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玄界之门 >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天邢
    随着幻境中的“石牧”身陨道消,石牧心中清楚,这一世轮回,也即将步入尾声。

    不过有了前六次的经历,他自然很快就收拾心情。

    就在此时,四周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隆声响,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空间裂缝此起彼伏的出现。

    空间在这一刻开始碎裂塌陷,寸寸碎裂开来。

    石牧眼前一花,再一次出现在秘境洞窟中,返回了现实。

    他再次回到了洞窟之中,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身前的玉匣之中。

    匣中原本的七颗半月神果,如今只剩下半枚。

    不过相对应,石牧体内真气几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之前浑厚精炼了太多,灵海中的真气也几乎凝聚成胶状,里面还有一个个微小的颗粒,散发出点点刺目的白色光芒。

    那七世轮回,看似历史绵长,但对于现实而言,可能加起来也仅有弹指一刹那而已。

    不过他却明显感到,自己的心境,与此前相比,有了一种明显的变化。

    可以说,有种心如止水的感觉。

    原本很多的执念,似乎在这七世轮回中豁然开朗,可以放下,不再拘泥。

    石牧瞥了一眼玉匣中的半颗月神果,咬了咬牙,运转功法,第七次冲击神境瓶颈。

    洞窟之中骤然浮现出明亮光芒,仿佛激荡的海潮,翻滚不休,发出万马奔腾般的隆隆之声。

    洞窟上空也浮现出大片云霞般的白光,飞快涌动,发出阵阵锐啸。

    异象持续了大半日,再一次不可遏制的衰落下来,最后完全消失。

    光芒敛去,现出了石牧的身影。

    他此刻神情极为难看,脸色几乎有些铁青,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刺入肉中。

    明明感觉距离神境只有半步之遥,但是这半步,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

    良久之后,石牧的神情才平伏下来,看向身前玉匣中的半颗月神果,神情阴晴不定。

    这半颗月神果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若说之前一开始,他有八成把握进阶神境,现在连半成的把握也无。

    这最后半步仿佛天堑一般横在他身前,似乎永远也无法跨过。

    就在这一刻,一个沧桑的声音响起:

    “痴儿,痴儿,还是没能看透吗?”

    石牧一怔,抬首一看,却发现白猿老祖身影缓缓浮现,不过他的身影比之前黯淡了许多,几乎只剩一个模糊的虚影。

    “老祖!”石牧一惊,随即大喜,连忙站起来。

    “老祖,您的身体……”他很快注意到白猿老祖的身体变化,惊讶道。

    “无妨,这本来就是我的一缕残魂,早该消失,能坚持到今日,已是万幸。我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很快就会彻底消失了。你应该有很多问题想问吧,但说无妨。”白猿老祖摆了摆手,说道。

    石牧神情变了一变,沉默了一下,拱手道:“那就请恕我无礼,还请老祖指点,关于服下这月神果后产生的幻境,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为何会回到过去的情景?不过我的过去又有所不同。”

    白猿老祖静静看着石牧,片刻之后才开口道:“月神果作为沧月圣果,其中蕴含精纯元力,能够促使真气凝聚,不过更加难得的是,它能够洗涤心灵。”

    “洗涤心灵?”石牧惊讶了一下。

    “那些幻境中的场景,都是你心中的大憾之事,长期潜伏于你的心底,不知不觉中影响你的心境,为你日后埋下了很多隐患。月神果引你进入那些幻境之中,让你做出和过去不一样的选择,弥补你心中的遗憾。”白猿老祖继续说道。

    石牧闻言,呆立在那里,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其实这些他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不过并不敢确定,此刻白猿老祖说出,他才终于确信。

    “原来如此,想不到月神果竟然如此神妙,现在我心境却是比过去清澈通透了很多。只是为何我仍是无法突破神境?莫非我的火候未到?”他迫切的看向白猿老祖,问道。

    “以你的修为,火候早已到了,之所以无法突破瓶颈,是你仍未能看透自己的本心。”白猿老祖淡淡说道。

    “本心……”石牧喃喃自语,似乎隐隐又触摸到了什么,但似乎又什么都没有抓到。

    “你为何踏上修炼之路,追求的是什么,若是无法彻底明悟,再给你十枚月神果,也难以踏足神境。”白猿老祖声音空明,仿佛从极远之处传来,在石牧耳边低语。

    “我追求的是什么……”石牧自言自语,刚刚经历的七个幻境一一从他心中流淌而过。

    他静静站立在原地,眼神忽明忽暗。

    良久之后,他抬起头,眼神逐渐明亮起来。

    白猿老祖看着石牧,眼中露出一丝赞赏。

    “追求!我追求的是力量,我在少年之时,便早已立下了志向,要成为这世上最强的武者!”石牧眼神明亮无比,再无一丝杂念。

    这些年,他为了各种事情东奔西跑,虽然修炼之事没有耽搁,但是追求强大的信念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进入经历了七世轮回,他才终于找回了本心。

