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彩儿的机缘
    火云裹挟着五艘战舰,仿佛一艘乘风破浪的巨船,在火焰大河中乘风破浪,飞速奔驰。

    石牧手中法诀不停,一边操控着昊天玄火幡,一边运转功法,吸收潮汐中的火焰之气。

    这种流火潮汐在星空中极为罕见,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他可不愿白白浪费机会。

    无数火焰之气融入他的身体,不过石牧这次没有修炼九转玄功,而是按照《大荒盘武圣体功》上面记载的一个炼体秘术,将火焰之气融入肉身各处。

    他脸上很快变成红色,毛孔中水雾蒸腾。

    片刻之后**其他地方也都变成红色,整个人仿佛炉火中煅烧的铁块一般。

    石牧微微喘息,整个人仿佛浸泡在火山岩浆之中,而且没有用丝毫真气抵挡。

    “什么叫五内俱焚,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不过越是这样越好,我能感觉体内的一些杂质被慢慢煅烧掉了……”他心中念头转动,同时一咬牙,加快吸收火焰之气。

    他的身体越来越红,到了最后几乎都散发出光芒来。

    此刻已经比较深入流火潮汐,空间也开始波动,巨大的力量挤压过来。

    石牧心念一动,将身体周围的防护之力撤销了五成,顿时巨大空间之力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每一道空间之力袭来,都仿佛一柄大锤,狠狠轰击在他身上,全身上下撕心裂肺般的剧痛。

    他拿捏的很准,将这种力道控制在恰好肉身能够承受的极限内。

    于是乎,一道道空间之力袭来,其身体仿佛一块钢铁,经历着一次次锻打。

    与此同时,其体内的血海开始发挥作用,自动运转,里面响起海潮涌动的声音,一**血液灌输到身体各处,滋润着**,按摩身体各处穴窍,使得其肉身变得越来越坚韧

    “这样的锻体方式,比单纯的用火焰锻体更加好!”石牧心中大喜。

    他能感觉到,身体正在一步一步朝着‘肉身圆满’的境界迈进。

    火云带着五艘战舰很快飞入了流火潮汐中层区域,周围的火焰逐渐变成白色。

    石牧脸色微变,停止了吸收这些白色火焰之气。

    这些火焰之气太过厉害,他的肉身还承受不住,强行吸收只会伤了身体。

    “这里的火焰竟然是白色的!”

    战舰之上,联盟各族妖族惊奇的看着周围纯白火海,纷纷发出惊叹的声音。

    纯白火海虽然散发出极为恐怖的高温,不过有火云笼罩,仍是丝毫没有传递进来。

    石牧暂停锻造身体,专心操控昊天玄火幡,顿时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在白色火海中飞速前进。

