来,围绕着他的旋涡也飞快旋转起来。

    “簌簌簌”

    一阵沙土流动的声音响起。

    石牧一边吸收着玄冥真水,一边朝岸边瞥去。

    就见一道旋风卷过,两岸沙尘霍然飞起,在半空中汇成百余道粗壮无比的沙蛟,怒口一张,便朝石牧撕咬过来。

    石牧手上法诀不变,口中却默念起咒语来。

    突然之间,“哗哗哗”之声大作。

    石牧周围的灵河河水,如同沸腾起来一般,激烈的翻滚起来,河流当中不少储有淼蓝真水的旋涡,也随之翻滚起来。

    一道蓝色火焰突然从漩涡之中飞出,汇入了石牧身旁的河水之中,那片河水颜色顿时变得湛蓝无比,从中还生出来丝丝缕缕白色寒气。

    “轰”的一声响。

    石牧周围水浪迭起,惊涛怒生,一圈白色水花直冲高空而去。

    那百余道沙蛟从两岸怒冲而至,正好被这圈白色水花截在了当空。

    一阵白色光芒闪过,那圈白色水花上寒气骤然大盛,凝结出一层层晶莹剔透的白色坚冰,径直将那些沙蛟半截身子冻结了进去。

    “滋滋滋”

    一阵电流涌动之声响起,被冻结在坚冰中的沙蛟额头正中,突然有一团团戊土神雷凝聚起来。

    “咔嚓”一声巨响。

    百余道戊土神雷同时炸响,一片巨大的黄色电芒交织而出,将整片白色坚冰都映出淡淡黄色光晕来。

    石牧虽未接触到这些雷电,但被其环绕,却也能感受到周身毛孔有丝丝微弱电流划过。

    “咔”的一声轻响。

    白色坚冰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微裂缝。

    就在此时,石牧胸前的蓝色小鼎微微一颤,又有一道幽绿冰焰从中流出,汇入了白色坚冰中。

    只见一道绿光从白色坚冰上覆盖而过,方才出现的细微裂缝,瞬间就重新消失,整片坚冰都变成了淡绿之色,变得更加阴寒。

    这一下,不论沙蛟如何以戊土神雷攻击,再也无法撼动这圈冰墙。

    沙蛟一时无法冲破,后半截身躯疯狂扭动着,百余条硕大的蛟尾不断拍击起绿色坚冰来。

    石牧借此机会,全力催动玄功第八转,身上蓝光闪烁,体内的水之力急速暴涨。

    ……

    约莫过了小半天,石牧双眼紧闭,已经完全陷入了对水之力的感悟和吸收之中。

    其胸前的蓝色小鼎图纹上莹光闪闪,变得越发凝实起来。

    而之前被冰墙冻结起来的沙蛟,不知何时已经破碎消散了,来自这片空间的攻击却没有停歇下来。。

    此刻,围聚在石牧周围的,是八个高逾十数丈的黑甲力士。

    这些黑甲力士体型巨大,外观与人类基本一致,口中呲出的黑色獠牙,让其显得凶恶狰狞之极。

    这些黑甲力士浑身漆黑,周身反射着乌亮的光芒,一个个紧握着的拳头,一下一下地朝着石牧周围环绕的淡绿色冰晶壁障上砸去。

    在其拳头表面,全都凝聚着一圈土黄色光晕,传出一道道极为纯粹的土属性灵力。

    “嘭,嘭,嘭”

    一阵连续不断的重击之声响起,那看似寻常的挥拳攻击,实质上都饱含着土属性灵力的加持,每一下都有万钧之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