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九百零六章 大出意料
    “惭愧惭愧,先前族中也出了一些变故……雷某如今已忝居雷马一族的族长了,今收到石族长送来的请柬,倍感荣幸欣喜,立刻带族人前来赴约。”雷马说道。

    “那要先恭喜雷兄了。对了,不知这位气度不凡的仁兄是何人?”石牧打量了一下雷同身旁一脸阴沉的双翅男子,开口问道。

    “抱歉忘了引荐,这位是玄隼一族的族长季放鹰,此番听闻石族长接任,便随我一同前来了。”雷同立即解释说道。

    “原来是季族长,幸会。”石牧笑着说道。

    季放鹰听了石牧的话,脸色并未好转,目光一转,将广场石台上空荡荡的座椅,飞快扫视一遍,随后才再次看向石牧。

    “呵呵,听闻石族长广请柬,邀请天河百族么?怎么看起来似乎只有我们两族前来道贺啊?”季放鹰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雷同一听此话,面色顿时微变,望向季放鹰的目光中已尽是不满之色,后者却像是全然不觉一般,面上满是傲然之色。

    “哦,大典时间尚早,季族长不如先行坐下喝杯茶,稍待片刻。”石牧却是不甚在意,笑笑说道。

    季放鹰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却被雷同一把拉过,挡了下来。

    “那就多谢石族长了,石族长今日事忙,我们就先不打扰了。”雷同连忙朝石牧施了一礼说道。

    说罢,他便立即拉着季放鹰,在石台上右侧的两张座椅上坐了下来。

    这一过程中,弥天巨猿族另外三位长老全都稳如泰山般坐在正中,没有起身迎接这几人。

    广场上的弥天巨猿族众并不知道石台上生了什么,只是见有宾客到来,很多人对之前的担忧才消减了几分。

    “爷爷,这雷马一族很厉害吗?”一只年岁尚轻,体格较小的青毛巨猿,摇了摇身旁的一只毛干枯的老猿手臂,开口问道。

    “雷马一族?若我没记错话,此族当年不过是个很小很不起眼的偏远小族罢了,如今……却是不知了。”老猿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如今?如今依旧不过是个实力弱小的小族。你看那族长,不过圣阶后期,怎么可能是大族?那玄隼族的族长都比他强上几分。”旁边一个壮年灰猿听了那一老一少的对话,插嘴说道。

    “唉,要搁在当年,这种不入流的小族,哪有资格得到本族族长亲自迎接?”一头毛花白的老猿重重叹了口气说道。

    “要我说,几个长老也是糊涂了,咱就自己举办大典得了,何必广邀百族,届时若都来些这样的小族,岂不把我们弥天巨猿一族的脸面丢光了?”那头壮年灰猿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这后生,怎敢妄议长老是非?现如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能有天河妖族前来参加庆典,已是幸事了。”花白老猿开口说道。

    “就怕这等小族,都来不了几个……”

    有这等担忧的,在弥天巨猿族众之中不在少数,几乎大部分族人,对此事抱有的都是消极态度。

    石牧自然也知道族中众人的想法,不过他却没有多少担忧的样子,坐在大长老旁边神色淡然地喝着茶,与其谈着天河星域如今的形势,坐等宾客到来。

    此刻天光已然大亮,初升的日头也在一点点爬高,朝着天空正中升了上去。

    ……

    二长老白藏的眼睛盯着广场外的一根巨大的雕花石柱,看着其投在地面上的阴影越来越短,面上的焦急之色也变得越来越浓。

    “族长,已经快到正午了,你看这……”白藏忍不住开口说道。

    石牧闻言,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了看已经临近中天的太阳,而后又将目光朝着身旁的那数十个座椅上扫视了过去。

    此刻,除了孤零零坐在右侧那边的雷同和季放鹰以外,其与宾客的座椅上依旧全空着。

    小半日里,除了他们,竟再无一族宾客前来。

    广场上等候的弥天巨猿族众之中,到处都是刻意压低声音却依旧压不住的议论声。

    “看来……是不会再有宾客来了。”一个黑毛巨猿开口说道。

    “唉,本族尊严也被丢尽了……”

    “就不该让一个人族来做这族长……”

    ……

    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说的话也越来越难听,石牧听在耳朵里,眉头微微一蹙,但旋即舒解开来。

    “嘿嘿嘿,这就是雷兄你口中的惊才绝艳之辈?我看他连族中的流言都压制不住,过一会儿都该被弥天巨猿族人赶下台去了吧?”季放鹰一边抬手冲着石牧指指点点,一边笑着说道点。

    雷同听得此话,面色有些难看,却也没有说话。

    “雷兄,这热闹也看够了,我看咱们也是时候回去了。”季放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压出的褶皱,冲雷同说道。