    往前飞行了一个多时辰,前方火焰再次一变,不过却变成了淡蓝色,散发出炙热高温的同时,也给人一种阴寒之感。

    “蓝色火焰?之前没有见到过啊!”石牧很是惊讶,不过想想这里是流火潮汐,出现任何属性的火焰都不奇怪。

    就在此刻,他脸色忽的微微一变,看向战舰的一个房间。

    “嗖”的一声,一团丈许大小绿色火焰从那里飞出,朝着外面飞去,正是彩儿。

    不过五艘战舰周围被火云团团覆盖,根本飞不出去。

    绿色火焰焦急无比,不停冲撞周围的火云,似乎急着出去。

    “彩儿,怎么了?”石牧有些惊讶,传音询问彩儿,但是也得不到回应。

    石牧目光看向周围的蓝色火焰,心中忽的一动。

    这些火焰的性质,倒是和彩儿的乾元妖火差不多,都是阴属性火焰,莫非……

    他挥手打出一道法诀,赤色火云忽的裂开一道缝隙,彩儿立刻飞射出去,落进了蓝色火海之中。

    兴奋的嘶鸣从绿色火焰中传出,火焰中发出一股吸力,大口吞噬周围的火焰之气。

    石牧脸上一喜,自己猜对了。

    他心念一动,赤色火云停止了前进。

    “诸位,我的灵宠要借助这里的火焰之气突破瓶颈,可能需要稍作停留。”他传音和联盟众位神境大能交流。

    ……

    天河星域某处漆黑区域,一颗硕大无比的土黄色星球正徐徐旋转,释放着不甚明亮的光芒。

    这片区域除了这颗土黄色星球外,方圆数十万里,都看不到一颗星球,使其看起来有些孤独。

    这里正是八荒古族之一,磐龟族的主星,武岩星。

    若是有来过武岩星之人,此刻想必会觉得奇怪,因为这颗星球平时并非暗黄色。

    其之所以释放出如此光芒,乃是因为整颗星球外围,正笼罩着一层厚实无比的黄色星云。

    那黄色星云看起来与寻常星球自然形成的星云并无二致,但若仔细观察,便能够发现二者之间存在着本质差别。

    寻常星云乃是星体吸收天地元气,汇集运化而成,呈现弥散状,而如今武岩星外的这层云层却是如同固态一般岿然不动,丝毫看不出一丝流动之状。

    除此之外,在星球外的星空中,悬浮着一块块巨大的战舰残片,其间还夹杂着不少妖族的残缺的尸块。

    更远一些的地方,百余艘巨大的艨艟巨舰,如同一道巨大环形山脉一般,成半弧之状陈列星空,将整颗武岩星团团围住。

    战舰中体浑圆,两端狭长,看起来就如同纺织用的长梭,通体闪耀着银灿灿的光芒,映的一片星空都泛着莹莹白光。

    在这一片银色华光之中,还能看到一条条紧密地金色纹路,勾勒出无数道繁复的密纹,蜿蜒贯穿整个舰体,最终汇集到舰首处,那道雕刻着古怪异兽头颅的粗壮圆柱上。

    而在这一片银色山脉后方,还伫立着百余名高达万丈的黄袍巨人。

    这些巨人身穿赭黄袍子,腰间系着一道极长的黑色绸带,绳头从腰畔直直垂到脚下。

    从其肩膀至腰间,斜挂着一道粗长的缎带,上面绑着一只两端粗大,中间纤细的巨大腰鼓。

    那腰鼓通体金色,上面刻画着各式符文,而在鼓面正中处,则绘着一只造型古怪的张口异兽。

    忽听得天幕中响起一声嘹亮号角声,所有黄袍巨人全都神情漠然的抬起了右手。

    在其巨大的手掌中,正握着一个粗壮无比的巨大鼓槌,朝着自己腰畔的巨大腰鼓上砸落下去。

    “轰”

    百余道巨大鼓槌同时落下,精准无比地砸在了巨鼓正中处,那个张口异兽图案上。

    只见金色鼓面向下一凹,又骤然反弹而上,一股无形波动顿时震荡而出,朝着前方的银色巨舰上荡涤了过去。

    伴随着无形波动的层层冲击,银色巨舰上的道道符文开始亮起,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顺着舰身向舰首处涌动而去。

    每一艘巨舰首端处那截圆柱上,雕刻的造型怪异的巨兽头颅兀自张开了巨口,从中亮起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

    只见银色巨舰如山般的身躯猛地一震,百余道粗壮无比的金光巨矛,从兽口出疾射而出,朝着武岩星上冲击而去。

    “轰隆隆”

    一连串震彻天穹的巨大轰鸣声响起,武岩星外厚重的黄色星云轰然一震,表面炸开百余朵巨大的如同花朵般的旋涡,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不断扩大。

    透过一个个旋涡可以看到,在黄色云层下方还有一层土黄色的晶状光幕,上面紧密分布着巨大的菱形纹路,并有无数玄妙的符文也在其上闪耀着光芒。

    半空中的轰鸣之声逐渐敛去,那厚重的黄色星云在最初的震荡之后,又重新转入平静,豁开的巨大旋涡开始一点点弥合,直至消失不见。

    “轰,轰,轰”

    一连串擂鼓的轰鸣声不断响起,数百道金光巨矛从战舰上接连轰出,径直砸入黄色星云之中,将其炸得千疮百孔。

    然而不论这些战舰如何轰击,那些黄色星云就仿佛砸入顽石的泥淖一般,总能在第一时间恢复平静……

    舰队正中的一艘巨舰上,千余名身着银色铠甲的战士正在舰桥上整齐列队,只等武岩星的护星大阵被攻破,便立即杀入其中。

    在战舰中部的一间密室中,一道长条形的案几上,摆着一个古香古色的青铜香炉。

    袅袅烟气从中徐徐升出,使得整个密室里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之气。

    在案几左侧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一个身着白袍,面容儒雅的中年男子,手中捧着一卷青封古卷,眼睛却没往书页上看,神色显得有几分焦躁。

    “毗卢仙将,南宫仙将,我方战舰已经接连攻击了数个时辰了,却始终无法攻破武岩星的护星大阵,而天凤等三族又龟缩在武岩星上不肯出来,不知接下来应当如何安排?”一个身穿衬体金甲,身材玲珑的女将冲着前方一躬身,开口说道。

    此女面容绝美,肌肤胜雪,不是别人,正是西门雪。

    “磐龟一族以坚韧耐守著称,族人不仅肉身强韧远超其他妖族,且尤善修筑防御大阵。当年的弥天巨猿一族主星防御大阵就是出自他们之手,后来也是帝夋尊上亲自出手,才得以破开。此番攻击不顺,也在预料之内。”一道嘶哑难听的声音,从密室一个角落传了出来。

    说话的是一个体型高大,身穿墨绿色战甲的中年男子,肤色较暗,面容刚毅,棱角鲜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强悍无比的气息。

    在其脖颈处,有一道暗红色的陈旧疤痕,从喉头一直延伸到耳后,显得颇有几分狰狞。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