    石牧扬天长啸,声音滚滚扩散开来,振荡重叠,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远去,整个洞窟也隆隆颤抖。

    这一声长啸仿佛将心中所有郁结之气尽数吐出,足足啸了一刻钟才停止。

    一朝悟通,石牧只觉得一切豁然开朗,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体内真气再次自行运转,朝着灵海中涌去。

    冲天的白光从石牧身上泛起,犹如潮水般上下翻滚奔腾,将他的身体淹没在里面。

    以洞窟为中心,方圆数百里内的天地灵气剧烈翻滚起来,形成无数个肉眼可见的灵力漩涡。

    无穷天地灵气汇聚而来,渐渐幻化形成蛇形,龙型,鹤型等等灵力虚影,没入洞窟之中。

    这些天地灵气似乎有了灵性一般。

    洞窟中仿佛是个无底洞,全力吞噬周围的天地灵气,来多少吞噬多少。

    洞窟之上的灵力漩涡越来越大,并开始朝四面八方扩张,直至膨胀到方圆千里范围,才慢慢停了下来。

    足足过了数个时辰,洞窟吞噬天地灵气的速度才逐渐慢了下来,缓缓停止。

    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啸声从洞窟中响起,方圆千里内的灵力漩涡轰然溃散,化为无数点点灵光,五颜六色,炫目之极,就好像下了一场光雨。

    轰隆隆!

    太阳般耀眼的白光猛然从洞窟中爆发,洞窟纸糊一般,轰然炸裂,化为无数碎石,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烟尘狂舞,也被耀眼之极的白光推开,露出了里面石牧的身影。

    石牧全身光辉着身,容貌虽然未变,但是给人的感觉和过去完全不同,强大无比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赫然已经达到神境。

    白猿老祖仍静静石牧身后,刚刚石牧成就神境引发的剧变,没有对其造成丝毫影响。

    他看着石牧,眼中露出一丝欣慰和喜色。

    石牧豁然睁开眼睛,身体腾空而起,站立在半空。

    他体内此刻各种气息鼓荡,大梵盘武真气,九转玄功的八转之力,溟水诀真气,甚至体内的图腾之力,都仿佛沸腾开来一般。

    他仰天长啸,一股红光从他身上腾起,耀眼无比。

    然后是一股璀璨黄芒,随即又是一道绿光,一道金光,一道蓝光。

    数种颜色各异的光芒交相辉映,越来越亮,直有逆天之势。

    石牧目视远处,深深呼吸,想要压下心中兴奋,不过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

    终于踏足了神境,跨入修炼境界的最高层次。

    他等这一天太久了。

    然而就在此刻,上空突然风云变色。

    天空似乎猛然下降了一般,大片黑云凭空出现,狂风骤起,席卷了数百里范围。

    云层之中电芒窜动,发出隆隆巨响。

    石牧眼见此景,脸色顿时大变。

    下方白猿老祖眼见天空异变,忽的一怔。

    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身体冲天而起。

    黑云覆盖了几乎整个天幕,一切都昏暗无比。

    一股庞大无比的威压从云中散发而出,胜过石牧身上的威压不知多少倍,这是天地的之威,任何修炼之人都无法相比。

    “这是怎么回事?”石牧目瞪口呆。

    “这是天邢神劫!想不到你竟然也引来这雷劫!”白猿老祖身影出现在石牧身旁,说道。

    他的神情有些异样,有些惊喜,不过更多的是担忧。

    “天邢神劫?那是什么东西?”石牧连忙问道。

    他明显感觉到,天空中似乎在孕育出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而且是准对他而来的。

    “天邢神劫,顾名思义是修炼之人进阶神境之时,上天降下的一种雷劫。”白猿老祖说道。

    “进阶神境降下的雷劫?怎么可能,我多次见过别人进阶神境,都没有出现这种雷劫!”石牧惊讶道。

    他亲眼目睹过见过烟罗和安华进阶神境,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天邢雷劫不是人人进阶神境之时都会出现,只有一些天资极高,根基雄厚,潜力无穷之人才能引发这雷劫。”白猿老祖说道。

    石牧听闻此话,顿时有些愕然。

    “这天邢雷劫威力极为恐怖,堪称九死一生。不过它也是一个绝大机缘,只要度过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千万小心,务必全力以赴,不成功,则成仁!”白猿老祖沉声说道。
29salon