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五十六章 玄火秘录
    石牧站立在半空,口中一呼一吸,他全身毛孔也随之一鼓一鼓,仿佛也在呼吸一般。

    无形劲风从他全身毛孔中吹拂而出,携带着一股滔天威压朝着四面八方散发而去。

    蹬蹬蹬!

    冯离被这股威压波及,顿时全身大震,一连退了数步,远离了石牧这才站稳身体,脸上浮现出骇然的神色。

    他能感觉的到,石牧并未运转真气,那股庞然气势,完全是来自于肉身之力。

    单凭肉身之力的气息,便能将他震退,石牧的身体究竟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石牧身体从半空缓缓落下,慢慢睁开眼睛,感应着体内澎湃的力量,眼中闪烁着兴奋之极的神色。

    借助这里的血池之力,他此刻的肉身境界赫然完全达到了肉身圆满,全身各处的力量彻底融为一体,力量比以前强大了倍许,身体强度也大增。

    若是再次面对刚刚那九条火龙,他感觉单靠肉身之力,也足以对付了。

    “石兄实力大进,恭喜恭喜!”冯离走了过来,笑着拱手道。

    “侥幸突破。”石牧淡淡一笑。

    冯离正要再说什么。

    就在此刻,一道红光从天而降,化为一道赤色光柱。

    光柱顶端,一本火红色典籍蓦然出现,并沿着光柱缓缓飘落。

    “老夫纵横半世,罕逢敌手,一身神通,尽数记录在这本玄火秘录之上。现在传授于你,汝定然要潜心修炼,他日开宗立派,弥补我的遗憾,扬我玄火上人的威名!”玄火上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激昂无比。

    声音在祭坛空间滚滚激荡,余音绕梁,好一会才消失。

    从天而降的红光也缓缓消散,那本红色典籍掉落下来,石牧连忙伸手接住。

    “上人放心,您一身神通我虽然未必会尽数继承,不过他日定然找一个传人传承您的神通,创立宗派,以了您的心愿。”石牧拱手朝着虚空行了一礼,郑重说道。

    冯离默默站在一旁,没有出声打扰。

    轰隆隆!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祭坛空间猛地一阵剧烈晃动,空间内所有光芒一阵闪烁后,蓦然间完全消失,附近的墙壁上出现一道道巨大裂缝,无数碎石开始掉落。

    “不好,这里快要崩溃了,我们快走!”石牧脸色微变,大声道。

    “走”

    冯离立刻点头,两人身形化为两道光芒,朝着外面飞速狂奔。

    片刻之后,两道遁光从地下飞出,一闪之下,现出了石牧和冯离的身影。

    二人悬空而立,胸口微微起伏。

    秘境所在的地面依旧在隆隆震动,在石牧二人离开后,顿时坍塌了出了一个巨坑,磨盘大小的碎石四下飞溅弹射,漫天烟尘飞舞,好一会才飘散。

    一切恢复了平静。

    石牧目光一闪,翻手取出那本红色典籍,只见上面用上古神文写着“玄火秘录”四个大字。

    “冯兄,你对这玄火秘录可有兴趣?典籍不比其他宝物,你若有兴趣,可以拓印一份过去,反正看那玄火上人的意思,也是想将自己的神通传扬开来。”石牧看向冯离,如此说道。

    “这就不必了,在下修炼的功法和至阳玄火之道相差很远,这本典籍给我也没有大用。”冯离摆了摆手,对于玄火秘录并无兴趣。

    石牧见此,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冯离修炼的功法,偏向魔属性,这玄火秘录对其确实没有大用。

    “对了,冯兄,有件事我想请问你,不知是否可以?”石牧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问道。

    “你我乃是好友,石兄但说无妨。”冯离一怔,说道。

    “既如此,那请恕我唐突,你的那个赤色猿猴雕像是从何处得来的?我的那个雕像是从弥天巨猿一族中得来,乃是弥天巨猿一族当年的族长的白公老祖所留。”石牧说着,先报出了自己的雕像来历。

    “果然如此……那个石猴雕像,是朱厌大人留给我的,他说那石猴雕像乃是以前和弥天巨猿一族的白公,还有一头金猿在一次游历中得到的,所以我才会来到天河星域,寻找金猿一族打开此处宝藏,想不到白公的那个雕像在石兄手中。”冯离恍然笑道。

