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九十九章 脏变
    石牧此刻真气并未完全恢复,立即一翻手,再度取出了一枚仙品灵石,继续疯狂吸取起灵力来。

    等到这几颗灵石变成灰白之色后,石牧下意识要再取出一块,但是却取了个空。

    他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丝苦笑。

    之前情况紧急,为了给翻天棍补充灵力,他毫无节制的使用灵石,此刻仙品灵石已经全部用掉,一颗也没剩下。

    不仅仙品灵石,连极品,上品的灵石也一下挥霍一空。

    此刻,他身上只有一些下品和中品灵石,对于目前的情况而言,根本于事无补。

    石牧一念及此,目光立即在深坑中逡巡起来。

    方才混乱之中无暇寻找翻天棍,否则最后他也不会如此狼狈,以至于需要以丧失图腾秘术为代价来寻求自保。

    其正搜寻之际,心中突有所感,目光豁然朝天空之中望去,口中不由叫道:“居然还没完……”

    只见苍穹之中一阵昏暗,然而在这片昏暗只是一闪即逝,随即变的黑白参半。

    石牧目光左右望了一眼,心中便是一怔。

    只见自东西两边的天空中,各有一片古怪之极的云团浮现,并以飞快度漂移过来。

    这两团云团一黑一白,看起来就如同活物般,翻滚不休,且其中隐隐有闪电窜动。

    未及石牧做出什么反应,黑白云团便已在其头顶上方汇集在了一起。

    令他感到诧异的是,这一黑一白两团云团,在交错后,开始彼此相交,却不相容,对比十分鲜明。

    这时,原本黑白参半的虚空,变得黑白斑驳,明灭不定。

    石牧双目微微一凝,但旋即缓缓闭上双目,身上开始亮起一圈圈的金色光波。

    只见其单手向身侧一探,五指微曲,在虚空中一握。

    空气之中立即响起一阵嗡鸣之声,距离石牧不远处的一堆碎石泥土豁然翻开,翻天棍从中倒射而出,化为一道金虹,径直飞入了石牧手中。

    翻天棍刚一入手,棍身灵纹骤然一圈圈亮起,通体刺目金芒大作,将石牧都映得如同金甲神人一般。

    就在这时,整片秘境再次变得阴沉下来。

    石牧目光四下一扫,却现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开始失去了原有的颜色,变成了黑白两色。

    其飞身而起,来到深坑之外,就现整个秘境中,除了他手上的翻天棍还闪耀着金光外,此刻其他万物也都已经变成了黑白之色。

    “轰隆隆”

    一声压抑的雷鸣之声响起。

    天穹上的黑白云团之中,忽然响起两道龙吟之声。

    紧接着,黑边云团豁然溃散,接着一黑一白两道雷电汇成的蛟龙从中幡然而出,彼此交错着朝着石牧俯冲了下来,张牙舞爪,周身雷电缭绕。

    石牧眉头一蹙。

    他能够感受到这一黑一白两道雷蛟,身上散出来的,是一种近似于本源之力的庞然气息,大有摧毁一切的气势。

    石牧望了一眼陪伴身侧的翻天长棍,就仿佛是看着一个并肩作战多年的老友一般,眼中顿时多出了一分坚定之色。

    只见他大步向前一跨,整个人冲天而起,直奔雷蛟而去。

    “呛琅”一声响起。

    翻天棍上顿时金光炸裂,从中散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巨大气势,悍然撞击在了两道雷蛟身上。

    “轰隆”一声巨响。

    漫天的金光如雨点般洒布而下,将石牧整个人笼罩其下。

    此刻的他面色坚毅,恍若金石,双臂擎着翻天棍,死死抵着黑白雷蛟,两相僵持起来。

    只见黑白雷蛟身形灵动游走,周身电芒闪动,不时从口中或者爪间迸射出一道道足可撕裂虚空的电光,传出阵阵震耳欲聋的霹雳声。

    石牧却是眼神冷峻,将牙关咬得“咯咯”直响,将翻天棍舞动的风雨不透。

    双方一时之间,形成了僵持态势。

    “哈”

    石牧口中突然大喝一声,手臂之上青筋坟起,拼命朝着上方冲击而去。

    两道雷蛟下冲之势受阻,始终无法冲破翻天棍所化的漫天金色棍影,口中不由得再次出几声龙吟。

    只见其身上黑白光芒忽的一闪,竟然彼此交融起来。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两道黑白雷蛟就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一道长约千丈的巨大雷蛟,周身黑白相间,气势远胜此前。

    其庞然身躯一个盘绕,接着狠狠地撞击在了翻天棍上。

    石牧浑身猛地一震,只感到棍端传来一阵完全无法抵挡的巨大威势,顿时被压得朝着地面落了下来。

    其口中出一声暴喝,双目之中金光骤然大亮,他只感到周身血液一阵灼热仿佛沸腾起来了一般,在周身脉络之中疯狂奔腾起来。

    紧接着,他身上的肌肉开始急膨胀,一根根白色的硬毛刺破毛孔突刺出来,不过片刻,便化身成了一头身逾千丈的巨大白猿。

    随着其身躯的急变大,他手中的翻天棍也随之涨大成为了一根弥天巨柱。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巨大的双足重重踩在了地面之上,引得大地一阵动摇。

