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二十四章 内奸
    罕折冷笑一声,目光一转,望向那面黑色石碑,双手在身前一并,接连掐动法诀。

    在其手掌之上,一道道金色的纹路浮现而出,从中传出一股炙热无比的气息,比之刚才焚毁那些残尸的火焰,更加炽热了数倍。

    “呼”的一声轻响。

    其两道手掌之上同时亮起两团赤红火焰,比之石碑上的光芒不知道亮了多少倍。

    只见其双手一分,平平推出,朝着黑色石碑按了上去。

    然而其双手还未触碰到石碑表面,石碑上的土黄色光芒就突然大盛,涌了出来,在外围浮现出一层黄色光幕,将其双手挡在了外面。

    “哼!”

    罕折冷哼一声,双手之上赤红火焰火力更盛一倍,朝着黄色光幕上烧灼而去。

    “噗噗噗”

    黄色光幕上响起一阵异响,一缕缕白色烟雾从其上升腾而出。

    在受到火焰炙烤的瞬间,黄色光幕竟也如同有生命一般,猛然抖动了起来,一道道金色的暗纹从光幕底部绵延而上,很快就爬满了整个光幕。

    这些金色暗纹互相连接,在光幕上绘制成了一个古朴的玄龟图腾纹路。

    玄龟图腾纹路刚一浮现,光幕上的异响立即停了下来,连之前出现的白烟也都消失不见了。

    罕折见状,眉头一皱,按在光幕上的双手十指猛然弯曲,变得如鹰抓一般,紧扣在光幕之上。

    在其十指指端,一道道细小的赤红火焰,如同一道道赤练游蛇,顺着他的十指缠绕而下,朝着光幕之上钻了下去。

    光幕之上的玄龟图纹顿时一颤,响起轻微的“咝咝”声,一缕缕青色烟雾就从中冒了出来。

    不一会儿,光幕之上就出现了十个圆滚滚的小洞。

    罕折十指穿透光幕之后,立即喷涌出大股火焰,在光幕下方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只见那十个小洞随着火焰的猛烈灼烧,飞快的扩大起来,光幕就如同冰消雪融一般,消散了开来。

    罕折见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收敛了手中火焰来到黑色石碑前方。

    其手掌向前一探,掌面浮现出一层白色坚冰,并飞快的朝着黑色石碑上蔓延而去。

    几乎只是眨眼间,就将整面石碑冻结了进去。

    而后,其手掌一握,化掌为拳,手上腾地一下子燃起熊熊烈焰,猛地一下砸向石碑。

    “轰”的一声巨响。

    极热与极寒两种力量相互碰撞,顿时剧烈爆炸开来。

    白色寒冰裹着黑色石碑,四散炸裂,化作无数碎块飞射八方。

    罕折目光在地面上的碎石上停留片刻,翻手取出一枚黑色晶石,放在了黑色石碑的位置。

    那枚黑色晶石刚一放下,便忽的一闪,亮起了一片土黄色的光芒。

    与此同时,磐龟族五边形大殿之中的沙盘西北角,一块黑色石碑忽然一闪,光芒顿时熄灭。

    盘膝闭目坐于一旁的6馗钟心有所感,眉头一皱,双眼霍然张开,朝沙盘西北角望去,却见那里的几方石碑全都亮着光芒,没有丝毫异常。

    “怪了……”6馗钟疑惑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

    武岩星外,一艘战舰上。

    南宫景与毗卢二人并肩而立,目光不约而同的移向了武岩星外的黄色星云。

    “开始了”

    毗卢面露笑意,声音有些低哑的说道。

    南宫景此刻脸上也已经没有了愁容,指着那片黄色星云某处,对西门雪吩咐道:“调集舰队朝那边移动,准备强攻。”

    “是。”西门雪应道。

    其目光朝那边望去,就见那处星云外围黄光更加朦胧,显得微微有些散,但若非目力过人或者不曾细查的话,却是根本现不了。

    西门雪足尖一点,从这一战舰上凌空飞起,朝阵线前方的战舰上飞了过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飞至半空中时,西门雪缩在袖子中的手捏了一个不知名法决,一圈环状金光微微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

    茫茫星海之中,五艘环形战舰,正在飞朝着武岩星的方向赶来。

    石牧正与大长老等人站在舰桥之上交谈,忽然眉头一皱,转身回了战舰内室。

    进入那个布有结界的房间,石牧就看到金小钗正以一个颇为魅惑的姿态,斜躺在一张牙床之上,胸前衣衫微敞,露出些许旖旎风光。

    “怎么了?”石牧开口问道。

    “刚刚有消息过来,说磐龟族的护星大阵即将被破。”金小钗答道。

    “磐龟族大阵以固若金汤闻名,怎么会突然守不住了?”石牧心中一惊,追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消息我送到了。”金小钗耸了耸肩,说道。

