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三十六章 血斗
    白色圆珠离体之后,南宫景眼睛恢复了原来的清明,脸色却是苍白的无以复加,胸膛微微起伏。

    他站了起来,目光复杂的看了手中的白色珠子一眼,翻手将其收了起来。

    就在此刻,破空声再起!

    南宫景身侧虚空一闪,一根金色长棍凭空出现,横扫而来。

    其脸色一变,手中掐诀,身上白光大盛。

    不过还没等他再做出什么,金色长棍便轰然打在他的身上。

    南宫景身体“嘭”的一声,化为无数碎片,不过这些碎片随即化为漫天冰凌,纷纷爆裂。

    虚空一闪,石牧的身影浮现而出,眉头皱起。

    “又是这一招。”他喃喃自语。

    这一招替身,当如在弥天联盟时,南宫景便曾经施展过。

    与此同时,百余丈外某处虚空白光一闪,南宫景身体浮现而出,脸色又白了几分。

    “看来你施展出领域,也并非完全凭借自身之力,也借助了外物。只是那个外力风险太大,你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吧!”石牧看了南宫景一眼,长啸一声,身形飞扑而出。

    他单手一挥,翻天棍当头击下。

    如山金影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发出冲天锐声尖啸,朝着南宫景席卷而去。

    南宫景脸色难看,两手挥舞,全身白光大盛,一个巨大白色虚影再次出现在他身后,赫然正是刚刚出现的那个白色法相虚影。

    不过此刻法相比之前淡的多,身形一晃的挡在了石牧身前。

    在祭出法相的同时,南宫景一个转身的飞射而出,朝着远处的毗卢仙将飞去。

    他此刻正如石牧所言,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过以其神境中期修为,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便能施展一门独门秘术,恢复大部分元气。

    白色法相一闪拦在石牧身前,对于翻天棍芒丝毫也不理会,任凭其打在身上,两手手掌一个模糊,赫然一把抓住了石牧的身体。

    咔咔咔!

    无穷无尽的寒气猛然爆发,一个巨大冰球浮现而出,将石牧笼罩在了里面。

    咔嚓!

    白色法相本身被翻天棍击中,身体直接碎裂开来,化为无数光影消失。

    南宫景眼见此景,顿时一喜,身体朝着远处电射而出。

    就在此刻,他身前彩影一闪,一只硕大鹦鹉凭空出现,挡住他的去路,正是彩儿。

    “嘿嘿,想逃,门都没有!”彩儿大吼一声,张口喷出一片墨绿色的火焰。

    这火焰一个翻滚,赫然化为一个火焰牢笼,将南宫景笼罩在了下面。

    南宫景心中大凛,怒吼一声,右手一指点出,指套法宝光芒大盛,一道道白色指影飞射而出,狠狠打在火焰牢笼之上。

    砰砰砰!

    一连串的闷响,这绿色火焰牢笼竟然坚固无比,虽然剧烈颤抖,不过没有碎裂。

    彩儿得意一笑,刚刚它的乾元妖火和昊天圣焰再次异变,那股火焰奥义它也领悟了不少,妖火神通大增。

    轰!

    一声碎裂巨响从后面传来,石牧身周的巨大冰球赫然碎裂,其整个人从中脱困而出。

    南宫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狂吼一声,一道道指影飞射而出,打在火焰牢笼上。

    石牧目光扫过远处的南宫景,双眼之中金光闪烁,身形一动,想着南宫景飞袭而去。

    连续承受了几道指影攻击,火焰牢笼终于碎裂,“轰”的一声,化为漫天残焰。

    不过不等南宫景露出高兴之色,身后石牧的人影已如电般飞射而至。

    “一切都该结束了!”

    石牧发长啸一声,一道道赤红色的火焰不断从其周身升腾,化为一套火焰铠甲。

    他背后赤光荡漾,空气蒸腾间氤氲出一道模糊影迹,那轮廓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浑身缠绕着火焰,高达千丈的绝世凶猿,正怒吼着从重重火云中冲出,朝他奔腾而来。

    翻天棍发出阵阵“嗡嗡”的颤鸣之音,棍身之外覆盖着一层蒙蒙金光,里面浮现着一圈圈金色符文,顺着棍身缠绕而上,从内里传出一阵阵锋锐无比的气息。

    如此威势,人还未至,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已经压迫而来,让人避无可避!

    “是你逼我的!”

