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六十二章 祖灵
    “滚开!”火涂眼见秘境就在眼前,暴喝一声道。

    其手中火光闪动,朝着那团乌光打去。

    然而,那道乌光再冲至他身前的时候,只是一闪便飞出了天坑,并未真的阻挡于他。

    乌光飞出天坑,一闪之下落在了彩儿身旁,化作一个周身魔气的高大男子,却是石牧的那具身外化身。

    火涂一击成空,身形直奔天坑而去。

    眼见其就要冲入那片火焰光幕之中的时候,赵朱明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

    就在这时,那片光幕竟然忽的一下,凭空消失了。

    “砰”的一声重响。

    火涂的身影猛然砸入了天坑底部,直将其中的碎石砸成了粉碎,化作一团烟尘,从坑底升腾而起。

    “找死!”眼见近在咫尺的秘境消失,火涂怒声道。

    其头颅猛地一转,双目之中火焰欲喷,身形一动,便朝着赵朱明飞射而来。

    赵朱明神色漠然,手中法诀忽的一变,天坑底部立即传来“隆隆”的轰鸣之声。

    九道赤色光柱从乱石堆中猛然冲出,在顶部化出一道火红光幕,直接将天坑牢牢封死。

    “嘭”的一声闷响。

    火涂的身子猛然撞在了那道火红光幕上,被反震了回去,落入了坑底。

    “火涂大人!”赵戬等人见状一惊。

    就在此时,九道赤色光柱之上纷纷浮现出一道道赤红符文,一股强大无比的火焰气息从中传了出来。

    “这是……流火杀阵!”火涂眉头一挑,喃喃道。

    转眼间,九道赤色光柱之上火焰涌动,开始长出一片片如同树叶般的火焰长刃,彼此交错,显得十分复杂茂密。

    “呼”的一声轻响,如同风入山林一般,那些树叶般的火刃纷纷抖动起来,继而开始旋转起来。

    “呼呼呼……”

    随着呼啸之声逐渐变大,赤色光柱上的火焰长刃纷纷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火势越来越大,跟快就形成了无数道巨大的风火巨轮,将火涂围困在了当中。

    火涂口中念念有词,身上火光骤然大涨,一道球形火焰领域豁然张开,火红色的光幕扩张开来,将周围火焰长刃纷纷逼退。

    “锵锵锵”

    一阵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响起,无数火焰长刃切割在火涂的领域,带起一片刺目的火花。

    赵戬眉眼一横,对身旁的金袍女子使了个眼色。

    金袍女子微微点头,手捧着银色罗盘法宝,飞身朝天坑上方飞去。

    赵戬则手腕一翻,取出一杆银色长戟,戟身一挺,朝着赵朱明等人袭了过去。

    “锵”的一声锐响。

    一道红光闪过,一柄宽大的血色长剑从一旁刺出,架住了赵戬的长戟。

    持剑之人周身魔气涌动,正是石牧的身外化身。

    其一语不发,手中血色残剑红光一闪,向上扫去,直将赵戬逼退数丈。

    赵戬冷哼一声,再度挺枪刺出,两人厮杀在了一处。

    “无耻叛徒,受死吧。”

    半空中一声暴喝响起。

    白丕眼中一团火光骤然放大,惊得他连忙避了开来。

    只见赵朱明已经周身火焰缭绕,杀气腾腾地冲了上来。

    在其身后,还有数名天凤族人,也都是满眼仇恨之色的冲他袭来。

    白丕心知这些人是为了给自己的族长等人报仇,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下意识地就想避退开来。

    “二长老,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这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白洪的声音。

    白洪不知何时已化作巨猿形态,猛然从他的身旁跃了过去,与天凤族人厮杀在了一起。

    白丕眼中光芒一闪,面上浮现出一丝决然之色,身上光芒大亮,也朝着天凤族人杀了过去。

    彩儿身形在剩余的天凤族伤者中盘旋,目光则不断在战场上扫视。

    当其目光扫过天坑中时,蓦然瞅见一个金色身影正飞也似的朝那里飞去,当即说道:“你们跟俺一起上,千万不能让那个火涂被救出来!否则此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说罢,其振翅高飞而起,身上神境气息释放而出,张口喷出一道绿色火云,直冲那金袍女子而去。

    天凤族人见状,有些受伤较轻尚能行动者,纷纷怒吼着随其冲了上去。

    ……

    石牧从那道火焰光幕中穿身而过,并未落入天坑底部。

    他只感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道悠长的黑色隧道,在里面穿行了好一会儿,双脚才重新落到了实处。

    落定之后,他的目光四扫,就发现自己此刻,正身处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中,周围幽暗深邃,有一种幽深无边的感觉。

    这里就是天凤族的秘境?