    石牧在原地思量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出了内室,重新来到舰桥上。

    “族长,出什么事了?”大长老见他神色有异,开口问道。

    “磐龟族的大阵可能出现了问题,武岩星情况不妙,我得先一步过去。”石牧说道。

    “好。族长不要贸然行动,我们会尽快赶上来。”大长老神色一变,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这里的事情,就拜托大长老了。”

    石牧说着,“哧啦”一声响,背后光芒涌现,黑白双翼延伸而出,猛地一鼓动,就冲出战舰,飞入了茫茫星海之中。

    几乎只是一眨眼间,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星海深处,那度比战舰还快上了数倍。

    ……

    武岩星内。

    罕折的目光从那块黑色晶石上移开,忽然一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凌空飞起,疾射而去。

    与其相隔数百里外,一处幽深天坑之中,竖着另一面黑色石碑。

    在石碑下方,盘膝坐着一个鹤老者。

    其脸上皱纹密布,眼眶深凹,鼻梁颇高,双颊下陷,搭在膝上的双臂细如麻杆,看起来就仿佛皮包骨头一般,无比消瘦。

    相比于他干瘪的身躯,罩在其身体外的暗金色长袍,就显得过于宽大了,尤其是两道袖袍,更是从其膝盖一直拖到了地面上。

    突然,老者眼皮一动,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当中亮起澄澈无比的光芒,朝着高空中望去。

    只见半空中一道流光划过,朝着地面上落了下来。

    “什么人?”老者沉声喝道,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6舆长老,在下灵芙族罕折。”罕折答道。

    “你不是负责镇守一处阵枢,来这里做什么?”6舆问道。

    “在下来此,只为取了你的性命。”罕折面带笑意的说道。

    话音刚落下,其身上气势陡然节节攀升,神境气息一览无余。

    “原来是天庭奸细!进阶神境不足半年的小辈,居然就敢跟老夫叫板,真不知你是愚昧,还是狂妄!”6舆从地面上站起,口中嘲笑道。

    说罢,其身上金色光芒一闪,一道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从其周身荡涤而出,将其原本就显得空荡的衣袍撑得鼓胀起来。

    其身上所释放出的气息,竟也是一名神境初期强者。

    “看来是看走眼了,原来也是一名神境强者,怪不得此处只你一人守护。”罕折微微一怔,但面色依旧轻松如常,笑着说道。

    说罢,其手腕一翻,取出一杆青钢藤矛,矛身一挺,便朝着6舆所在刺了过来。

    只见其手腕连转,青钢藤矛在空中划过数道虚影,矛尖如同青莲绽放,瞬间便刺出数百道枪花,当头笼向6舆。

    6舆见状,宽大的袖袍当空一卷,就将那数百道枪花从夜空中抹去了。

    “灵宝。”罕折眉头一挑,微讶道。

    只见6舆身上那件暗金色的长袍上,正亮着点点光芒,看起来就如同夜幕中的繁星,十分华美,竟乃是一件品阶不低的灵宝。

    6舆双袖一探,袖口上的符文立即亮起,两道长袖蜿蜒探出,如同两尾金蛇一般,朝着罕折身上缠绕了过去。

    只见袖袍之上星光点点,不断闪动,很快就将罕折拢在了中间。

    罕折目光朝两侧扫动,就见周身光芒点点,仿佛坠入星辰大海,一时间竟不知出路在何方。

    6舆见状,口中冷笑一声,笼在袖子里的双手各自掐动法诀,口中也吟诵起玄妙的口诀。

    “嗡”的一声轻响!

    一股奇异的波动顺着6舆的双袖传递而过,映在其袖袍上的道道星光顿时光芒大作,一个个飞舞而出,朝着罕折周身碾压过来。

    罕折只感到周身一阵巨大压力袭来,眉头顿时紧蹙了起来。

    “小子,星辰之力加诸于身的滋味不好受吧?进了老夫的幌金星罗袍,就别想活着出去了。”6舆声音低哑,语气里不带丝毫情感说道。

    “哼,区区灵宝也想困我?”罕折眉头舒展开来,嘲讽道。

    说罢,其手腕一转,“铿锵”一声,将青钢藤矛插入了地面之中。

    “青木森罗!”

    罕折口中大喝一声,胸口位置处,光芒一闪,一道青鼎虚影立即浮现而出。

    一缕缕精纯无比的木属性灵气从青鼎之中流出,顺着罕折的手臂,涌入了青钢藤矛之中。

    “咔咔咔”

    一连串土地破裂之声接连响起,无数道手臂粗细的青色长藤,从地面之中疯狂涌出,朝着罕折两侧的袖袍延伸而去。

    无数根青藤汇成一片郁郁葱葱的青藤森林,就如同无数双手臂一般,将两侧压迫而来的星光全都死死抵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