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二十六章危局
    阔面男子脸色一沉,没想到石牧说动手就动手,手臂一抖,青色剑光陡然绽放,成百上千道青色剑气凝聚成一朵巨大剑气莲花,气象万千的朝着赤色火云迎去。

    石牧二话不说,一指点出,一道红光一闪即逝的没入火云之中。

    赤色火云陡然滚滚翻涌,再次涨大了倍许,光芒大盛,隐隐散发一股吸力。

    青色剑气莲花一碰到火云,立刻仿佛石头掉入泥泽,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什么!”阔面男子眼中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赤色火云丝毫不停,轰然罩下,将阔面男子笼罩在了里面。

    阔面男子眼前一花,下一刻出现在一个赤色空间之中。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朝着四周看去,又惊又骇。

    “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石牧身影一闪,凭空浮现而出,两手打出一道道法诀。

    轰隆隆!

    赤色空间微微晃动,下一刻到处浮现出无数明黄火焰,正是昊天圣焰,空间内的温度瞬猛增。

    石牧两手一挥,无数昊天圣焰滚滚翻涌,海潮一般朝着阔面男子涌去。

    赤色空间也浮现出一股股巨大空间,朝着中间挤压而来,让人根本无法躲闪。

    “啊!”阔面男子眼见此景,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不过他身为神境强者,自也不是易于之辈,双手一掐法决,身上光芒狂闪,祭出一件件法宝,刹那间张开十几道护体光芒,护住全身。

    无数昊天圣焰轰然而至,狠狠撞在阔面男子的护体光圈上。

    嗤嗤嗤!

    护体光圈一碰到昊天圣焰,立刻仿佛蜡块一般融化。

    不到两个呼吸,阔面男子的护体光圈便消散了七八层,剩下的也几件护体法宝明显比外面的厉害一些,不过也只是消散的慢了一些,丝毫无法抵挡住昊天圣焰。

    石牧口中念念有词,打出一道道法诀,那些昊天圣焰再次大盛,里面浮现出无数赤色符文,威力陡然大增。

    阔面男子最后几件法宝也飞快化为灰烬,连那柄青色飞剑也软泥一般,几个呼吸便融化掉。

    “啊!”阔面男子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身体被无数昊天圣焰笼罩,很快化为了灰烬,彻底消失。

    石牧轻呼了一口气,挥手打出一道法诀,无数昊天圣焰飞快消失,赤色空间震颤了一下,解体消失。

    石牧身影出现在星空之中,面色再次有些发白。

    刚刚恢复了真气,再次消耗了不少。

    虽然他以迅雷之势解决了对手,但神境之间交手的动静实在太大,已然引起了远处天庭大军的注意,几个小队迅速朝着这里飞扑了过来。

    眼下时间宝贵,必须争分夺秒,他也顾不得太多了。

    石牧翻手取出数块极品灵石,疯狂汲取里面的灵力,同时运转溟水诀,身上亮起一层蓝光,随即身影隐没,化为一道几不可查的影子,绕了一个圈子,朝着武岩星飞去。

    ……

    此时此刻,武岩星上天凤,地龙两族之人也很快发现了天空中出现的异常,纷纷聚集了起来。

    广场之上,二族所有神境强者都已聚齐于此,遥遥望着远处天空。

    “怎么回事?”一名地龙族长老看着远处的剧变,问道。

    “看来是护星大阵出了问题,陆馗钟那家伙,还信誓旦旦的什么这个大阵绝对万无一失,还不是出了状况!”狄彦见状,冷哼道。

    一旁赵胤负手而立,目视远方,眼神闪烁不定。

    “赵胤兄,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我们两族……”狄彦看向赵胤,手比出一个离开的手势。

    “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贸然离开恐怕不妥,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发生了何事,若是事有不谐,我们两族在做打算。”赵胤沉吟了一下,说道。

    “也好。”狄彦眉头一挑,点了点头说道。

    “走!”赵胤一挥手,当先朝着西北方向飞去,两族大军立刻跟上。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远处的天空突然一声巨震,天光炸裂,巨大漩涡中心光芒狂闪,随即露出了一个宽逾十丈的巨大空洞。

    原本固若金汤的玄武盘云大阵,终于被攻破了!

    天凤,狄龙二族之人面色大变!

    “快!”赵胤脸色神情大惊,大喝一声,周身金光大放,遁速立刻快了近半。

    其他人也纷纷加快遁速,紧跟而去。

    黄色漩涡处,中间巨大空洞中虽然勉强破开,形成一条通道,但通道中空间撕裂弥合,循环往复,一道道黑色裂隙,杂乱的空间乱流如同无数柄锋利的刀刃,在漩涡中盘旋缭绕,肆意地切割。

