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七十章 姗姗来迟
    “族中遭此劫难,万年基业毁于一旦,族人死伤惨重,我也不知该如何收拾了,且先将幸存的族人聚集起来,待找到圣女和赵玲珑长老他们再做打算吧。”赵朱明叹息一声,说道。

    “如此也好,我来此本也是为了寻找秀儿的,就先留下来和长老你一起,搜寻残余族人吧。”石牧说道。

    “那就多谢石盟主了。”赵朱明说道。

    “不必。现在我们身边的人手太少,想要完成大规模的搜寻几乎不可能。我看还是先联系弥天联盟那边,让他们派人前来支援吧。”石牧摆了摆手说道。

    “这个倒无妨,我们天凤族的护星大阵并未全毁,即可凭此来联系到尚在朱雀星上存活着的族人。”赵朱明说道。

    说罢,他手腕一翻,掌心赤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古旧赤色罗盘。

    其一手持着罗盘,另一手飞快掐动起法诀,口中也默默吟诵着咒语。

    “启。”赵朱明口中一声轻喝。

    只见赤色罗盘之上的菱形指针飞快转动,从罗盘周围的卦位上转上一圈后,突然从中亮起一道赤色火光,化作一道巨大的火凤虚影冲天而去,径直飞入了天云之中。

    石牧仰头朝天空望去,就见火凤虚影冲入云层中好一会儿之后,天幕深处突然亮起一片红光,范围极其之大,几乎遮蔽了石牧的整个视野范围。

    这片红光亮了片刻后,又重新消失不见。

    石牧再去赵朱明,就发现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身子也是一副摇摇欲倒的模样,显然是重伤未愈又过度消耗灵力所致。

    “朱明长老,你身上伤势不轻,我虽帮你修复了一部分,但仍旧不可大意,我们还是先回凤翼城修养一阵,再安排其他事宜吧。”石牧说道。

    赵朱明闻言,点了点头。

    一行人飞身而起,朝着凤翼城飞了回去。

    ……

    死灵界面。

    天穹深处,只有一轮血月孤零零的高悬半空,洒下一片暗红色光芒。

    地面之上,一个宽大无比的幽深峡谷内,在血月的映照下,投下一片黑色阴影。

    峡谷之内,到处都是巨大的残缺腐尸和白骨,相互掺杂着,从谷口这一头,一直堆砌到了另一头。

    地面上碎裂的白骨和腐尸身上的黏液混在一处,从尸山骨海的缝隙中流淌而出。

    “铮”的一声响。

    一截黑色刀刃从腐尸堆中猛然刺出,向着一侧划开,一具浑身漆黑的骷髅武士从中爬了出来,其身上铠甲残缺不全,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而在峡谷一侧出口处,一阵彩光闪烁,半具晶莹透明的骷髅从腐尸堆中爬了出来,双手中还紧握着两柄晶莹骨刀,半撑着身子朝峡谷上方望去。

    只见在峡谷上方的一侧崖壁上,向上斜生着一棵七彩古树,上面莹光流转,彩霞缭绕,看起来十分美丽。

    而在七彩古树上,正倚坐着一道纤瘦的身影,却正是烟罗。

    其身着衬体银甲,将玲珑身段完美衬托,及腰长发如同黑瀑般从身后垂落,在红色月光中映出一种特别的光芒,显得有些妖冶,却又美得摄人。

    然而,其此刻的脸色却是异常苍白,连额头上的黑色莲花印记都显得比平日淡了几分。

    在其小腹处,正有一道宽约三寸的伤口,破口很不整齐,看不出来是何物所伤,其上渗着绿色的液体,并始终缭绕着一丝黑色雾气,看起来很是诡异。

    烟罗手腕轻转,手上法诀掐动着,身下的七彩古树上便生出一些藤蔓,朝着其小腹处的伤口上覆盖了过去。

    “咝咝”一阵轻响。

    那些藤蔓在触碰到上空的一瞬间,顿时像是被烧灼一般弹了起来,上面冒出阵阵白烟。

    不过,那些藤蔓也只是稍稍退却数寸,而后又朝着伤口探了过去。

    如此反复了数次之后,数十根细小的藤蔓纷纷枯死,而剩余的藤蔓却是猛地冲了上来,将那道伤口完全覆盖了进去。

    “咝咝咝”