    一片漆黑虚无?

    正在石牧感到十分诧异的时候,距离她数百丈远的地方,突然亮起了一道红色光芒。

    在那处光芒之中,出现了一颗高逾百丈的巨大火桐树。

    石牧感受到树上传来的纯正火焰气息,心中微讶,不由自主地朝着那颗火桐树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石牧才发现,这可火桐树比他远观时看到的还要巨大。

    只见这棵火桐树十人合抱的粗壮树干,笔直冲天,上面开散出成千上万道分支,密密麻麻支满整个主干。

    在这些分支上端,一片片巴掌大小的赤红色火桐树叶,相互掩映,相互交叠,显得十分茂密繁盛。

    此地之中虽然无风,那棵巨大的火桐树却在微微摇摆着,那节奏韵律,就仿佛在呼吸一般。

    上面层层叠叠的火桐叶,红的火热,红的灿烂,仿佛一片热烈火海。

    石牧双目盯着这片美丽火海,一时间竟然有些沉醉。

    “何人入吾天凤胜境?”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石牧蓦然一惊,抬首望去。

    只见主干之上的第二层分支处,上面亮着一道明亮的金色火焰。

    那火焰形如凤凰,似是有灵,正抬着头颅望着他。

    “在下石牧。”石牧恭敬答道。

    不知为何,石牧在看到这火焰金凤的时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高贵二字,让他忍不住心生恭敬肃穆之感。

    “汝非吾天凤后裔,来此作甚?”火焰金凤淡然问道。

    “天凤族遭天庭入侵,族长赵胤身死,圣女下落不明,族人多遭戕害,死伤无算。而天庭仙将火涂意欲盗取涅槃凤焰,我为阻止他才进入此地。”石牧如实说道。

    “赵胤资质有限,未能得吾涅槃传承,圣女钟秀若能化神或有机会,未曾想天凤族竟已蒙难。”火焰金凤叹道。

    “不知前辈可是天凤族人?”石牧有些疑惑地问道。

    “吾乃天凤族之祖灵,在此守护天凤传承古树,无法离开秘境。”火焰金凤答道。

    “如今天凤族危机尚未解除,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石牧略一沉吟,说道。

    “汝想受我天凤族传承?先不论汝痴心妄想,若无天凤族嫡系血脉,强行接受传承,无异于自寻死路。”石牧话未说完,被火焰金凤打断道。

    石牧闻言,面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咦……汝体内不仅有弥天巨猿嫡系血脉,竟也有我天凤一族嫡系血脉?”就在这时,火焰金凤察觉到石牧身上的特异之处,突然开口说道。

    石牧听罢也是一愣,思索良久才明白过来,拱手说道:“前辈,如今天凤族的圣女钟秀,是我的妻子,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我的体内才有了天凤族的血脉。”

    火焰金凤闻言,突然从霍桐树干上站起,双目之中金光一闪,便朝石牧望来。

    石牧只感到身体突然一僵,脑海中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之感。

    这种感觉持续了好一会儿,才逐渐褪去。

    “汝竟与本族圣女有如此渊源……也罢,事已至此,汝亦不算外族,勉强可受吾涅槃传承。”火焰金凤说道。

    石牧闻言先是一惊,继而又是一喜。

    惊的是这祖灵天凤竟然一瞬之间,就对他进行了搜魂,而喜的则是她同意了自己接受凤焰传承。

    “多谢前辈成全。”石牧拱手谢道。

    “涅槃凤焰非比寻常,拥有纯正天凤血脉的圣女本是最合适人选,汝体内只有少量天风血脉,故而过程危险,极易失败。若失败话,汝陷万劫不复境地,如此华,汝可愿意一试?”火焰金凤又问道。

    “自然要试。”石牧毫不犹豫的朗声答道,语气十分坚决。

    火焰金凤闻言,双目火光一亮,没有说话。

    其双翼豁然张开,猛一扇动,便从火桐树干上飞舞而起,直冲高空而去。

    只见其双翼挥动,身子在半空中盘旋着,飞到了火桐树上空。

    石牧就看到,随着火焰金凤双翼舞动,一点点如同星光般的金色火星从其双翼之下播撒而出,如同流光火雨一般,洒落在了火桐树上。

    火桐树从根部最深处,一截连着一截的亮起赤红色的亮光,一直亮到主干和分支。

    直到最后,无数火桐树叶的叶脉中,也都亮起了透亮的光芒。

    整棵火桐树上光斑遍布,明暗相间,看起来绝美异常,让人有种叹为观止之感。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