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二十七章潜行
    “罕折,想不到你竟是天庭的走狗!今日我必杀你!”6馗钟出一声暴怒的咆哮之声,朝着罕折如电扑下。

    其身形尚未落下,手腕一翻,一柄丈许长的黄色巨斧出现在其手中。

    只见其周身光芒一涨,手中巨斧赫然擎起,朝着罕折当头劈下。

    “呼啦”一声!

    一道巨大无比的黄色斧影从半空中骤然浮现,里面无数黄色符文闪烁,散出强大的法则气息,一闪之下,便如瞬移般来到罕折身前,斩落而下。

    罕折心中大惊,手指青钢藤矛青光大放,猛地刺入地面之中。

    在其身前丈许远的地面之上,一圈圈青色波纹亮起。

    “轰隆隆”一阵声响。

    波纹亮起之处,岩土纷纷破裂,一道道粗壮的青色长藤从地下不断冒出,眨眼间汇集成一片巨大无比的青藤树林,紧密的盘错在一起,直冲天空而去。

    一道巨大的震荡声响起,那道青色斧影猛然落入了青藤树林之中。

    无数青藤断裂破碎成残渣,随着泥土沙石四散飞溅而出。

    地面之中一阵剧烈波动,一股无形巨力滚滚袭来,顿时将罕折插入地面中的藤矛震了出来,罕折身体也被震飞了出去。

    罕折脸上瞬间通红,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显然没想到6馗钟随手一击,竟有如此大的威能。

    他方才如今身上还带着些暗伤,自然不敢再与6馗钟硬捍,连忙朝着后方退了开去。

    同时其单手一挥,五道紫色符箓飞射而出,上面铭刻了无数紫色符文,丝毫不比刚刚的真灵幻影符简单,散出一股雷霆寂灭气息。

    轰隆!五道符箓碎裂,五道水桶粗细的紫色电芒浮现而出,劈向6馗钟,将6馗钟阻了一阻。

    “6族长,如今两处阵枢已毁,你这大阵根本持续不了多久!届时天庭大军一到,便是你们的末日。以我之见,你还是直接归降的好。”罕折身体迅疾无比的朝着远处飞射而去,口中大笑着说道,满含讥讽。

    “哼!即使大阵被攻破,天庭贼子攻入武岩星,我磐龟一族也誓必与之血战到底,战至一兵一卒也绝不退缩!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除了你这无耻叛徒。”6馗钟寒声说道,手中黄色巨斧光芒一闪,横扫而出,大片黄芒凭空出现,将五道紫色雷电一扫而空。

    罕折眼见此景,翻手的取出青色葫芦,将葫芦口对准了追上来的6馗钟,嘴唇飞快翕动。

    “呼”的一声响。

    一大片青莲圣火汹涌而出,直奔6馗钟胸膛而去。

    6馗钟见状,却是避也不避,空着的左手上土黄色光芒一闪,手掌探出虚空一揽,就将那片火焰一下子收入了掌中。

    只见其拳头紧攥,不断研磨,那片青色火焰便在其掌中化为了一道青烟吗,消失不见了。

    “受死吧!”6馗钟转瞬间追上罕折,怒吼道。

    他身躯一挺,周身黄芒大作,一斧劈出。

    足足七八道斧影同时飞射出,隐隐勾画成了一个十几丈大小的猛兽虚影。

    此兽状若玄龟,四肢皆备,背上黄光图纹高高凸起,却与龟甲形状不同,看起来就仿佛是背着一座巨大山峰。

    玄龟虚影通体出现无数黄色符文,散淡淡的法则气息,巨口一张,朝着罕折一口噬下。

    罕折一惊,眼见躲闪不掉,豁然闪电般转身,胸口四色光芒闪动,背后浮现出四个光鼎虚影,同时手中光芒一闪,掌中复又出现一杆银色长戟。

    此刻的他,左手青钢藤矛,右手银色战戟,两件兵刃上都浮现出青赤黄金四色流光。

    其双臂同时一挥,矛戟飞出两道数丈长四色虚影,里面掺杂了些许红色符文,散出淡淡法则之力,不过和6馗钟的玄龟虚影散出的法则之力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能和法则之力对抗的,只有法则之力!

    两道四色虚影组成一个巨大剪刀虚影,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强悍气息,朝着玄龟虚影交错斩出。

    6馗钟眼中冷芒一闪,手掌微微一抬,玄龟虚影头颅就骤然探出,大口一张,一股恐怖吸力爆,一口剪刀虚影和罕折同时吞入了腹中。

    一进入猛兽腹中,罕折便立即膝盖一屈,半跪了下来。

    周围无数黄色符文翻滚,其只感到身上如同负着无数座万钧重的大山,压得他直不起身来。

    与此同时,他就觉得有一只无形大手,正死死扼住了他的咽喉一般,令他无法呼吸。

    “虽然我这龟墟胎藏**还无法与真正领域相比,对付你这小子还是绰绰有余了!”6馗钟狞笑一声。

    随着其声音的响起,其抬起的手掌,猛然紧握起来。

    罕折周身骨骼“劈啪”作响,喉间更是响起“咔咔”之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裂开来。