    一阵白烟升腾,将烟罗的面目都遮映得有些模糊不清,但仍能看到其因疼痛而紧蹙的眉头。

    片刻之后,白烟散去。

    烟罗目光下扫,朝着峡谷中望去。

    峡谷最深处的那三具体格最为庞大的腐尸,在一个时辰之前,还是三具神境层次的死灵生物,此刻却已经全无了生息。

    烟罗的目光,在一具狐面僵尸身上停留了一阵,眼中浮现出一丝厌恶神色。

    连番征战之后,终于解决了这些麻烦。

    山谷之中,除了重伤的武夜和半死的匕灵,曾经数以十万计的死灵大军,现在也只剩下了区区不过千余人。

    一阵带着腥味的风从峡谷中拂过,将烟罗额前的长发吹落,遮挡住了她的半侧脸颊,却遮挡不住她面上浮现而出的疲惫之色。

    武夜此刻也抬起了头颅,眼眶之中魂火跳跃,却是径直穿过烟罗,望向了天幕中的那轮巨大的血红圆月。

    峡谷之中,一片寂静。

    ……

    数日之后,凤翼城。

    天凤族所处的内城,依旧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颓圮的危墙和杂乱的砖石。

    只是与数日之前相比,那些掩在废墟中的天凤族人的尸首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一座相对还比较完整的朱红大殿前,正围聚着许多天凤族人。

    虽然距离大战已经过去了些时日,但他们的脸上却都还带着些劫后余生的惶恐,显然还没能从之前的劫难中缓过神来。

    大殿之中,只寥寥坐着不到十人。

    左侧的以赵朱明为首,全都是天凤族人,而右侧则只有石牧一人。

    大殿内的气氛有些沉闷,连一向活泼好动的彩儿此刻都规规矩矩地趴在石牧肩头,一语也不发。

    “朱明长老,现如今天凤族情形如何了?”石牧开口问道。

    “死伤者加之失踪者过半,幸存下来的不足五成,这几日间已经陆陆续续回到了凤翼城。我天凤族此番元气大损,恐怕数百年内都无法复原了。”赵朱明神色悲哀地说道。

    “有没有秀儿的消息?”石牧问道。

    “除了赵悔那日所说的之外,便再无人见过圣女了。”赵朱明叹了口气说道。

    对于这一答案,石牧并不意外。这几日以来,他带着彩儿几乎飞遍了整个朱雀星的每个角落,找到了不少天凤族人,却始终没能找到钟秀的半点踪迹。

    “石盟主也不必过虑,圣女和赵玲珑长老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们多半已经离开朱雀星了,去了武岩星也说不定。”赵朱明说道。

    石牧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顿了片刻,又想起一事,遂开口说道:“朱明长老,并非石牧心存私念,以天凤族如今的情形,实在不宜再固守朱雀星了。若是天庭再次举兵来犯,只怕天凤族就要蒙受灭顶之灾了。”

    “石盟主的意思我明白,这几日里我也和族中这些长老们商量过了,加入弥天联盟的确是我等唯今最好的选择,我等也都愿意如此。不过……”赵朱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显得有些犹豫。

    “不过什么?朱明长老但说无妨。”石牧说道。

    “火涂等人虽放言称已经残害了我族族长,但毕竟我等未曾亲眼见证,若日后万一族长重新归来,这是否加入弥天联盟之事,还要以族长之见为主。即便族长真的故去,日后一切也要由圣女来决断。”赵朱明说道。

    “朱明长老对天凤族忠心,石牧诚服,就依长老所言。”石牧说道。

    “石盟主胸怀宽广,蔽族上下感激不尽。”赵朱明连忙拱手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走进一个天凤族人。

    “启禀长老,石盟主,地龙族族长狄彦,带大军赶至。”那人恭声禀报道。

    “嘿嘿,他们这个时候来了,还真是时候。”彩儿闻言,忍不住嘲讽说道。

    天凤族一众长老听罢,神色也变得很是难看。

    石牧撇过头瞪了彩儿一眼。

    彩儿见状,心知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缩了缩头,不再言语。

    “让他们回去吧,就说我们天凤族高攀不起他们这样的盟友。”赵朱明眉头紧蹙,冷声说道。

    “是”

    那名天凤族人应了一声,就要退出去。

    “且慢,朱明长老,且先请他们过来,听听他们有何说辞。”石牧将其拦下,开口对赵朱明说道。

    “好吧。”赵朱明闻言思量了片刻,说道。

    片刻之后,狄彦一脸惭色地带着数名地龙族长老,从外面走了进来。

    “狄族长,你们来得可真是及时啊。我族中苦苦求援半月有余,不见你们前来支援。这天庭之人刚一被石盟主击退,你们就到了。”赵朱明一见狄彦,也不起身相迎,语气很是不善地说道。

    而坐在其下首处的数名天凤族长老,也是神色愤然地看向狄彦。

    不只是赵朱明,整个天凤族如今都已成惊弓之鸟,对于作为盟友的地龙族迟迟不来应援,皆是感到十分恼怒和失望。

    “此言差矣,朱明长老切莫这么说,我地龙一族也是无可奈何呀。当日我们收到你们求援消息时,就立即派遣族中神境强者通过传送阵法去往朱雀星,但随即就发现朱雀星的阵法已然被关闭。我心知朱雀星危急,又派遣舰队前来救援。谁承想刚一进入星海,就遭到了天庭大军的伏击,我们也损失惨重啊。”狄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