    其几乎没有丝毫停息,便双膝微微一弯,纵身向上跃起,手中翻天棍上金光骤亮,周围荡起一圈圈朦胧棍影,毫无保留的使出了全部力量,猛地朝着千丈雷蛟头顶上砸了过去。

    “轰隆”

    一声震破苍穹的巨大声音响起,整个秘境中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仿佛时空都凝固了下来。

    “轰轰轰……”

    片刻之后,一连串连续不断的爆鸣之声响起,整个雷蛟周身寸寸断裂,完全破碎了开来。

    石牧周身金光霍然一散,身形急剧缩小,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手中的翻天棍也忽的一闪,回到了他的体内。

    他只感到周身一阵困乏,再也使不出半点力气,甚至连稳定身形也做不到,只能任由躯体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就在这时,只见天空之中黑白云团相交之际,突然亮起一道莹白闪光,只是一瞬闪过,便急穿入了石牧的头颅中。

    这一幕生的实在太快,石牧来不及也根本无力阻止,只能任由其从颠顶贯注而下,径直穿入了他的心脏中。

    “砰”的一声响起。

    石牧的身躯重新砸入了地面之上,半天都没有丝毫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石牧才颤抖着屈起双臂,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石牧大口喘息,缓缓坐了起来。

    其如今的身体伤痕累累,看起来就仿佛一块焦黑的木头,就连坐下来这样的简单举动,都使其痛的龇牙咧嘴。

    他定了定神后,翻手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催动药力行开,他的脸色才好看一些。

    想起刚才那道进入他体内的白光,石牧心头猛地一跳,连忙闭目探查起来。

    片刻之后,他才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睁开了眼睛。

    这一番探查,却是什么也没有现,他的头颅到心脏,除了有些雷电和震荡带来的损伤外,再没有其他异样之处。

    “好!想不到,你能度过天邢神劫,我果然没看错人。”白猿老祖飞了过来,满脸喜色。

    “侥幸而已,这还得多亏翻天棍此宝。”石牧勉强一笑。

    他心中有些凄痛,为了度过这个神劫,他可谓损失惨重,如意镔铁棍崩溃,九龙锁金甲也大损,不知能否修复,图腾更是被直接轰碎,彻底消失。

    “先不说这些,你现在身上伤势严重,先恢复再说。”白猿老祖上下打量石牧两眼,眼神有些异样,说道。

    石牧没有注意到白猿老祖的异样目光,点了点头,收拾好心情,盘膝坐好,运转功法恢复真气。

    与此同时,他也运转九转玄功,催动木之力。

    其肝脏部位顿时浮现一尊绿色小鼎虚影,接着一片绿光从中散开来,渐渐笼罩住了他的身体各处要害。

    那些要害部位的焦黑伤口开始慢慢恢复,生长出新的肉牙,抚平了伤口。

    接着,绿光游走,其体内经脉的创伤也一一飞快复原。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其周身表面各处的伤势才一一恢复完全。

    石牧心念一动,肝脏部位的绿色小鼎虚影,也随之一闪的消失不见。

    他伸了伸双臂,活动了一下筋骨,心中不由暗暗赞叹。

    木之力的疗伤功效堪比任何神妙丹药,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惜自己修炼的还是小九转玄功,如今自己既已觉醒弥天巨猿的天兽血脉,按理说应该可以修炼真正的九转玄功才对。

    不过此刻他也无暇去考虑此事。

    说起来,他的**经历了三轮雷劫的洗礼,比之前坚韧了不少,这让其欣喜不已。

    “嗯?”

    就在此刻,石牧突然感觉到心口有些灼热,心中一惊下,连忙闭目内视,查看起自己的心脏,神情顿时一怔。

    他的心脏此刻似有些异样,由内而外透出一股异样的火红光芒。

    虽然他修炼了九转玄功,心脏聚集了大量的火之力,也会因此散出红光,但是此刻散出的红光和之前绝不一样,更加清澈透明,隐隐有种晶莹之感。

    “难道是刚刚那道白光?”石牧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

    连忙细细打量,想要探个究竟。

    结果不到片刻功夫,心脏散出的异样红光越来越亮,仿佛在燃烧一般,越来越热,以他的忍耐力,也有些受不了。

    “怎么回事?”石牧大惊。

    他想要睁开眼睛,不过下一刻,他赫然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丝毫动弹不得,全身的控制权似乎被变异的心脏夺去了一般。

    砰砰!砰砰!

    火红心脏突然开始加快跳动。

    与此同时,周围的天地灵气骤然波动起来,仿佛决堤洪水一般,朝着他的身体疯狂涌来,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灵气漩涡。

    而漩涡的中心,正是是他的心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