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三十二章再战仙将
    石牧目光飞快四下一扫,见战场形势渐稳,心中不由得一喜。

    就在此时,南宫景身形暴起,一个模糊下,整个人瞬间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如瞬移般出现在石牧身侧,趁其稍稍分心之际,一指迅疾点出。

    但见南宫景双目冷芒一闪,指尖一点刺目白光一亮,多出了一件白色指套法宝,上面无数白色符文上下跳跃不已,散出阵阵摄人心魄的气息。

    其手指一个模糊下,嗤嗤嗤之声大作,百余道细若雨丝的白色指影凭空浮现而出,疾风骤雨般朝着石牧飞射而去。

    石牧只觉四周空间一紧,一股无形威压骤然而生。

    然而其临危不乱,体内功法运转抵御灵压,背后蓦的生出黑白双翼,身形往后急退。

    这些白色指影赫然都由冰魄神光凝聚而成,不过却远比冰魄神光凝练的多,竟然是一门神妙无比的指法武技。

    指影所过之处,虚空仿佛被无数把剪刀同时划开一般,割出了一道道细密如丝的裂纹,度更是快的惊人。

    无论石牧如何掉转身形避让,百余道指影恍如数十只蝴蝶般如影随形,且看似凌乱,不过自有玄妙轨迹,每每让石牧虽然险之又险的避开,却是惊出一声冷汗。

    避让无果后,石牧背后双翼一收的停在原地,身体滴溜溜旋转,大片昊天圣焰从他身上浮现而出,凝聚成一道火墙,挡在身前。

    嗤嗤嗤!

    百余道指影点在火墙上,只是微微一顿,便直接将火墙洞穿,继续朝着石牧飞射而去。

    石牧见此,瞳孔一缩。

    刚刚第一次的交手,他的昊天圣焰明明和冰魄神光威力相当,这一次他以昊天圣焰凝聚出的火墙竟然不堪一击。

    不过,火墙也给他争取了一点反应的时间。

    石牧身体倒射而出,再次拉开了些许与那些指影的距离,体内功法运转到极致,双拳猛地浮现出大片昊天圣焰,散出刺目的明黄火光。

    火光之中,无数赤色符文飞旋缭绕,隐隐散出一丝法则之力。

    他大喝一声,双拳一个模糊,连环交错轰出。

    破空声大作!

    下一刻,数十道明黄拳影密密麻麻的飞射而出,和那些白色指影轰然相撞。

    一连串的惊天轰鸣声响起,拳影指影两相撞击,爆出一团团刺目光团,双双消散,引得虚空狂震,无法视物。

    但紧接着,石牧神情一怔。

    那南宫景一指将他逼退后,并没有继续进攻,反而一转身,飞也似的朝着下方的火云飞扑而去。

    他的目的俨然不是与石牧缠斗,而是破坏火云,再次打开空间通道,好让天庭大军进入。

    但见其此刻全身白光大放,滔天寒气缭绕,无数白色冰花在其周身飞旋。

    紧接着,其一指点出,无数冰花迅融合到了一起,化为一朵十几丈大小的巨大白色冰花,被其双手虚托着。

    花朵中心处刺目的白光疯狂闪烁,显然极不稳定,随时可能爆开来。

    石牧感受到巨大冰花中蕴含的恐怖寒气,脸色微变,身体飞射而去。

    “休想得逞!”

    他大喝一声,单手一抬,五指虚空一握,一道昊天圣焰汹涌飞出,一闪之下化为一道火焰长矛。

    随着石牧手臂猛地往前一掷,火焰长矛犹如一道流星般飞射而出,打向南宫景的后背。

    南宫景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笑容,身形一晃,连人带花飞入了巨大火云之中,火焰长矛几乎擦着其身形一闪而过,落了个空。

    破空声传来,石牧身体也瞬间紧追而至,一闪没入巨大火云之中。

    他刚刚进入玄火空间,尚未看清什么,一声恐怖爆裂声传来,紧接着一股刺目之极的白光猛然爆,瞬间席卷了整个空间。

    白光所过之处,空间剧烈扭曲颤抖,几欲碎裂开来。

    石牧脸色大变,双目金光大放,同时两手飞快打出一道道法诀。

    玄火空间边缘处凭空出现无数明黄火焰,形成一个火焰囚笼,死死遏制住爆裂的白光,不让其爆开来。

    昊天圣焰和白光互相碰撞,抵消,出嗤嗤的声音。

    无数白光剧烈扭曲涨大,逐渐占据了上风,空间内的昊天圣焰飞快减弱,整个玄火空间剧烈颤抖起来,似乎下一刻便要溃散开来。

    “起!”

    石牧大喝一声,两手一合,随即猛然分开。

    呼!