    南宫景见此,牙关紧咬,脸上露出一抹决然之色。

    双手挥动,在身前打出一个个古怪法诀,口中吟诵起玄妙难明的咒语。

    南宫景浑身皮肤瞬间变成白色,身躯竟隐隐透明起来,其原本乌黑的发丝,竟尽数变成霜色。

    一丝丝白色寒气从他皮肤之中渗透,在周围层层氤氲开来,化成一圈圈如同佛光般的白色华光。

    “咔咔咔”

    一阵阵冻结之声响起,南宫景周围空气中水汽凝结,冻结成了一层层白色的冰晶。

    那冰晶层层冻结,变得越来越厚,越来越实,上面也开始出现了一道道诡异的纹路。

    最后,在这些诡异纹路的刻画下,那片冰晶中竟然呈现出一道道巨大的手臂纹路,化作了一片紧密排布的冰晶巨手,每一个都有百丈之长。

    这些巨手一个贴着一个,有的做拈花状,有的做伏魔状,有的持宝瓶,有的握钢杵……各式各样,竟足足有千余只之多。

    这千余只巨手合并一处,远远看起来就如同一座巨大无比的冰晶巨峰,气势十分巍峨。

    此过程看起来复杂,其实演变却是极快,几乎在瞬间便已完成。

    就在这千手冰晶浮现之时,石牧的身影也已经来到了南宫景身前。

    其手中翻天棍高高扬起,棍身之上金光大作,道道金色符文萦绕其中。

    而在石牧背后,那道巨大的火猿虚影也随之浮现。

    那火猿动作与石牧出奇一致,手中竟也高高擎着一个千丈余长的火焰长棍。

    火焰长棍之上赤红光芒闪耀,内里也浮现着一道道火焰符文,渗透出丝丝法则气息。

    “喝!”

    石牧口中暴喝一声,翻天棍悍然砸落,棍身之上金光爆裂,金色符文混合在金光之中,纷纷飞舞而出,朝着南宫景轰击而去。

    南宫景不知动用了何种秘术,此刻他头发已经全白,额角也出现了些许皱纹,但其周身气势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了起来,元气似乎一下补足。

    只见其全身肌肉骨骼都几乎已经变得透明,看起来就如同一块人形冰雕一般。

    “来吧!”

    南宫景也是大喝一声,双手之中白光一亮,猛然向前推出,朝着石牧的翻天棍迎了上去。

    “轰轰轰”

    一阵巨大的声音响起,南宫景背后的百丈巨手上发出灿烂白光,每一个上竟然都释放出冰魄神光,朝着石牧打了过去。

    “轰隆”

    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大轰鸣之声响起,石牧的翻天棍猛然轰击在了那千余道冰晶巨手上。

    只见翻天棍上的金色符文闪亮不已,在冰魄神光中来回穿动,从中散发出的无坚不摧的锋锐金光,径直破开巨手上的冰魄神光,层层下压,将一道道巨大手掌接连砸得粉碎开来。

    “啊……怎么可能……”

    南宫景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秘术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他口中发出一声嘶吼,眼中浮现出疯狂之色,双手豁然向上一推。

    一层耀眼的白光,如同海浪般汹涌而上,顺着层层巨手直冲而去。

    石牧只觉得手中一震,下压的翻天棍竟然被这股力量冲击得倒退了数尺。

    就在这时,石牧身后的火猿虚影双臂也抡了下来,其手中的赤红棍影顿时和翻天棍身重合在了一起。

    一股火热无比的巨大力量灌入翻天棍中,石牧只觉得双臂一沉,手中的翻天棍便悍然压了下去。

    天幕之中一阵毁天灭地的气息席卷开来,翻天棍上响起阵阵爆鸣之声。

    一道道带有法则之力的火焰汹涌而出,直接将冰晶巨手烧灼得冒出股股白色汽雾。

    只见冰晶巨手层层消融,翻天棍长驱直入,径直砸落了下去。

    远处,毗卢仙将和陆馗钟等人远远看到这一幕。

    陆馗钟等人此刻已经从毗卢仙将的魔海中脱困而出,四人再次激战在一起。

    “南宫……”

    毗卢呲目欲裂,口中长呼一声,手中血光一闪,浮现出六柄血色骨刀。

    他手臂连动,闪电般将六柄骨刀插进身体胸口,肩胛等六处地方。

    嗡!

    毗卢仙将周身陡然涌出一股凶厉血光,融入魔气之中,滚滚涌出,朝着陆馗钟四人轰去。

    砰砰砰砰!

    连续四声巨响,陆馗钟四人竟然被同时震飞。

    毗卢一击击退四人,立即抽身而出,朝南宫景那边赶去。

    陆馗钟等人也不痴傻,自然不会放任他脱身。

    陆馗钟周身土黄光芒大作,大喝一声,立刻稳住身体。

    他双手在身前接连打出数道法诀,一面浑厚无比的黄色光盾立即浮现而出,挡在毗卢身前。

    “滚开!”

    毗卢口中暴喝一声,双手向前一推,化骨魔气滚滚涌出,化作一道粗壮的黑**箭朝着黄色光盾撞击而去。

    “轰”的一声巨响。

    黄色光盾轰然一震,与那道化骨魔气同时消散开来。

    毗卢的身影一阵虚幻,骤然从消散未尽的魔气中钻了出来。

    “呼”的一声响。

    一大片熊熊燃烧的烈焰当头扑下,径直将毗卢挡了回去。

    “休想走脱!”

    却是赵胤手持凰极火羽扇,挡在了毗卢身前。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