    武岩星外,距离空间通道最近的数百名天庭战将见状,脸上露出大喜之色,纷纷飞身而起,就欲从那空洞处飞入武岩星。

    “慢着!此刻大阵刚刚破开,通道中灵力尚且混乱,若无神境修为,进去无异于自寻死路。”西门雪的声音在星空中响起。

    这数百名战将听罢,顿时停了下来,重新退回了战舰之上。

    西门雪转头看向毗卢仙将和南宫景。

    “西门神将说的没错,你们继续攻击漩涡,将通道扩大,所有神将先跟随我们下去!快!”毗卢仙将急声说道。

    “是!”附近百艘战舰上众人齐声答应。

    毗卢和南宫景身影飞射而出,所有神境大能立刻跟上,便要飞入下方空间通道中。

    就在此刻,黄云旋涡底部附近,一道遁光从远处骤然飞至,迅疾无比的到了近处,一闪现出一个人影,正是陆馗钟。

    他眼见空间通道和外面的情况,脸色剧变,大喝一声,两手挥舞,数十道黄芒从他手中飞射而出,却是一杆杆黄色阵旗,没入巨大漩涡附近的黄云中。

    数十道黄光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和黄云中的阵旗相连。

    巨大漩涡顿时一阵光芒狂闪,旋转速度立刻慢了下来,漩涡中心的空间通道一颤,浮现出道道稀薄黄光,并且隐隐有合拢的趋势。

    毗卢仙将等人一飞入通道,立刻感到了一股巨大阻力,身体被阻挡住,一众神将神情顿时一变,发出狂怒的大吼。

    “该死,只差一点!”南宫景脸色难看,怒吼道。

    他身上白光大盛,冰魄神光的恐怖寒气连连闪烁,但是也无法前进一步。

    “不必惊慌,陆馗钟以一己之力,勉强支撑而已,根本是螳臂当车,所有人听令,攻击通道!”毗卢神情平静,不见丝毫慌张,沉声喝道。

    “九死无生,轮回天魔!”话音一落,他一挥手,身后虚空顿时裂开,无数黑气从里面涌出,化为一道磨盘粗的纯黑色气柱,朝着下方通道轰去。

    这黑气幽黑无比,没有一丝光亮,给人一种邪恶无比的气息,仿佛是地狱至深之处的魔气出现在人间,要将一切都吞噬进去。

    无数黑色符文在黑气闪烁,发出呜呜呜的长鸣,犹如万千厉鬼在嚎哭,让人听着就心惊肉跳。

    魔气滔天,要将世间变成魔域。

    附近的神将们下意识都离开了毗卢身旁,似乎对那魔气很是畏惧。

    南宫景看着那漆黑魔气,眼眸深处异芒一闪而过,低喝一声,一拳轰出。

    一道粗大冰魄神光飞射而出,紧随着黑色光柱往下打去。

    其他神将纷纷大喝出声,发出一道道攻击,狠狠轰击着通道。

    天庭的神将足有二十几位,如此多的神将的攻击联合在一起,整个空间通道顿时剧烈晃动,里面的稀薄黄光眼看便要再次被轰散。

    恐怖的攻击沿着那数十道黄芒传递到了下方陆馗钟的身上,他的身体不住颤抖,面色瞬间鲜红,七窍都流出了鲜血。

    不过他仍然咬牙苦撑。

    远处,一道道遁光已经能隐约可见,只要那些的阵法师过来,定然能合力封闭空间通道。

    就在此刻,陆馗钟身后虚空一闪,一个人影凭空出现,正是罕折,手中青钢藤矛再次浮现出赤绿金黄四色光芒,闪电般刺向陆馗钟的身体。

    陆馗钟脸色大变,此刻他正全力操控护星大阵禁制,根本无法返身迎敌。

    不过陆馗钟也没有慌张,黄芒一闪,一个龟壳形状的盾牌法宝浮现而出,散发出如有实质的黄芒,挡在身后。

    这是他的压箱底法宝,防御能力极为出色,即便是同阶修士也少有人能撼动,更何况罕折这等初入神境的人。

    青钢藤矛刺在了龟壳盾牌上,下一刻忽的寸寸断裂,化为一阵流萤飘散。

    罕折的身体也是一样,消散在半空,现出了一面白色符箓浮现在半空,上面无数玄妙复杂的符文。

    不过下一刻,那符箓也碎裂飘散。

    “真灵幻影符!”陆馗钟脸色一变。

    他身前人影一闪,罕折的身影再次出现,手中青钢藤矛上此刻只散发出大片红光,威力虽然比不上四色光芒齐聚,但是速度快了许多,闪电般刺在了陆馗钟胸口。

    青钢藤矛只刺入了数寸,便停了下来,无法再深入一步,不过陆馗钟的身体也被击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一动,和天空相连的纤细黄芒顿时碎裂。

    天空黄色漩涡一阵黄芒乱闪,一阵咔咔的声音传出,下一刻数十根阵旗从黄云中落下,所有阵旗都已经断裂成几截。

    轰隆隆!

    黄云漩涡中的黄芒在隆隆巨响中被击散,通道再一次被打通。

    毗卢等人不顾通道中更加激烈的空间裂缝,空间乱流,齐齐朝着下面飞遁而来。

    陆馗钟眼见此景,脸上露出惊恐无比的神情,隐隐还有一丝绝望。

    不过随即,他豁然看向罕折。

    罕折此刻面色苍白,不知何时落在了下方地上,正想要转身想要逃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