    他掌心射出两道粗大昊天圣焰火柱,里面无数赤色符文闪烁,注入玄火空间之中,那里隐约能看到三杆赤色大幡的影子。

    得到石牧相助,空间内的昊天圣焰顿时一盛,火焰中浮现出无数赤色符文,再次变得坚韧起来,赫然抵挡住了白光的冲击,将其压制了下去。

    空间的剧烈颤抖也随之立刻平息下来。

    然而石牧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身侧一道人影如电飞扑而来,正是南宫景。

    但见其眼中狞色一闪,指尖白光一亮,一指点出!

    嗤嗤嗤!

    和刚刚一样,百余道白色指影暴射而出,以迅雷之势击向石牧的身体。

    此刻玄火空间没能彻底安定下来,石牧无法撤回双掌,且这次双方距离极近,即便想要避让,也是不及。

    形势危急下,他虽惊未乱,心念急转。

    毕竟这里和外面和不同,是在玄火空间之中。

    他心念一动,身周空间立刻扭曲变形起来,一股巨大空间之力卷中那百余道指影。

    刹那间,百余道指影犹如大风刮中的落叶般,尽数从原来的轨迹上偏离,擦着石牧的身体飞了过去。

    南宫景飞扑而至的身形也立刻慢了下来,他也被一股巨大空间之力包裹住,度顿时慢了几分。

    “哼!”

    石牧眼中冷芒一闪,心念一动,两道粗大昊天圣焰从空间边缘飞射而来,化为两柄火焰巨剑,交错斩向南宫景的身体。

    南宫景脸色一沉,顾不得攻击石牧,立刻停住了身形。

    此刻躲闪已经不及,周围的空间之力压制了他的行动,只得大喝一声,挥手打出两道粗大冰魄神光,凝聚成两柄寒冰之刀,抵挡住了火焰巨剑。

    轰轰!

    刀剑相撞,双双碎裂开来。

    石牧趁机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掌心火光一闪,再度喷出两道水桶粗细的昊天圣焰,融入玄火空间。

    空间终于彻底稳定了下来,昊天圣焰滚滚激荡,所有白光尽数被驱散。

    石牧放下了双手,脸色却没有多少喜色,眼神反而有些沉重。

    维持这个玄火大阵对于昊天圣焰的消耗便很大,今日他连番催动大阵灭敌,刚刚的一番施法,他体内的昊天圣焰此刻几乎消耗一空。

    没有了昊天圣焰,玄火大阵能否催动都是问题,更别说根本挥威力了。

    “原来如此,这个空间不是单纯靠秘术形成,而是有法宝辅助,难怪能承受住我的冰花秘术,刚刚那三面赤色大幡都是灵宝吧,倒是罕见。不过要催动这个大阵,需要刚刚那个明黄火焰吧,若我没有看错,那明黄火焰应该是上古神通,昊天圣焰。不知你体内还有多少圣焰之力能够使用?”南宫景开口说道,神情似笑非笑。

    石牧心中咯噔一下,这南宫景目光竟然如此敏锐,竟是一眼便看破了他的窘困。

    他心中念头急转,急思对策。

    就在此刻,异变忽起!

    石牧体内心脏上的赤红小鼎符文忽的一震,下一刻大股九转玄功火之力从中涌出,融入他体内仅存不多的昊天圣焰中。

    昊天圣焰顿时飞快充盈起来,几个呼吸之间,便达到了最巅峰状态。

    不过相对的,九转玄功火之力却减少了大半。

    石牧心中大喜,九转玄功火之力还有这等神奇效用。

    “这里是我的空间,阁下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既然进来了,那便不要想着再出去!”石牧心中安定了下来,冷笑一声,口中念念有词,两手掐诀。

    玄火空间顿时一阵光芒翻滚,无数昊天圣焰浮现而出,密密麻麻几乎将整个玄火空间占满。

    南宫景眼睛一突,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这些昊天圣焰。

    他绝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错了,刚刚石牧体内的昊天圣焰绝对已经见底,怎么可能突然再次龙精虎猛起来。

    石牧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法诀掐动,周围的昊天圣焰一阵动荡,赫然化为无数明黄色光丝,密密麻麻不知多少根。

    他挥手出一道法诀,无数光丝立刻喷射而出,朝着南宫景打去。

    南宫景脸色凝重,低喝一声,全身白光顿时大盛,寒气螺旋般席卷而上,一层厚厚白色冰晶浮现而出,在身周形成一个白色冰球。

    正是那日在弥天巨猿族施展过的冰球秘术。

    不过此刻的冰球比当日厚了数倍不止,而且冰球上浮现出一道道玄妙符文,散出强烈的法则气息。

    无数光丝狠狠刺在冰球之上,出一阵雨打芭蕉的爆鸣。

    冰球嗡嗡震颤,表面打出了无数深孔,不过并没有被击碎。

    石牧眼见此景,眉头微皱,随即冷哼一声,两手再次掐诀。

    空间内无数昊天圣焰再次动荡,海潮般翻滚,显然在孕育着下一波的攻击。

    冰球之中,南宫景眼神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他体内的冰魄神光也所剩不多,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真的有可能栽在这个空间里。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