    “这……这不太好吧,我们还是等典礼之后再离去吧。”雷同没有起身,开口说道。

    “你也看到了,这场典礼不过是弥天巨猿一族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我是不愿再浪费时间了,雷兄若不愿走,我季某人就先行告辞了。”季放鹰眼皮一垂,面露不满之色,开口说道。

    雷同听罢,面露为难之色,目光在周围来回扫视着。

    季放鹰见雷同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忽的一拂袖,转身就走。

    “季兄稍待,我们同去向石族长告辞一声,再走不迟。”雷同叫了一声,连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好吧。”季放鹰听罢,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说道。

    两人商量完毕,便一同来到石牧和几位长老面前。

    “石族长……”雷同冲石牧施了一礼,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来。

    “我二人想起族中还有要事要办,特来辞行。”季放鹰随口说道。

    白藏脾气火爆,一听此话顿时勃然大怒,“啪”的一拍座椅扶手,猛地站了起来。

    “混账东西,你当我弥天巨猿一族族长接任大典是什么?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白藏怒喝道。

    白丕看着这一幕,神色微微有些异常,却也只是冷眼看着,没有说话。

    雷同一见眼前突然站起的如山般的身影,顿时一颤,连忙解释道:“岂敢岂敢,我等,我等……”

    “二长老,无妨。来者是客,既然族中有事,自当请便。只是雷族长,石某且问一句,贵族真的有必须此刻回族处理之事吗?”石牧开口说道。

    “那是自然,难不成石族长是怀疑我们骗你不成?”未等雷同开口,季放鹰却插嘴说道。

    广场上的弥天巨猿族人已经现了石台上的异状,一个个脸色变得分外难看起来,嘈杂的议论之声逐渐呈现出沸鼎之势。

    “要走便让他们走,只怕他们留着,一会儿也没有座席给他们坐。”

    就在这时,忽听得广场上传来一道声音。

    石牧听罢,面上露出一丝笑意,转头朝那边望去。

    季放鹰面色一沉,也扭头望了过去。

    只见弥天巨猿族人巨大的身躯纷纷挪动,从中间分开一条道路来。

    一个身穿紫袍的紫睛青年,跨着大步,器宇轩昂地走了过来,在其身后还跟着数十名紫袍族人,一个个气息深沉,修为皆是不弱。

    弥天巨猿族人垂头望向这些人,纷纷好奇地打量起来。

    “公子,路上耽搁了些时间,抱歉了。”紫睛青年阔步来到石台之上,冲着石牧躬身施了一礼,开口说道。

    “不是说了么,你如今已是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了,不用再叫我公子了,你若愿意,称我一声石大哥也行。”石牧洒然一笑,开口说道。

    这紫睛青年自然便是紫睛魔牛一族的新任族长方臻了。

    “什么?这人是紫睛魔牛一族的族长?”广场上顿时响起一阵议论之声。

    “紫睛魔牛一族居然来了……”

    “若没有公子,我连性命都难保,哪里还能当什么族长?既然公子这么说了,那我以后就称一声石大哥好了。”方臻笑了笑,故意扬声说道。

    听到方臻此言,季放鹰的脸色顿时变了。

    紫睛魔牛一族虽然也已经今非昔比了,但毕竟曾是八荒古族之一,即使衰落了不少,其实力底蕴也不是他们玄隼这样的小族可以比拟的。

    “什么?竟是族长帮助此人成为紫晶魔牛一族族长的?”弥天巨猿族人也是惊讶不已,纷纷叫道。

    这大出人意料的一幕,让整个现场微微有些沸腾了。

    再一看方臻与石牧熟络的模样,弥天巨猿族人惊讶之余,更多的却是兴奋和自内心的欣喜。

    “咦,石大哥,你已进阶神境了,什么时候的事?”方臻忽的眉头一挑,惊喜叫道。

    “不久,也就数月前之事。”石牧笑了笑说道。

    “不愧是石大哥,哈哈哈。”方臻说罢,大声笑了起来。

    方臻这边与石牧还正说着话,广场之上又是一阵嘈杂纷乱。

    只见一队队相貌各异,服饰不同的各族修士,纷纷从弥天巨猿族人分开的间隙中穿过,朝着石台上走了过来,数量竟有十余队之多。

    雷同看着这一幕,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至极,望向身旁季放鹰的目光中,满是恼怒之色。

    季放鹰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其嘴巴微张,双眼瞪大,显然难以接受眼前这一幕。

    白藏见状,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一脸喜色地迎了上来。

    大长老与三长老对视一眼,也纷纷起身来到石牧身边,一同接待这些前来祝贺的宾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