    “朱厌?”石牧眉头一挑。

    “没错,看来石兄也知道朱厌大人。”冯离点了点头。

    “冯兄,若我猜的不错,你应该继承了朱厌的传承,不知你对于朱厌的事情了解多少?朱厌和天庭,是否有什么关系?”石牧眼神微闪,问道。

    刚刚的梦境,灰猿竟然身穿天庭战甲,此事实在让他震惊。

    冯离此刻身上带着一丝朱厌的气息,这样一来也就解释了他刚刚为何会坠入梦境。

    应该是感应到朱厌的气息,他血脉中白猿老祖的记忆,也因此苏醒,这才出现了先前白猿老祖与朱厌别离的那一幕。

    “石兄猜的没错,我继承了朱厌大人的传承……不过我只是得到了朱厌大人的一些功法和宝物,对于大人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听说过他和天庭有过关系,不知石兄问这个做什么?”冯离说道。

    “没什么,只是随口问问而已。”石牧心中有些失望,不过口中笑道。

    “不知石兄接下去,有何打算?”冯离问道。

    “冯兄,实不相瞒,我如今乃是弥天巨猿一族的族长,为了对抗天庭的入侵,联合天河星域不少族群,组成了弥天联盟。冯兄既然现在来了天河星域,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不如加入弥天联盟,一同对抗天庭如何?”石牧说道。

    冯离听闻此话,微微一笑,摇头道:“这就不必了,我来天河星域,只是为了这个宝藏,我还有其他事情要赶去处理,恐怕不会在这里久待,不能和石兄并肩作战了。”

    “好,既如此,我们就再次分别吧。冯兄若是在天河星域有什么困难,可以到武岩星找我。”石牧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说道。

    “哈哈,一定。你我有缘,相信下一次相遇,不会太久的。保重!”冯离哈哈一笑,随即告辞离开,身体化为一道灰光,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石牧目送冯离远去,翻手祭出龙羽飞车,飘身飞上。

    随即,他单手一挥,彩儿从灵兽袋中飞出。

    “呼!可憋死俺了。石头,你怎么现在才叫俺出来!”彩儿一出来,就一阵大呼小叫。

    以其猴子一般的个性,让它待在灵兽袋里,简直是折磨。

    “好吧,既然你想活动,这飞车就交给你了。”石牧将龙羽飞车交给彩儿控制,自己盘膝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取出了那本玄火秘录。

    对于上古时期的功法,他可是非常感兴趣,尤其是这个玄火上人所留之物。

    水灵子虽然也会不少上古秘术,不过他对这个不死神魂不放心,不敢向其请教一些秘术功法,以免一不小心着了道。

    “好嘞!”

    彩儿倒是喜欢操控龙羽飞车,它喜欢那种狂飙的快感,当下兴致勃勃的操控着龙羽飞车,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石牧找了一处角落,盘膝坐下,翻开玄火秘录,一页一页仔细翻阅起来。

    良久之后,他才合上书本,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他将这本玄火秘录大致翻阅了一遍,发现此书不愧是玄火上人的传承之书,里面记载了许多神奇无比的功法,武技,秘术,让石牧大开眼界。

    玄火上人涉猎颇广,除了功法外,还精通阵法之道,这本玄火秘录中小半内容都记载了他的阵法传承。

    可惜石牧对阵法并不精通,这些阵法传承放在他手中有些明珠蒙尘了。

    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玄火上人的修炼心得。

    玄火上人乃是神境后期的大能,上面记载了其突破神境各个境界的心得。

    虽然每个神境大能成功突破的条件几乎都是不可复制,不过还是可以借鉴,这些修炼心得才是这本玄火秘录最珍贵的地方。

    尤其,这本典籍上也记载了一个凝练火焰元神的法门,比起水灵子传授给他还要略微玄妙一些的样子,而且这个法门绝无问题,水灵子传授给他的法门,他可是一直都心存猜疑的。

    石牧心中暗暗决定,日后进阶神境中期时,选用玄火秘录上的法门。

    肉身突破了圆满境界,他的修为也连带着进步了不少,距离神境初期巅峰也不是很远,相信很快便能修炼到。

    在玄火秘录最后,玄火上人再三叮嘱,让得到他传承之人一定要开宗立派,将他的一身神通和威名千秋万代的流传下去。

    石牧看到这里,心中有些无语和感慨。

    看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欲望,这个玄火上人对于将名声流传后世异常执着。

    难怪其会特地在冯离的石猴雕像中,留下两仪离地炫火阵那种明显的护宗大阵,一切都是为了开宗立派做准备。

    石牧心中再次下定决心,日后定然给这本玄火秘录找一个合适的传人,满足玄火上人的心愿。

    他深吸一口气,摒除杂念,闭目静坐,继续参悟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