    他身上本就有伤,连番激战下,体内真气也有些后继不足,此刻根本挣脱不开。

    其面色剧变,显然有些始料未及。

    就在这时,一道粗壮的黑色浓烟突然从天而降,化作一只黑色巨手,探入了6馗钟的玄龟虚影中。

    只见这只黑色巨手上无数黑色符文闪烁,隐隐能看到里面丛丛魔影,赫然千百人脸兽脸,尽皆扭曲无比,出痛苦哭泣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黑色巨手一碰到玄龟虚影,虚影立刻仿佛被腐蚀了一般,冒出阵阵青烟,里面的黄色符文也飘散开来。

    黑色巨手转瞬间来到罕折身边,一把罩住,作一道半球形的屏障,将他笼罩了进去。

    “这是……阿鼻魔气!九死轮回魔功!”6馗钟脸色一变。

    “呼……”罕折感觉到身上的那股千钧巨力消失不见,口中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他半跪在这道半球屏障中,眉眼一抬,望着6馗钟,嘴角泛起一丝嘲弄。

    破空声响起,一道高大人影从天而降,正是毗卢仙将。

    “天庭第九仙将,毗卢!”6馗钟看着毗卢仙将,瞳孔一缩,寒声道。

    就在此刻,一阵光芒闪烁,二十余道身影闪现而出,为的正是一袭白衣的南宫景。

    6馗钟脸色再变,心中念头急闪,身体倒射出百余丈,身前黄芒一闪,那个玄龟盾牌再次祭出,围绕着他的身体急旋转,手中黄色巨斧光芒大放。

    毗卢默然扫了6馗钟一眼,边伸出手掌朝着罕折一招。

    那道半球形屏障,立即带着罕折朝着毗卢仙将这边飞了过来。

    球形屏障消失,罕折站起身来,便朝着毗卢和南宫景躬身一拜。

    “参见两位仙将。”罕折恭敬说道。

    “赵戬,你身上还有伤,先退到一旁吧。”毗卢说罢,单手一抬,一道金光一闪即逝的飞向罕折。

    罕折单手一抬,将金光收入手中,同时其周身光芒一闪,身形一个模糊下,竟变作了一个身着白袍的人族青年。

    其面容儒雅,相貌堂堂,若是石牧在此,必可一眼认出,此人正是赵戬。

    “此番你功劳不小,日后返回天庭,尊上自有封赏。”毗卢淡淡开口说道,南宫景看着赵戬的目光中也包含着几分欣赏。

    站在毗卢身后的西门雪听得此言,美眸中却似闪过一丝异色,不过也只是眨眼即逝,被她很好的掩藏了下去。

    她目光微侧,朝着远处星域望了一眼,焦急之色一闪而过。

    就在这时,天空远处两片流光从不同方向飞射而至,来到了近处,一波正是磐龟一族之人,另一波却是天凤,地龙二族。

    6馗钟看到天凤,地龙二族之人也赶到,眼中露出大喜之色。

    三族之中此刻到场的神境强者加起来只有十七八人,比天庭神将少了一些,但是随行的圣阶存在却足有数百名,而且后面一道道遁光飞射而来,援兵源源不断,还有一些战舰在飞驰而来。

    天凤,地龙两族之人方一落地,就看到黄云旋涡下的二十余名天庭神境强者,面色顿时大变。

    “6兄,这是怎么回事?”赵胤立即问道。

    “灵芙族的罕折,乃是天庭的卧底,本名叫什么赵戬,是他致使被其趁机破坏了两处阵枢,让天庭打开了这处破口。”6馗钟看着正在调息的赵戬,眼中冷芒一闪,咬牙说道。

    赵胤脸上变色,和狄彦交换了一下眼神。

    罕折从天凤族大典起一直跟随他们至今,潜伏时间如此之长,天庭竟然如此老谋深算。

    “6兄,此刻护星大阵已经出现破口,而且对方神境众多,我等恐怕难以继续坚守下去了,还是暂且撤退为好。”狄彦看了毗卢等人一眼,随即说道。

    “大阵破口刚刚形成,除非神境强者,其他天庭之人根本无法通过。此刻天庭只有这些人进来。他们虽然神境较多,但是我们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他们此次是作茧自缚!天机长老,你立刻带人施法封住通道,其他人随我杀,现在正是我等歼灭他们的最好时机!”6馗钟大吼一声,手中黄色巨斧黄芒大放,当先飞扑而出,朝着毗卢仙将一斧劈出。

    磐龟族众人眼见族长动手,一个个立刻飞射出去,冲向天庭众神将。

    一个白苍苍的神境老者和十几个圣阶修为,身穿阵法师服饰的磐龟族人没有冲出,反而冲天而起,朝着黄云漩涡飞去。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